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翎雕》

第十五章 奇 客

作者:独孤红

刚出“狮子胡同”口,蹄声大作,从城门口方向驰来了两人两骑,马,是清一色的蒙古

种健骑,人,是两个黑衣老者,左边一个身躯魁伟高大,一张黑黑的脸,一部络腮胡,伟岸

十足,威势夺人。 

右边那位身材略瘦也要矮一点,短短的一面胡子,长眉细目,眼神也犀利逼人,一望可

知是内家高手。 

再看骑术,一般地精湛罕见,马驰若飞,但他俩身子不颠不晃,就好像钉在鞍上一般。

郭大爷的地盘内没见过这种人物,玉佩微微一怔,停了步,诧异地望着这两人两骑,低

低说道:“霜姐,你看这两个……” 

健骑飞驰而过,瘦老者投过犀利眼神,咧嘴一笑道:“好美的小姑娘。” 

玉佩一怔扬眉,道:“霜姐,听见了么?这两个老东西竟敢……” 

玉霜道:“说你美有什么不好,也许人家是好意。” 

玉佩轻哼一声道:“好意,就别让我再碰上,走,霜姐,看看他俩往哪儿去。”反拉着

玉霜赶了过去。 

离“龙记客栈”还有一段路,老远地玉佩便瞧见适才那两匹蒙古健骑拴在“龙记客栈”

门前的拴马桩上。 

她忙抬手前指,道:“霜姐,快瞧,在那儿,哈,真巧,竟敢到咱们家里来了,好吧,

看我不整整他俩才怪……” 

玉霜忙道:“玉佩,我不许,人家也许是好意,别惹事,你没看出来么,都不是等闲人

物,在这时候你可别惹大伯父不高兴。” 

对,郭大爷只一不高兴,她的事就麻烦。 

玉佩一吐香舌,道:“好吧,我听你的了。”  

玉霜道:“哪怕你不听。” 

说话间,她俩已到了“龙记客栈”门口,对面骡马行里跑出来了纪冲,人在对街,他就

叫道:“霜姑娘,二姑娘,您二位什么时候来的?”   

话落,人也到了,他一躬身,道:“给您二位请安了。” 

玉霜忙道:“别这么客气,纪冲,一天能见好几回面儿。” 

纪冲咧着嘴,搓着手,道:“是,是,您二位什么时候来的,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玉霜道:“晌午进的城,来办点事儿,忙么?” 

纪冲道:“没什么,没什么,您知道,还不是那些事儿……” 

顿了顿道:“您二位什么时候回去,要不要我送……” 

玉霜摇头说道:“不用了,谢谢你,念月叔也来了,有车回去。” 

纪冲道:“那,您二位请去坐吧,我回行里去了。” 

一哈腰,转身要走,忽地凝目在两匹马身上:“咦!这是谁的,乖乖,好骏的马……”

玉佩忙道:“怎么,纪冲,你会看……” 

纪冲道:“骡马行里干久了,整天跟骡马为伍,看多了也就懂了,二姑娘,这两匹马可

是千中选一的骏马,在关里难找到一匹,我看是从关外来的……” 

只听有人带笑接口说道:“大个子,好眼力,你说着了,正是千中选一,关外来的。”

纪冲抬眼,玉霜、玉佩忙回身,只见门口正站着那长眉细目的瘦老者,一双眼神只在两

位姑娘身上扫。  玉佩似乎见了就有气,双眉一扬,冲冲说道:“说着了,怎么样?” 

瘦老者不在意,笑道:“不怎么样,我夸大个子一声好眼力……” 

“稀罕。”玉佩道:“这种马儿见过多了!”  

瘦老者似乎存心气她,微微一笑道:“是么!大个子知道,这种马在关里就找不到。”

玉佩美目一睁,道:“你敢……” 

玉霜扯了她一把,低声说道:“玉佩,忘了?” 

玉佩立即闭上了嘴。     

瘦老者哈哈一笑,道:“美是美,只是太刁蛮,太厉害了些,令人不敢亲近。” 

转身便要往里走,只听纪冲一声大喝:“老头儿,你站住!” 

瘦老者回过了身,笑问道:“大个子,你叫我?” 

纪冲道:“不是叫你是叫谁?” 

瘦老者道:“怎么!大个子,有什么见教?” 

纪冲道:“你说谁太刁蛮,太厉害了?” 

瘦老者道:“刚才你没在这儿么?” 

