《玉钗香》

第 八 章 佳人诉衷情

作者:独孤红

凌燕飞出了书房,到了院子里,他离得书房远远的,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心里舒坦多了。这当儿天还没黑透,可是离黑透不远了,贝勒府有的地方已经点了灯。

他一个人站在那一泓碧水旁,心里在想着事儿,他想了很多的事,打从他到京里来以后的事儿。

突然身后有个轻柔而甜美的话声叫了他一声:“燕飞。”

凌燕飞连忙一定神转过身去,眼前不远处站着大格格,她娇靥上的表情很复杂,复杂得令人难以言喻。

凌燕飞只觉自己一颗心马上快跳了起来,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欠欠身,道:“大格格,您也出来了。”

大格格想过来,而又带着迟疑地到了他身边,道:“我出来透透气。”

凌燕飞“噢”了一声,没说话。

大格格看了看他,道:“告诉我,大伙儿都在书房里好好儿的,你为什么出来?”

凌燕飞还没说话,她接着又是一句:“我要听实话。”

凌燕飞心颠震动了一下,道:“没什么,我出来站站。”

大格格道:“没听我说么,我要听实话。”

凌燕飞道:“我说的是实话。”

大格格低下了头,旋即又抬起了头,道:“你不用瞒我,我知道!”

凌燕飞道:“大格格……”

大格格道:“我叫怡宁。”

凌燕飞没说话。

大格格怡宁道:“我觉得我有很多话要跟你说,一时间可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凌燕飞不安地笑了笑,仍没说话。大格格忽然目光一凝,道:“燕飞,我以前曾经喜欢过马如龙,可是我一直觉得我的感情并不稳定,或许是因为他不是我的理想对象,再不就是我并不是真喜欢他,现在我发现我的感情真不稳定……”

凌燕飞听得心头连震,道:“大格格……”

大格格怡宁道:“没跟你说么,我叫怡宁。”

凌燕飞垂下目光,没再说下去。

大格格怡宁道:“这些我本来想不告诉你,可是我憋在心里难受,而且我总有告诉你的一天,打见你头一眼,我就发觉我爱上了你,虽只不过是一天,我却已不可自拔……”

凌燕飞心头狂震,急道:“大格格……”

大格格怡宁道:“真的,燕飞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缘,可是我知道你才是我多少年来心里所想的,打十几岁的时候我就想过将来我所爱的会是个什么样的人,你知道,每一个女儿家都会这么想,只在谁能碰见,谁碰不见罢了。”

凌燕飞道:“大格格,您的好意我很感激……”

大格格恰宁道:“你知道,我并不是要你感激。”

凌燕飞道:“大格格,我是个百姓,是个江湖人!”

大格格怡宁道:“当初我曾经这么想过,一旦碰见了我心里所想的人,不管他是谁,我一定要跟着他,不管是什么,不管是谁都拦不了我,当然,除非他对我没有一点感情。”

凌燕飞道:“大格格,马总教习对您不是挺好么?”

大格格怡宁道:“他对我是不错,可是感情不能勉强,他这个人心胸狭窄,生性多疑,你应该看得出,他已经动了疑心。”

凌燕飞口齿启动,慾言又止。大格格怡宁道:“你是不是顾虑马如龙?”

凌燕飞道:“那倒不是……”

大格格怡宁道:“那是你心里没我?”

凌燕飞道:“大格格,您我认识仅只一天,我不敢说心里没您,也不敢说心里有您,您知道,日久才能生情……”

大格格怡宁微一点头道:“我知道,我愿意等,不管多久。”

相识不过一天,大格格怡宁竟表现得这么痴,凌燕飞他还能说什么,他只有感动,他激动地望着她道;“大格格这是何苦。”

大格格怡宁道:“我刚才跟你说的还不够清楚么?”

凌燕飞道:“大格格,我感激!”

大格格怡宁道:“我刚才也说过,我不要你感激!”

凌燕飞沉默了—下道:“有件事我不能不跟大格格说—说!”

大格格怡宁道:“什么事?”

凌燕飞道:“我已经有了—位红粉知己,并且跟她口头上有了婚约!”

大格格怡宁倏然一笑道:“我知道我绝不会是头一个的,凭你的人品、所学,还愁没有姑娘家喜欢你?是那儿的姑娘,能告诉我么?”

凌燕飞道:“大格格不介意?”

大格格微一摇头道:“我刚才不说了么!我知道我绝不会是头—个,恐怕也不是最后一个,我介意什么?你愿意要我我已经很知足了!”

