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翎雕》

第三十章 救 星

作者:独孤红

马荣贞没再说话,皓腕也任凭海老人握着,她心里明白,她碰上了奇人,这海老人的一

身修为怕不已到了飞仙境界,既然是这么一位人物,救自己哥哥还有什么问题。她心里宽了,

眉锋云开。

海老人这种走法果然快,没出一个更次,他们已停身在“朝阳城”西一座大空院门口。

这大空院很深,很大,两扇朱漆大门,一对石狮子,也很气派,看上去像个大户人家。

这时候四下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响,没有一点声息,这大宅院大门口两盏灯亮着,把

大门口几丈方圆内照耀得纤细可见。

马荣贞诧异海老人为什么不到官府衙门,却到了这儿,当即她讶异地问道:“这儿

是……”

海老人笑笑说道:“当年内廷所设置的秘密机关,只不知道是不是,让我试试看。”

拉着马荣贞步上大门的石阶,抬手拉了门环。砰砰然一阵响动,夜深人静,声音传到老

远。

门环声刚落,只听门里有人疑问道:“谁呀,半夜三更来吵人……”

海老人倏然一笑道:“没错了,别人没这么凶……”

当即应道:“我!圈儿里的。”

门栓一阵响动,门开了,开门的是个中年黑衣汉子。

一脸惊愣剽悍色,他开门一怔,道:“你是……”

海老人道:“圈儿里的,没听见么?”

那黑衣汉子道:“我知道,你是哪个……”

海老人道:“老爷子身边,书房里的。”

那黑衣汉子立即有了笑脸,哈了哈腰,道:“对不起,您,我没瞧清楚,您请……”带

着笑向海老人伸了伸手。

海老人道:“要什么?腰牌?”

那黑衣汉子带笑说道:“请包涵,您知道,这是规矩。”

海老人道:“我知道,可是来的时候匆忙,没带在身上。”

那黑衣汉子敛去笑容,疑惑地看了海老人一眼,道:“怎么!腰牌您没带在身上?”

海老人道:“没听我说么,来的时候匆忙。”

那黑衣汉子倏然一笑,道:“您这是开玩笑,腰牌哪有不带在身上的……”脸色忽地一

变,道:“老头儿,你好大的胆子。”飞起一掌直袭海老人胸口。

海老人道:“别动蛮,这是如今,要在当年杀了你你都未必敢。”

他一抬手,没看见他用的什么招式,那黑衣汉子的一只右手已到了他手中,他淡然问道:

“这儿主事的还是祖玉山么?”

那黑衣汉子没说话,沉腕就要抖,可是忽地他闷哼一声,腰一弯,立即矮了半截,龇了

牙,咧了嘴。

海老人又问道:“这儿主事还是祖玉山?”

那黑衣汉子点了点头,道:“是,是,还是祖领班。”

海老人微一点头道:“那就更好办了,他人呢?”

那黑衣汉子道:“睡了……”

海老人道:“麻烦你一趟,去叫他起来,就说当年故人来访。”

一推腕,那黑衣汉子踉跄而退,差点没坐在地上。

海老人没管他,扭头向马荣贞道:“咱们进去等他去。”拉着马荣贞进了大门。

那黑衣汉子站住了,一挺身,就要扑。

海老人环目一瞪,道:“再有二次可没那么便宜。”

海老人威态慑人,那黑衣汉子真没敢再扑,转身往里奔去,飞快。

马荣贞满脸疑惑,迟疑着问道:“你……认识他们?”

海老人点了点头道:“当年认识几个,隔了这么多年了,我虽然还记得他们,可就不知

道他们是不是还记得我了。”

马荣贞还想再问,只听前面夜色中有人喝道:“站住!”

海老人一拉马荣贞停了步,抬眼前望,两条黑影飞射落在数尺之外,又是两个中年黑衣

汉子。

左边那个脸上有刀疤,落地便喝问道:“你是干什么的?”

海老人道:“祖玉山的旧识。”

那刀疤汉子冷笑道:“我没听说过祖领班有你这么一位朋友。”

话落两人同时闪身欺进,一左一右双双围了过来。

海老人淡然一笑道:“见玉山可真不容易啊!”把马荣贞往身后一拉,扬右袖抖了出去。

他就这么一抖,那两个似碰上了什么狠劲,给*着退了回去,恰好退到了原地,分毫不

差。

那刀疤汉子变色喝道:“那老小子不差……”没了下文,嘟着嘴,瞪着眼,像突然之间

中了风。

那另一个黑衣汉子脸色大变,转身就走。

蓦地,夜色中传来一声苍劲沉喝:“谁教给你的,站住!”

