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翎雕》

第十一章 试 情

作者:独孤红

日升,日落,夜色再度降临,不是一个黑夜,又是夜初更,今夜,较昨夜略为暗了些,

那是因为夜空有片乌云。 

一条瘦小人影飞射落在鼓楼前,她亭亭玉立,风姿绰约,仪态万千,这黯黑的鼓楼前为

之一亮。   

是郭玉霜,姑娘她来了,一个人儿。她一双美目略带红意,娇清丽靥比往日更憔悴了些。

她抬眼望向那高高的鼓楼上,举手轻掠云鬓,淡然发话:“阁下还在么?”   

只听一声轻笑划破夜空,透传而下。   

“我料姑娘必来,焉敢不在此等候!玉趾降临,鼓楼生辉,我本人更是荣宠无上,快请

登楼一会。”   

玉霜没理他那么多,道:“既然来了,我自然会上去见见你。” 

娇躯随话拔起,直上鼓楼高处。    

只听卖参人轻笑说道:“轻盈灵妙,月下飞仙……” 

姑娘往黑影里一站,冷然截口说道:“我来了,你要怎么样,说吧!” 

卖参人像没听见,他喃喃自语地道:“眼中是玲珑娇躯,鼻端是暗香浮动,鼓楼之上玉

人立,疑是嫦娥下广寒。冰肌玉骨,美得不带人间一丝烟火气,鼓楼何幸,我何幸,但有今

夜一会,足慰平生,虽死何憾。” 

玉霜冷冷说道:“你要我来,就是为施展你那轻薄口舌的么?” 

卖参人忙道:“姑娘冰清玉洁,如天仙小谪尘寰,我这凡夫俗子何敢渎冒,所言句句由

衷,字字发自肺腑……” 

姑娘一怔,惊声说道:“是你……” 

卖参人道:“谁,姑娘?” 

玉霜双眉一扬道:“李克……” 

卖参人道:“错了,姑娘,姑娘大半认错了人,其实,姑娘又何必计较我是谁!” 

玉霜凝目良久始道:“你不是李……你不姓李?” 

卖参人道:“姑娘,你待会儿进来之后也就知道我是谁了。” 

玉霜一怔道:“怎么,你还要我进去?” 

卖参人道:“姑娘以为这样我就会知足了么?不,姑娘,这样我无以一亲姑娘芳泽……”

玉霜脸色一变,叱道:“你敢……” 

卖参人忙道:“姑娘误会,我只求跟姑娘面对面在这鼓楼之上静坐一夜,别无他意,我

也不敢渎冒。” 

玉霜脸色微缓道:“我只想站在这儿……” 

卖参人道:“姑娘,郭家的人也有个怕字么?” 

玉霜道:“我不否认,我怕……” 

卖参人叹道:“看来我难以取信于姑娘,姑娘,我怀—颗赤诚之心,冒险犯难,为的只

是姑娘一人,姑娘何忍?” 

玉霜没说话。 

卖参人又轻叹一声道:“我只有换个法子了,姑娘,千年参王在此,那解贵家穴道也在

此,姑娘要不肯进来,这一趟就算自来了……” 

玉霜脸色又一变,但旋即淡淡说道:“阁下何其无赖?” 

“不敢!”卖参人道:“只问姑娘来一趟为什么,不是为那株千年参王……” 

“不!”玉霜道:“我是为‘南海’弟兄的性命!” 

卖参人道:“这就是了,那么姑娘就该进来。” 

玉霜道:“我要是不进来,你就不……” 

卖参人道:“不错,姑娘,你要是不进来,这一趟就算白来了!” 

玉霜神色忽地一黯,叹道:“郭玉霜心比天高,命如纸薄,天意如此,夫复何言,我既

然来了,就依你吧。”迈步就要往鼓楼走。 

“慢着,姑娘,”卖参人突然说道:“假如姑娘这么想,姑娘最好别进来。” 

玉霜停步说道:“你要我怎么样?要我高兴,要我笑……” 

卖参人道:“那倒不必,至少姑娘不该把别人看得那么坏。” 

玉霜道:“你能让我看你好么?” 

卖参人道:“我问心无愧……” 

玉霜道:“那何必计较人家怎么看你!” 

卖参人叹道:“姑娘不但人美绝世,而且词锋犀利逼人,郭燕翎他怎么舍得这么一位侄

女儿……” 

玉霜道:“你错了,我大伯父瞒着我,他宁可忍痛牺牲弟兄的性命,我从下人的口里知

道这件事,我对千年参王不屑一顾,可是我不能不救我胖叔……” 

卖参人道:“那只是我误会了,姑娘令人敬佩……”   

玉霜道:“你不必再多说了,我可以进去了么?” 