纪冲道:“谁说的,我这么大的个子,你没瞧见么,装什么糊涂。” 

瘦老者道:“这就是喽,那你还问。” 

纪冲怒道:“老头儿,你竟敢……戏弄我不算什么,敢说我家二姑娘,我第一个饶不了

你,你往外站站……” 

玉霜忙道:“纪冲,我不许。” 

纪冲怒态一敛,道:“霜姑娘,你听见了,他……” 

玉霜道:“上了年纪的老人家,说两句有什么关系?” 

瘦老者抬头说道:“看似姐妹,却不料一柔一刚,这位姑娘让人喜爱。”   

玉佩叱道:“你敢……你也配……” 

瘦老者笑道:“小姑娘,没听令姐说么!我是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家!”   

玉佩道:“你老不正经……”   

瘦老者一怔,旋即仰脸纵声大笑。 

纪冲喝道:“你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 

瘦老者笑声忽落,道:“大个子,我笑这位小姑娘想左了,完全想左了,小小年纪以这

种眼光看人,要不得,要不得。” 

纪冲大叫说道:“好个老头儿,你竟敢批评二姑娘……” 

瘦老者道:“直即直,曲即曲,是即是,非即非,有什么不敢的,我这么大年纪了,说

一个年轻晚辈也说不得么?大个子,休要动蛮,别看你年轻力壮个子大,我伸手便能摔你个

大跟头,你信不信!” 

这还用问么,纪冲冷然说道:“我不信,老头儿,你站过来点儿,咱们比划比划。” 

玉霜忙道:“纪冲,我刚说过……” 

瘦老者抬头说道:“算了,我上了年纪了,已然是意静火消,斗心全无了,不跟你这年

轻晚辈一般见识,别让人说我欺负一个孩子。”转身往里走去。   

纪冲被他激火儿了,三不管地大叫一声:“好个老小子,你留神站稳了。”一个箭步扑

了过去,伸手便擒。 

玉霜大急,刚要喝止,瘦老者霍然旋身,左手一格,右手如电,一把擒住了纪冲的腰带,

只一提,纪冲竟被他提离了地,纪冲大惊,刚要再动,瘦老者已然笑道:“大个子,谁该留

神站稳,没错吧,我只要振腕一抛,你是不是马上就得来个大跟头,下次学乖点,别那么大

火气,动辄拔剑只是匹夫之勇,懂么?” 

轻轻一投,纪冲两脚着了地,他垂手转了身。 

纪冲怔住了,愣愣说道:“这老小子好大的手劲儿,真邪门儿……” 

玉霜心中松了一松,她也暗惊于瘦老者的神力,眼见纪冲那个样儿,她想笑,当即喝道:

“纪冲,还不快回行里去!” 

纪冲倏然而醒,一张脸憋得通红,忙道:“是,是,霜姑娘,找这就回去,这就回去。”

人往后退,眼却盯着瘦老者的背暗暗直嘀咕。 

这时候,范奎的话声从里面传了出来。 

“这位老人家好大的劲儿,好高的身手啊!” 

玉霜心里明白,胖叔又要找事儿了,她明白人家没恶意,要不然纪冲不会仅只两脚离地,

心头一紧,忙拉着玉佩走了进去,果然,范奎的脸色不大好看。 

这时候瘦老者接了口,笑着说道:“夸奖,夸奖,庄稼把式,班门弄斧,贻笑大方,这

几斤力气也只逮牛逮惯了,出手就是这么大劲儿……” 

逮牛?是真逮牛,还是把纪冲比成了牛。 

范奎脸色一变,玉霜忙道:“胖叔,我跟玉佩回来了。” 

范奎只能暂时忍住,迎了过来,欠身说道:“霜姑娘,二姑娘。” 

玉霜低低说道:“胖叔,人家没恶意,是纪冲自找的,别再招惹人家了,也别让人说咱

们在自己的地盘内欺人!” 

范奎忙道:“是,霜姑娘!” 

玉佩轻哼一声道:“霜姐就是那么怕事,怎不想想纪冲让人整了,咱们又丢多大的

人……” 

范奎双眉一耸道:“霜姑娘,二姑娘说得也是……” 

步履响动,从后面走出了那魁伟老者,他一出来便道:“阿骏,怎么还不进去,待在这

儿干什么?” 

瘦老者道:“看看马啊,万一让人顺手牵了去……” 

范奎忍不住,立即接口说道:“阁下放心,休说两匹马,就是十匹,百匹,只要在小号

门前丢的,小号就赔得起,阁下已经整了人,似乎不该在口头上找便宜!” 

瘦老者摇头笑道:“我言者无心,奈何你听者有意,怎么这趟出来竟碰上害疑心病的

人!” 

