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翎雕》

第十四章 缔良缘

作者:独孤红

玉霜迎上去见了一礼:“大伯父!” 

大爷燕翎道:“玉霜,进来,进来。” 

他先进了房,等到玉霜跟进了房,大爷燕翎已经拿起革囊打了开来,玉佩站在一旁忍不

住问道:“爹,是么?” 

大爷燕翎点了点头,抬眼望向郭玉霜,道;“玉霜,听说这是李克威送来?” 

玉霜微一点头,只觉脸上烫烫的,道:“是的,大伯父!” 

她也不知道脸上为什么发烫,其实事无不可告人,她用不着这样,可是她就觉得心里好

慌。 

大爷燕翎突然叹道:“此人是个难得的热心人,我是该好好地交交他……”一顿,接问

道:“玉霜,他是从哪儿……” 

玉霜忙道:“‘奉天’,这人是‘奉天’总督府的护卫领班。” 

大爷燕翎眉锋微微一皱,道:“怎么,会是他们的人……” 

玉佩道:“那不更好么?” 

大爷燕翎瞪了她一眼,道:“你懂什么,这不是小事!” 

玉佩脸一红,道:“怕什么,难道您怕他们……” 

大爷燕翎道:“郭家的人哪一个怕他们?只是时机未到,我不愿让他们误会是咱们郭家

动了他们的人,你明白了么?” 

玉霜道:“大伯父,应该不要紧,凌家总不会张扬出去的!” 

大爷燕翎未置可否,皱着眉沉哼说道:“我没有想到李克威有这么一身高绝武学,敢情

他是深藏不露,掩盖得可以说高明,高明……” 

一偏头,道:“只是,当世之中,谁能教出这么好的徒弟来?” 

玉霜道:“大伯父,听他说他自小被一个旗人收养,这个旗人是个皇族亲贵,他的一身

所学也是这个旗人传授的。”   

大爷燕翎“哦!”地一声,诧异地道:“旗人,皇族亲贵,知道是谁么?” 

玉霜道:“不知道,我问过他,可是他不肯说。” 

大爷燕翎道:“这是谁?皇族亲贵之中何时出了这么一个人?遍数所有也找不出一个,

难道会是傅家的人……不,傅家算不得皇族亲贵,再说傅家也没人了,这是谁……” 

玉佩道:“爹,您管他是谁呢!” 

大爷燕翎一抬头,道:“不,玉佩,你太年轻,皇族亲贵教出来的徒弟,无缘无故地来

到‘辽东’,又对咱们郭家这么热心……”   

目光一凝,望着玉霜道:“玉霜,对他,你还知道些什么?” 

玉霜心里一跳,迟疑了一下,道:“大伯父,据他说,您这一带隐有他们派来的官家好

手,在监视着您的动静,而且他还推测凡是郭家的势力范围内,都可能隐有他们派来的人。”

大爷郭燕翎脸色一变,道:“真的,玉霜?” 

玉霜点了点头,道:“他是这么说的。” 

大爷燕翎道:“他怎么知道的?” 

玉霜只得把李克威接腰牌的事说了出来。听毕,玉佩张口便叫:“好哇,原来他是这么

个人……” 

大爷燕翎神色凝重,一抬手道:“别叫,玉佩,这种人令人莫测高深,看情形,听口气,

他真像要为他们效力,可是他怎么又把绝不该泄露的告诉了咱们,这是怎么回事……” 

玉霜道:“大伯父,以我他看绝不会是那种人。” 

大爷燕翎目光一凝,道:“这么有把握?” 

玉霜脸上一热,默然点头,道:“是的,大伯父。” 

大爷燕翎微微点头道:“我看他也不该是,只是……但愿你我都没看错人……” 

抬眼望向玉霜道:“玉霜,我是你的大伯父,玉佩跟你更是无话不谈,此时此地我要问

你一句,你跟他是不是……” 

玉霜娇靥通红,忙道:“不,不是!大伯父,你误会了。” 

大爷燕翎呆了一呆,道:“是么?” 

玉佩一边插了嘴,笑着说道:“真的,爹,我知道,您不也知道么,霜姐心里也没他,

不过他对霜姐倒是一往情深……” 

玉霜红透耳根,急道:“二妹!” 

玉佩眨了眨眼道:“怎么,说不是也不好么……” 

大爷郭燕翎那里开了口,道:“玉霜!” 

玉霜忙道:“大伯父!” 

大爷郭燕翎道:“这个人恐怕很难缠,对不?” 

