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翎雕》

第三十二章 决 斗

作者:独孤红

“辽阳”城外有条河,叫“太子河”。

如今,在这空荡的“太子河”河边上,站着个人,这个人身穿白衣,满脸痛苦神色,是

玉翎雕。

玉翎雕站在“太子河”岸,面对着东流水,一任风吹动他的衣袂,他一动不动,像尊泥

塑木雕的人像。

蓦地,“太子河”的上游传来一声女子惊叫,声音不大,是随风飘来的,这声女子惊叫

像才出口被人捂了嘴一般,很快地又归于寂然,像根本就没有惊叫似的。

玉翎雕没听见,他仍像一尊泥塑木雕的人像。

可是过了一会,他突然转头向上游望去,然后腾身而起,电一股地向“太子河”上游扑

去。

显然,这时候他才想起刚才听见一声女子惊叫。

“太子河”蜿蜒曲折,刚过“辽阳城”,玉翎雕看见两艘双桅大船停泊在岸边,首尾相

连,搭着跳板。

两艘双桅大船上站着几个黑衣壮汉在哪儿谈谈笑笑,根本不像发生了什么事。

那么刚才那声女子惊叫是哪儿来的。  

投眼前望,半里内除了这两艘双桅大船外,再也看不见别的,刚才那声女子惊叫听来不

远,这两艘双桅大船上的人必然也听见于,怎么他们没一点动静,谈笑如常。

玉翎雕停身在距两艘大船十多丈处,心里直纳闷。

就在这时候,近处那艘大船的船舱里突然砰地一声,舱门大开,一名黑衣壮汉踉跄了出

来,一屁股坐在船板上,只听那几个谈笑着的黑衣壮汉笑道:“叫你别管闲事你偏不听,那

妞儿既不是你的老婆,又不是你的妹妹,你*的哪门子心哪!”

哄然又是一阵大笑。

那壮汉脸色铁青,翻身站起,似乎又要往舱里扑,但刹时间他泄了气,头一低,走向了

船头。

玉翎雕明白了,心里一跳,提了一口真气,一掠十几丈,行空天马般上了近处那艘大船。

这一来当然惊动了人,那几个壮汉纷纷扑了过来,惊声喝问道:“喂!干什么的?” 

“你这小子怎么不问青红皂白就上人家的船。”

玉翎雕抬手一指船舱,淡然说道:“我来看看里边儿有什么事。”

一名黑衣壮汉倏然笑道:“哈,又一个管闲事的。”

玉翎雕懒得理他们,也不敢怠慢,转身便往舱里闯。

“喂!慢点儿!”一名黑衣壮汉探掌便抓玉翎雕后领。玉翎雕反手一掌打得那黑衣壮汉

大叫倒地。

这一来乱了,另几名黑衣壮汉变色叱喝,刚要扑击,后舱垂帘一掀,从里面走出个身材

颀长,俊美英挺的青衫客,他头一眼瞥见玉翎雕,立即喝问道:“站住,你是干什么的?”

此人一出后舱,那几个黑衣壮汉立即垂手躬身。

“二会主,这小子无缘无故跑到咱们船上打人……”

那俊美青衫客脸色一变,目注玉翎雕道:“答我问话!”

玉翎雕道:“过路的,你们呢?”

“我们?”那俊美青衫客冷笑说道:“你管不着!”

玉翎雕双眉为之一扬,但旋即淡然说道:“好吧,我不管,让我进去看看怎么回事我就

走。”

那俊美青衫客道:“你想进去看看是怎么回事?哼,哼,哼……”  

哼了几声,接着是一阵轻蔑的冷笑,笑了一阵之后,笑容一敛,脸色一寒,接着说道:

“告诉你也无妨,我跟个妞儿正在后舱作乐……”

玉翎雕道:“这么说,你们是一班婬贼……”

那俊美青衫客一抖手,一柄森寒四射的飞刀,直奔玉翎雕咽喉射到,既快又猛,劲道异

常。

玉翎雕淡然一笑道:“雕虫小技,破铜烂铁!”

抬手出指,伸两指拈住了那柄飞刀,忽地,他目射寒芒,沉声问道:“你跟‘东北’马

家有什么关系?”

那俊美青衫客神情一震,道:“你怎知道我……”

玉翎雕一扬手中飞刀,道:“这是‘东北’马家的独门飞刀。”

那俊美青衫客倏然一笑道:“好眼力,听着,以前我是‘东北’马家的罗三爷……”

玉翎雕目光一凝,道:“罗士信?”

那俊美青衫客一点头,目射诧异之色道;“不错,你知道我……”

玉翎雕淡然一笑道:“这么说,你们是‘黑骑会’的人了?”

