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翎雕》

第十七章 玉女劫

作者:独孤红

路过了“大凌河口”,再过“沟帮子”,这就不是“万安道”了。 

也就是说这条路已出了“万安道”范围。虽说已出了“万安道”范围,可是到底离“万

安道”也不过十几里路。 

一辆单套马车在这条路上缓缓地驰动着。 

车辕上赶车的,是个瘦老头儿,这一带风沙不算小,瘦老头一个脑袋裹在风帽里,紧紧

的。 

车帘也低垂着,看不见车里是装的货,还是坐着人,不管是装货也好,坐人也好,在行

家眼里,一看就知道这车里没有多少东西,因为车轮压不出沟来。 

“万安道”上马车多,那是因为人都是图个平安,离了“万安道”,那就车马稀少,行

人无几了。 

像这辆马车走的这条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一眼四望下,黄黄的一片,全是荒郊行。

在这条路上行走,无论人马,都有点提心吊胆。 

走着走着赶车的开了口:“姑娘,您坐稳了,我要赶一阵子了,要像这么走,到天黑也

瞧不见一盏灯,那可是麻烦。” 

只听车里响起了无限轻柔甜美的话声:“老人家您请吧,我不要紧,只别让牲口太累了

就是。” 

赶车老头儿道:“您别担心牲口了,真是,像您这么一位姑娘家,是说什么也不该一个

人出远门儿的,年头算不得太平,路上也不算干净,您家里的人也真放心。” 

车里那甜美话声道:“谢谢老人家,这条路我走过好几回了,都没碰上事……” 

“姑娘啊,”赶车老头儿道:“那种事碰不得,一年也好,十年也好,碰上一回也就够

了,我是个男人,又是个上了年纪的人,我倒不怕什么,再说为了吃口饭,就是心里怕,人

也得在这条路上跑,您就不同了,您是个姑娘家……” 

车里那甜美话声道:“谢谢老人家,下回我再也不会出来了,您请赶路吧。” 

赶车老头儿应了一声,扬鞭便要抽下,鞭是抽下了,但却是无力的一鞭,手臂软得像绵,

整个身子跟着往下滑,往下滑,终于倒在车辕上。 

他那灰灰的胡子下,渐渐地渗出了一股殷红色的东西,越渗越多,越渗越多。 

车里那甜美话声又自响起:“老人家,您怎么不赶啊。” 

赶车老头儿两眼翻着,嘴张着,可是他没说话。 

车里那甜美话声又道:“老人家,我跟您说话呢。” 

赶车老头儿仍没反应。 

霍地,车帘掀开了,车里探出一颗乌云螓首,好美的一位大姑娘,她,是姑娘玉霜。 

玉霜何等人,一看就明白了,她脸色一变,惊得呆了一呆,可是抬眼看,车前,车左,

车右,空荡,寂静,没有一个人影,这是谁下的毒手? 

玉霜心知不对,她娇躯一闪,整个人窜出了车外,人刚落地,她神情猛震,车后,紧贴

着车后,跟着一个人。 

这个人是个身材颀长的白衣人,他,一块青纱蒙着脸,只有两个透射犀利目光的洞,让

人看不见面貌。 

玉霜脱口喝问道:“你是……” 

白衣人倏然停了步,道:“你可是郭玉霜郭姑娘?” 

玉霜一点头道:“不错,我是郭玉霜,你是……” 

白衣人冷然一笑道:“郭姑娘真是健忘。”抬手扯去了蒙面轻纱。 

玉霜抬手掩口,失声惊叫:“玉珠,是你……” 

可不是么,眼前就是俊美的郭玉珠,可是这时候的郭玉珠望之怕人,真能令人心惊胆战。

郭玉珠冷冷一笑道:“难得姑娘还认得我。” 

玉霜道:“玉珠,怎么会是你?” 

郭玉珠冷漠地道:“是我有什么不对,为什么不能是我?” 

玉霜道:“玉珠,你是怎么了,为什么对我……” 

“郭姑娘,”郭玉珠道:“有一点你要明白,我已经不是以前的郭玉珠了。” 

玉霜道:“玉珠,你这话……” 

郭玉珠截口说道:“让我先问你一句,猝然见着我,你有什么感觉?” 

玉霜不假思索,道:“高兴,自然是高兴,即惊又喜……”说着说着,她真流下了眼泪。

郭玉珠视若无睹,冷漠得怕人,道:“你为什么惊?” 

玉霜道:“我没想到会在这儿碰见你。” 

郭玉珠道:“你又为什么喜?” 

