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翎雕》

第二十七章 兄弟会

作者:独孤红

郭六爷回到了“龙记客栈”,大爷燕翎已到了,坐镇在客栈里,正在指挥追查那帮不明

来路的黑衣蒙面骑士。  

六爷一进门,高念月第一个迎了上来:“念月见过六爷,您安好。”

六爷含笑答礼,道:“你好,老爷子安好?”

高念月道:“谢谢您,属下有一年多没到大漠去了。”

六爷道:“老人家的寿诞之期要到了,正好趁这机会跟大哥去一趟。”

高念月道:“是的,六爷,到时候属下是要随行的。”

六爷含笑点头,抬眼望向了大爷:“大哥。”

大爷带着笑,笑得有点勉强:“老六,你怎么一来就往外头跑?”

六爷道:“有事,计大哥跟阿胖没告诉你?”

大爷道:“说了,我可没想到‘辽阳城’里会有这么一家好邻居,想想惭愧,也有点心

惊肉跳,镖局之行如何,见着任少君了么?”

六爷微一摇头道:“没见着任少君,倒见着个比任少君更有来头的。”

大爷道:“谁?唐子冀?”

六爷笑了笑道:““唐子冀算什么,宝四。”

“谁?”大爷两眼一瞪,叫道:“弘历?”

六爷点了点头,含笑说道:“正是这位老朋友。”

计全、范奎等神情震动,一起围上来问了起来。

适时,大爷冷笑了起来:“好嘛,这简直是震动天下的大事,宝四爷居然驾幸‘辽阳’,

这古城何其荣宠,真是啊,我不但没能率妻儿接驾,就连知道都不知道。老六,他仍在辽东

镖局?”

六爷摇头说道:“不,南城,任少君的一处秘密别业里。”

大爷“哦”地一声道:“任少君有别业……”

六爷道:“可比你阔得多。”

大爷道:“老六,他那别业在什么地方?”

六爷道:“我出来后找个本地人问了一声,‘绣球胡同’左手第六家,朱漆大门,院落

广大深沉,亭、台、楼、榭一应俱全,不亚当年内城里的任何一家。”

大爷摇头说道:“老六,看来你比我行,这么多年了,这些事儿就在我身边儿,我连一

点儿影儿都不知道……”目光一凝,接问道:“玉霜失踪,跟‘沟帮子’附近……”

六爷摇头说道:“他没承认,我看或许不是他们。”

范奎突然冒了一句:“六爷,您怎么能轻信他们……”

计全扫了他一眼,他闭上了嘴,没再说下去。

六爷淡然一笑道:“要骗我,宝四或许敢,唐子冀没那个胆。”

大爷道:“那全是谁……老六,你没告诉他玉翎雕承认……”

“说了。”六爷道:“可是唐子冀拿性命担保他们没劫掳玉霜,那个玉翎雕也不是他们

的人。”

大爷皱着眉诧声说道:“这就怪了,那玉翎雕为什么承认……”

六爷道:“以我看他或许热衷名利,想藉此做个进身之阶。”

大爷沉默了一下,忽然凝目说道:“老六,宝四较诸当年如何?”

六爷道:“成熟多了,当年只不过是个公子哥儿,岂可跟如今同日而语,俨然一代枭雄,

隐隐有慑人之威。”

大爷道:“你看我该去见见他么?”

六爷抬头说道:“不必,遵老人家的令谕,敌不动,我不动,敌一动,我先动,时机未

成熟之前就这么跟他对峙下去。”

大爷道:“那么找李克威是……”

六爷笑笑说道:“这还用问么,自然是为对付郭家。”

大爷两眼一瞪,道:“老六,这么说敌动了?”

六爷微一摇头道:“不忙,等他找着了李克威再说,我不信李克威会为他所用,为他卖

力卖命,更不信宝四他……”

大爷截口说道:“老六,你别忘了,李克威是个亲贵抚养长大的,而且那一身所学也得

自那位亲贵。”

“我知道。”六爷道:“提起那位亲贵,我想起来了,格必沁,你听说过这个人么,是

个蒙古亲王,当年的亲贵中有这么个人么?”

