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翎雕》

第二十章 黑骑会

作者:独孤红

马四姑娘道:“我告诉你吧!任师哥跟郭家是世仇,郭家既然跟任师哥是世仇,那是跟

咱们的仇人有什么两样?那回任师哥请准了师父,带着师父的手令来找大哥,要大哥倾马家

的实力帮他报仇,既有同门之谊,又有师父的手令,大哥连考虑都没有考虑就点头了。” 

马荣祥讶然说道:“有这种事,我怎么不知道?” 

马四姑娘道:“现在我不是告诉你了么?” 

马荣祥道:“可是,小妹,郭家绝学冠天下,‘南海’实力霸寰宇,这是谁都知道的,

你刚才也跟郭大爷对过了,就凭咱们兄妹们,带着这些弟兄,就能跟郭家周旋?” 

马四姑娘道:“那用不着你操心,任师哥扎根的地儿在‘辽东’,实力不下于咱们,真

不行咱们找他去,怕什么?” 

马荣祥摇头说道:“我倒不是怕,咱们可不能大模大样的去找任师哥,再说任师哥也不

能站出来跟郭家斗……” 

“行了,马二爷!”马四姑娘道:“这些事儿我比你清楚,也自有安排,你只管听我的

就是,别这么三顾四虑担心地,瞧你,哪像个男人家呀,不说别的,就冲着郭家这个丫头,

我也要跟郭家斗到底。” 

马荣祥讶然说道:“冲着郭家那丫头,你也要……这是为什么?” 

马四姑娘道:“不为什么,你少问。”扭身拧腰便要往屋里走。 

这时候,后院里匆匆忙忙地进来了伙计,他一眼看见地上躺着个人,当即便是一怔。 

马四姑娘忙冲着马荣祥一呶嘴儿,马荣祥这时候并不糊涂,迈步走过去料理地上那个了。

马四姑娘则望着伙计问道:“有什么事儿么?” 

伙计十分不安地一欠身,陪上一脸心惊胆战笑容,道:“姑娘,外面有位罗爷要见您。”

马四姑娘一怔,道:“是三哥,他怎么会……”眉锋微微一皱,摆手道:“快去请罗爷

进来。” 

伙计应声快步而去。 

这时马荣祥已解开了地上弟兄的穴道,直起腰转过身来问道:“小妹,是谁呀?” 

马四姑娘点头漠然,道:“是三哥。” 

马荣祥一怔叫道:“老三?他来……” 

只听外面一个清朗话声传了进来:“是我,二哥。” 

随着这话声,后院里一前两后地走进了三个人来。 

走在前面的一个,一身合身皮袄裤,身材颀长,第一眼就令人觉得他英挺不凡,气宇轩

昂。 

可不是么,他看上去有三十上下,一张白净脸,长眉凤目,那双凤目嫌小了些,但那双

长眉却斜飞入了鬓。手上带着一双鹿皮手套,右手里还提着根马鞭,身上干干净净的,称得

上是位美男子,俊丈夫。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他一双长眉间有一丝令人皱眉的煞气,那双目

光,也显得有点阴鸷。 

后面两个清一色的东北大汉,皮帽、皮袄裤,身躯魁伟高大,浓眉大眼络腮胡,腰里一

圈宽皮带,每人手上提着一具革囊,顾盼之间虎虎生威,可真够慑人的。 

他两个,满头满脸的黄砂,胡子上都沾着黄尘,一看就知道长途跋涉,饱尝风霜,这一

点跟前面那位绝然不同。 

马荣祥快步迎了上去,道:“老三,你怎么来了,什么时候到的?” 

俊汉子咧嘴一笑,好一口白牙:“刚到,奉了大哥的差遣,特来找二哥报到。” 

他身后那两个大汉跨步而前,一起躬身下去:“二爷。” 

马荣祥两眼一直,道:“我刚要问,怎么阿金、阿海两个也来了?”   

俊汉子笑道:“大哥身边不缺人,我怕二哥这边人手不够,所以请准了大哥,把他两个

带了出来。” 

这时候,那被高念月一脚踢翻在地,被计全一烟袋制了穴道的汉子,倒提着刀怯怯地上

前躬了躬身:“三爷!”   

俊汉子笑容微敛,轻轻地点了点头,从鼻子里“嗯!”了一声,便待转脸他顾,忽地他

凝目瞪眼:“怎么了,瞧你这满身的土,狼狈样儿?” 