凌燕飞听得热血上涌,猛然一阵激动,道:“大格格太看重了,我感激。”

大格格怡宁含嗔地看了他一眼,道:“又来了,告诉我,是那儿的姑娘?”

凌燕飞道:“顺天府韩大人的姑娘,韩玉洁。”

大格格怡宁美目一睁,道:“是她!韩玉洁?”

凌燕飞道:“大格格知道她?”

大格格怡宁道:“怎么不知道,她是这个圈子里出了名的才女。人长得好,学问更好,尤其做得一手好针线活儿,手艺好得不得了,各大府邸的这些格格、姑娘们,都抢着求她绣对枕头什么的,还有人求她的字,她的画儿呢,纪晓岚夸她,你说她的才学还会差么?”

凌燕飞道:“这我倒是不知道,没听她说。”

大格格怡宁道:“你怎么会跟她好的?”

凌燕飞毫不隐瞒地把他邂逅韩玉洁,为韩玉洁医治五阴绝脉以及两心相许的经过说了一遍。

静静听毕,大格格怡宁道:“原来是这样啊,才女毕竟有眼光,怪不得我老觉得她的身子单薄,原来她有病,那就难怪这一阵子求她的东西老是求不到了……”

目光一刚,接道:“这件事儿韩学文知道么?”

 凌燕飞扬了扬眉道:“知道了。”

大格格怡宁道:“韩学文这下可乐了,女儿找这么个好夫婿,他还能不乐?”

凌燕飞没说话。

大格格怡宁道:“明儿个我去看看韩姑娘去,我得先跟这位姐姐亲近亲近。”

凌燕飞口齿启动了一下,慾言又止,终于没说话。

大格格怡宁道:“天已经黑透了,你该走了,我也该回去了。我不进去了,你代我跟他们俩打个招呼吧。小心,别让我耽心,知道么?”

凌燕飞点了点头道:“我知道。”

大格格怡宁道:“我走了,明儿个我再来。”

凌燕飞道:“我明天不一定能来。”

大格格怡宁道:“那也不要紧,我天天来总会等着你的,千万小心,知道么?”

大格格打起初就开始关心他了,现在的关心更胜于当初。凌燕飞答应了一声。

大格格走了,他站在那儿没动。如今,他想的事儿更多了,说不出心里有什么感受。又站了一会儿之后,他去了书房,嘉亲王跟安贝勒原在说着话,他一进来,两个人都不吭气儿了,四道目光一起投射过来,凌燕飞直觉地感到这四道目光有点异样,他不安地避开了,道:“殿下、大哥,我该走了!”

嘉亲王道:“怡宁呢?”

凌燕飞道:“走了,大格格让我跟您两位说一声。”

嘉亲王“哦”了一声没再说什么。

安贝勒望着凌燕飞,似乎想要说什么,嘉亲王眼色拦住了他,道;“那么兄弟你也走吧,办完了事儿早点回来。”

凌燕飞没再说什么,答应一声施个礼转身走了。

嘉亲王转眼望向安贝勒道:“我看如龙那儿是个麻烦。”

安贝勒浓眉一扬道:“他敢怎么样?你看得来,是怡宁找燕飞的。”

嘉亲王道:“只怕如龙不这么想。”

安贝勒道:“管他怎么想呢,他爱怎么想就怎么想,怡宁又不是小孩儿,这种事儿也勉强不得,我早就觉得他跟怡宁站在—块儿不相称。”

嘉亲王笑了,道:“到底燕飞是你的兄弟啊。”

安贝勒道:“别这么说,你看呢。”

嘉亲王道:“我有同感。”

安贝勒道:“这不就结了么?”

嘉亲王口齿启动了一下,慾言又止,他那句话是“我只担心如龙,”可是他没说出来。

口  口  口

今儿晚上没月亮,夜色很浓,浓得跟泼了墨似的。

凌燕飞翻后墙掠出了贝勒府,今儿个晚上的夜色帮忙,再加上他那高绝的轻功身法,神不知,鬼不觉,谁也没发现贝勒府里出来个人。

他没走崇文门大街,他是由小胡同到了城墙把儿,翻城墙出了内城,没多大工夫他便到了桑宅后墙外,他提一口气翻后墙掠进了桑宅。

脚刚沾地,一声冷喝挟带着一股劲风扑到:“兔崽子你好大的胆哪,爷们等你呢。”

凌燕飞一听就知道是谁,一侧身,一只手掌已擦胸而过,他抬手扣住了那只手的腕脉:“龙飞,是我。”

眼前一个高大黑影停住了:“是您哪,瞧我这两眼,该死,该死!”

