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翎雕》

第二十二章 勾心斗角

作者:独孤红

事情似乎不如马荣祥的预料,几天下去,一直很平静,黑骑会主、任梅君、罗土信跟他

兄妹俩经常地聚在一起。 

聚在一起的时候,总是谈笑言欢,没有一点异状,罗士信的表现跟往常也没有两样,仍

是二哥长二哥短,小妹长,小妹短的,亲热而近。 

这天晚上,大寨里马荣贞轮值。这是黑骑会主亲自来请的,黑骑会主当面还说晚上巡查

的时候,要她特别留意寨后山上,因为他整夜要留在山上陪两位老人家练功。 

夜色降临之后,马荣贞带剑巡视过了各处。 

很平静,很平静,这“努鲁儿虎山”上,一点风吹草动也没有,本来嘛,谁会找到这儿

来。 

很快地到了三更,马荣贞遵从黑骑会主的叮咛,从寨后登上了那被列为禁区的后山。 

后山上一眼看不出什么,除了一片树林外,到处则是人高的绿草,空旷而荒凉。 

两位老人家住在哪里,黑骑会主又在什么地方练功,这,不知道,马荣贞也不想知道那

么多。 

她缓步在后山上那羊肠小道上走着,夜风清凉,拂面扬发,令人有浑身舒泰之感。 

突然,她停了步,因为她听见左前方那堆人高绿草里,有一种窸窸窣窣的异响。 

起先,她以为是什么虫蛇狐鼠一类,当然,在山上,在绿草里,这些东西是难免的,不

值得大惊小怪。 

可是再一听就不对了,她听见了另一种异响,喘息声,跟一种轻若蚊蚋的呻吟声。 

这么大的姑娘了,什么不懂,脸上猛一阵奇热,她扬了眉,没有多考虑便喝问道:“什

么人?” 

那些个异响立趋静止,没人答话,但她清楚地看到,那堆绿草中,有些草头在晃动。 

马荣贞冷笑一声道:“最好别等我过去……” 

猛然一阵沙沙草响,草浪起伏,飞一般地向山下延伸。 

马荣贞立即明白,抬腕出剑,冷叱一声飞身扑了过去。 

她追了过去,但那堆绿草里闪电一般地飘出个人影,有着无限美好的身材,长长的秀发

蓬松披散着,如惊弓之鸟,一闪而没,没看见是谁。 

马荣贞的身法不能说不快,可是当她追到山下的时候,却没了人影,寨后空旷而寂静。

只有近山坡处掉了几棵绿草,近后寨门后也有一两根。 

没错,那人进了大寨,那人是“黑骑会”的人。 

马荣贞站在哪儿既气又独自发愣。 

也许是她那声冷叱惊动了人,转眼间人影掠过来好几条,是关玉飞跟几位堂主赶到。 

关玉飞一到便问:“四姑娘,怎么回事,有……” 

马荣贞道:“有贼!”话声甫落,她脸色一变,翻身扑上了后山。 

关玉飞带着几位堂主也跟着上了山。 

到了刚才听见异响处,马荣贞又怔住了,气得她直跺脚,关玉飞在一边儿小心翼翼地问

道:“四姑娘,是……” 

马荣贞用剑往那堆绿草一扬,道:“刚才这草里躲的有人。” 

关玉飞道:“四姑娘可曾看见……” 

马荣贞脸上一热,道:“贼溜得快,我连人影都没瞧见,不过我知道他进了‘黑骑会’

的大寨……” 

关玉飞道:“四姑娘怎么知道……” 

马荣贞道:“总巡察没看见山坡下那些草么?” 

关玉飞双眉一扬,向后挥手喝道:“咱们搜!”转身便要扑下去。 

只听山上传下一声清朗冷喝:“站住!” 

关玉飞等忙回身施下礼去:“会主。” 

马荣贞循声抬眼上望,可不是么,那片树林前不正站着黑衣蒙面的黑骑会主,她当即也

欠了欠身:“马荣贞见过会主。” 

黑骑会主忙抬手说道:“马师姐别客气,请告诉我,是怎么回事?” 

马荣贞毕竟是个姑娘家,她犹豫了一下道:“刚才这后山上有贼!” 

黑骑会主道:“马师姐,在什么地方发现的,是怎么个情形?” 

马荣贞沉默了一下道:“就在那堆绿草里,我听见有异响,我一喝问那贼从草里跑下山

溜进了大寨……” 

黑骑会主目中寒芒一闪,道:“马师姐,他进了大寨?” 