玉霜忙道:“是!有点,不……没……” 

大爷燕翎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点头说道:“那就好,其实,玉霜,这种人也别得罪他,

我看他很可怜的,凭他这么好的人品跟所学,总不会比……” 

玉佩叫道:“爹!您怎么说这话?” 

大爷燕翎道:“怎么,说不得么,我是逗你霜姐的,不提了,对眼前这件事,你认为该

怎么办?” 

玉佩脱口说道:“明天去一趟不就……” 

大爷燕翎道:“我问的是玉霜!” 

玉霜忙道:“大伯父,该由您做主。” 

大爷燕翎瞪了玉佩一眼,道:“听听你霜姐的?” 

玉佩小嘴儿一嘟道:“人家说的是实话嘛,霜姐心里未曾不是想这么说……” 

大爷燕翎呆了一呆,抬头说道:“简直不害臊。” 

玉佩脸一红,道:“这是正经事,有什么好害臊的,再说您又不是不知道,您平素不是

教人要率直么?”   

大爷燕翎皱眉说道:“这你记住了,倒也真听话。”   

玉佩笑了,低下了头。   

大爷燕翎接着说道:“明天我放你出来飞一圈,由你霜姐陪着,你念月叔送你进城,然

后在你胖叔那儿等你,成与不成我不管,这全靠你自己……”   

玉佩猛然抬起螓首,娇羞之中带着无限的喜悦……   

第二天早晨,天刚亮,玉佩就起来了,她起得比郭家任何人都早,只因为她一夜没能合

眼。 

她刻意地刀尺(修饰)了一番,可没敢浓妆艳抹,她明白,浓妆艳抹在人家眼里要不好

看,而且显得俗。 

她淡扫蛾眉,薄施脂粉,看上去淡雅宜人。修饰完毕后,镜前顾影,镜里镜外两个人,

一般地美艳绝世,娇艳慾滴,像一朵怒放的花儿一般。 

日高起时,一辆马车驰出了谷口,赶车的是个英武黑衣汉子,护车的是大爷的护卫高念

月。 

临上车的时候,玉霜冲她眨了眨眼,道:“二妹,你知道咱们这趟是去干什么?”  

玉佩瞪着美目,偏着螓首道:“干什么?问得好,怎么睡了一夜就忘了,送那个去呀!”

“不!”玉霜抬头说道:“我看倒是像去相亲!” 

玉佩娇靥飞红,甜在心头,娇羞地笑了……   

车,飞一般在原野上向前驰动。     

快晌午的时候,车进了“辽阳城”。 

马车在狮子胡同口停了下来,玉霜跟玉佩下了车,高念月护着车又走了,去了“龙记客

栈”! 

玉佩跟在玉霜后头到了凌家门口,玉佩便躲在了玉霜后头,低低说道:“霜姐,我好……

好……心跳得好厉害。”   

玉霜道:“那有什么办法,丑媳妇难免见公婆,大伯父说得好,这种事儿任何人帮不了

忙,全得靠你自己,别跟在我后头,要知道,主角是你不是我。” 

玉佩暗一咬牙,红着脸跨前了一步,跟着玉霜站了个并肩,道:“看我的好了,敲门

吧!” 

玉霜微微一笑,上前敲了门。   

门声响动了一阵,里面很快地传出了轻捷的步履声,随听一个轻朗话声在里面很有礼貌

地问道:“是哪一位?” 

玉霜用胳膊碰了碰玉佩,红着脸,强忍紧张道:“郭家姐妹,请开门。” 

里面响起了一声“哦”!这一声“哦”里,包含着多少惊喜,静默了一下,随即门栓响

动,门开了。 

门开处,凌慕南当门而立,一件袍子,看上去永远那么俊,那么英气勃勃,那么洒脱。

他有点不自然,chún角掠过一丝不自然的笑,飞快地看了二姑娘一眼,不安地望着玉霜道:

“原来是郭家二位姑娘,有什么……” 

玉霜道:“可否容我姐妹俩进去再说?” 

凌慕南俊面微微一红,道:“是我失礼,二位请!”他侧身让了路。 

玉霜拉着玉佩行了进去,当擦身而过的时候,玉佩偷眼斜瞥凌慕南,可巧凌慕南也正看

着她,四目交接,两个人却连忙地躲开去,玉佩心跳得好厉害,低下了头。 

行走间,玉霜落落大方地问道:“老人家在家么?” 

