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翎雕》

第十二章 歼 凶

作者:独孤红

又是一天深夜,风轻,露冷,月黯淡! 

一条矫捷人影破空,射落在那高高的鼓楼之上。 

是那瘦高黑衣蒙面人,他脚一沾地便道:“阁下,我如约而至。” 

只听那黝黑的鼓楼里传出那卖参人话声:“阁下,我也如约恭候多时。” 

那瘦高黑衣蒙面人道:“阁下考虑的结果如何?” 

卖参人道:“我接受聘礼,但我有一个条件。” 

瘦高黑衣人目中倏现异采,道:“从今后你我同伙战友一家人……” 

卖参人道:“不忙,我有个条件。” 

瘦高黑衣人道:“就是千百个也无妨,何况只有一个。” 

卖参人道:“我找一个叫贾得海的人!” 

瘦高黑衣人讶然说道:“阁下这是什么意思?” 

卖参人道:“你把他的下落告诉我!” 

瘦高黑衣人道:“阁下突然想起这个人来问我,这……” 

卖参人道:“此人昔日纵横云贵,是个独行大盗,如今则托身官家,吃粮拿俸,我听说

他现在‘辽东’一带……” 

瘦高黑衣人道:“那也不该问我啊?” 

卖参人道:“我认为最恰当不过,你负有秘密使命,从大内来到此处,对‘辽东’一带

的各地衙门是了若指掌……” 

瘦高黑衣人道:“你没说错,可是我不知道有这个人!” 

卖参人道:“阁下,别忘了,这是我唯一的条件!”   

瘦高黑衣人一笑说道:“好厉害,容我问一句,阁下找他干什么?” 

卖参人道:“那是我的事,阁下不必过问。” 

瘦高黑衣人道:“可是我你已是同伙战友一家人……” 

卖参人道:“那是指公事,私事不在此限,再说在你没告诉我他的下落之前,你我还算

不得同伙一家人。” 

瘦高黑衣人沉吟了一下,一点头道:“好吧,我告诉你,我知道有个叫贾得海的人,可

是我不清楚他过去是干什么的,是不是你所说的云贵大盗……” 

卖参人道:“有个贾得海就行了,他在何处?” 

瘦高黑衣人道:“在奉天!” 

卖参人道:“那地方太大了些!” 

瘦高黑衣人迟疑了一下,道:“总督衙门里,总督护卫领班叫贾得海……” 

卖参人道:“够了,虽然这是我的条件,对阁下我仍表示感谢。” 

瘦高黑衣人道:“别客气,阁下,你的条件我已经……” 

卖参人道:“从现在起我也算是官家的人了,而且跟你阁下也是同伙一家人了,今后该

携手并肩,同心为官家效力了。” 

瘦高黑衣人道:“既然已是同伙一家人,你阁下该有个姓名了。” 

卖参人道:“让我先听听你的。” 

瘦高黑衣人迟疑了一下,道:“我姓莫,叫莫可寻。” 

卖参人道:“我姓吴,叫吴此人。” 

瘦高黑衣人道:“阁下,你怎好……” 

卖参人道:“别怪我,责人之前须先责己。” 

瘦高黑衣人道:“阁下,实不相瞒,我有姓名,但我的姓名绝不能跟我的身份扯在一起,

所以我不能说。” 

卖参人道:“那是对外,假如对内也是这样的话,我也一样。” 

瘦高黑衣人目现寒芒道:“假如我连你的姓名都不知道的话,从今上面若有指示,我怎

么找你联络?” 

卖参人道:“我有同感,假如我不知道你是谁,我也无法跟你联络。”   

瘦高黑衣人沉默了一下,道:“阁下确是个高明而难斗的人物……” 

卖参人道:“我要是个平庸的人,阁下也不会找我,对么?” 

瘦高黑衣人一点头,道:“说得是,这样吧,你我就以这座鼓楼作为联络之处,假如有

什么事,就写在一张纸条上放在这鼓楼内……”   

卖参人道:“最好不过,那就不用问姓名了。”   

瘦高黑衣人道:“不,必须有个署名,我取名神秘客三个字……”   

卖参人道:“那我就叫铁翅鹰!”   

瘦高黑衣人道:“就这么决定了……”   

“不忙,”卖参人道:“你是官同四品,御前带刀的大内侍卫,我呢?”   

瘦高黑衣人道:“跟我一样!”   

卖参人道:“虽然嫌委屈了些,倒也凑合了,你有身份证明,我呢?”   

