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翎雕》

第二十九章 海老人

作者:独孤红

一条长而高的山脉,静静地趴伏在夜色中。

它看上去像一条趴伏在夜色里的巨蟒,是那么怕人。

在这条山脉下,闪动着一点微弱的灯光,近看,这点微弱的灯光,是从一座破庙后院那

断墙里透射出来的。

这座破庙后院的断墙外,是一片荒凉凄清的旷野,野草老高,东一块石头,西一堆土。

断墙里,有一间禅房,就那么一间,这点微弱的灯光,就是从这间禅房那破空隙里透射

出来的。

这时候从这间禅房里,除了透射出那点微弱的灯光外,还传出一个若有若无的哭声。 

这哭声,与其说它是哭声,不如说它是饮泣声。

而且这哭声似乎被人极力地压抑,所以它听了若有若无,极其低微。

尽管它极其低微,可是在此时此地,却令人有毛骨悚然,不寒而栗之感。  

突然,那通往前院门的石阶上有东西动一动。

那是个影子,人影,很高很大的人影。

这很高很大的人影在石阶上停了一停,然后又开始移动,下了石阶,过了小路,最后停

在那间禅房门口。  

人影抬起了手,禅房门口响起了两声剥啄。饮泣声停止,只听得禅房里一个女子低声惊

声地问道:“谁呀?”

那人影语声苍劲,但很祥和:“姑娘,是我,一个跟姑娘一起投宿在这座破庙里的人。”

禅房里那女子说道:“你要干什么?”

那人影道:“我来问问姑娘有什么伤心事,哭得这么悲切。”

禅房里那女子说道:“没什么,谢谢你……”

那人影道:“姑娘,同在旅途,有什么困难请告诉我……”

禅房里那女子道:“谢谢你的好意,我没什么困难。”

那人影道:“姑娘,也许我太爱管闲事了些,不过我以为姑娘一个人投宿荒野破庙,哭

得那么悲切,绝非无因。”

禅房中那女子道:“这是我的事,请不必过问……”

那人影道:“姑娘,事既被我碰上了,我要是不过问的话,我的心里会很不安,今后也

永远耿耿难释,这话也许说来可笑,可是我就是这么个人……”  

禅房中那女子道:“这件事你帮不了我的忙……”

“那不一定,姑娘。”那人影道:“在我看来,世上没有我不能办的事。”

禅房中那女子说道:“就算你能办吧,可是我不愿……”

那人影截口说道:“姑娘是说不愿对我这个陌生人,诉说心事?”

禅房中那女子道:“我不愿否认……”

那人影道:“姑娘可知道这想法误了多少事,害了多少人么?”

禅房中那女子道:“我知道,可是我……”

那人影道:“姑娘,我出自诚恳。”

禅房中那女子道:“我感激……”

那人影道:“姑娘可否开开门说话?”

禅房中那女子道:“这样隔着门说话不一样么。”

那人影道:“听姑娘谈吐,姑娘并非世俗中人……”

禅房中那女子道:“地处荒郊旷野,如今又是这么深夜,我不能不防。”  

那人影笑道:“姑娘,说句话你也许不信,我若有什么坏心歹意念,休说这区区一间禅

房一块门板,就是一座山也挡不住我。”

禅房中那女子道:“那么你自己把门震开好了。”

那人影道:“这破庙虽说久绝香火,但毕竟还是有主之物,我怎好轻易毁坏他人之物,

再说我也不愿意这么做……”

只听门栓动了一下,随听禅房中那女子说道:“我已经把门栓拉开了,你只要推一下就

行了。”

那人影道:“谢谢姑娘见信。”

抬手推开了禅房门,“吱呀!”一声,传出老远,在这夜静时分,尤其在这荒郊旷野的

破庙里,听来份外刺耳,格外懔人。

门开处,灯光外泻,门里门外两个人,却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禅房门里,靠着一张破木床,站着个黑衣女子,她看来很年轻,长得也很美,无如美目

红肿,乌云蓬松,人显得很憔悴,很疲乏,像是经过长途跋涉,多日来未曾梳洗。

她一只玉手按在腰间,红肿的美目凝注门外,脸上没有一点表情。

门外,站着个身躯高大,神态威猛慑人的青袍老人。  

他,环目,虬髯,肤色略显黝黑,透着刚强坚毅,还有历练,除外,他还有一种常人所

没有的高贵气质,就这么一个人站在门口,高大的身躯把门都挡住了,站在他眼前,简直有

令人透不过气来之感。

他看见了黑衣女子按在腰间的那只手,但是他装没有看见,打量了黑衣女子一眼之后,

含笑说道:“容我先请教,姑娘贵姓。”

黑衣女子木然说:“你呢?”