卖参人道:“姑娘请,我盼的就是这一刻。”玉霜娇靥上的神色难以言喻,一仰脸,毅

然走了进去。 

她,很快地隐入那黝黑的鼓楼里……   

她缓慢地进入了鼓楼里,鼓楼里黝黑一片,凭她的目力,竟然难以视物,也无法看见那

卖参人究竟置身何处,她停了一刻,想藉着外面射进来的微微光线看清楚眼前。   

无奈仍是枉然,最后她失望了,这鼓楼里根本射不进光来,她进来的那地方,恰好背着

光。她明白了,这卖参人是早有预防的,当即,她开了口:“我进来了。”   

只听对面传来卖参人话声:“是的霜姑娘,我看见了。”   

现在她知道了,那卖参人就在对面,而且近在咫尺,她一惊,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

卖参人笑道:“霜姑娘,别怕,我不是那下流的轻薄儿。” 

玉霜姑娘脸上一热,道:“那你非要我来,用意何在?” 

卖参人道:“我不是说过么,久仰郭六爷的掌珠风神秀绝,人美盖世,嫉煞王嫱,妒煞

夷光,所以我想瞻仰姿容,一睹风采,以慰仰慕,以……” 

玉霜道:“口齿太以轻薄!” 

卖参人道:“霜姑娘,真实而美好的言辞,往往会流于轻薄的!” 

玉霜道:“这么说来你是真心话?” 

卖参人道:“是的,霜姑娘!” 

玉霜道:“你的用意也仅止于此?” 

卖参人道:“也不错,霜姑娘!” 

玉霜道:“那我似乎应该放心了!” 

卖参人道:“假如霜姑娘对我不放心的话,也就是说我无法邀得霜姑娘的相信的话,霜

姑娘就不会进来了,对么?” 

玉霜道:“不,你错了,我所以到这儿来,是为救我胖叔,既然来了,那表示我不惜一

切……”   

卖参人轻“哦!” 一声道:“霜姑娘真打算不惜一切,真打算舍身救人?” 

玉霜一咬牙,傲然点头,道:“是的!” 

卖参人吁了一口气,道:“那最好,对我来说,这简直是喜出望外,求之不得,霜姑娘

肯舍娇贵玉躯,我这是几生修来……”顿了顿,接道:“霜姑娘,请站过来一点。” 

玉霜心头一紧,道:“你要干什么?” 

卖参人道:“霜姑娘既然舍身救人,又何必明知故问!” 

玉霜心往下一沉,道: “你说过,你要我到这儿来,只是……” 

卖参人道:“是的,霜姑娘,这是我的本意,可是既然霜姑娘肯,我为什么拒人千里,

做那天下第一等傻人,这种艳福别人就是求也求不得,我怎肯白白错过?” 

玉霜既羞且怒更悲,双眉一扬,道:“你真要……” 

真要什么,她没说出口,本来嘛,一个大姑娘家,怎能说那句你真要我的身子,你真要

占辱我? 

卖参人道:“霜姑娘,这是你愿意的,你愿意用你那娇美的玉躯,换取你那位胖叔的性

命,我又何乐而不为?” 

玉霜颤声说道:“我跟你何仇何恨?” 

卖参人道:“何仇何恨,霜姑娘言重了,我不是说过么,只为一念爱慕而已,别怪我,

霜姑娘,实在是你太惹人爱慕了!” 

玉霜道:“只为一念爱慕?” 

卖参人道:“是的,霜姑娘!” 

玉霜咯一咬牙,道:“夺我的清白,占辱我的身子,这就是爱,这就是你对一个姑娘家

的爱慕么?”   

卖参人道:“霜姑娘,别多说,在我来说,一刻值千金……” 

玉霜羞红了娇靥,也悲痛到了极点,道:“你所以爱我,是因为我的容貌长得好?” 

卖参人道:“霜姑娘,人好好色而恶……” 

玉霜道:“假如我在这刹那之间变得丑陋可怖,你还爱我么?” 

卖参人笑道:“霜姑娘说笑了,一个美貌无比,风华绝代的人,怎么能在这刹那之间变

成一个丑陋可怖的人,霜姑娘又不是鬼……” 

玉霜道:“我自有办法!”抬手往娇靥上抓去。 

可是,她那手指还没有碰到脸,便倏觉手肘部位一麻,那只手就停在半空抬不上去了。

玉霜惊怒道:“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卖参人淡然说道:“我正要请教,霜姑娘这是什么意思?” 