马荣贞道:“我在近后寨门处看见几根草……” 

黑骑会主道:“马师姐没看见是个怎么样的人?” 

马荣贞摇头说道:“他在草里根本没现身,等到了寨后我又迟了一步!” 

黑骑会主沉默了一下,突然抬手一挥:“关玉飞,你几个回寨禁卫各处,但不能轻举妄

动。” 

关玉飞等应声施礼而去。 

马荣贞讶然说道:“会主为什么不让他们搜……” 

黑骑会主微一摇头道:“马师姐,‘黑骑会’算不得龙潭虎穴,但下有几个旗的朋友,

上面这么多高手,外人要潜上来并不太容易,加之这儿往山下去不乏路径,那贼不往下去反

而进了大寨,足见他不是外人,也就是说‘黑骑会’出了内贼。” 

马荣贞点头说道:“会主高明,我也这么看。” 

黑骑会主道:“令人难懂的是,他潜进禁区来干什么……” 

马荣贞迟疑了一下,道:“会主,贼该是两个!” 

黑骑会主目光一凝,道:“该是两个,马师姐,怎么说?” 

马荣贞睑一红,道:“我听见了……我不便说!” 

黑骑会主道:“马师姐的意思是说,贼是一男一女?” 

马荣贞点头说道:“是了,会主!” 

黑骑会主道:“另一个呢?” 

马荣贞道:“有一个跑了,我一时糊涂追了过去,事后我才明白跑的那一个是有意引开

了我,好让另一个从容脱身。” 

黑骑会主沉默了一下,目中寒芒忽闪,转身射入了那堆野草里,马荣贞为之一怔,但当

她想跟过去的时候,黑骑会主已经出来了,他开口发话,话声冰冷:“马师姐,我没能找到

什么,辛苦你了,今后我会加强后山的禁卫,请回寨歇息去吧。” 

马荣贞呆了—呆道:“会主,那贼……” 

黑骑会主道:“黑骑会里出了内贼,这总不是件好事,为免惊动弟兄们,我打算慢慢的

查,也请马师姐别声张!” 

马荣贞微一点头道:“一切由会主做主。” 

黑骑会主道:“谢谢马师姐,请原谅我直说一句,马师姐判断错了,以我看,贼只有一

个,而不是两个。” 

马荣贞道:“会主,我明明听见……”   

黑骑会主道:“那也许是马师姐听错了,真要有男女苟且之事,这‘努鲁儿虎山’大得

很,何必非跑到‘黑骑会’的禁区里来?马师姐认为我这说法对么?” 

马荣贞还待再说,黑骑会主已然摆手说道:“马师姐辛苦半夜,请把班交给关玉飞,回

房歇息去吧,两位老人家还等着我练功,我不能奉陪了。”话落,闪身探入树林中不见。 

马荣贞站在那儿直发愣,她好不气恼,黑骑会主竟然不信她的,硬说贼只有一个,这岂

不是……她一跺脚,转身掠了下去。她气呼呼地往房里走,走得好快。 

刚到房门口,她突然停了步,美目圆睁,樱口倏张,但,她很快地抬玉手掩住了樱口,

似乎若非掩得快,她非脱口来一声惊呼不可。旋即,她急忙推开了门…… 

夜是很深了,但是马荣祥还没有睡,他一个人正坐在灯下擦拭他那把腰刀,听得门响,

他立即抬眼说道:“回来了……” 

一眼瞥见马荣贞的异样神色,微微一怔,道:“怎么了,小妹?” 

马荣贞急急说道:“二哥,告诉你件事儿。” 

马荣祥笑笑说道:“我还当是……坐下说,坐下说。”他抬手为马荣贞抬过了一把椅子。

马荣贞坐下之后,没等马荣祥问,便急不可待地把值夜巡山所见说了一遍。 

听毕,马荣祥皱了浓眉,道:“有这种事儿,这是哪一对不要脸的狗男女敢到这儿

来……” 

马荣贞道:“二哥,我认为那两个之中,至少有一个是‘黑骑会’的人。” 

马荣祥道:“一样,像这种野合的事,是谁的人都该骂。” 

马荣贞迟疑了一下,道:“二哥,别的且不管,我要告诉你的是,这两个人之中有一个

是女的。” 

马荣祥失笑说道:“小妹,你是怎么……当然有一个是女的。” 

马荣贞脸通红,道:“二哥,这没有什么好笑的,你没懂我的意思。” 

马荣祥凝目道:“我没懂你什么意思?” 

