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翎雕》

第十八章 嫁 祸

作者:独孤红

“锦州”,是离“沟帮子”不远的一个大城镇。 

在“锦州”城里,可以看见数不清的辽金时代留下来的古迹,也可以看见许多不同种族

的人。 

“锦州”,是个汉、满、蒙各族杂居的一个城镇,由于它住的不只一族,所以在风俗习

惯上也有所不同。 

因之,在一个“锦州”城里,你可以看见代表着各种风俗习惯及特色的地方。 

像酒楼茶馆,这是汉人的玩意儿,当然,满人也常去坐坐,而且都是提着心爱的鸟儿去

坐。 

在这块地上,论马市,要以“开源”的马市为最大,那也是各族交换物质的主要集会,

很热闹。 

每年收割后,汉满蒙各族至此马市,其规模之大,在“辽北”首屈一指,除张家口、包

头之外,无可比拟。 

可是在“锦州”也有小马市,那地方随时都有成群的马匹买卖,热闹而拥挤。 

在“锦州城”里南大街,面对着鼓楼,有那么一家酒肆,招牌油漆剥落,字都模糊看不

清了。 

那无关紧要,它这儿比别处生意好,比别处热闹,只因为是老招牌、老字号,没人不知

道它。 

不是掌柜的舍不得银子去换块新招牌,用不着,也怕换块新的来了破风水,跑了运气。

于是,那块油漆剥落的招牌,整天还挂在哪儿,络绎不绝的酒客也从招牌下进出,从没人嫌

过它。 

晌午,是饭时,酒肆里卖个满座,黑压压的一片,闹哄哄的一团,伙计忙得团团转,只

在桌子缝里钻。  门口进来两个人,两个中年汉子,前头一个高大而胖,浓眉大眼,满脸

的络腮胡,头顶上一顶皮帽歪戴着,那件既厚又大的袄,胸口敞开着,脚上那双靴子满是干

泥,干得能洗浑一条河。 

后面那个同样的打扮,可比前面那个矮了个头,獐头鼠目,满面的狡猾阴赖相,进门一

双耗子眼就在人群里滴溜溜转个不停。 

这两个一进酒肆,伙计忙迎上来一个,躬身哈腰陪上满脸的笑,笑得可不怎么自然:

“金爷,您来了,好久不见了,您好。” 

络腮胡大汉从鼻子里“嗯!”了一声,一摆手,大剌剌地道:“给我找个座儿,两个。”

伙计忙应道:“是,是,您请这边儿坐。” 

他那里躬身刚一抬手,那獐头鼠目汉子突然说道:“大哥,瞧,营里的鲍爷在那儿。”

络腮胡大汉顺着獐头鼠目汉子手指处一瞧,角落里有付座头,哪儿坐着个长眉细目白净

脸中年汉子,长袍马褂,衣着讲究气派,举止架子十足,正在哪儿自斟自饮。 

络腮胡大汉看了一眼,一点头道:“不错,是鲍爷,走,咱们过去。” 

伸手一拉伙计,带着獐头鼠目汉子走了过去。 

到了那付座头前,络腮胡大汉一欠身,陪上满脸笑:“鲍爷,您在这儿。”   

白净脸汉子两眼一抬,“哦!”地一声笑道:“半截铁塔,吓我一跳,我还当是谁呢?

原来是老大金,好久不见了,怎么样,近来好么?” 

络腮胡子陪上一脸卑笑道:“鲍爷,托您的福,您知道,还不是混口饭吃!” 

白净脸汉子道:“这年头有口安稳饭吃就不错。”   

络腮胡大汉道:“这不全是鲍爷您赏的!兄弟们忘不了您的好处!”  

白净脸汉子仰天一个哈哈,颇为高兴,道:“别客气,别客气,怎么了,跟我还客气?

自己人嘛,我能在这儿待,不也是弟兄们捧场帮忙,来一块儿坐坐,喝两杯!”伸手就去拉

椅子。 

络腮胡大汉忙道:“鲍爷,您在这儿,我怎么敢……” 

白净脸汉子眼一瞪道:“这么说是见外,别忘了,大伙儿交情不同,不都跟兄弟一样?

坐下,别招我心里不痛快。” 

络腮胡大汉受宠若惊,忙拉椅子坐了下去。 

这时候獐头鼠目汉子上前递上嘻嘻儿,道:“鲍爷,老七这儿给您请安了。”恭恭敬敬

躬了躬身。 

“哟!”白净脸汉子瞪眼一怔,道:“怎么,老七也来了,真是,你也往前站站,这半

截铁塔一挡,我哪还瞧得见你……” 

哈哈大笑,伸手抓住獐头鼠目汉子的手臂,道:“来,老七,一块儿坐坐,哥儿们碰在

一块儿可难得,今儿个我请客,咱们好好喝几杯!” 