那黑衣汉子一惊,便没敢再说,躬身低头,叫道:“领班!”

夜色中快步行来一人,身后是适才开门那黑衣汉子。

来人是个五十开外的老头儿,身躯魁伟,个头儿挺高,宽膀、粗腰,走起来雄健而稳。

浓浓的眉,大大的眼,狮鼻海口,看上去很有点威仪,可是跟海老人那慑人之威一比,他可

就差多了。

看样子他确实是刚从被窝起来的,两眼还有点惺忪,袍下襟还没扣好,转眼间走近,那

开门的黑衣汉子手一指海老人道:“领班,就是他。”

那魁伟老者目光一凝,望着海老人道:“阁下贵姓,怎么称呼?”

海老人扭头向马荣贞笑笑说道:“我说没错,我还记得人家,人家可不记得我了。”

只听那魁伟老人说道:“恕祖某人眼拙。”

海老人回过头去说道:“祖玉山,你真认不得我了?”

那魁伟老者再度凝目,没一会儿,两眼忽睁,惊声道:“您是海……”

海老人笑道:“不错,你还记得我。”

魁伟老者祖玉山神情一肃,急步跨到,身躯一矮,单膝点地,恭谨而激动地道:“卑职

见过海爷。”   海老人伸手把他扶了起来,道:“祖领班,我如今是个来自江湖的草

民。”

祖玉山激动地道:“不,海爷,您永远是弟兄们心目中的海爷。”

海老人含笑说道:“谢谢你,你们没有忘记我,我已经很知足了,很高兴了。”

祖玉山道:“那怎么会,您待人宽厚,弟兄们哪个没受过您恩典,您不知道,这多年来,

弟兄们无时无刻不在提您,无时无刻不在怀念着您,没一个不认为跟您才是……”

海老人截口说道:“别这么说,这话要让人听了去,人家会不高兴的。”

祖玉山双眉扬了扬,似乎想说些什么,而旋即他欠了欠身道:“海爷,卑职遵命。” 

这时候马荣贞站在一旁拿眼直瞧这位海老人。

海老人侧过头来,对她含笑说道:“四姑娘,不知你是否知道,当年‘北京城’里有个

贝勒海青……”

马荣贞惊呼一声,瞪大了美目叫道:“您就是海,海贝勒……”

海老人点头说道:“四姑娘,世上已经没有贝勒海青这个人,如今有的只是江湖草民,

在新疆经营农牧场的海老人。”

马荣贞惊喜地道:“您,海……老人家,您的当年,我听说过不少,东北的弟兄们没一

个不感激您的,没想到今天会遇见您,我不知道是您,您别见怪……”

海老人笑道:“那怎么会,四姑娘。”

祖玉山诧异地望了望马荣贞,道:“海爷,这位姑娘是……”

海老人道:“东北马家的马四姑娘。”

祖玉山“哦”地一声道:“玉娇虎……” 

海老人望着马荣贞道:“听见了么?四姑娘这几年已经上震大内了。”  

马荣贞娇靥一红,赧然说道:“您这是见笑……”转向祖玉山道:“祖领班,马贼窝里

长大的女子,还望祖领班多照顾。”

祖玉山显得很不安,忙道:“这是什么话,马四姑娘客气,弟兄们提起马四姑娘来,没

有一个不挑大拇指说声巾帼英雄,女中丈夫的。”

马荣贞道:“马荣贞既野又蛮,祖领班见笑了。”

祖玉山又客气了两句,转望海老人欠身说道:“海爷,您跟马四姑娘厅里坐坐……”

海老人一抬头道:“不必了,别麻烦了,我马上就走。”

祖玉山微愕道:“怎么,您马上就走,这么急,多少年没见您了,弟兄们无不惦念,如

今您好不容易来了……”

海老人道:“我有事,从附近经过,可巧碰上了马四姑娘,马四姑娘有点困难,所以我

带她来找你帮个忙。”

祖玉山脸色一变,道:“海爷,当您告诉我这位是马四姑娘时,我就猜到了您的来意,

不瞒您说,马四姑娘也在缉拿之列,可是如今既然马姑娘跟您在一起,我决不敢伸手……”

海老人道:“谢谢你给我这个面子,你告诉我,马二当家的现在何处?”

