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翎雕》

第二十一章 兄妹之间

作者:独孤红

席散了,人也散了,黑骑会主向着他那位娇妻道:“梅君,你陪罗三哥到各处看看,我

陪马二哥跟马四姐二位看看住处去。” 

说完了话,他陪着马荣祥跟马荣贞走了,这儿,就剩下罗士信跟任梅君二个,罗士信脸

微红,带着几分酒意,任梅君一张娇靥酡红遍布,更显得娇艳慾滴,那双桃花眼也似乎较往

日更亮更水灵了。   

她娇媚地瞟了罗士信一眼,轻唤了一声:“罗三哥。” 

罗士信忙道:“大妹妹。” 

任梅君一双勾魂目光紧紧地盯着他,含着媚笑问道:“对于二会主一职,罗三哥可满意

么?” 

罗士信道:“这简直是平步青云,哪还有不满意的!” 

任梅君微一点头道:“满意就好,可是罗三哥要知道,我要是真帮他说两句,马二哥碍

于我的面子,不会不点头,这二会主的重职荣衔,就轮不到罗三哥你了。” 

罗士信忙道:“大妹妹,我心里明白……” 

任梅君道:“明白就算了么?” 

罗士信忙道:“我感激。” 

任梅君微一摇头道:“我不要罗三哥感激,我只问罗三哥怎么谢我。” 

罗士信道:“这……只要大妹妹说一声,要我怎么谢我怎么谢。” 

任梅君娇媚一笑,摇头说道:“谢,说着玩儿的,自己人,也不必,我只要罗三哥以后

凡事多听我的也就够了!” 

罗士信忙道:“大妹妹,那是一定,我永远不会忘记大妹妹对我的好处。”   

“好处?”任梅君微微一笑,摇头说道:“我可没给罗三哥什么好处,至少现在还谈不

上,不过只要罗三哥以后凡事多听我的,这好处总少不了罗三哥的就是。” 

罗士信忙道:“谢谢大妹……” 

任梅君一笑道:“别谢了,也别站这儿聊了,没听他说么?要我陪你各处看看去,身为

二会主,不能不对‘黑骑会’做个了解,走吧,我陪你到各处看看去。” 

探皓腕拉住了罗士信的手。 

罗士信神情一荡忙道:“大妹,你……” 

任梅君媚荡一笑,道:“哟,瞧你这个大男人!怎么了,自己师兄妹,跟亲手足有什么

两样,拉拉手有什么要紧,放心没人看见的,也没人敢说什么的,就连他也不敢。” 

拉着罗士信往外走去。 

山上的暮色,似乎较山下浓了些,“黑骑会”的大寨有些地方已经亮了灯,但由于房子

分散各处,所以就整个“黑骑会”大寨来说,并不算亮。 

任梅君拉着罗士信,踏着幕色缓缓地往前走着,任梅君指指点点,有说有笑。 

罗士信脸上挂着异样神色,还有一丝儿窘迫不安。 

指点说话间,任梅君突然扭过头来问道:“罗三哥,那年我跟大哥到东北去的时候听说

了一件事!” 

罗士信忙问道:“什么事,大妹?” 

任梅君道:“你罗三哥的事。” 

罗士信讶然说道:“我的事?我的什么事?”   

任梅君道:“听说你心里有个人,有这回事么?” 

罗士信一怔忙道:“我心里有个人?谁?” 

任梅君笑道:“这得问你呀,我怎么知道。” 

罗士信摇头笑道:“大妹说笑了,我心里哪有人……” 

任梅君妙目一瞟道:“怎么,现在就对我不老实?” 

罗士信忙道:“不,不,不是,大妹别误会,千万别误会……”迟疑了一下,接道:

“大妹想必说的是小妹。” 

任梅君娇笑说道:“你这是不打自招,我可没说是谁。” 

罗士信窘迫地笑了笑,没有说话。 

任梅君话锋一转,接着说道:“我是听马大哥说的,马大哥说你心里早就有了四妹,怎

么样,快成了吧,什么时候请我喝一杯呀!” 

罗士信抬头说道:“大妹,别开玩笑,还早。” 

任梅君眨动了一下妙目,道:“还早?罗三哥,你可早该成家了,四妹她也不小了!要

等到像我这样才嫁,那可显得迟了些。’ 

罗士信道:“大妹,我知道。” 

任梅君道:“知道为什么不早点儿……” 

罗士信迟疑了一下道:“大妹,你知道,这种事一厢情愿是不够的。” 

任梅君微微一愕道:“一厢情愿?这话什么意思?” 