凌慕南忙道:“在,现在堂屋里念经……” 

果然,一阵不太大的木鱼声传入耳中。 

玉霜停了步,道:“那我姐妹不敢打扰,先在这儿站会儿,等老人家念完经后再过去请

安好了。” 

凌慕南不安地道:“那真对不起,也谢谢二位,我……不方便,不让二位先到别处坐

了。” 

玉霜淡然一笑道:“别客气,我姐妹也不敢让人为难。” 

凌慕南脸猛然一红,嗫嚅说道:“二位别介意,家母跟郭家曾有点小误会,一直耿耿难

释,至于我……我以为不必迁怒于他人……” 

玉霜美目一睁,道:“真的么?” 

凌慕南道:“姑娘,我这个人不擅虚假……” 

玉霜道:“那……玉佩跟我都谢谢你!” 

凌慕南脸又一红,道:“不敢当,姑娘别客气,年轻人的看法,总跟上了年纪的老一辈

的看法有点出入,所以我……” 

玉霜截口说道:“我请教……” 

凌慕南忙道:“不敢!”   

玉霜接着说道:“老人家跟郭家的哪一位有过什么误会……” 

凌慕南迟疑了一下,道:“这……我不大清楚……” 

玉霜道:“你刚才说过,不擅虚假。” 

凌慕南一张脸通红,嗫嚅说道:“这……我不敢说,最好还是等家母自己说!” 

玉霜道:“既然这样,我不敢让你为难……” 

目光扫向堂屋,道:“老人家天天都念经么?” 

凌慕南点头说道:“是的,不过今天异于往日,今天是先父的忌辰……” 

玉霜跟玉佩飞快地交换一瞥,心想,巧!没有比今天送贾得海人头来更好的机会了……

口中说道:“原来今天是……” 

木鱼声倏地止住,凌慕南忙道:“家母念完经了,二位请进去坐吧!”话落,他当先迈

了步。 

一进院子,他便扬声说道:“娘,有客人来了。” 

堂屋门口出现了那位中年妇人,她脸上有着一刹那的错愕,也有着一刹那的阴沉,旋即

她堆起淡然笑容,道:“原来是二位郭姑娘,请进来坐。” 

玉霜跟玉佩到了门前,双双施下礼去:“给老人家请安。” 

中年妇人浅浅答了一礼,道:“不敢当,二位姑娘这是折我!” 

进了堂屋,落了座,中年妇人向着凌慕南道:“天齐,给二位姑娘倒茶。” 

凌慕南应声去了后头,玉霜、玉佩双双欠身道:“老人家别客气。” 

中年妇人道:“应该的,今天又是哪位寿诞?” 

玉霜道:“老人家这话……” 

中年妇人道:“二位不是来买画祝寿的么?”   

玉霜淡然一笑道:“老人家,这回不是来求画的,玉佩,你说吧。” 

玉佩定了定神,然后说道:“老人家,我姐妹这趟前来,一为给老人家请安,二来特地

给老人家送来一件东西,以为凌伯父忌辰之供物。” 

中年妇人脸色微变,道:“凌伯父?二位姑娘这话……” 

玉佩道:“老人家,晚辈姐妹上次来求画时,已经看见了牌位……” 

“啊!”中年妇人一震,脱口惊呼。 

玉佩接着说道:“如今请老人家再看看这件东西。”站起来双手递过革囊。 

中年妇人没接,讶然说道:“二姑娘,这是……” 

玉佩道:“一颗人头,可用以祭凌伯父在天之灵。” 

中年妇人一惊说道:“一颗人头,二姑娘这是……寒家平凡人家,二姑娘怎好……” 

玉佩淡然一笑道:“老人家,您不必再隐瞒了,请看看这颗人头吧!” 

中年妇人变色点头,道:“好吧,只是,我请问,这颗人头是……” 

玉佩道:“老人家,此人原任‘奉天’总督府护卫领班,姓贾,名得海。” 

中年妇人霍地站起,劈手一把夺过革囊,双手一扯,硬把那坚韧的革囊扯破了,囊破人

头现,中年妇人手捧破革囊,脸色大变,两眼暴睁,身躯猛颤,失声叫道:“果然是贾得

海……” 

“哗啦!”一声,刚从后面端茶出来的凌慕南松了手,茶盘、茶杯摔得粉碎,热茶溅了

他一条腿。 

他闪身而至,劈手抓过贾得海的人头,颤声说道:“娘,这是……” 

中年妇人一张脸煞白,道:“问……问二……二姑娘……” 

凌慕南猛然抬头,眼现血丝,神色怕人,道:“二姑娘,这是……” 

玉佩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四章 缔良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翎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