拉着獐头鼠目汉子坐下,抬一抬手,叫道:“来呀!添两个酒杯和两双筷子。”   

伙计更下人一层,唯恐稍慢地走了过来,一哈腰道:“鲍爷,您请吩咐!” 

白净脸汉子一摆手道:“添两个酒杯,两双筷子,另外随便再送几个菜来,要快。” 

伙计躬身哈腰,应声而去。 

这儿,他三个聊上了…… 

白净脸汉子目光一扫问道:“大老金,这些日子忙么?” 

络腮胡大汉搓着两只大手,一咧嘴忙道:“鲍爷,您知道,整天没事儿到处逛,跟个游

魂似的……” 

白净脸汉子笑道:“游魂哪有这么舒服,想要什么,只一伸手,自有人孝敬,不愁吃,

不愁穿,也用不着费力气……” 

络腮胡大汉窘迫地笑道:“鲍爷,您这是骂大老金,这不都是您赏的?” 

白净脸汉子微微一笑道:“最近有什么好货色么?” 

络腮胡大汉道:“有,鲍爷,可不是什么好的,您要中意,等会儿我就给您送点儿去,

怕只怕您瞧不上眼。” 

他不是一张口就有人孝敬么?一团黑,乌烟瘴气。 

白净脸汉子满意地点了点头,道:“不碍事,拿来让我瞧瞧再说吧!” 

络腮胡大汉一连应了三声是。 

獐头鼠目汉子突然来了这么一句:“鲍爷,怕只怕最近您要忙一阵子了。” 

白净脸汉子目光一凝,诧异地道:“怎么了,老七?” 

獐头鼠目汉子道:“看来您还没得信儿?鲍爷,玉翎雕到了!” 

白净脸汉子一惊忙道:“玉翎雕?老七,在哪儿?” 

獐头鼠目汉子忙道:“不是在这儿,鲍爷,前两天玉翎雕在‘沟帮子’附近作了案,毙

了一个赶车的老头儿……” 

人群里,两道比电还亮的寒芒一闪而逝。 

白净脸汉子松了一口气,“哦!”地一声道:“有这种事,我怎么一点儿也不知道?”

獐头鼠目汉子道:“别说您了,鲍爷,这件事儿也只有我们几个知道……” 

白净脸汉子忙道:“怎么,你几个瞧见了?” 

“不,”獐头鼠目汉子道:“瞧见了还走得了,是老三……” 

突然,他的肩头上落下一只手,背后有人说了话:“朋友,我打扰一下。” 

獐头鼠目汉子连忙回头,络腮胡大汉跟白净脸汉子则同时抬眼,獐头鼠目汉子身后站着

个人,他年纪轻轻,有一付颀长身材,穿一身黑衣,长眉细目惨白的脸。 

獐头鼠目汉子微愕说道:“朋友,你是……” 

黑衣客回手一指,道:“我就坐在哪儿,刚听见三位的谈话,过来打扰一下。” 

獐头鼠目汉子道:“什么事?” 

黑衣客道:“有关玉翎雕在‘沟帮子’附近作案的事。” 

獐头鼠目汉子脸色一变。   

白净脸汉子双眉一扬,插口说道:“你是干什么的?” 

黑衣客淡然反问:“你呢?”   

白净脸汉子脸上变了色,道:“我问你!” 

黑衣客淡然一笑道:“‘北京城’里来的,够么?” 

白净脸汉子微微一惊,立即改了态度,道:“您是……” 

黑衣客道:“吃粮拿俸干公事的,行了么?” 

白净脸汉子看了他一眼,道;“您是不是……” 

黑衣客右掌一翻,往白净脸汉子面前一晃,然后收了手,道:“瞧清楚了么?”   

白净脸汉子脸色大变,就要往起站。 

黑衣客淡然说道:“别动,你三个坐你三个的,我就站在这儿,这儿人多眼杂,我不愿

意让人瞧了去,那会坏事,明白么?” 

白净脸汉子脸发白,诚惶诚恐地道:“是,是,我……卑职遵命,请吩咐!” 

黑衣客笑了笑道:“别客气,这块地方归你管,我只是个外来的,有很多事要请教你,

还得仰仗你的帮忙……” 

白净脸汉子忙道:“卑职不敢,卑职不敢……” 

黑衣客道:“你是这儿的官儿,你替我交代这两位一声。” 

白净脸汉子忙答应一声,忙向着那两个道;“这位是京里来的……来的爷,问你两个一

句,你两个就老老实实地答一句,听见了么?” 

