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翎雕》

第二十五章 故 人

作者:独孤红

郭六爷出了凌家,在“狮子胡同”里边走边想,他心里有无限的感慨,当年的一切,又

浮在了眼前。   当年的一切,既然一个接一个,一个接一个地从眼前浮起,那就免不了

有很多位故人。

这些故人,一个接一个,一个接一个……

突然,他看见了一个不该看见的当年故人……

要说当年故人,那浮在眼前的,应该是故人的当年模样,而这位故人却只能从那满头灰

发、皱如鸡皮的老脸上,依稀辨出,依稀找出几分当年模样。

这不对,郭六爷他连忙停了步,凝目一看,不是幻觉,而是事实,这时候他站在“狮子

胡同”大街上,靠对街廊檐儿处,快步走着两个人,从东往西打他眼前走过。

这两个人,一个是身穿长袍马褂,衣着气派,服饰讲究,灰发灰须的瘦削老者,他,挺

精神的,步履也够稳健,而且满脸透着精明干练,更透着历练。

他身后,紧跟在身后,神色恭谨,步履小心,寸步不敢落后太远,也寸步不敢靠近的是

个瘦高黑衣汉子,他人在中年,面色有点黑,也一脸地精明干练色,更透着点姦滑。

郭六爷看得出来,前面那瘦老者是当年曾经他提拔过的大内侍卫二等领班,四川唐家的

唐子冀,至于后面那个中年汉子,他就不认得了。

唐子冀当年是个二等领班,事隔这多年,他的职位应该不止是二等领班了,这,从他的

服饰跟衣着上也能看得出来。

那么,像他这么个身份,应该是难得出大内一步的,如今他怎么会便装简从到了“辽

东”,这绝不简单,必定有大事。怎么个不简单法,有什么大事,不得而知。

就在郭六爷这微一怔神间,唐子冀带着那瘦高中年黑衣汉子已走出老远,郭六爷略一沉

吟,当即迈步跟了过去。

他在后面跟着,一条街,又一条街,越走他心里越觉不对,最后他简直就怔在了街口。

他看得清楚,唐子冀带着那瘦高中年黑衣汉子,竟然走进了“龙记客栈”,这是干什么?

又为什么?他没过去,就站在街口看。

他看见那瘦高黑衣汉子为唐子冀介绍了范奎,又见那唐子冀跟范奎交谈了几句,没多久,

唐子冀带着那瘦高黑衣汉子又出来了,顺着“龙记客栈”门口,拐进了一条胡同里。

这时候,郭六爷才放步走了过去。

他还没进客栈,范奎就急步迎了出来,劈头便道:“六爷,您上哪儿去了,这么大半

天……”

郭六爷道:“怎么,大爷来了么?”

范奎微笑说道:“哪有这么快,从这儿往山里去,马快得两个时辰,一去一回就得四、

五个时辰,屈指头算算,大爷要来也该在日头下山之后……”

郭六爷道:“那我回来得就不算迟。”

范奎还待再说,郭六爷一声:“阿胖,进来,我有话问你。”

当先进了客栈,计全早在门里等候了,躬身一礼:“六爷,您回来了。”

郭六爷答应了一声,点头打招呼致意,这时候后面范奎跟了进来走到眼前,望着郭六爷

道:“六爷您要问我……”

郭六爷微一点头道:“嗯,刚才那两个是干什么的?”

范奎道:“您是说……”

郭六爷道:“那穿长袍马褂的瘦老头儿,跟那穿黑衣的瘦高汉子。”

范奎“哦!”地一声笑道:“您说那两个呀,您瞧见了?”

郭六爷点了点头,范奎道:“那汉子是客栈里的熟朋友了,计大哥跟我,还有客栈里的

弟兄们都认识,也很熟,这个人很能交朋友,为人爽快,够义气,所以大伙儿都喜欢……”

郭六爷截口说道;“阿胖别说那么多,只告诉我,他姓什么?叫什么?是干什么的?”

范奎敛去了笑容,睁大了一双眼道:“怎么了,六爷,他得罪您了?”  

郭六爷眉头一皱,计全在旁忙道:“六爷,他姓沈,叫沈振东,是城里‘辽东镖局’的

一名副手,您说那个瘦老头儿是他的一个朋友,刚从外来,到咱们这儿来找人的。”

郭六爷道:“找人,找谁?”

计全道;“咱们这儿的客人,前两天还住在咱们这儿,才走不久,姓李,李克威,大爷

也见过……”

“李克威!”郭六爷目光一凝,道:“他找李克威干什么?”