那汉子脸一白,嗫嚅说道:“回您,是刚才跟人动手栽了……” 

“露脸。”俊汉子双眉一扬,抖手就是一马鞭,“叭!”地一声,那汉子脸上添了一条,

血顺着嘴角流下。 

他连叫都没敢叫,只惊骇地瞪眼捂脸,退了一步,然后带着满手血,颤抖地低下头去。

马荣祥皱了皱眉,但没说话。 

这时候,廊檐下传过来一声清脆冷哼:“往前站,领三爷的罚。” 

俊汉子霍然转过脸去,道:“小妹,马家的睑都让他丢光了,东北的威名也让他扫了,

咱们什么时候受过,难道他不该……” 

马四姑娘冷冷说道:“我没说不该,我也不敢说这两个字,三哥你有这个权,罚谁谁都

得领着,不过假如是为栽在人家手里被罚,我请三爷你先罚我。” 

俊汉子脸上有了笑容,道:“小妹,你这是……那我怎么敢……” 

马四姑娘道:“你还有什么敢不敢的,除了大哥之外,你把谁放在眼里过?你可别误会,

我说的实话,刚才我也栽在人家手里。” 

俊汉子一怔,道:“小妹,你也……是怎么回事?” 

马荣祥忙道:“进屋歇歇再说,进屋歇歇再说……” 

向着两个大汉阿金、阿海一摆手,道:“路上够累的,你两个洗把脸歇歇去。” 

两个大汉答应一声,一躬身,转身而去。 

马荣祥回过脸来喝道:“别站在这儿惹三爷生气,还不进屋去。”   

那汉子忙答应一声,又向着俊汉子一躬身:“谢三爷恩典。”匆忙地退走了。 

马荣祥转过脸来露了笑容:“走,老三,屋里歇歇去。” 

俊汉子一点头,跟马荣祥同时迈了步,他含笑叫了声:“小妹。” 

马四姑娘没理他,拧身进了屋。 

俊汉子抬头笑道:“一来就捅翻了马蜂窝,这一下有我受的。” 

马荣祥道:“她专爱施小性子,自己兄妹,难道不知道谁……” 

说话间,两个人上廊檐进了屋,屋里,马四姑娘正伸手去拿马鞭,马荣祥忙上前说道:

“小妹,你干什么去?” 

马四姑娘没回身,道:“出去溜达溜达,透透气去。” 

马荣祥道:“你开玩笑,老三刚来……” 

马四姑娘道:“他来他的,我走我的,有什么相干?” 

马荣祥道:“小妹,别闹脾气好不?干什么动不动就施小性子?大哥把老三派了来,一

定有什么紧要大事……” 

马四姑娘道;“当家的除了大哥就是二哥你,大哥没出来,在外面这一帮人由你当家,

有什么事跟你说就行了。”转身就往外行。 

俊汉子横鞭一拦,陪笑说道:“小妹,好久不见了,我从东北刚到这儿,一见面就跟我

闹别扭,忍心?又怎好意思?” 

马四姑娘娇靥一扬,道,“我忍心?我不好意思?弟兄们有各人的姓,谁也没有卖给马

家,往日替马家流血卖命,这一趟又老远地跟着往外跑,能不能回东北去还难说,已经够苦

险的了,你身为当家三爷,不说安慰人家几句,一来就逞威抽人,你忍心,你好意思?” 

俊汉子道:“小妹,马家待他们也不薄。” 

马四姑娘柳眉一扬,道:“你还这么说,人家哪一个有义务替马家流血卖命?” 

俊汉子道:“当初谁让他们往马家旗号下站的?” 

马四姑娘脸色一变道:“好,你有理,我惹不起总躲得起。”扭头就要走。 

俊汉子忙横跨一步拦住了出门路,马四姑娘带着气冲劲儿大,差一点就撞进俊汉子怀里,

她硬一撤身,冷然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俊汉子忙道:“小妹,你听我说……” 

马四姑娘道:“我不想听,也不敢听,闪开。” 

俊汉子道:“小妹,你想叫我让路,就先抽我几鞭。” 

马四姑娘冷笑说道:“我怎么敢哪,你三爷操生杀大权,我还怕……” 

俊汉子忙道:“小妹,饶人一次,我错了,行么?” 

“错?”马四姑娘冷笑说道:“你三爷也会认错,又向谁认过错?我可不敢当,再说你

三爷也永远没个错的时候,错的是我,错在我没能耐,自己栽了跟斗弟兄跟着倒霉。” 

她一拧身,又要往外走。马荣祥在旁边一把拉住了她,他说好说歹,俊汉子跟着认错赔

不是,好半天,总算把四姑娘劝住了。 

虽然是劝住了四姑娘,可是四姑娘的气还没消,她一丢马鞍,转身砰然坐在了炕边儿上。

背着马四姑娘,俊汉子向着马荣祥摇头苦笑。 

马荣祥没表示什么,一抬手,道:“老三,坐下,咱们边歇边聊。” 

俊汉子坐在椅子上,马荣祥自己也抬过了一把椅子,坐定,他抬眼望向俊汉子,问道:

“老三,路上怎么样?” 