哪还有没听见的,那两个头不知点了几点。 

黑衣客拍了拍獐头鼠目汉子的肩头,道:“朋友,你告诉我是谁说‘玉翎雕’在这一带

作了案的?” 

獐头鼠目汉子忙道:“回……回您的话,小的没瞧见,是听人说的!” 

黑衣客道:“我知道,你说得好,瞧见了就走不掉了,听谁说的?” 

獐头鼠目汉子道:“是……是我们老三!” 

黑衣客道:“他瞧见了?” 

獐头鼠目汉子忙摇头说道:“也不是,是前两天他从那地方路过,瞧见了一辆马车,车

上只有死了的赶车老头儿……” 

黑衣客道:“那怎么知道是玉翎雕干的?” 

獐头鼠目汉子道:“那赶车老头儿脖子上插着一把刀,刀是玉翎雕的……” 

黑衣客道:“又怎知道那把刀是‘玉翎雕’的?” 

獐头鼠目汉子道:“刀把上有玉翎雕三个字……” 

黑衣客目中寒芒飞闪,“哦!”地一声道:“原来如此,刀呢,拿来我看看。” 

獐头鼠目汉子道:“刀不在我身上,在我们老三那儿。” 

黑衣客道:“他人呢?现在在哪儿?”   

獐头鼠目汉子道:“您要找他,我去给您叫去!” 

他要往起站,但是黑衣客按住了他,道:“不用了,你告诉我他在哪儿?” 

獐头鼠目汉子道:“他现在马市……” 

黑衣客道:“马市怎么个走法……” 

白净脸汉子突然陪笑说道:“您在这儿人生地不熟,您一个人找生怕会引起误会,以卑

职看不如让他跑一趟去把老三给您叫来……” 

黑衣客微一摇头,道:“不用,我自己去。” 

白净脸汉子道:“那……卑职陪您去一趟……” 

黑衣客道:“我自己能应付,你三个在这儿喝你们的酒,不许跑到我前头去,告诉我,

你们老三姓什么,叫什么?”   

獐头鼠目汉子忙道:“到了马市您只说找黑三儿就行了!” 

黑衣客淡淡一笑道:“看来他名气不小,马市怎么个走法?” 

白净脸汉子忙道:“就在东城,您出门一直往东走就行了。” 

黑衣客微一点头,应了声:“好。”收回按在獐头鼠目汉子肩头上的手,转身往外行去。

白净脸汉子忙站起来向外招手喊道:“伙计,这位爷那一桌算我的。” 

伙计连忙答应,黑衣客却是连头也没回地走了。 

黑衣客出门背着手往东走,一直走了两条街,才听见随风传来一阵阵人喧马嘶,马市近

了。 

果然,又走没多远便瞧见了马市,乖乖,好热闹,好挤,一个大空场子,周围围着一圈

木栅,木栅里,东一堆,西一片,全是马!有拉着马走的,也有拉着马来的,各形各色的人

都有,品流之杂,挑不出第二个地方能比。 

听那份儿喊价的嚷嚷,此起彼落,简直聒耳。 

黑衣客刚到马市,有个带着一身马味儿的汉子迎了上来,一欠身,一咧嘴,露出一口黄

牙:“这位,买匹坐骑?这边儿请,全是上好的纯蒙古种,任挑任选,也可以骑上去试试,

您是内行,一看就知道……” 

他话还没说完,又过来个汉子,近前便道:“这位,买马这边儿请,要什么样的都

有……” 

先前汉子一瞪眼道:“吹什么,我要关老爷的赤兔,薛礼的白龙,你有么?” 

后来这汉子嘿嘿一笑道:“没有,你那一堆都是纯蒙古种么?” 

敢情这是争生意揭底盘儿。 

黑衣客笑了,道:“二位不必争,我不是来买马的……” 

那两个一怔,道:“不买瞧瞧也不要紧。” 

黑衣客道:“我来找个人,向二位打听一声……” 

先前那汉子忙道:“上马市打听人您找我,这一带没有我不认识的……” 

后来这汉子道:“您问我,三岁小孩儿我都知道。” 

黑衣客微微一笑道:“黑三儿,二位知道么?” 

那两个一怔,齐声说道:“您找黑三儿啊……” 

黑衣客道:“请告诉,他在哪儿?” 

先前那汉子没说话,后来:这汉子迟疑了一下道:“您是找黑三儿的……” 

黑衣客道:“朋友,他们老七告诉我他在这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八章 嫁 祸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翎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