计全道:“六爷,这李克威……”

郭六爷道:“大哥在信上跟我提了。”

计全“哦!”了一声道:“听沈振东说,这瘦老头儿是李克威一个多年不见的忘年交,

听说他在这儿,赶来找他的……”

郭六爷道:“李克威的忘年交……”淡然一笑,凝望计全道:“计大哥,没错,这姓沈

的是‘辽东镖局’的副手?”

范奎嘴快,计全还没答复他已抢着说道:“绝错不了,六爷,这还会有错么……”

郭六爷微一点头道:“既然错不了,那就好,阿胖,这家‘辽东镖局’是谁开的?”

范奎讶然问道:“六爷,您问这……”

郭六爷道:“待会儿我再告诉你,先容我问话。”

范奎满脸疑惑,但没敢再问,忙应了一声道:“六爷,这家‘辽东镖局’,是一个姓任

的兄妹俩开的,男的叫任少君,外号叫‘小孟尝’,人廿近三十,长得够好,算得上少见的

美男子,手底下也不含糊……”

郭六爷道:“当然,要不然能开镖局么!”

范奎陪上一笑道:“您说的是,他妹妹叫任梅君,外号叫什么‘罗刹’我一时想不起来

了,六爷您不知道,提起他这个妹妹,可是个尤物……”

猛觉不妥,窘迫一笑道:“该这么说,她人长得美,而且,而且简直风靡‘辽阳城’,

可是一天到晚寒着一张脸,就像……”

郭六爷淡然一笑道:“那该叫艳如桃李,冷若冷霜。”

“不错,一点也不错。”范奎忙点头说道:“她就是艳如桃李,冷若冰霜,可是她那艳

里还带着……”抬手抓了抓头,窘笑说道:“六爷,您知道,我天生的嘴笨,书又没读多少,

不知道该怎么说好,总之……她……她有点不正经……”  

郭六爷微一点头道:“我懂了,你说下去。”  

范奎忙答应了一声道:“别的不说,就拿她那笑来说吧,她难得一笑。有时候向谁一笑,

那谁就会……就会……有时候向谁一笑,谁就倒霉了,绝活不过三天……”

郭六爷“哦!”地一声道:“是么?阿胖!”

范奎道:“六爷,我没说半句假话,也毫无夸张,这是当着您,我有的话不便说,要在

别的人嘴里,那说出来的话就不能听了,不信您可以问问计大哥……”

郭六爷他没问计全,但盯着范奎问道:“阿胖,这姓任的兄妹俩,是什么地方人?”

范奎微一摇头道:“这就不知了,只知道三、四年前他兄妹俩到了‘辽阳’没多久就开

了这家‘辽东镖局’,说起来可算是盛况空前,‘辽阳城’难得一见的热闹事,开局的那一

天,他兄妹俩大摆宴席,城里有头有脸的全请到了,还派人给大爷送了张帖子,可巧那时候

大爷不在家,夫人派了念月送了一份贺礼……”

郭六爷道:“可知道这兄妹俩是什么来路么?”

范奎道:“这不用问,准是别处江湖上的,看中了这块地儿,所以在这儿开了这么一家

镖局,这总比……”

郭六爷道:“阿胖,我要问,我想知道这兄妹俩的来路。”

范奎怔了一怔道:“这……这,六爷,我也不知道,没听人说过,也没听人间过,总之

这兄妹俩有的是雪花花的银子,为人慷慨好义,出手阔绰大方,交游广,朋友多……”

郭六爷道:“那是当然,不然怎么会叫‘小孟尝’!”

“可不是么。”范奎道:“这‘小孟尝’的美名还是大伙儿公送的呢!就是因为瞧着慷

慨好义,古道热肠,尤其一身侠骨……”

郭六爷淡然一笑道:“阿胖,你就知道这么多了,是么?”

范奎一点头道:“是的,六爷,您还想知道……”

郭六爷道:“我就是再想多知道点儿,从你这儿也难问出什么来了,不过我相信真正知

道兄妹俩的不多,八九跟你一样,一知半解……”

范奎讶然说道:“六爷,您说这……”

郭六爷道:“我要告诉计大哥跟你,那瘦老头儿是来自‘北京’的大内侍卫,而且身份

职位不低,在大内算得上……”

计全跟范奎俱是一惊忙道:“六爷,他是……您怎么知道?”

