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翎雕》

第十三章 楼头会

作者:独孤红

夜不算太深,但很寂静,尤其在这“千山”之下。 

站在那狭窄的谷口往里看,谷里还有明灭闪烁的灯光,但不太多,指头数数也不过十来

点。   

大爷燕翎家,表面上看,鼓楼的那件事像一阵风般刮过去了,没事了,上下都能欢愉。

其实每个人都清晰地感觉出,这谷里涨漫着一片愁云,一层阴雾,它像块铅,压在人的心头

上。 

那是因为大少玉珠至今下落不明,踪迹毫无。 

按说,“玉龙令”下,是绝不会找不到一个人的,尤其是大少玉珠,这位郭家的人,大

爷的大少。 

而事实上玉珠的离去,就好像一块石头放进了大海里,又好像千山顶上那一带云雾散开

了,毫无踪迹可寻。 

大爷燕翎下了令,玉佩不许轻易外出,也不能单独外出了,每天得在书房里做功课,甚

至不做完当天的功课,不许回到房里去。 

玉霜陪着玉佩做功课,她一篇文章做好了,玉佩仍在愁眉苦思,穷搜枯肠,玉霜在一边

静静的陪着她,灯下翻阅“南华经”,书屋里,好静好静。 

忽地,玉佩掷笔而叹:“恨只恨不若江淹梦笔生花,否则这区区一篇文章岂奈我何?”

玉霜抬头失笑,道:“二妹!可要我捉刀……” 

玉佩一吐香舌,道:“别,别,别,这要让爹知道那还得了!爹一看就看出来了,那时

候的苦头可比现在大得多,不是家法就是面壁,再不就是限期背上十篇书,那等于要我这条

小命!” 

玉霜笑道:“二妹,为文急躁不得,文思须从平静中去求……” 

玉佩苦笑说道:“我怎么不急躁,你坐在这儿等我,等得我好不着急。” 

玉霜放下手中书,笑道:“敢情怪来怪去反怪到我头上来了,那好,我先回屋去,灯下

拥被而坐,应是胜过书房伴人,替人心焦千百倍。”站起来走了出去。 

玉佩忙道:“可不许先我入梦啊!小心我拿头发钻你的耳朵。” 

玉霜回眸说道:“阁下不回楼,我不合眼,这总行了吧,只是阁下可别让我等到雄鸡报

晓,东方发白啊!” 

玉佩嗔道:“去你的,没那么笨。” 

玉霜轻笑一声出了书房,带着满脸的笑意走向了小楼。 

寂静的夜色中,她上了宁静的小楼,她轻哼着推开了房门,便要往里走。   

突然,她惊觉房里有人,一惊后退,轻喝问道:“谁,谁在里头?” 

只听一声轻笑透传而出:“不速之客夜访,唐突夜入香闺,祈请恕罪之余,问霜姑娘可

愿见我?”   

玉霜心头猛跳,大吃一惊,惊声叫道:“是你……李克威!” 

房里那人带笑说道:“难得霜姑娘心里还有我,可喜啊可慰!” 

心里还有他,这句话够轻薄的,玉霜脸一热,眉一扬道:“你,你快出来!” 

“出去?”房里李克威道:“霜姑娘,让客只有往里让的,喊客人出去,这岂是郭家的

待客之道?我不出去,霜姑娘请进来。” 

玉霜道:“你不出来我可要叫了!” 

房里李克威道:“只管请,霜姑娘,倘嫌声音太小,我愿意帮个忙,惊动了郭大爷,我

大不了一走了之,而霜姑娘,只怕……”住口不言。 

玉霜一惊忙道:“你不出来,我就不进去。” 

李克威道:“霜姑娘不进来,我就不出去,咱们耗吧,要是耗到天明,让人瞧见霜姑娘

房里有个大男人,那可不大好啊!” 

玉霜羞怒叫道:“你简直是个无赖!” 