祖玉山道:“白天还在这里,天黑时刚押走……”

马荣贞脸色一变道:“祖领班,我哥哥被押到哪里去了?”

祖玉山道:“听说要押到承德去,不过以我看,人可能还没有离开朝阳。”

马荣贞神情一喜,忙道:“那在哪里,祖领班知道么?”

祖玉山迟疑了一下,道:“知道是知道,只是……”转望海老人,接道:“海爷,假如

马二当家如还在我这儿,您来了,就是舍了这条命我也会把人交您带走,如今马二当家的既

然被押走了,您再想要人,恐怕不太容易……”

海老人轻“哦”一声道:“怎么?”

祖玉山道:“您不知道,来押马二当家的那位,是个一等领班,更是总领班的人,平日

谁的帐都不卖……”

海老人道:“如今的总领班是……”

祖玉山道:“名义上是唐子冀……”

海老人“哦”了声笑道:“唐子冀什么时候升了总领班了?”

“不,海爷,”祖玉山道:“唐总领班上头还有人,唐子冀很听他的,这位不知是什么

来路,不知是什么出身,皇上对他借重得不得了,简直就像先皇帝对您……”

海老人道:“究竟是谁?”

祖玉山看了马荣贞一眼,道:“四姑娘也许知道,‘小孟尝’任少君。”

马荣贞惊讶一声道:“怎么,是我任师哥?”

海老人道:“原来就是那位‘辽东镖局’局主。”

祖玉山道:“怎么,您知道?”

海老人道:“听马四姑娘说起过……”转望马荣贞道:“四姑娘的师门是……”

马荣贞道:“是长眉真人。”

海老人脸色微微一变道:“原来是他……那就难怪皇上倚重,难怪令师姐……”’

话锋一转,问祖玉山道:“祖领班可知道这位长眉真人是谁?”

祖玉山道:“卑职孤陋寡闻。”

海老人道:“峨嵋金顶五子之首‘长眉子’,也是当年傅家的师门,傅侯一身成就是出

自这位‘长眉子’传授。”

祖玉山为之动容,轻呼一声道:“那的确难怪皇上倚重……”

马荣贞也惊讶说道:“怎么?老人家,长眉真人也是傅侯……”

海老人点头道:“据说长眉子眼光最高,极珍惜所学,而不轻易收徒,多少年来也只收

了傅侯那么一位徒弟,什么时候他改变了作风,一下子收这么多徒弟……”

马荣贞道:“其实,老人家,我大哥二哥只是他的记名徒弟,不但没从他那儿得到任何

传授,便连他什么样儿也没见过,倒是我那位师哥跟师姐才真算得上是他的徒弟。”

海老人点了点头道:“任少君兄妹不知什么来历,竟获得‘长眉子’垂青……”  

转望祖玉山道:“祖领班,你告诉我,马二当家的现在‘朝阳城’什么地方?”

祖玉山道:“如果我没猜错,押马二当家的那位,今晚上会住在‘提督府’……

海老人道:“还是讷尔么?”  

祖玉山道:“不,全换了,这位提督也是任家兄妹的人,在旗,叫穆桐。”

海老人道:“提督府’还是老地方么?”

祖玉山道:“是的,海爷,还在老地方。”

海老人一点头道:“好,我跟马四姑娘到那儿走一趟去。”

祖玉山忙道:“海爷,您请慢一点儿……”

海老人道:“祖领班,你是知道我的,我不会让你为难的。”

祖玉山倏然笑道:“海爷,您误会了,冲着您,祖玉山把这条命丢了也应该,我只是请

您小心任家兄妹跟皇上……”

海老人淡然一笑道:“祖领班放心,皇上也好,他兄妹也好,我还应付得了!”抬手一

指点了出去。

祖玉山闷哼一声,跄踉退了一步,旋即躬身说道:“谢谢海爷,有您这一指,我不愁没

话说。”

海老人道:“该我谢谢你,别送了,我不愿惊动太多的人。”

拉起马荣贞皓腕,破空电射而去。

祖玉山砰然一声跪倒在地,仰望夜空道:“卑职跪送海爷。”抬手一指点向自己心窝,

身形一晃,趴在了地上。

那三名黑衣汉子大惊失色,抢步过来,齐声叫道:“领班,领班……”

转眼工夫之后,海老人带着马荣贞到了那肃穆、庄严、气派、唬人、深不知有几许的

“提督府”“提督”,是清代设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章 救 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翎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