大爷道:“这是谁告诉你的?”

六爷道:“宝四,除了他还有谁。”

大爷摇头说道:“没听说过,你执掌‘丹心旗’,当年在亲贵中周旋过,怎么问起我来

了,你都不知道我会知道?”

六爷道:“可惜德佳不在这儿,要不然问问她一定知道。”

大爷道:“格必沁,这个人现在哪儿?”

六爷道:“没了,死了有五年了。”

大爷道:“好,妙绝了,这也是弘历告诉你的?”

六爷点了点头,没说话。

大爷却沉吟着又道:“格必沁,一个蒙古亲王,这究竟是哪位人物,竟能调教出这么一

个文武双绝的徒弟来……”

六爷道:“我也这么想,可是宝四顶了我一句,他说你郭家不是永远相信人外有人,天

外有天,一山还有一山高么,这就是。”

大爷一点头道:“他顶得好,这凭这一句就知道他的确比当年成熟多了。”

六爷转了话锋,道:“大哥,外面的情形怎么样了?”

大爷眉梢儿扬了扬,道:“又有两个地儿被挑了,可是他们行动快速飘忽,简直神出鬼

没,到现在还没能查出他们的行踪所在。”

六爷两眼微瞪,道:“又有两个地儿被挑,哪两个地儿?”

大爷道:“‘北镇’跟‘大虎山’。”

六爷道:“都在‘沟帮子’附近?”

大爷点了点头,道:“我原以为他们不会再在那一带逗留的,我料错了……”

六爷道:“他们很高明,胆子也够大,大哥,家里安排好子么,有人么,够不够,别让

他们摸进了山里。”

大爷两眼暴睁,威态怕人,道:“谅他们也没那个胆……”威态一敛,道:“家里我已

经有安排了,我不以为他们只在‘辽东’窜扰,所以我已经投信通知老二他们了,你那里离

这儿最近,砚霜她姐妹三个会早接到信的……”

六爷淡然一笑道:“我倒不怕,砚霜她三个都能以一当百,我家的娘子军敢傲视郭家六

兄弟之间,我在乎什么。”

大爷笑了,六爷接着说道:“索性再让你舒泰舒泰,凌家我去过了……”

大爷笑容一凝,忙道:“怎么,你去过了。老六,你真是,怎么分不清轻重事,大小事,

玉霜失踪这么久了,你不……”

六爷道:“别让我跑了腿费了嘴还受气好不。”

大爷没奈何地望着六爷摇了摇头,改口说道:“好吧,算你对,千对万对,事情怎么样

了?”

六爷道:“没听我说么,让你舒泰舒泰。”

大爷两眼一睁,急道:“老六,成了?”

六爷微微一笑道:“你不比我还着急么。”

大爷一挥手,道:“老六,少跟我废话。那位,她要见你,究竟是……”

六爷道:“我要告诉你她是谁,你马上就会明白她为什么非我来一趟不点头的道理

了……”  

大爷“哦”地一声道:“她是谁,我认得么,听你的口气,好像她跟咱们……”

六爷道:“你何止认识,简直熟得不能再熟,只不过是没跟她见面,也绝想不到罢了。”

大爷着了急,道:“老六,她是谁?”

六爷道:“秀姑。”

“秀姑。”大爷呆了一呆,失声尖叫:“阚叔的秀姑,我的天,她竟会是秀姑……”

六爷道:“没想到吧。”

大爷叫道:“我何止没想到,我简直就……老六,我怎么也没想到她会是秀姑,做梦也

没梦到,天爷,这究竟是……秀姑怎么已嫁了人了,又怎么会跑到了‘辽东’来……”

六爷笑道:“大哥,瞧瞧你我,儿女不也长成了么。”

大爷一怔失笑,点头说道:“可不是么,秀姑是早该嫁了人了,你我……唉,真是,她

的儿子都那么大了,而且无巧不巧地跟玉佩碰在一起。真巧,世上竟有这么巧的事……”

六爷道:“这只怕要委诸一个缘字了。”

大爷点头说道:“对,该是,哈哈,这一下亲上加亲,何止是好事,简直是妙事。老六,

怪不得她要见你,非要你来一趟不可,我明白了,怎么样,是作揖了,还是曲膝了?”