李克威道:“霜姑娘岂可辱骂斯文?无赖就无赖吧,反正骂两句是既不疼,又不痒,我

索性无赖到底。” 

玉霜跺脚叫道:“你这个人怎么……” 

李克威道:“霜姑娘,黝黑的鼓楼里都敢进去,如今面对这坐落在郭家的自己香闺,怎

么反倒怕起来了,那夜之豪情胆气何在?霜姑娘若再不进来,我可要上床躺下了。” 

玉霜既羞且怒更惊,横心咬牙一跺脚,迈步走了进去。 

只听黑暗中李克威道:“霜姑娘请留神,可别碰着了我。” 

对,要是碰进他怀里,岂不…… 

玉霜一惊停步,道:“灯在桌上,麻烦你点上。” 

李克威道:“霜姑娘这是有心难我,我是摸黑进来的,至今眼前一片漆黑,这房里的摆

设我又不熟,霜姑娘怎让我点灯。” 

没那一说,凭他一身所学,他该有上好的目力,即使没有上好的目力,黑暗中坐这么久,

也该依稀看得见东西了。他才是有心施刁难为人。 

玉霜心里明白,气得咬牙,可是又不能耗着不点灯,没奈何,只得说道:“你坐好了,

要敢碰我一下,看我……”住口不言,迈步往前走去。 

李克威的话声,迎而而来:“怕是霜姑娘碰了我!” 

玉霜一惊闪身便躲,耳边传来一声“哎哟!”,怪了,她正碰在一个人的怀里,玉霜大

惊再躲,心在跳,脸上好热好热。 

只听李克威笑声说道:“怎么说着说着霜姑娘就来了,怕的就是被霜姑娘碰着,才站到

了一旁,结果!唉,早知如此我就不动了。” 

他占了便宜还卖乖,玉霜气恼得恨不得给他一巴掌。可是她明白,打不得,忍羞含怒忙

过去点上了灯。 

灯光一闪,眼前大亮,再看时,李克威苦着脸,还在用手揉胸,这时候他苦声说道:

“霜姑娘碰得人好疼。” 

玉霜脸上又一热,冷然说道:“阁下,够了,说吧,你来干什么?” 

李克威道:“霜姑娘难道不赐我个座位么?” 

玉霜道:“凳子就在眼前,要坐你自己拿吧!” 

李克威抬头说道:“这就是霜姑娘的待客之道,早知道这般被人冷落,说什么也不来

了!” 

玉霜道:“你本就不该来!” 

李克威抬头说道:“不见得,待会儿霜姑娘会懊悔说这句话!” 

玉霜道:“我永远不会懊悔。” 

李克威道:“看吧,霜姑娘,如今别作chún舌争……” 

玉霜道:“先告诉我,你是怎么来的?” 

李克威道:“我是走来的,总不会是有人拿轿把我抬来的。” 

玉霜道:“你居然能神不知鬼不觉地进了郭家内院……” 

李克威道:“毕竟我是神不知,鬼不觉地进来了,假如霜姑娘不信,我可以每夜来一趟

让霜姑娘看看。” 

玉霜一惊忙道:“我信!” 

李克威笑了,笑得好不可恶。 

玉霜脸上一热,她便要扬眉。 

李克威笑容一敛,耸肩摊手,道:“看来霜姑娘不但不欢迎我,简直是怕我,唉!这我

是何苦,缘已数面,献计的是我,赐参的也是我,到头来我却是个不被欢迎,备受人冷落的

客人,想想是够难过的……”   

玉霜冷冷一笑道:“你漏说了一点。” 

李克威愕然抬眼道:“什么,霜姑娘,哪一点?” 

玉霜道:“害我的也是你。” 

“害?”李克威一怔诧声说道:“我怎么害霜姑娘了?” 

玉霜这时候才发觉不该说这句话了,无奈太迟了,说出口的岂能收得回来? 

她只有抬头说道:“没什么,我不愿说……”   

“我明白了!”李克威却道:“那夜鼓楼相会,郭大爷误会了霜姑娘跟我……” 

五霜又羞又气,喝道:“别说了,是的,你害我害得还不够么?” 

“霜姑娘!”李克威凝目抬头,道:“这个害字用得大大不妥,再说但得问心无愧,霜

姑娘又何必计较他人怎么看,怎么说……” 

玉霜道:“你是个男人家,我是个姑娘家,你不计较我计较……” 

李克威皱眉满脸焦虑地道:“那怎么办,要不要我去向他二位解释一番?” 

“这怎么行!”玉霜一惊忙道:“不必,不必,用不着你去解释……” 

李克威道:“那总不能让他二位这样误会下去啊,诚如霜姑娘所说,我是个男人家,也

是个萍飘四海,浪荡天涯,无拘无束的人,霜姑娘是位未出嫁的姑娘家,万一这件事传扬出

去,或者让令尊郭六爷知道了,那……” 

玉霜道:“问心无愧,我不怕,既然知道这样,你今夜就不该来!” 

李克威道:“我也知道不该来,可是帮忙要帮到底,总不能虎头蛇尾,在半途就撒了手

啊,你说是不是!” 