俊汉子傲然一笑道:“天下什么地方去不得,走自己的路还不平静?” 

马四姑娘以背对人,扬了扬眉,但她没插嘴。 

马荣祥转了话锋,问道:“大哥派你来,有什么事儿?” 

俊汉子道:“二哥看看,这是大哥的手令。” 

扯下右手的鹿皮手套,探手入怀摸出了一封没封口的信,顺手递给了马荣祥。 

马荣祥接过了信,抽出一看,神色一怔,然后抬眼诧声说道:“大哥这是什么意思?”

俊汉子含笑说道:“二哥难道不懂么?” 

马荣祥道:“难道说大哥打算换旗号?” 

俊汉子笑了笑,摇头说道:“那倒不是,只不过暂时让咱们并过去,听他的。” 

马荣祥道:“听谁的?” 

俊汉子指了指马荣祥手上的那封信,道:“大哥信上不是写着的么?” 

马荣祥道:“大哥信上只写着‘黑骑会’,我怎么知道是谁?” 

俊汉子道:“当然是‘黑骑会’的会主。” 

马荣祥道:“‘黑骑会’?我怎么从没听说过江湖上有这么个组织?” 

俊汉子道:“刚创的,没多久,算算还不到半个月。” 

马荣祥“哦!”地一声道:“那就难怪了,‘黑骑会’的会主是谁?又是个怎么样的人

物?”  

俊汉子摇头说道:“不大清楚,总之不是外人。” 

马荣祥讶然说道:“不是外人?” 

俊汉子道:“听大哥说此人跟任师哥有渊源,跟咱们也是同门,这是大哥听任师哥说的,

大哥自己也不大清楚。” 

马荣祥道:“有这种事……” 

俊汉子道:“既然是任师哥的意思,大哥也下了手令,二哥还有什么可犹豫的,都是自

己人,还会有错么?” 

马荣祥道:“话是不错,我不是犹豫,也不是怕出什么错,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要咱们

并过去,这是什么意思?” 

俊汉子道:“这个大哥没交待,也不知道任师哥有没有跟大哥说个明白,反正要咱们并

过去听‘黑骑会’的就是,以我看,既然是自己人,走的还不是一条路,干的还不是一回事

儿?” 

马荣祥沉吟一下,道:“大哥的意思是叫我跟小妹,带着弟兄马上报到去?” 

俊汉子道:“二哥,大哥信上写的很清楚。” 

马荣祥抬手把信递向马四姑娘,道:“小妹,你看看。” 

马四姑娘动也没动,道:“既然有二哥跟三哥在这儿,天大的事自有二哥跟三哥做主,

我看什么?用不着,也没这个必要。” 

马荣祥眉锋一皱,道:“小妹,你有完没有了么?” 

马四姑娘霍地转过脸来,道:“没有,怎么样?” 

“我的爷。”马荣祥吓了一跳,忙苦笑着说:“谁敢拿你幺爷怎么样呀!那是耗子舐猫

鼻梁骨,作死,寿星公公上吊,活得不耐烦了!”   

马四姑娘想笑,俊汉子却笑在了前头,马四姑娘把刚自chún边泛起的笑意倏地敛去,换上

来的一脸寒霜更冷。 

她冷哼了一声,劈手夺过了那封信,垂眼一看,随即把信递还马荣祥,冷冰冰地道:

“大哥下了手令,事情就成了定局,还有什么好看的,还有什么好说的,遵命行事不就是了

么?” 

俊汉子趁机找话,道:“小妹,你的意思是……” 

马四姑娘板着脸道:“我没有什么意思,跟着大伙儿走,遵令行事。” 

俊汉子碰了个软钉子,却是一点脾气也没有,他转眼望向了马荣祥,马荣祥还真不是个

糊涂人,当即说道:“小妹,有个完,有个了,行么?这不是鸡毛蒜皮小事,求求你,别再

施小性子了,行么?” 

马四姑娘冷冷一笑道:“我怎么敢哪!” 

马荣祥浓眉一扬,道: “小妹,怎么你也跟一般女人一样……” 

马四姑娘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听这一句,她美目一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章 黑骑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翎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