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翎雕》

第 十 章 卖参人

作者:独孤红

就在这时候,书房外面传来了一个话声:“禀大爷,范奎求见!” 

郭燕翎像没听见,仍然呆呆地坐着。   

书房外,那人又说了一声:“禀大爷,范奎求见。” 

郭燕翎倏然惊醒,喝问道:“谁?” 

那人忙道:“大爷,范奎来了。” 

郭燕翎双眉一扬,道:“叫他进来!” 

书房外应了一声,门开了,一人快步走了进来,敢情是“辽阳城”里那位矮胖小胡子。

他急步趋前,一躬身,道:“范奎见过大爷。” 

郭燕翎脸色已然恢复正常,一摆手,道:“阿胖,少礼,许久没到这里来了,忙么?”

范奎忙道:“回大爷,也没什么,只是走不开。” 

郭燕翎道:“辛苦了。” 

范奎道:“您这么说是折我……” 

郭燕翎道:“天都黑了,是什么风……”   

范奎道:“回大爷,我有要事禀报,所以快马赶了来……” 

郭燕翎道:“找到玉珠了?” 

“不!”范奎道:“大爷,是这样的,‘辽阳城’里有人要卖一株千年参王……” 

郭燕翎目中寒芒一闪,霍地站了起来,道:“你说什么?” 

范奎忙道:“回大爷,‘辽阳城’,里有人要卖一株千年参王!” 

郭燕翎道:“这……这是……是什么人?” 

范奎道:“回大爷,还不知道。”   

郭燕翎一怔道:“怎么说?” 

范奎道:“大爷,是这样的,今儿早起二位姑娘刚走,我就听说街上有人要卖千年参王,

我赶紧跟了出去,可是找了一上午也没能找着那个人……” 

郭燕翎道:“那么这说话是空穴来风?” 

范奎道:“应该不是,‘辽阳城’里的人都知道了!” 

郭燕翎“哦!”地一声道:“那就该是真的了……”一顿,接道:“我迟到长白一步,

那株千年参王被人捷足先登捉去了,如今却有人要卖一株千年参王,他偏偏选中了‘辽阳城’

这地方,可是却又找不到他……” 

哼地一声接道:“大概他是等那买得起的人去找他了,范奎。” 

范奎忙道“大爷!” 

郭燕翎道:“替我吩咐一声,备我的小白龙。” 

范奎忙道:“您是要……” 

郭燕翎道:“我要亲自到‘辽阳’去一趟。” 

范奎道:“山庄里这么多人,何劳您亲自……” 

郭燕翎截口说道:“这件事除了我之外,只怕没人办得了,换个人也找不着他,走吧,

替我吩咐一声去。” 

范奎应声而去。 

郭燕翎沉思了一下,转身从壁上摘下了长剑,但旋即,他又把它挂回原处,冷冷一笑道:

“一件接一件,简直令人应接不暇……”迈步走了出去。 

他出了书房,快步走向正北一座小楼,这时候,小楼灯光外透,还隐隐传出一阵阵的哭

声。 

他径自登楼,楼上两名侍婢慌忙上前见礼:“大爷!” 

郭燕翎点头应了一声道:“夫人在房里么?” 

一名侍婢道:“在,夫人正在劝霜姑娘呢!” 

只听房里传出美妇人话声:“谁呀?” 

那名侍婢忙扬声说道:“禀夫人,大爷来了。” 

房里,美妇人轻轻地“哦!”了一声,随即门房开了,美妇人当门而立,身后跟着美目

发红的玉霜。 

玉霜低低地叫了声:“大伯父。” 

郭燕翎应了一声,爱怜地望着她道:“玉霜,可以歇歇了。” 

玉霜头一低,道:“是,大伯父!” 

美妇人道:“进来吧!” 

郭燕翎摇头说道:“我不进去了,我要到‘辽阳’去一趟,来告诉你一声。” 

玉霜猛然抬头,美妇人脸色一变,道:“是玉珠……” 

郭燕翎摇头说道:“谅他还没那个胆,非等我亲自找他不可……” 

玉霜神情一松,美妇人也松了松心,道:“那你这时候到‘辽阳’去干什么?” 

郭燕翎道:“阿胖来了,他说‘辽阳城’有人卖一株千年参王。” 

美妇人一怔,轻哼说道:“这是……” 

玉霜忙道:“大伯父,这是谁?”   

郭燕翎摇头说道:“不知道,阿胖也找不着他……” 

玉霜讶然说道:“有这种事……” 

郭燕翎道:“事情来得奇突,所以我要去看看。”   

美妇人道:“你这就去?” 