玉霜目光微直,道:“你是指……” 

李克威道:“二姑娘跟慕南的事啊,霜姑娘怎么忘了?” 

玉霜道:“我没有忘,你今夜来又打算献什么计了?” 

李克威摇头说道:“不,不,不,霜姑娘料差了,我今夜来不是来献计的,而是来……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霜姑娘请自己看吧。” 

玉霜道:“我看什么?” 

李克威用手往桌下一指,道:“桌下有个革囊,霜姑娘请自己看吧。”   

玉霜弯腰一看,桌子下果然放着个革囊,她偏转螓首问道:“这是你带来的?里面是什

么?” 

李克威道:“是的,霜蛄娘,请自己打开来看看!”   

玉霜迟疑了一下,提起革囊放在桌子上。   

她解开了扎着的口只一眼,吓得惊叫一声,松手往后便退,砰,又撞在别人的怀里,李

克威背后伸手,正好托住了革囊,道:“霜姑娘,摔不得,摔走了样就没有用了。” 

玉霜惊魂未定,羞怒地侧闪向一旁,叱道:“你,你为什么带颗人头来吓人……” 

李克威一怔,道:“怎么,吓着霜姑娘了,唉!霜姑娘是位不让须眉的武林姑娘、世家

女儿,我怎知道会吓着……早知道我就告诉霜姑娘了……”他又占了便宜又卖乖。   

玉霜红着脸道:“说啊,你带颗人头到郭家来是什么意思?” 

李克威“咦!”地一声道:“霜姑娘怎么忘了,我所献二计中的一计,不就是要二姑娘

替慕南报仇,摘下慕南杀父仇人的人头么?” 

玉霜呆了一呆忙道:“你是说这颗人头就是……” 

李克威道:“是啊,要不然大黑夜我带着颗人头到处跑干什么?难道想自找官司吃不

成?” 

玉霜气,可是又想笑,她忍住了笑,却忍不住那惊喜与激动之情,睁大了一双美目道:

“你,你是在哪儿找到这个人的?” 

李克威道:“‘奉天’,这段路不近,我连夜赶去,又连夜赶来,为的是想让二姑娘早

日了却心愿,免得备尝那愁煞人的相思之苦,谁知道我好心送来了人头,霜姑娘却……” 

玉霜真有点不安,歉然说道:“对不起,我不知道!” 

李克威摇头说道:“霜姑娘好偏的心,还好我是送人头来的,要不然永远别想听到霜姑

娘说这一句,唉,我这是何苦。” 

玉霜眨动了一下美目,道:“阁下,别得理不饶人,好么?” 

李克威一脸委曲地道:“我怎么敢,只要霜姑娘往后对我稍假辞色,我也就知足了,就

是把命赔进去也是心甘情愿的。” 

玉霜一阵脸红心跳,道:“你!你这又何苦?” 

李克威摇头说道:“谁知道,恐怕只有问天了,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怕

只怕我是一个,作茧自缚,死方丝尽可怜春蚕。” 

玉霜沉默了,眼望着地下,好半天才道:“世上的姑娘多得是,凭你的人品所学,还怕

找不到一位神仙中人的红粉知己么,你该是女儿家心目中理想的最佳伴侣。” 

李克威轻叹说道:“谢谢霜姑娘,郭玉霜只有一个,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任它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霜姑娘巾帼英雄,红粉班中称最,娥眉队里翘楚,当知这是

改变不得的。” 

玉霜咬了咬香chún,道:“你真对我那么……”迟疑着住口不言。 

李克威叹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见了霜姑娘之后,那一度邂逅便使我万般爱慕,

不克自拔,霜姑娘,我这颗心唯天可表。” 

玉霜垂下目光,道:“可是你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李克威道:“只因为那位‘玉翎雕’?”   

玉霜道:“我不否认!” 

李克威道:“相识均短暂,难道霜姑娘就能对他那么有情么?” 

玉霜道:“也许这是缘!” 

李克威道:“苍天何厚玉翎雕而薄李克威,难道你我的缘份不够么?” 

玉霜道:“也许,也因为我跟他邂逅在先……”   

李克威眼一睁,道:“这么说,假如李克威跟霜姑娘邂逅在先,那么如今占有霜姑娘这

颗芳心的,该是李克威而不是玉翎雕,可对?” 

玉霜迟疑了一下,轻微点头,道:“我不能否认……” 

李克威脸色倏变,悲愤长叹,道:“恨只恨我跟霜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三章 楼头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翎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