郭六爷道:“因为他算得我一位当年故人,当年的大内侍卫二等领班,四川唐家三兄弟

中的唐子冀,难道没听说过?”

计全跟范奎脸色大变,范奎冷哼一声:“好个老小子,原来他是……早知道他是个鹰

犬……”

计全突然惊声问道:“六爷,您问‘辽东镖局’是……”  

郭六爷淡淡说道:“我奇怪一个‘辽东镖局’的副手,怎么会跟个大内侍卫在一起……”

范奎这才有所醒悟,急道:“六爷,难不成您怀疑这‘辽东镖局’……”

郭六爷微一摇头道:“这很难说,目前还不能确定,也不敢断引此事重大,冤枉人不得,

要查查看才能明白。”

范奎道:“我这就派人去查去。”扭身就要走。

郭六爷及时喝道:“阿胖,站住!”

范奎没敢动,睁着眼道:“六爷,怎么?”  

郭六爷道:“哪有你这般冒失的人,阿胖,你可不是一点历练都没有的庸手,能这么冒

冒失失地派人去查么?”

范奎脸一红道:“那……您指示,该怎么办?”

郭六爷道:“一方面我要查明‘辽东镖局’任家兄妹的来路,另一方面,我要弄清楚唐

子冀突然到‘辽阳’来干什么!”

范奎道:“姓沈的说,他是来找李克威的……”

计全道:“六爷,唐子冀怎么会找上李克威?”  

郭六爷道:“那谁知道,这也要去查……”

范奎道:“那李克威别也跟他们……”

郭六爷道:“这也很难说……”话锋一转,凝目问道:“阿胖,你对唐子冀怎么说的?”

范奎道:“我是实话实说,我告诉他李克威已经不住在这儿了,走了,可不知道上哪儿

去了,也不知道……”

郭六爷微一点头道:“够了,很好,且让他慢慢去找吧。”

计全突然说道:“六爷,那李克威可不是……”

郭六爷道:“计大哥,你可知道李克威是被满朝亲贵抚养长大的,他一身高绝所学也得

自那位满朝亲贵么?”  

计全忙道:“真的?六爷。”

郭六爷道:“当然,难道我还会骗你不成。”

计全道:“六爷,您是怎么知道的?”

郭六爷道:“很简单,大哥告诉我的,还有……”接着,他把听来的说了一遍。

静静听毕,计全跟范奎都没说话。

好半天,才见计全满面沉重神色地摇头说道:“六爷,稀奇事儿接二连三,我怕……”

郭六爷一抬手,道:“够了,计大哥,可知道唐子冀跟沈振东上哪儿去了?”

计全摇头说道:“没听他说……”

范奎道:“以我看准是回‘辽东镖局’去了。”

郭六爷沉吟了一下,抬眼说道:“阿胖,‘辽东镖局’怎么走法?”  

范奎忙道:“六爷您是要……”

郭六爷道:“我打算去看看去,好在他们没人认识我。”

计全道:“六爷,您看这样儿妥当么?”

郭六爷道:“计大哥有什么高见?”

计全道:“您这话我怎么敢当,我怕万一打草惊蛇……”

只听一阵急促蹄声传了过来。

范奎忙道:“哈,大爷来得可真快……”

计全道:“不可能,大爷来得哪会这么快……”

话声未落,一骑健马转进了这条街,飞一般地往“龙记客栈”门口驰来,马上是个健壮

的黑衣汉子。

范奎一怔道:“是朱武,什么事这般匆忙,也不怕伤了人……”

健马驰到,鞍上健壮黑衣汉子没等停住便飞身跳下马鞍,脚一沾地,闪身便往门里扑。

范奎当即喝道:“朱武,别这么冒失,六……”

郭六爷抬手拦住了他。

这时,健壮黑衣汉子已进了门,他脸色有点白,神色惊慌匆忙,进门躬身便道:“计爷、

范爷,您二位快派人往山里给送个信儿,‘沟帮子’的弟兄们出事儿了……”

计全轻喝说道:“出了什么事儿了,慢慢的说。”  

那健壮黑衣汉子道:“回计爷,几个弟兄一个没剩,连住处都让人烧了。”

计全脸色一变,范奎探掌抓住了他,震声说道:“朱武,你怎么说?”

那健壮黑衣汉子朱武,被范奎抓得眉头一皱,还没有说话,郭六爷已然抬起了手,平静

地道:“阿胖,别让朱兄弟再说了……”

转望健壮黑衣汉子朱武,问道:“你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五章 故 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翎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