罗士信脸色陡然一变,道:“你究竟是……”

玉翎雕一抖手,飞刀疾射而去,削下罗士信几根头发,“呜!”地一声射进后舱门那门

头上。

罗士信一惊色变,刚要叱喝,玉翎雕已翻腕托出乾隆给他的那方玉佩,冷然说道:“你

认得这么,这就是我的身份。”

罗士信一怔,旋即强笑说道:“弄了半天,原来是一家人,阁下该早说……”    

玉翎雕冷然问道:“郭玉珠夫妇呢?”  

罗士信道:“进城往镖局里去了。”  

玉翎雕冷哼一声,反手藏起玉佩迈步向后舱行去。  

罗士信忙伸手一拦,强笑说道:“阁下……”

玉翎雕道:“你要放明白,连任少君都得听我的!”

罗士信忙道:“阁下这是何必,一个民女……”

玉翎雕道:“民女也是人,这就是百姓人人不满官家的道理所在,让路!”

罗士信还待再说,玉翎雕脸色一沉,道:“你让路不让路!”

罗士信原是个趋炎附势的小人,他如何敢得罪这位正牌大员,怎么敢不让路,勉强一笑,

闪身退向一旁。

玉翎雕迈步掀帘进了后舱,后舱较前舱暗得多,可是这难不倒玉翎雕的两眼,他一眼便

看清楚,这后舱陈设气派豪华,别的他无暇细看,那张锦榻上的一个人立即吸引住了他的目

光。

锦榻上,玉体横陈,寸缕未着,一丝不挂地躺着一个女子,这女子体态刚健婀娜,曲线

十分玲珑,她脸偏向里,看不见她的面貌,可是由那一身细嫩的肌肤看,她很年轻。

玉翎雕不是个好色之徒,可是这么美好的一个躯体横陈眼前,也使他禁不住心头一阵跳

动。

他眉锋皱处,信手抓了一件衣裳放在那女子身上,这一来,“当”地一声有件东西从那

衣裳里掉在船板上。

那是一柄匕首,一柄镶珠玉的匕首。

练武的人哪个不爱刀,尤其是这类望之不凡的匕首。

玉翎雕垂手一抓,那柄匕首自地上飞起,倒射入手,他拿起匕首只一端详,立即神情震

动,抬眼望向榻上女子。

那匕首柄上,刻着三个字:马荣贞。

玉翎雕跨步而前,扳过那女子的脸一看,他怔住了,不是那位泼辣、刁蛮、美艳的女马

贼“玉娇虎”是谁!

“玉娇虎”马荣贞是罗士信的金兰小妹,而如今罗士信竟要……”

玉翎雕目射威棱,转身就要往外走。

可是刚走一半,他停住了,转回去一指点向锦榻上的马荣贞,马荣贞娇躯一颤,倏然而

醒,她三不管地娇躯一挺,坐了起来。

玉翎雕忙喝道:“姑娘,别动!”

可是已经迟了,那件衣裳已从马荣贞胸前滑下,玉翎雕忙把目光转向一旁。

马荣贞一惊忙拉上衣裳,抬眼一看,不由一怔,紧接着娇靥通红,脱口叫道:“是

你……”

玉翎雕眼望着一旁,点头说道:“是我,姑娘……请把衣裳穿起来。”转身行了出去。

他出了后舱,罗士信已不在前舱,玉翎雕这时候也没心情留意别的,他只觉得自己的心

跳得很厉害。

没一会儿,后舱帘儿掀动,马荣贞乌云蓬散着,红着娇颜走了出来,她低着头好半天才

轻轻地说道:“你怎么会在这儿……”

玉翎雕好不别扭,道:“我从这儿经过,无意中碰上……”

马荣贞娇靥上刹时一片寒煞,道:“罗士信呢?”

玉翎雕道:“刚才还在这儿……”

马荣贞道:“你没有制住他?”

玉翎雕道:“没有……”

马荣贞娇躯闪动,人到舱门口,舱外只有那几个黑衣壮汉,哪里有罗士信的踪影,她当

即喝问道:“罗士信呢?”

一名黑衣壮汉怯怯地说道:“下船去了,想必往城里找会主去了。”

玉翎雕在她身后说道:“姑娘,他跑不了的。”

马荣贞霍然转过娇躯,但她没说话,好半天,脸上寒煞渐渐敛去,头也微微低了下去,

道:“我该谢谢你……”

玉翎雕道:“没什么,姑娘,罗士信既往城里找郭玉珠去了,想必一会儿就回来,姑娘

何妨坐下等等他?”

马荣贞美目中煞威一闪,道:“我非杀他不可!”