罗士信道:“大妹是个聪明人,这还不懂么?” 

任梅君瞪大了一双美目,道:“难道说她心里没有你?” 

罗士信勉强笑了笑,没说话。 

任梅君道:“不会吧,我不信,你准是骗我,这么多年了,干什么都在一块儿,谁看不

出来?谁不说你们俩是……” 

罗士信道:“大妹,话虽这么说,事实上却全不是这么回事。” 

任梅君道:“真的?” 

罗士信道:“我为什么要骗大妹?” 

任梅君讶然说道:“这……这是为什么?” 

罗士信苦笑说道:“谁知道?怕只有她自己才明白。” 

任梅君道:“你跟她说过么?” 

罗士信点头说道:“谈过,谈过还不只一次。”   

任梅君道:“她怎么说?” 

罗士信道:“说来说去一句话,她把我当成亲兄长,再不就是说性情不合。” 

任梅君道:“这种说法……罗三哥,你看是么?” 

罗士信摇头苦笑说道:“谁知道,其实……” 

任梅君道:“毕竟你不是她的亲兄长。” 

罗士信道:“大妹说得是,至于性情,我也可以迁就她。” 

任梅君道:“这不就行了么?” 

罗士信苦笑说道:“要行了还说什么?” 

任梅君妙目一转,道:“罗三哥,别是她心里另有了人了吧?” 

罗士信摇头说道:“她说没有,我想也不会。” 

任梅君道:“她说没有?你想也不会?” 

罗士信沉默了一下道:“大妹知道她,她眼界高得很,寻常一点的人她根本不屑一顾,

寻遍马家旗号下,有谁能让她动心?” 

任梅君沉吟说道:“这倒也是,四妹巾帼奇英,愧煞须眉,就凭‘玉娇虎’这三个字,

寻常一点的人,也不敢近她……” 

眉锋一皱道:“那是为什么?难道罗三哥你配不上她?” 

罗士信淡然一笑道:“怕是了……” 

“不!”任梅君摇头说道:“我不以为是这原因,像罗三哥你,人品、所学,别说在东

北了,就是放眼江湖也少见,普天之下也挑不出几个来,应该是女人家梦寐以求的佳夫

婿……” 

罗士信道:“那也许是大妹一人的看法。” 

“真的。”任梅君道;“我是这么想,要不是我听说过你心里有了人,我现在已经嫁人

了,我就非死缠着你不可。” 

罗士信强笑说道:“大妹说笑了!”   

任梅君道:“罗三哥,我说的可是真活!”   

罗士信勉强笑了笑,没再说话。   

任梅君双眉忽地一扬,又道:“四妹真是怪人,现成的佳夫婿她不要,难道她要等老白

了头,掉了牙,随便找—个将就了不成,她这个人怎么……” 

轻轻一叹,摇头说道:“这种事也真难说,也许你两个根本就没缘份,三哥,可别懊恼,

大丈夫何患无妻,就凭三哥你,更不用愁……” 

罗士信强笑说道:“大妹,我可没愁过。” 

任梅君道:“那就好,天涯何处无芳草,这世上姑娘家多得是,不能说个个都比不上四

妹,赶明儿个我给三哥找个合适的……” 

罗士信忙道:“谢谢大妹,我不急。”   

任梅君道:“我知道三哥不急,我可也不是说一声就能拉过来一个,说真的,三哥喜欢

什么样的姑娘?” 

罗士信道:“我还挑人家,只怕人家得挑我!” 

任梅君道:“那是假话,三哥你客气,只要把你抬出去,我敢说姑娘家争先恐后往三哥

你眼前送,女人家嘛,嫁人总是难免的,既然难免,谁不想找个好的呀……”妙目一瞟,秋

波微送,娇媚笑道:“三哥,找个像我这样的,你可中意?” 

罗士信忙道:“大妹,我可没这么好的福气。” 

任梅君目光一凝,道:“怎么?三哥认为要了我就是好福气?” 

罗士信点头说道:“当然,那当然!” 

任梅君道:“为什么?三哥且说说理由看?” 

罗士信迟疑了一下,道:“大妹,自己人,我要说错什么,你可别……” 

“哟!”任梅君娇媚蚀骨地轻轻一巴掌,媚眼儿斜抛,道:“三哥,你这是……我怎么

会呀,撇开自己人不谈,你就是说我什么,我也不会在意的,我怎么忍心哪。” 

罗士信听得一阵激动,道:“像大妹你,人长得这么美……” 

“我美?”任梅君道:“怎么样个美法儿?” 