玉霜道:“不该么?你是我的亲人……” 

郭玉珠冷笑一声道:“亲人?我可不这么想。” 

玉霜道:“玉珠,你是怎么了?血浓于水,难道咱们不是亲人?自你……自你走了之后

我急,我难受,天天盼望着你能回来,天天盼望着你能……” 

郭玉珠截口说道:“难道你不记恨那夜的事?” 

玉霜心里一阵难受,但她摇摇头,由衷地道:“不,玉珠,固然那是你一时糊涂,可是

毕竟那只是因爱起意,情不自禁,再说咱们毕竟是亲人,亲人之间有什么仇恨……” 

郭玉珠冷冷一笑道:“这倒很出我意料之外……” 

玉霜道:“玉珠,你该知道我。” 

郭玉珠一阵激动,道:“我知道你,当初我不知道你,现在我总算知道了你,我只知道

你是个……” 

又一阵激动,倏地改口说道:“对那夜……你告诉我,那夜是谁坏了我的事?” 

玉霜迟疑了一下,道:“我不愿瞒你,是玉翎雕。” 

郭玉珠脸色一变,旋即冷笑说道:“我早该想到是他了,你对他有情是不是?” 

玉霜傲然点头,道:“玉珠,我不否认……” 

郭玉珠两眼微睁,冷笑说道:“那就难怪了,是他的人,他怎么会让别人碰……” 

玉霜道:“玉珠,你不该这么说。” 

郭玉珠冷然说道:“那要我怎么说?说他愿意让别人碰你?你告诉我,是‘玉翎雕’告

诉你,那夜是我,对么?”   

玉霜摇头说道:“不,玉珠,你冤枉他了,他没有说,我问他他不肯说,怎么问他他都

不肯说,真的,玉珠,我没骗你……” 

郭玉珠道:“可是你在帮他说话。” 

“不,玉珠,”玉霜道:“我也不是帮他说话,这是实情。” 

郭玉珠冷笑说道:“实情?算了吧,郭姑娘,郭玉珠已经不是从前的郭玉珠,他不再是

个小孩子,随便什么人都能拿两句话哄住的小孩子,我明白,也不怪你,你本该帮他说话,

你是他的人嘛……” 

玉霜还待再说,郭玉珠话锋忽转,道:“现在咱们旧话重提,你真天天盼着我回去?”

“真的,玉珠,”玉霜道:“是真的,我要有半句违心之论……” 

郭玉珠冷然说道:“你盼我回去干什么?” 

玉霜道:“干什么?家总是你的,亲人总是你的啊?” 

郭玉珠微一摇头道:“不,我郭玉珠已没有家,没有亲人了。” 

玉霜道:“玉珠,你怎么能这么说,大伯父、大伯母无时无刻不在盼着你,大伯父是个

男人家,男人家毕竟坚强些,大伯父心里难受,可是他不愿流露于外,形诸于色,大伯母则

终日以泪洗面……” 

郭玉珠冷笑说道:“真的么?” 

玉霜道:“玉珠,难道你不相信?” 

郭玉珠道:“我相信,我什么都相信,我相信‘玉龙令’已下,到处在搜捕郭玉珠,我

相信你盼我回去只是希望我自投罗网,在郭家的家法下命断尸横……” 

玉霜颤声说道:“玉珠,你怎么好这么想……” 

郭玉珠道:“你要我怎么想,我要占有你,夺你的贞操,污你的清白,你绝不会不恨我,

‘玉龙令’已下,郭家谁又能饶得了我?” 

玉霜道:“玉珠,你要相信我……” 

郭玉珠厉声说道:“我不信。” 

玉霜流泪悲声说道:“玉珠,你变了……” 

郭玉珠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微一点头,道:“是的,我变了,你知道是什么使然,谁使

然么?” 

玉霜道:“我不知道。” 

郭玉珠冷笑说道:“郭姑娘,你装什么糊涂,你装得还不够么?” 

玉霜道:“玉珠,你是说我……” 

“不错,”郭玉珠冷然点头,道:“是你,还有那一个可诅咒的情字。” 

玉霜道:“玉珠,你要知道,你我是叔伯姐弟,我对你只有姐弟间的爱,手足间的情,

自始至终没有半点儿儿女情爱的成份,是你不该有……” 

郭玉珠道:“我不该有什么,你自问,你我是叔伯姐弟么?” 

玉霜道:“难道你不认为是?” 