瘦高黑衣人道:“我知道就行了,你不必有身份证明!”   

卖参人道:“那我不干,同是官同四品,御前带刀的大内侍卫,为什么你有身份证明,

我没有?信不过我么?怕我拿着它去招摇撞骗去?既然这样,你就不该找我!”   

瘦高黑衣人静静听完,倏然一笑道:“你阁下误会了,你的身份证明必须等我把你报上

去后……” 

卖参人截口说道:“那也可以,我什么时候拿到身份证明,什么时候才替官家做事,这

样两不吃亏,公平些。” 

瘦高黑衣人目闪寒芒,叫道:“阁下,你怎么……” 

卖参人道:“你不必多说,我这个人做事一向如此,我可以不占人便宜,但也是绝对不

吃亏,你若认为行得通,咱们就这么办,要不然咱们就算了,你干你的,我干我的……” 

瘦高黑衣人忙道:“阁下,别这样,我给你腰牌就是。” 

卖参人道:“这还差不多,丢进来吧。” 

瘦高黑衣人迟疑了一下,抬手振腕,道:“接住了。” 

一道乌光脱手打出,直射鼓楼之内。 

毫无声响,想必是卖参人伸手接住了,只听他道:“这面腰牌怎么缺了一角?” 

瘦高黑衣人道:“那是在下不小心碰断了,无碍证明你的身份!” 

卖参人道:“好吧,我也凑合收下了,我拿的那份俸是多少,吃的那份粮又是多少?现

在最好弄清楚。” 

瘦高黑衣人道:“跟我一样,那份粮折了现,共是三百两的银票一张。” 

卖参人叫道:“三百两够干什么的,一顿吃喝就没了。” 

瘦高黑衣人道:“那我没办法,这是官家订的,每个侍卫都拿这么多。” 

卖参人道:“好吧!反正我也不靠这三百两银票养家,省吃俭用些,花它一个月也勉强

够了,找谁拿?” 

瘦高黑衣人道:“我,到了时候我自会给你放在鼓楼里。” 

卖参人道:“那不行,我要先支,要不然我这一个月怎么过?” 

瘦高黑衣人道:“你客气了,以往你是怎么过的?” 

卖参人道:“以往是靠诈骗,如今我的身份不同了,堂堂官同四品,御前带刀的大内侍

卫,还能再诈骗去?那是丢官家的人。” 

瘦高黑衣人道:“阁下会说话,先支就先支吧,接住。” 

又一振腕,一道青光射进了鼓楼。 

卖参人轻笑说道:“行了,腰牌有了,三百两的银票也拿到了手,我要走马上任,大大

地干上一番了,对了,我的箭衣马褂……”   

瘦高黑衣人道:“现在用不着它。” 

卖参人道:“说得是,现在怎么能穿那个?掩饰还怕来不及呢……”   

瘦高黑衣人道:“你现在可算是官家的人了……”   

卖参人道:“不错,怎么样?” 

瘦高黑衣人道:“现在有件任务交给你……” 

卖参人道:“怎么,刚拿了钱就得干事?” 

瘦高黑衣人道:“那是当然,有道是无功不受禄,受禄必有功……” 

卖参人“哈!”地一声笑道:“官家可真吃不了亏,好,请说吧。” 

瘦高黑衣人道:“十天之内,要交郭家人的脑袋一颗。” 

卖参人“哎哟!”一声道:“怎么,一上来就是这么难做的任务!” 

瘦高黑衣人道:“在你来说,就是取郭燕翎的人头也易如反掌。”   

卖参人道:“那为什么不要我取郭燕翎的人头?”   

瘦高黑衣人道:“你不必着急,一个一个来,总会轮到他的。” 

卖参人“哦!”地一声道:“是么?” 

瘦高黑衣人道:“郭家是朝廷的心腹大患,这是咱们的任务了,岂能推辞。” 

卖参人道:“那么,我请问,你阁下杀过郭家几个人?” 

瘦高黑衣人道:“还没有杀一个!” 

卖参人道:“那为什么?” 

瘦高黑衣人道:“我负的使命只是侦查郭家的动静……” 

卖参人道:“这么说,我负的使命是暗杀郭家的人?” 

瘦高黑衣人道:“不错,你说对了。” 

卖参人道:“这次使命是谁交付给我的?” 

瘦高黑衣人道:“上面,我只是传令。” 

卖参人道:“好一个传令,看来我只有尽命了,可否多宽限五天?” 