罗士信摇头说道:“我说不上来,我只知道能有大妹这么一位娇妻,那是前生修来的福

气,应该把大妹捧在手掌心上……” 

任梅君吃吃一笑,蛇腰扭动,道:“三哥,我还当你是个老实人哪……” 

罗士信道:“大妹,我说的是实话……” 

任梅君道:“还有呢?” 

罗士信道:“总而言之一句话,大妹美得迷人,我敢说每个男人见了大妹你都会心动,

都会着迷。” 

任梅君突然截口说:“三哥,你动不动心,着迷不着迷?” 

罗士信神情一震,忙道:“大妹,别开玩笑,我说的是……” 

任梅君道:“我知道三哥说的是实话,答我问话,三哥。” 

罗士信道:“大妹,咱们是自己人……” 

任梅君道:“要不是自己人呢?” 

罗士信道:“这个……这个……” 

任梅君道:“别这个那个的,说呀,亏你还是个大男人家呢,在东北,三哥你何等威风,

何等神气,怎么如今连说句话的胆子都没有?” 

罗士信嗫嚅说道:“我倒不是没有说话的胆子,而是,而是……” 

“而是什么?”任梅君道:“说说有什么要紧哪。” 

罗士信迟疑着突然涨红了脸,道:“大妹,我也是个男人!” 

任梅君目泛异采,吃吃荡笑:“好哇,三哥,你真是个老实人儿,这话要让他听见……

你刚到头一天就迷他的老婆,他不杀了你才怪哪……” 

罗士信忙道:“大妹,我可只是……” 

“别怕,三哥。”任梅君妙目一睁道:“我逗着你玩儿的,我心里高兴还来不及呢,可

惜三哥你看不见我的心,其实,谁敢把你怎么样,只要我在,谁也不敢碰你一下,只以后当

听我的,包管有三哥你的好处,明白么,三哥?” 

罗士信瞪大了眼,嗫嚅说道:“我知道,大妹,你,你这话……”   

任梅君玉手微微一紧,道:“知道就好了,别问,懂么?只要三哥认为我不比四妹差,

那也就行了,明白么?往前走吧。”拉着罗士信往前走去。 

同样地在走,现在和刚才大不同,现在,罗士信失魂落魄了。 

罗士信轻易地在她那无边的魔力下做了俘虏。 

这本不足为奇,凭任梅君的姿色与娇媚,她能轻易地征服任何一个男人,何况是生性浮

动的罗士信。 

任梅君轻轻地偎着罗士信,俪影成双,很快地消失在这“努鲁儿虎山”上低垂的夜色里。

以后是怎么个情形,以后是怎么个演变,那要看以后了。 

这时候,在一间布置洁净雅致的木屋里,对坐着马荣祥跟马荣贞兄妹,情形很明显,黑

骑会主陪他兄妹俩到了这儿之后,没多久就告辞了,偌大一间木屋里,就只剩下马荣祥跟马

荣贞兄妹俩默默地对坐着。 

这间木屋不小,中间有一道布帘垂着,一隔为二,想必,马荣祥跟马荣贞兄妹俩就住在

这一间里。 

好在是兄妹俩,亲手足,没什么关系。 

马荣祥锁着一双浓眉,显得心情很沉重。 

突然,马荣贞抬了眼,凝了目,轻轻唤了一声:“二哥。” 

马荣祥“嗯!”了一声。 

马荣贞接着开口说道:“三哥怎么是这么个人?” 

马荣祥不知是心不在焉,抑或是有意躲避,淡然说道:“他怎么了?” 

“怎么了?”马荣贞道:“难道你没瞧出来?” 

马荣祥摇了摇头道:“我没瞧出什么。” 

马荣贞道:“我没想到他会是这么个人,让人看了恶心!” 

马荣祥眼一抬,道:“小妹,他是你的三哥。” 

马荣贞道:“我知道,谁都一样,不好的我就要说。” 

马荣祥道:“他怎么不好了?” 

“他,怎么不好了?”马荣贞冷笑说道:“他是个见利忘义的卑鄙……我不知道该怎么

说他好,总之,路遥知马力,疾风识劲草,这句话是不错的,二哥,我直说一句,像三哥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一章 兄妹之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翎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