郭燕翎道:“我已经让阿胖吩咐他们备马了。” 

美妇人道:“带几个人去……”   

郭燕翎淡然一笑,道:“我连兵刃都不带,你们娘儿们歇着吧,我去了,不一定什么时

候回来,别等我!”   望了玉霜一眼,道:“玉霜,听你大伯母的话!”转身走了……

大爷郭燕翎的小白龙是异种龙驹,范奎骑的也是匹蒙古种好马,所以三更刚过这两人两

骑便一前一后地驰进了“辽阳城”。 

这时候的“辽阳城”寂静一片,万家灯火都已然熄灭了,只有几个地方还剩着一点点灯

光。 

范奎带路,直驰“龙记客栈”。 

客栈前下马,自有伙计接过坐骑。 

柜台前坐定,伙计献上了茶,大爷郭燕翎不轻易到“辽阳”来,这是大事,客栈里是人

人忙碌,个个恭谨。 

大爷郭燕翎坐定,范奎上前便要请示,大爷挥了手:“阿胖,你吩咐他们,漏夜找那卖

参人。” 

范奎应声吩咐了下去。 

这时候,纪冲从对面骡马行来了,他刚进门,门外又转进了一个瘦削清癯,面带精明之

色,眼神十足的老头儿,他跟在纪冲之后施下礼去:“大爷,您安好!” 

郭燕翎挥手笑道:“计老,把你也惊动了。” 

瘦削老头儿道;“不瞒您说,阿胖进山后就把事儿交给了我,我满城跑了一下午了!”

郭燕翎道:“没能找着他?” 

瘦削老头儿皱眉说道:“我看这件事透着玄……” 

“不差!”郭燕翎点头说道:“英雄所见略同,所以我来了。” 

瘦削老头儿道:“您看这件事是……” 

郭燕翎淡然一笑道:“别人做买卖是待价而沽,只怕他是待人而沽!” 

瘦削老头儿脸色一变,道:“您是说……谁这么大胆……” 

只听一阵步履声从后面传了回来。 

瘦削老头儿,刚要抬眼往回看,后面传来了一个微含不悦意味的清朗话声:“掌柜的,

三更半夜的,你们自己不睡,怎好吵得别人也不能安宁,再这样我可要换客栈了。” 

郭燕翎目注范奎,范奎忙低低说道:“大爷,是那李……” 

郭燕翎双眉一耸,适时从后面转过一人,正是那位俊美、洒脱,还带着玩世不恭、风流

意味的李克威。 

他出来皱眉便叫:“掌柜的……” 

一怔,“哟!”地一声,道:“怎么这么多人,贵宝号是……” 

郭燕翎双目一亮,异采倏现,站起来道:“阁下可是李克威……” 

李克威道:“正是,阁下是……” 

郭燕翎道:“我姓郭,郭燕翎。” 

李克威两眼猛地一睁,道:“莫非就是郭大爷当面?” 

郭燕翎道:“不敢,郭燕翎。” 

李克威“哎呀!”一声抢步上前一揖至地道:“晚辈有眼无珠,当面竟不识郭前辈……”

郭燕翎答了一礼,道:“我不敢当,阁下别客气!” 

李克威站直身子道:“对前辈,晚辈是由来崇敬,仰慕已久,不想今夜在这客栈里得识

钦仰,真是何幸如之,更慰平生……” 

郭燕翎淡然一笑,道:“阁下令我汗颜,对阁下,我也久仰,小女多蒙阁下指点协助,

我正感没机会向阁下道谢。” 

李克威听郭燕翎提到郭玉佩的事,不由呆了一呆,道:“怎么,前辈知道了?” 

郭燕翎点头笑道:“小女对我说的颇为详尽。” 

李克威道:“既然知道了,那是最好不过,那是我应该的,凌家我认识,二姑娘也让人

敬佩感动,我不知道便罢,既然知道了,那就是义不容辞……” 

郭燕翎道:“谢谢阁下,阁下可愿坐坐?” 

李克威道:“晚辈正想多领教益。”   

郭燕翎道:“好说,那么请。”抬了抬手。 

李克威欠身称谢一声坐了下去,坐定,他道:“前辈今夜莅临‘辽阳’是……” 

郭燕翎毫不隐瞒地把来意说了一遍。 

听毕,李克威道:“原来是为那株千年参王,我说嘛,前辈的山庄近在咫尺,怎会到

‘辽阳’来住店过夜……” 

郭燕翎道:“阁下也许已经知道了,这家客栈是郭家开的!” 