一句话损了两个,玉佩第一个忍不住了,她便要说话。   

魁伟老者却已诧声说道:“阿骏,怎么回事?” 

瘦老者一耸双肩,道:“谁知道,我夸了小姑娘两句,却不料有人要找我打架,还好,

我会两手,勉强能防身,这件事被那位大姑娘拦住了,谁知这位掌柜的又冲我冷言冷语,看

来这地方的人欺生得很。” 

魁伟老者双目一瞪,威态怕人,道:“阿骏,咱们出来的时候,爷是怎么吩咐的!” 

瘦老者头一缩忙道:“好,好,好,别动不动就搬爷,算我不对,好不!” 

魁伟老者转向范奎拱起手,道:“掌柜的,我二人初到贵宝地,倘有得罪之处,我这里

赔罪,还请掌柜的多多包涵。” 

这倒好,上门的客人反向做生意的赔了不是。人家以礼而来,谁还好再说什么? 

范奎忙答一礼,道:“这位老哥言重了,一点误会,一点误会,说说也就算了,做生意

的还能跟客人计较!” 

魁伟老者道:“多谢掌柜的!”转向玉霜、玉佩一抱拳,道:“谢谢这位大姑娘,也向

小姑娘赔个不是。” 

玉佩脸一红,低低说道:“他要像你不就没事了。” 

岂料人家听见了,看了玉佩一眼,没说话。 

玉霜心里好不是滋味儿,忙答一礼道:“老人家雅量,曲在我姐妹,该赔罪的也是我姐

妹。” 

魁伟老者深深看了玉霜一眼,道:“姑娘才是雅量,敢问贵姓?” 

玉霜道:“有劳老人家动问,我姓郭。” 

魁伟老者双眼一睁,道:“莫非郭大爷的……” 

玉霜道:“不,老人家,家父行六。” 

瘦老者脱口轻呼:“原来是六爷的……” 

魁伟老者神情微显激动,飞快接口说道:“原来是郭六爷的令媛,失敬!” 

玉霜没留意,道:“岂敢,请教?” 

“不敢,”魁伟老者道:“我兄弟姓马!” 

玉霜道:“原来是两位马老人家,两位老人家从哪儿来?” 

魁伟老者道:“我兄弟从江南来。” 

玉霜道:“这么说,二位是江南武林中的前辈。” 

魁伟老者道:“不敢,我兄弟贩马为生,仅学得几式防身技,算不得武林中人,更当不

起这前辈二字。” 

玉霜含笑说道:“老人家忒谦,二位到‘辽东’来是……” 

魁伟老者道:“我兄弟路过‘辽阳’,预备再往北去接洽一票生意。” 

玉霜很快地想到了北边的马贼,心想这两个老者既是贩马为生,大概是找马贼卖马去,

假如那贩马为生之语假而不真,这两个就可能跟那帮马贼有关系。 

接着,又想到了那天“万安道”上玉翎雕惩马贼事。 

可是再看看眼前魁伟老者的气度、谈吐,却又不像。 

她心里这么想着,口中却道:“原来二位还要北上,不瞒二位说,这家客栈是郭家开的,

二位在居住期间倘需要什么,请只管吩咐,假如有招待不周之处,也望二位原谅。”   

魁伟老者连忙称谢谦逊,接着他告退了。 

他两个往里走,玉佩却问范奎道:“胖叔,李克威还住在这儿么?” 

两个黑衣老者身躯一震停了步。 

范奎道:“住是还住在这儿,只是出去了,有两三天没回来了,怎么,二姑娘,您找他

有事儿?” 

玉佩摇头说道:“没什么,只是随口问问。” 

范奎道:“那……您跟霜姑娘这就回去?” 

玉佩“嗯!”了一声,道:“念月叔呢?” 

范奎道:“在里头,我去叫他去!”说着,他往里去了。 

两个黑衣老者一见他过来了,也忙往里走去。 

两个黑衣老者进了一进后院的正南上房,没掩门,刚坐定,范奎跟高念月匆匆地经过一

进后院往前面去了。 

瘦老者扫了高念月跟范奎一眼,道:“阿腾,瞧见了么?那矮胖小胡子不怎么样,这位

叫念月的步履稳健,身手可不等闲,郭家仍然不容轻视。” 

魁伟老者冷冷说道:“不容轻视,你想干什么?” 

瘦老者赧然一笑道:“别这样好不?脸不脸,屁股不屁股的,怎么,还去找生气么,我

不是说了么,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五章 奇 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翎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