玉霜道:“这张脸害我,误我,我要毁了它。” 

卖参人道:“我要告诉霜姑娘,那没有用,我已经见过霜姑娘,我知道你是一个风华绝

代,容颜盖世的美人,再说,你能毁了脸,却无法毁了你那娇贵的玉躯,更重要的你要这么

做,就救不了你那位胖叔。” 

玉霜真如冷水浇头,又好像一下子掉进了冰窖!她没办法了,也说不出话来了。 

卖参人接着说道:“霜姑娘,一刻值干金……” 

玉霜悲声说道:“郭玉霜好苦,好薄的命……”一咬牙,一横心,道:“好,我把这身

清白交给你,你先把解穴的法子告诉我……” 

卖参人笑道:“霜姑娘这是把我当成三岁孩童,万一我说出解穴方法之后,霜姑娘来个

耍赖逃跑,我岂不是偷鸡不着蚀把米,赔了夫人又折兵,这种傻事我不干。” 

玉霜冷冷说道:“你看错人了,郭家的人向来一诺千金。” 

卖参人道:“在我看来,倾当世之能也抵不过霜姑娘的人!” 

玉霜道:“你有一身高绝所学,还怕我跑了?” 

卖参人道:“我不怕霜姑娘跑,我有绝对的把握,霜姑娘跑不出这个鼓楼,可是我凡事

不愿用强……” 

玉霜道:“你这跟用强有什么分别?” 

“不!”卖参人道:“至少霜姑娘如今是自愿舍身,我说的是在霜姑娘还没有获得那解

穴法之前,这话霜姑娘明白。” 

玉霜道:“我明白,我懂,可是我更明白,我更懂,你若不先把解穴法告诉我,我很有

可能是白白舍身……” 

卖参人道:“不,霜姑娘,绝不会,我一言九鼎……” 

玉霜道:“你也别把我当成三岁孩童。” 

卖参人沉思了一下,道:“霜姑娘,你只有相信我,要知现在离一个对时已经近了,万

一因为霜姑娘的犹豫耽误了一条性命……” 

玉霜心神抖颤,悲怒叫道:“你,你好卑鄙!” 

卖参人道:“霜姑娘,骂,既不疼也不痒,如果霜姑娘你愿意,认为骂可以泄愤,可以

救人,请尽管骂好了!” 

玉霜没有再骂,却颤声说道:“你可知道,这样等于是毁了我一辈子,等于是杀我。”

卖参人道:“霜姑娘,这二者我都不敢苟同,男大当婚,女大当嫁,霜姑娘绝不会待在

令尊身边,既然这样,跟我有什么不可以,我担保不让你受丝毫委屈,让你永远生活在幸福

里,金屋香车,仆婢成群……” 

玉霜道:“你以为我会嫁你,我会跟你?” 

卖参人道:“霜姑娘既然把身子交给了我,还能嫁别人,跟别人么?”   

玉霜道:“你错会了我的意思,我会羞愤自绝……”   

卖参人道:“霜姑娘,只要我活在这世上一天,你便要跟我样地活在这世上一天,你永

远没有机会!” 

不待玉霜再说,卖参人又接着道:“霜姑娘,时刻更近了。” 

玉霜羞怒悲愤已极,可是她没有办法,在这一刹那,她想到了很多,她想到了玉翎雕、

她的父母、她的亲人…… 

她心颤,身颤,心为之碎,肠为之断,奈何,楼外寂静,她所想到的人,没有一个及时

出现,没一个来。 

卖参人再次催促道:“霜姑娘……” 

玉霜冰冷说道:“我过来了,只要你良心能安,随你了!” 

迈步往卖参人立身处走了过去。 

近了,她听见了卖参人的鼻息,但是她没有停,甚至没有顿一顿,更近了,她几乎觉得

碰到了卖参人。 

就在这时候,卖参人突然开口了:“霜姑娘,可以停步了!” 

玉霜果然停了步。 

卖参人道:“容我先一亲芳泽……” 

玉霜没动,也没说话,她整个人已麻木了。 

然而,她听见卖参人这么说,可没觉得卖参人碰到了她身子的任何一处,适时,卖参人

笑了。 

玉霜冰冷说道:“你笑什么,很得意,是么?” 

“当然!”卖参人道:“孤傲高洁的霜姑娘,竟这么温顺、这么柔婉地听我的话,情愿

任我摆布,我还能不得意么?” 

玉霜道:“你不必再多说了……” 

卖参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一章 试 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翎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