瘦高黑衣人道:“十天还不够么?” 

卖参人道:“要是够的话,我就不会多要求五天了。” 

瘦高黑衣人道:“郭家近在咫心,这‘辽阳城’中就有郭家的人,我认为十天已经是很

够很够了。” 

卖参人道:“你要认为够的话,这杀人的事你干去。” 

瘦高黑衣人目中倏现寒芒,而刹那间那寒芒又隐敛了:“好吧,准你的要求,多宽限五

天,半个月内你把一颗郭家人的人头放在这鼓楼之上就行了。” 

卖参人轻笑说道:“恐怕这算是考考我,看看我的忠贞如何,也等于拖我下水,一旦我

杀了郭家人的,再想不干都不行了。” 

瘦高黑衣人道:“你很聪明,我不否认。” 

卖参人道:“我够忠贞的,真要够忠贞的话,恐怕遍数官家,没有一个会比我更忠贞的,

我要对付的就是郭家,所以我也不怕被任何人拖下水,咱们就这么决定了,从明早算起,第

十五天上你来这儿取郭家人的人头吧。” 

瘦高黑衣人道:“届时我一定到,希望你仍保持英雄作风,告辞了。”长身破空飞射而

去。 

鼓楼内,那卖参人轻笑说道:“你放心,我不会跟踪你的,其实又何用我跟踪你,早在

三天之前的那一天,我就知道你是谁了……” 

随即,他发出一声低低异啸,然后一条人影飞射出楼,破空而去,这鼓楼内外,刹时又

寂静了……   

“沈阳城”旧称“盛京”,又名“奉天”! 

辽金时代筑城,金末大乱,城毁。 

元太祖时再建,乃改称“沈阳城”,至明洪武二十一年,始正式筑砖城。   

那时候”沈阳”城高二十五尺,围围九里余,四面设永宁、永昌、保定、安定四门,城

内则分永宁、迎恩、镇远、靖边四门。 

明隆庆年间再修葺。 

清太祖设关都后,一本旧制,妆到太宗嗣位,大事修改,至天聪五年竣工,“沈阳城”

遂一改旧观。 

那时候,“沈阳城”高三十五尺,厚一丈八尺,壁上筑六百五十一个垛口,每面各设二

门: 

东面为抚迎门、内治门,西面为怀远门、外怀门。   

南面为德盛门、天佑门,北面为福胜门、地载门。   

外城,为顺治元年迁都北平后所建,改称盛京为陪都,顺治十四年于“沈阳”设“奉天

府”,康熙十九年增设边城达三十二里。 

“沈阳”是满清的陪都,有旧行宫,纵横不大,计四重殿,仅百余间而已,一曰大清门,

二曰掌政殿,三曰凤凰城,四曰清宁宫。   

大清门前有围墙。墙东为东华门,横题文德坊。   

西称西华门,额题武功坊。    

大清门后左为飞龙阁,右为翔凤阁。 

掌政殿有左右二翼门,殿后左为师古斋、月华楼,右有履绮楼、协中楼,由此进,即达

凤凰楼。 

凤凰楼上三层,为“沈阳”最高处,楼之东西殿,即宫人所居,行宫所藏古物,皆在翔

凤、飞龙二阁之内。 

在沈阳市郊最古的古迹,应该推实胜寺,又名黄寺。 

此寺为纪念清太祖破明兵三十万于松山所建。 

松山城在锦州西南,为有名的明清战场,此一战,太宗的势力乃进逼山海关问鼎中原,

故改建此寺。 

寺内供奉“迈达皇佛”并藏清太祖、太宗的甲胄弓箭,有乾隆御题“海月藏辉”四字。

此寺是一喇嘛寺,每当庙会之期(正月十四),各地喇嘛均远道来此参拜,大行“跳鞑”

之舞。 

寺内原有“玛哈迈拉楼”,系清天聪九年,元裔察哈尔林丹汗之母,神话传说她以白驼

忽缓而不行,因建此楼以纪念之。 

雍正题为“辽海慈云”。 

喇嘛教之发源地在西藏,但其长成则全为清廷之宗教政策所促成,清太宗首于宁德年中

建实胜寺于盛京,起建玛哈迈拉楼。 

天聪八年中,自察哈尔之墨尔根喇嘛,将护法玛哈迈喇嘛之金身运回盛京,此佛为元世

祖用千金所铸,供于五台山,元后裔移供察哈尔,清太宗在殿侧建银塔一座,而予祀祭,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 歼 凶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翎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