六爷双眉一耸,道:“那有什么办法,为儿女辈嘛,谁叫我是人家的叔叔。”

大爷笑了,道:“老六,我会告诉玉佩,让她好好孝顺你的。”

六爷道:“这么说我要不帮这个忙,你这个做爹的就不叫你的女儿好好孝顺我了,可

是?”

“得,老六。”大爷笑道:“我斗不过你,行不,好厉害的一张嘴,准是跟砚霜她三个

学的。有一天我也要求个名师……”

看来儿女亲事已成,的确使大哥燕翎他很高兴,不见他有说有笑,轻松多了么。然而,

他转眼间敛去了笑容,脸色又趋阴沉。

“别的暂且不谈,先把眼前这两件了了再说……”

显然,他又想起了玉霜失踪,跟弟兄被杀之事。

六爷沉默了一下,道:“大哥,你跟我到后面去去。”

径自迈步行向后头,他到了后院,大爷也已跟了上来,往他眼前一站,满脸惑然神色地

道:“老六,什么事这般神秘?”

六爷郑重地道:“大哥,我想问一件事,希望你据实告诉我……”

大爷道:“我还会有什么事瞒你么,问吧。”

六爷目光炯炯,望着大爷问道:“玉珠究竟犯了什么过错,你竟动用‘玉龙令’……”

大爷脸色微微一变,道:“你问他呀,我还当什么大不了的事呢。他不听话,学坏了,

也忤逆不孝,就这一点儿就够了。”

六爷摇头说道:“大哥,别瞒我,你我都知道,年轻人血气方刚,体事不明,有可能不

听话,也有可能学学坏,但玉珠绝不至于忤逆不孝。”

大爷道:“不听话,学坏了,这不是忤逆不孝是什么。”

六爷道:“不听话,学坏了,你该给他个改过悔悟的机会,绝不该动用‘玉龙令’追缉

他,还来个什么格杀勿论!”

大爷道:“我认为我做得对,他罪无可恕,我没他这种不肖儿子。”

六爷双眉一扬,道:“大哥,玉珠他有这么大的罪么?”

大爷一点头道:“有,我认为有。”

六爷道:“大哥,那就不会是什么不听话了……”

大爷道:“老六,你别问,反正我做得对……”

六爷道:“大哥,我要问。”

大爷两眼一瞪,道:“我不许,长兄似父,你……”

六爷道:“大哥,除非你不认燕南这个六弟。”

大爷脸色稍缓,道:“老六,那怎么会,咱们比亲兄弟还亲十分,只是这是你大哥我的

家务事,跟老六你无关。”

六爷道:“大哥,我也姓郭,咱们算不算是一家人?”

大爷道:“可是玉珠是我的儿子。”

六爷道:“不错,玉珠是大哥你的儿子,可是大哥别忘了,我是玉珠的六叔。”

大爷苦着脸道:“老六,你不能不问么?”

六爷道:“大哥,假如我这么对玉霜,你过问不过问?”

大爷道:“那要看是什么事……”

六爷道:“什么事你过问,什么事你不过问?”

大爷一咬牙道:“假如他犯了丧德败行、辱门风、羞名声的错,我不过问。”

六爷两眼一睁,道:“大哥,你怎么说,玉珠他……”

大爷道:“万恶婬为首,他犯这个婬字,够了么?”

六爷失声说道:“大哥,你说玉珠他……他……我不信。”

大爷道:“何只是你不信,连我这个做爹的也不敢相信,我不相信我会有这种儿子,而

事实上我有,我不能不信。”

六爷道:“大哥,玉珠他……他毁了哪家姑娘……”

大爷微一摇头道:“还好,他没能得逞,要不然我这身罪孽可就大了。”

六爷道:“大哥,既然这样,他的罪就不重……”

大爷怒声道:“你还帮他说话,你知道他要毁谁……”倏地摆手说道:“老六,跟我前

面去,我没工夫谈这些没脸的事。”

他要走,六爷一把拉住了他,道:“别走,大哥,告诉我是谁,玉珠他要毁谁?”