那环目虬髯青袍老者道:“我把自己的姓名忘记了,姑娘就叫我海老人好了。”

黑衣女子并没有感到诧异,也没再问,道:“我姓马。”

海老人道:“原来是马姑娘,姑娘是东北马家的哪一位?”

黑衣女子脸色一变,要往后退,可是人被那张破木床挡着,没了退路,所以她只是身子

动了一动:“你怎么知道我是……”

海老人含笑说道:“姑娘扎的那条宽腰带,是独一无二的标记。”  

那黑衣女子迟疑了一下道:“你既然知道了,告诉你也无妨,我是马荣贞。”

海老人“哦”地一声道:“原来是‘玉娇虎’马四姑娘,我失敬……”话锋微慢,接问

道:“马四姑娘怎么一个人投宿在这破庙之中……”

马荣贞道:“你不也投宿在这破庙之中么。”

海老人倏然一笑道:“可是我并没有像马四姑娘哭得那么悲切。”

马荣贞脸色一变道:“那是我的事。”

海老人道:“我想知道原因。”

马荣贞道:“你是……”

海老人道:“我来自新疆,要到辽东去。”

马荣贞道:“新疆?”

海老人笑笑说道:“是的,马四姑娘,那地方虽然不及中原富庶,不及中原热闹,可是

我认为它是世界上最好的一块地方。”

马荣贞点了点头道:“人都是这样,对于故土是最爱怜不过的,就拿我来说吧,我就认

为东北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一块地方,那地方没有凶恶,没有姦邪……”

海老人深深一眼,截口说道:“四姑娘认为别的地方有凶恶、有姦邪么?”

马荣贞抬头说道:“我不敢说每个地方都有凶恶、有姦邪,至少有些地方有,而东北就

没有。”  

海老人道:“四姑娘碰见过什么凶恶、姦邪的事?”

马荣贞没说话,但旋即双眉一扬,又道:“一个有丈夫的女人,私通师门长辈,又引诱

别人谋害盟兄,简直就广布色相,人尽可夫,这算是不是凶恶、姦邪?”

海老人道:“这不但是凶恶、是姦邪,而且是大凶恶、大姦邪,四姑娘是什么地方碰上

这种大凶恶、大姦邪事的?”

马荣贞道:“你知道,世上这种事不少。”

海老人道:“四姑娘,我诚心诚意地想帮你个忙,对我,四姑娘不必隐瞒什么。”

马荣贞抬头说道:“我明白你的好意,可是我不知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海老人道:“四姑娘,我已经知道你是东北马家的四姑娘了,假如我有什么恶意,就不

会站在门外跟你谈到如今了。”

马荣贞淡然一笑说道:“那是因为你看出我身上带的有刀。”

海老人倏然而笑道:“这话似乎不该出自‘玉娇虎’之口,四姑娘以为身上那把刀能发

生多大效用?”

马荣贞道:“至少我可以自卫,至少它可以让人不敢侵犯我。”

海老人笑道:“在我眼里,四姑娘身上有那把刀,跟没有没什么两样,四姑娘不信?”

马荣贞道:“在我看来,它很有恐吓作用。”

海老人淡然一笑,抬手虚空向马荣贞腰间招一招,马荣贞只觉腰间一动,她忙用手去按,

可是她按了个空,她明白,原藏在腰间的东西已经没有了。

事实没错,如今海老人手里拿着一把带鞘的匕首。

马荣贞心头猛震,大惊失色,想往后退,身子又被身后破木床挡着,她惊骇地失声说道:

“你,你这是……”

海老人含笑未语,那柄带鞘匕首则突然自他手掌上腾起,然后轻飘飘地飞向马荣贞。

马荣贞急不可待,反手一把抓住飘来的匕首,海老人这才说道:“证明这把刀发生不了

什么效用,也证明我对四姑娘没有恶意而已,但不知道这够不够?”

马荣贞圆睁红肿美目,道:“你……你究竟是谁?”