走过去坐了下来,却又低下了头。

玉翎雕怕这种静默,当即没话找话地道:“我听说姑娘已经脱离了‘黑骑会’……”

马荣贞道:“是的,我……”猛然抬起了头,道;“你怎么知道我脱离了‘黑骑会’?”

玉翎雕道:“姑娘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请告诉我姑娘怎么又回来了,是被他们截回来

的么?”  

马荣贞摇头说道:“不,不是,我所以脱离‘黑骑会’,一方面是因为他们要害我,另

一方面也因为他们害了我二哥,把我二哥坑进大内侍卫手里……”

玉翎雕道:“怎么!他们要害姑娘……”

马荣贞把任梅君如何私通师门长辈,如何勾搭罗士信,如何害他跟二哥马荣祥的经过说

了一遍。

听毕,玉翎雕扬了眉,道:“原来他们都是这种人,我……”话锋忽转,接问道:“令

兄如今在……”

马荣贞道:“我二哥如今不要紧了,我逃出了‘黑骑会’后,碰到了一位奇人,他帮我

救出了我二哥,还把我二哥送回了‘东北’……”

玉翎雕道:“姑娘碰上了哪位奇人?”

马荣贞道:“一位新疆来的海老人,他原是……”

玉翎雕神情一震,惊声说道:“海老人!”

马荣贞道:“是的,怎么,你也知道……”

玉翎雕迟疑了一下道:“不瞒姑娘说,我就是他老人家的螟蛉义子,衣钵传人。”  

马荣贞一怔,惊喜说道:“怎么,你就是海老人的螟蛉义子,衣钵传人,那怪不得你有

这么高的身手……”   

玉翎雕道:“姑娘既然被他老人家送回了‘东北’,为什么又……”

马荣贞轻叹一声说道:“早知道你是他老人家的螟蛉义子,衣钵传人,我就不会折回来

了!”

玉翎雕微愕说道:“怎么,姑娘这话……”

马荣贞道:“我所以让我二哥先回去,自己冒险折回来,就是为了找你,没想到在这儿

碰见了罗士信这狗,更没想到会碰上你,要不是你,只怕我已经……”

娇靥跟美目同时一红,住口不言。

玉翎雕想起刚才的情景,心头又是一阵跳动,他忙定了定神道:“姑娘找我是……” 

马荣贞道:“我要告诉你一件事,关于郭姑娘的下落……”

玉翎雕心头又是一跳,忙道:“怎么,姑娘知道玉霜的下落……”

马荣贞点了点头道:“是的,我知道。”

玉翎雕忙道:“姑娘,玉霜她……她在哪儿……”

马荣贞道:“郭姑娘在哪儿我不知道,不过只管找郭玉珠要人就对了。”

玉翎雕双眉一扬,道:“怎么,是郭玉珠掳去了玉霜?”

马荣贞点了点头道:“我常听任梅君拿郭姑娘取笑他……”

玉翎雕根本没听她那么多,目射怕人奇光地咬牙说道:“好个郭玉珠,玉霜假如有什么

差池……”

机伶一颤,随后抓住座椅扶手:“我要不剥他的皮,抽他的筋……”

那坚硬的座椅吱吱轻响,木屑纷纷堕下。  

好半天,他才恢复了平静,缓缓说道:“记得当日我冒犯过姑娘,姑娘为什么还帮

我……”

马荣贞道:“当日当着郭燕翎你把掳郭姑娘事揽在自己身上,并且引开了郭燕翎跟他手

下那些好手,我只觉得欠你的情……”

玉翎雕道:“我冒犯姑娘在先,那也扯平了。”

马荣贞道:“你动手*我,那是人之常情,换换是我也一样,那只能怪我不该用那方法

骗你,那是自取其辱……”

玉翎雕道:“姑娘让我很不安,对姑娘,我很感激……”

马荣贞轻轻说道:“别说什么感激,该感激的是我,你救了我,要不是你及时救了我,

我这身清白,我这辈子……”头往下一低,住口不言。

她现在不是“虎”,而温柔得像“羊”。

玉翎雕显得很不安,沉默着没说话。

可巧马荣贞说完话后,低着头也没再扬起来,一时间这船舱里陷入一阵能令人窒息的静

默中。

突然,玉翎雕扬起了眉,眼望着舱门说道:“有人来了,怕是他们回来了……”

马荣贞猛扬螓首,拧身就要往外闯,玉翎雕手快,一把拉住了她的粉臂,道:“别,姑

娘,等他们自己进来。”

马荣贞没再动,玉翎雕收手指了指几旁的椅子道:“姑娘镇定一点,请坐下,一切自有

我应付。”

马荣贞温顺地坐了下去,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二章 决 斗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翎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