马荣贞道:“二哥,你想想看,‘黑骑会’的女人有几个?” 

马荣祥道:“你这话……让我想想看………”脸色陡然一变,道:“小妹,你是说

大……”倏地住口不言。 

马荣贞摇头道:“我不敢这么说,也不敢这么想,可是二哥,明明知道是两个人,这两

个人又一定是一男一女,而‘黑骑会’里的……” 

马荣祥忙沉声说道:“小妹,你可别胡说,这是什么事,有关别人的名节,这岂是能胡

说的。” 

马荣贞道:“我也以为任师姐不该是这种人,可是二哥,你说是……” 

马荣祥道:“那大概是外边的女人……” 

马荣贞摇头说道:“不可能。二哥,‘黑骑会’是什么所在,山下又有几个旗的人,一

个外边人想登上山来,谈何容易。” 

马荣祥道:“那……要是……要是自己人的话,他俩为什么偏选上禁区?‘努鲁儿虎山’

大得很,什么地方不好去。” 

马荣贞道:“那只有一种可能,他们明知禁区所在不会有人去……”   

马荣祥道:“两位老人家不就住在禁区里么?” 

马荣贞道:“咱们到这儿有多少天了,到现在也没见着两位老人家,足见两位老人家是

很难得出来一步的……” 

马荣祥道:“可是会主今夜整夜在禁区练功。” 

马荣贞道:“整夜练功就更不能随便往外跑了,会主也只是去一趟,回来一趟,只避开

这两段工夫,还怕什么。” 

马荣祥目光一凝,道:“小妹,这么说你是认定……” 

马荣贞摇头说道:“不是我认定是谁,我也不敢,事实上我也没能瞧见他俩的人影,二

哥你可以自己想想看……” 

马荣祥道:“我想过了,可是我不信,我不敢信。” 

马荣贞道:“还有,二哥,既然有这么一件事,咱们那个同门也明知道这人是‘黑骑会’

的人,他为什么不让我声张,还吩咐关玉飞等别轻举妄动,而且硬说我是听错了……” 

马荣祥道:“小妹,你的意思是……” 

马荣贞道:“二哥,假如我是他,我也会这么做。” 

马荣祥摇头说道:“不,不,不可能,我不信,绝不信,任大妹不会是这种人。小妹,

事关重大,你千万别乱猜,更别瞎说,一个不好是会闹大乱子的。” 

马荣贞道:“我知道。二哥,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 

马荣祥道:“那就好……” 

马荣贞忽地眉锋一皱,道:“那个男的又是谁……” 

马荣祥一挥手,道:“小妹,别再说了,不管是谁,事不关咱们,也有会主做主,咱们

在这儿等于是客,身外的事别多管。” 

马荣贞道:“我没有管,也不能管,我只是没想到,做梦也没想到……” 

只听一阵急促步履声传了过来。 

马荣祥道:“这么晚了,是谁?” 

步履声又到门口,随听门外响起罗士信的话声:“二哥跟小妹睡了么?” 

马荣祥忙道:“是老三么?还没有,进来吧。” 

罗士信推门而进,进门便道:“小妹,我听说刚才后山出了事……” 

马荣贞道:“你怎么知道?” 

罗士信道:“我刚睡着,被他们惊醒了,起来一问才知道后山禁区出了事,我找了你半

天没找着,心想你大概回房来了,所以赶来看看……” 

微一摇头道:“我没想到‘黑骑会’里会发生这种事,真想不到,这要传扬出去,怕不

被江湖同道笑掉大牙……” 

目光一凝,道:“小妹,听说他们是会里的人?” 

马荣贞道:“我只这么推测,不知道对不对。” 

罗士信摇头说道:“我想不会,‘黑骑会’里人咱们都知道。谁敢,谁又会,以我看不

可能,绝不可能是‘黑骑会’里的人。” 

马荣贞冷笑说道:“我刚才还跟二哥说过,外人谁能上得‘努鲁儿虎山’,谁又能潜进

后山禁区。” 

罗士信道:“小妹以为是……” 

马荣贞道;“会主说得对,下山之路到处都是,要不是‘黑骑会’的人,怎么说他们该

往山下跑,绝不会自投罗网,往‘黑骑会’大寨里钻。” 

罗士信“哦”地一声,道:“会主知道这件事么?” 

马荣贞道:“会主就在后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二章 勾心斗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翎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