她见过郭家绝学,也见过玉翎雕的身手,他觉得玉翎雕的身手要比郭家绝学高些,而眼

前这位海老人的所学修为,竟已远较玉翎雕为高。

海老人淡然一笑道:“四姑娘,新疆来的海老人。”

马荣贞道:“你究竟是个干什么的?”

海老人道:“四姑娘,在新疆,经营一片规模不小的牧场,我应该说我是个生意人,较

为恰当。”

马荣贞道:“可是你明明是个……?”

海老人道:“四姑娘,我年轻的时候就会武了,可是会武也不一定个个都是武林人,四

姑娘认为这对么?”

马荣贞道:“你真不是武林人?”

海老人道:“是就是,不是就不是,这有什么好骗人的。”

马荣贞道:“你真要帮我的忙?”

海老人道:“四姑娘,我诚心诚意。”

马荣贞道:“你为什么要帮我的忙?”

海老人道:“碰上了,偏偏我是个极爱管闲事的人。”

马荣贞迟疑了一下,猛一点头说道:“好吧,我告诉你,假如能……就算我牺牲一点也

值得的。”

海老人讶然说道:“四姑娘这话……”

马荣贞道:“你不要酬劳么?”

海老人倏然而笑道:“也许四姑娘见的丑恶事太多了,四姑娘,我不是那种人,我可以

告诉四姑娘,我的儿子比四姑娘都大……”

马荣贞微微低下了头,旋即她猛然扬起煞白冰冷的娇面,道:“我二哥遭人陷害,落在

官家人手里,你能不能……”

海老人两眼微睁,道:“四姑娘说令兄荣祥?”  

马荣贞点头说道:“是的,你也知道我二哥……”

海老人向马荣贞笑了笑,道:“我既然知道东北马家,既然知道东北马家有位马四姑娘,

哪有不知东北马家有位马二当家的道理。”

这话说得对,马荣贞没有说话。

海老人目光一凝,道:“我不以为凭‘玉娇虎’的身手救不了令兄……”

马荣贞道:“你不相信……”

海老人截口说道:“我不是不相信,我只是觉得像四姑娘这种女中豪杰,巾帼丈夫,不

该一个人躲在这荒郊破庙哭泣……”

马荣贞神色一惨,道:“我要是能救得了我二哥,我绝不会掉一滴眼泪。”

海老人道:“纵然救不了令兄,我也不以为四姑娘这种人会哭。”

马荣贞双眉一扬,道:“我是思前想后,心慌难受,够了吧?”

海老人倏然而笑道:“这才是,请四姑娘告诉我,令兄现在何处?”

马荣贞抬头说道:“我只知道他是在‘口北营子’附近落进人手的,至于他现在在什么

地方我就不知道了。”

海老人道:“那四姑娘怎么知道凭你一己之力救不了令兄?”

马荣贞道:“怎么不,想想也知道,这是‘热河’,‘承德山庄’就在附近,这一带岂

会不遍布内廷的高手,既然遍布内廷好手,凭我一个人能救得了我二哥么?”

海老人道:“四姑娘为什么不回东北去……”

马荣贞道:“远水能救得了近火么!”

海老人道:“四姑娘跟令兄这趟从东北到这里来,没带人么?”

马荣贞道:“带……你问这干什么!”

海老人道:“四姑娘带的人马,他们跟令兄一起都落在人手里了么?”

马荣贞道:“虽然没跟我二哥在一起,但也可以说他们全落在人手里。”

海老人道:“四姑娘,这话怎么说?”

马荣贞道:“我只请你帮忙救我二哥。”

海老人点头说道:“四姑娘的意思我懂,我可以不问别的,无如四姑娘,我觉得你的遭

遇似乎跟你所说的凶事有关,假如我只是救了令兄而不问这件凶事,那将来无以对马家,对

整个武林,都是一件留祸根的事……”

马荣贞道:“你认为是这样么?”

海老人道:“四姑娘冰雪聪明,请你自己想想看是不是。”

马荣贞没说话,半晌之后,她突然点头说道:“你说的对,这确是一个祸根,而且这种

凶恶婬邪的人也不该留他在人世,我告诉你好了……”  

顿了顿,接道:“前些日子马家有两个兄弟在万安道上被折辱……”

海老人道:“是‘辽东’郭家的人?”  

马荣贞抬头道:“不,一个叫‘玉翎雕’的人。”

海老人两眼一睁,道:“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九章 海老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翎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