李克威“哦!”地一声道:“原来这家客栈是……怪不得,怪不得,怪不得招牌取‘龙

记’二字,真巧,晚辈竟住进了前辈开设的客栈里,看来晚辈福缘不浅,造化不小,这一趟

也……” 

郭燕翎含笑说道:“阁下客气了。” 

李克威道:“您明鉴,晚辈是句句由衷,字字发自肺腑。”又是这么一句。 

郭燕翎倏转话锋,道:“阁下府上是……” 

李克威道:“不敢,有劳前辈重问,晚辈是‘河南’洛阳人!” 

郭燕翎道:“中州古都,地灵人杰,也只有洛阳才能……” 

李克威忙道:“前辈夸奖了!” 

郭燕翎一笑道:“洛阳人才辈出,文风特盛,汉之班、贾,唐之卢、骆、王、杨、东方、

宋、杜、李、张、裴、贺、刘、白,多俊游于此,或终老此乡,其他如孔子问礼,文史之一

代宗师如文彦博、司马光,大儒邵康节之安乐窝,莫不与‘洛阳’有关联,所以阁下这位

‘洛阳’人……” 

李克威截口说道:“晚辈这个‘洛阳’人,只给中州古都蒙羞……” 

郭燕翎道:“阁下过谦了,小女对阁下推崇备至,当时我还有些不信,今夜一见,始信

小女之言而不虚,而且觉得她所说不及阁下本人十一!” 

李克威道:“前辈这是让晚辈汗颜……” 

郭燕翎话锋又转道:“阁下到‘辽东’来是……” 

李克威道:“晚辈有点私事。” 

一句话堵住了郭大爷的嘴,既然是私事,他怎好再问下去,他也明白,眼前这位年轻人

不但人品绝世,而且深具心智,机警异常,他微微一笑,凝目说道:“如果我没看错,阁下

一身武学必然,也……” 

李克威截然微笑说道:“晚辈是读书学剑两无所成。” 

郭燕翎道:“听小女提起阁下之后,我恨不得马上见见阁下,这趟到‘辽阳’来,也正

想顺便看看阁下,我是诚心诚意,希望……” 

步履响动,一人快步进了客栈,那是个瘦高白脸的中年汉子,竟是那位“辽东镖局”镖

师沈振东。 

他进门一怔,道:“这位是……?” 

范奎迎上去道:“老弟,大爷在座,请过来见见。” 

沈振东一震凝目,惊呼一声道:“我怎没瞧见大爷……” 

抢前躬下身去,道:“沈振东见过大爷。” 

郭燕翎站起还礼,目注范奎道:“阿胖,这位是……” 

范奎忙道:“大爷,是我的好朋友,现在‘辽东镖局’……” 

郭燕翎“哦!”地一声道:“原来沈朋友是“辽东镖局”里的兄弟,失敬!” 

沈振东道:“大爷真是折煞沈振东,沈振东走过几年江湖,可是所学有限,只在镖局里

充当一名副手混口饭吃,往后还望大爷多照顾,多提……”   

李克威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郭燕翎道:“沈朋友客气了。” 

沈振东道:“夜这么深了,大爷莅临……”   

范奎接了口,把大爷的来意说了! 

听毕,沈振东忙道:“这我也听说了,可是不知道那卖参人……” 

又是一阵匆忙的步履声,一人飞步奔进客栈,那是个黑衣汉子,他近前一躬身便道:

“禀大爷,卖参人找到了。” 

郭燕翎目中异采一闪,范奎迎上去急问道:“在哪儿,快说?” 

郭燕翎挥手说道:“别急,阿胖,让人喘口气。” 

范奎应声退后,那黑衣汉子带着喘道:“禀大爷,那人就在鼓楼上。” 

范奎一怔,叫道:“怎么说,他,他在鼓楼上!” 

郭燕翎站起来说道:“他会选地方,难怪找不着他,我去看看去。” 

转过脸就要向李克威招手,李克威却抢先说道:“前辈只管请便。” 

郭燕翎道:“那么我失陪了。” 

又向沈振东打了个招呼:“沈朋友请坐会儿。”迈步行了出去。 

他一走,瘦削老头儿跟范奎等自然马上跟出了客栈,刹时间里柜台里只剩下了几个伙计,

沈振东向着李克威一拱手,含笑说道:“这位,我也失陪了。” 

他也走了,就剩下了李克威一人,李克威摇了摇头,也转身回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十 章 卖参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翎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