郭玉珠道:“我只知道六叔不是爷爷亲生……” 

玉霜道:“可是多少年来,爷爷视他老人家为己出。” 

郭玉珠道:“那是一个情字,在血统上并没有关系。” 

玉霜道:“可是在郭家人的心目中……” 

郭玉珠道:“那也只是在人的心目中。” 

玉霜沉默了,旋即颤声又道:“玉珠,你知道,情之一事,是丝毫不能勉强的……” 

郭玉珠道:“可是我既有这个心,不惜一切也要达到目的。” 

玉霜悲声说道:“玉珠,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儿……” 

郭玉珠冷然说道:“那要问你。” 

玉霜沉默了,半晌始抬泪眼说道:“玉珠,你这一向可好?” 

郭玉珠道:“你看见了,郭玉珠活得好好的,并不一定非靠郭家这两个字才能活!” 

玉霜煞白的娇靥更白了,道:“玉珠,你真不打算要你的家,要你的亲人?” 

郭玉珠玉面一阵抽搐,道:“郭玉珠罪孽深重,为郭家的不肖子,自知为家法所难容,

不是我不要家,不要亲人,而是家跟亲人两难容我。” 

“不,玉珠,”玉霜道:“只要你愿,我愿陪你去见爷爷,我愿意代你向爷爷求情,你

知道爷爷是最疼你,最爱你的。” 

郭玉珠身形倏颤,猛然摇头,道:“不,我绝不去求任何人,如果有可能的,有那么一

天我要让任何人跪在地上求我……” 

玉霜柔声唤道:“玉珠……” 

郭玉珠话声冰冷而带着颤抖,轻喝说道:“郭姑娘,你不要再说下去了,纵然你舌翻莲

花,说得日出西山,我郭玉珠绝不会求任何人的怜悯。” 

“郭姑娘?”玉霜道:“玉珠,以往你都叫我霜姐……” 

郭玉珠道:“那是以往。” 

玉霜道:“那……你也不认我这个霜姐了?” 

郭玉珠道:“郭姑娘,我连家跟亲人都不要了。” 

玉霜悲声叫道:“玉珠……” 

郭玉珠冷然说道:“郭姑娘,我说过,如今的郭玉珠已不是以前的郭玉珠子,他现在长

大了,也能自立了……” 

玉霜道:“你这叫长大?叫自立么?” 

郭玉珠道:“至少我自己认为是的。” 

玉霜道:“可是你的姓跟你的血是永远也变不了的。” 

郭玉珠两眼暴睁,道:“姓我可以改……” 

玉霜叫道:“玉珠,你敢,你不能……” 

郭玉珠道:“如今在我郭玉珠眼里,没有什么敢不敢,能不能的了。” 

玉霜道:“玉珠,你知道这么做是什么?” 

郭玉珠道:“充其量四字大逆不道,我已经为大逆不道了,何在乎多加一点,加重一点,

那没有什么两样。” 

玉霜黛眉一扬,大声说道:“可是你的身体发肤,你的血……” 

郭玉珠厉声说道:“住口,你没有资格说我。” 

玉霜大声说道:“我是你的堂姐。” 

郭玉珠冷笑说道:“郭姑娘,请扪心自问,你是么?” 

玉霜一改厉色,轻柔地悲声说道:“玉珠,在名义上这变不了,我体内虽然没有郭家的

血,可是我以是郭家人为傲为荣,你又怎么能……” 

郭玉珠道:“郭姑娘,人各有志,你懂么?” 

玉霜道:“我懂,玉珠,可是你这不是志,是一念之误,大错特错,错得可怕,你要不

及时醒悟……” 

郭玉珠道:“郭姑娘,来不及了。” 

玉霜道:“不,来得及,只要你……” 

郭玉珠道:“假如我认为这么做是千对万对的呢?” 

玉霜道:“玉珠,你明知道你是往错路上走。” 

“不然,郭姑娘,”郭玉珠道:“那是你的看法,纵然是,那也是你推我的。” 

玉霜娇躯一颤,道:“也许,玉珠,正因为如此,所以我要救你……” 

“救我?”郭玉珠仰天纵声大笑,笑得怕人:“郭姑娘有救人之心,可惜我郭玉珠没有

回头之意,再说,你救我,又有谁来救你?” 

玉霜道:“救我?玉珠,你这话……” 

郭玉珠笑声一敛,两道怕人眼神直逼玉霜,道:“你以为我今天在这儿拦你,是为了什

么?” 

玉霜道:“我正要问你。” 

郭玉珠道:“冰雪聪明如郭姑娘者,这还用问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七章 玉女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翎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