大爷道:“老六,你,你不能不问么?”

六爷道:“不行,大哥,我不知道便罢,既然知道了,我就非问个清楚不可,玉珠他是

我的侄子。”

大爷没奈何,一咬牙,一横心道:“老六,你何必非知道,又何必非让我说。玉珠,那

畜生,他要毁他的堂姐,够了么?”

六爷神情一震,脸色大变,道:“大哥,你是说玉霜……”

刹时间大爷颓废无力,微微点了点头道:“是的,老六,我有这种儿子,羞见……”

六爷道:“大哥,这是谁说的,玉霜?”

“玉霜?”大爷道:“你以为玉霜会说么。玉霜就怕我饶不了他,帮他隐着、瞒着,一

直没说,后来我见玉珠没回来就动了疑,几经*问她才……总之一句话,你没有理由怪玉

霜。”

六爷摇头说道:“不,大哥,我不怪她,可是我不信玉珠敢明目张胆……”

“明目张胆?”大爷道:“他才不敢明目张胆呢,他用了下九门的熏香……该死的畜生,

他跟下九门的婬贼有什么两样……”

六爷道:“那么,大哥,玉霜又是怎么幸免的?”

大爷道:“玉翎雕救了她。”

六爷一怔,道:“谁,大哥,你说谁?”

大爷道:“玉翎雕,你不信么?”

六爷叫道:“玉翎雕,玉翎雕会救……怪不得玉霜对他……”

目光忽地一凝,道:“大哥,这么说,玉霜并不知道谁要毁她,”

“当然。”大爷道:“没听我说么,那畜生用了下九门的熏香。”

六爷道:“那么是玉翎雕告诉玉霜,要毁她的是玉珠,可是?”

大爷摇头说道:“老六,你的意思我明白,别冤枉人家玉翎雕,他没告诉玉霜是谁,那

是因为在这之前,玉珠那畜生就把人家看成了情敌,你说他该死不该死,玉霜是他的堂姐。”

六爷道:“真要说起来,玉霜不是他的堂姐……”

大爷一怔道:“老六,怎么你也……”

六爷道:“这是实情,玉珠他……”

大爷道:“老六,你还要代他求情?”

六爷道:“大哥,他一时糊涂,念他情痴……”

“胡说!”大爷喝道:“那叫情么,那叫乱伦!”

六爷道:“大哥,那不能叫乱伦。”

大爷道:“我认为那是乱伦。”

六爷道:“大哥,无论什么事,都要平心静气……”

大爷脸色一寒,冷然说道:“老六,我说句大胆的话,这件事别说你,就是老人家也护

不了他这个孙子,要我撤回‘玉龙令’也可以,我自断双手,然后自绝在祖宗牌位之前。”

六爷神情震动,道:“大哥,你这是何苦……”

大爷冷然说道:“这是郭家的家法,我不能让畜生一个人沾辱了郭家几代的家风、声誉,

话说到这儿,你最好别再多说。”

六爷沉默了一下,道:“好吧,我不再多说……”顿了顿,接道:“大哥,我要到外面

去。”

大爷道:“你要到外面去,去干什么?”

六爷道:“找玉霜,同时也碰碰那些蒙面黑衣骑士。”

大爷道:“老六,玉霜是在我这儿失踪的,那些蒙面黑衣骑士流窜的也只是‘辽东’,

该由我来……”

六爷道:“那么,大哥,你叫我来干什么,咱们还分彼此么。”

大爷低吟了一下,道:“好吧,我让你去,你带几个人……”

六爷摇头说道:“我不带一个,家里正需要人手。”

大爷道:“那……你现在就走?”

六爷点头道:“是的,大哥,我现在就走。”

大爷一点头道;“好,你走吧。”

他这里话刚说完,六爷那里已腾身而起,飞射不见。

大爷呆了一呆,忙扬声向空中说道:“老六,你小心。”

没听六爷答话,大爷头一低,转身走向了前头。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翎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