龙飞抬手抽了自己两个嘴巴子,还真不轻。“凌少爷。您别见怪。”

凌燕飞道:“你这两个嘴巴子已经抵过来了,走吧。”

龙飞转身往前跑了,一边跑一边嚷嚷:“凌少爷回来了,凌少爷回来了。”

上房屋里人影闪动,驼老、冯七、姑娘桑傲霜全迎了出来,姑娘桑傲霜那双美目里充满了喜意,可就是不说话。

大伙儿进了屋,落了座,姑娘桑傲霜一杯茶送到了凌燕飞面前,凌燕飞忙道:“谢谢。”

姑娘桑傲霜头一低退向驼老身后,仍没说话。

驼老跟冯七都急着问情形。

凌燕飞把经过情形从头到尾说了一遍,当然,他没提跟大格格怡宁的事儿。

他这里完了话,驼老那里脸上已变了色:“好大胆的赤魔教徒,居然敢……也不看看这些人都是谁,好嘛,咱们就碰碰看,凌少爷,您打算怎么办?”

凌燕飞道:“我要先找赤魔教徒问问……”

驼老一摆手道;“把话传出去,尽快地找个赤魔教徒来。”

龙忠答应一声要走。

凌燕飞一抬手道:“发现他们的踪迹后别惊动他们,回来告诉我一声我去!”

龙忠又答应一声出去了。

驼老冷哼一声道:“没想到他们的能耐这么大,居然跑进福王府当起福晋来了,更没想到他们明知道您跟啸傲山庄的渊源,还敢跟您来这一套,好嘛,咱们就碰碰看,老奴倒要看看,几年不见他,赤魔教到底成了多大气候。”

冯七皱着眉道:“桑老,现在的情势不只是单单对付赤魔教了。”

驼老道:“不要紧,福康安只是在官家了不得,对咱们他不值一笑,只要揭了他们的底牌,就有福康安好受的!”

冯七道:“这我就想不通,他们的目的究竟何在,甚至不惜把福王的福晋害了,惹出这么大的乱子来。”

驼老冷哼说道:“司司昭之心人人皆知,他们一定有什么图谋,要不然他们不会想毁安贝勒,甚至不惜跟啸傲山庄作对!”

“对了,小七儿。”冯七忽然说道:“能不能用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从福王府下手,我的意思是说福王格格的灵柩……”

凌燕飞道:“您的意思我懂,只怕迟了。既然有福王格格为情私奔之说,我认为那棺材是具空棺,他们一定把福王的格格的尸体弄出去了。”

冯七点了点头道:“嗯,我也是这么想,从福王府里找证据恐怕不容易!”

 凌燕飞道:“所以说我要从福王府外着手!”

驼老道:“那么您要找个赤魔教徒是……”

凌燕飞道:“我要用这个赤魔教的教徒引他们上钩!”

冯七道:“你要用这个赤魔教的教徒引他们上钩,什么意思?”

凌燕飞道:“我把这个赤魔教的人带进内城去,然后派人把消息送出去,说这个赤魔教的人伤重昏迷未醒,只等这赤魔教的人醒过来,你要逼他说出现在京畿的赤魔教人都藏在什地方,我看她来不来杀这个赤魔教人灭口。”

冯七两眼闪过两道异彩,一点头道:“对,好主意,小七儿,真有你的!”

凌燕飞道:“这是最笨、最俗的办法,不过这办法很有效!”

冯七道:“既是这样你何必要找个赤魔教的,随你找个人装装不就行了么?”

凌燕飞摇头说道:“我这不是施诈,我要让他们知道,我的的确确掌握着—个赤魔教徒。”

冯七道:“小七儿,你有没有想过,万一他们不上钩儿呢?”

凌燕飞道:“所以我要找个货真价实的赤魔教徒,即使她不上钩儿,我照样可以从那赤魔教徒嘴里问出她来,这样虽不如当场人赃俱获好,可也是个有力的人证。”

冯七两眼再现异彩,一点头道:“嗯,对,小七儿,真有你的。”

驼老道:“凌少爷,万一咱们找到的这个赤魔教徒知道的不多呢?”

凌燕飞道:“总有那知道得多的,是不是,驼老?”

冯七一点头道:“对,总有一两个知道的多的,希望咱们能顺利的找一个知道得多的。”

二个人就这么一边聊着,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八 章 佳人诉衷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钗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