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翎雕》

第三十三章 留 情

作者:独孤红

这条河的河边上,有一片颇为茂盛的树林子,这时候树林子里有两人,玉翎雕坐在一块

石头上,马荣贞就站在他眼前,满脸是焦虑神色。

玉翎雕面前地上,有一小片血渍,那是玉翎雕吐的,也就是他为什么带马荣贞进这片树

林子的原因所在。

刚才在船上他也受了伤,不过他硬把那口血咽了下去,没让任何人看出来,这口血不能

窝在身子里过久,如今他不得不把它*出来。

就因为这,吓坏了马荣贞,使得她满脸的焦虑神色。

玉翎雕坐在那儿喘了几喘。

马荣贞焦虑地问道:“不碍事了么?”

玉翎雕点了点头笑道:“谢谢姑娘,不碍事了。”

马荣贞神色微松,玉手抚着胸口道:“可没把我吓死……”

玉翎雕抬头说道:“我没想到郭玉珠如今有这么一身修为,的确令人不得不刮目相看。”

马荣贞道:“可是他毕竟不是你的对手。”

玉翎雕抬抬头道:“这是如今,如今我也不过稍胜他半筹,假如稍假时日再碰上,鹿死

谁手那就很难说了。”

马荣贞道:“真的么?”

玉翎雕道:“姑娘是个练家子,难道看不出来。”

马荣贞抬头说道:“要以我看,他永远强不过你。”

玉翎雕道:“希望如此,要不然……”摇摇头,住口不言。

马荣贞话又回到玉翎雕的伤势上,问道:“要不要抓帖葯吃吃。”

玉翎雕道:“谢谢姑娘,用不着,这只是一点轻伤,不用吃葯也会好的,对一个练武的

人来说,这点伤算得了什么。”

马荣贞道:“那……咱们别在这儿待了,找个地方歇歇去吧。”

玉翎雕道:“我是要走的,姑娘也该走了。”

马荣贞道:“我走么……上哪儿走?”

玉翎雕道:“姑娘不回家去么?”

马荣贞抬头说道:“不,我暂时还不想回去。”

“怎么,”玉翎雕道:“姑娘还有事儿?”

马荣贞道:“你带着伤,得要个人照顾,我怎么能走。”

玉翎雕笑说道:“姑娘,我感谢,可是这点伤不要紧……”

马荣贞道:“不行,好说它总是个伤,没个人照顾怎么行。”

玉翎雕道:“姑娘,我一个人,出来很久了,像咱们这种人总得学学自己照顾自己的,

我要没碰上姑娘怎么办,何况这点伤也用不着人照顾。”

马荣贞道:“无论你怎么说,我都不能放下你一个人……”脸一红,住口不言。  

玉翎雕没留意,道:“姑娘,你不能陪着我,我也不能让你陪。”

马荣贞道:“你是怕不方便?”

玉翎雕道:“这是一个原因,主要的是……请恕我直言一句,姑娘跟着我是个累赘。”

马荣贞道:“怎么说,我跟着你是个累赘?”

玉翎雕迟疑了一下道:“不瞒姑娘说,我在躲一个人……”

马荣贞讶然说道:“躲一个人,谁?”  

玉翎雕道:“我义父。”

马荣贞道:“海老人家,为什么,怕他老人家抓你回去?”

玉翎雕道:“要只是抓我回去,我就不躲了,怕只怕他老人家要杀我。”

马荣贞一怔也一惊,道:“他老人家要杀你,那怎会,为什么?”

玉翎雕苦笑道:“姑娘看见他们把我当上司了,也都见我身怀那块玉佩了,就为这。”

马荣贞诧声说道:“就为这,这……这是什么意思?”

玉翎雕道:“他老人家一再严谕,郭家、官家,都不许我沾,我沾了郭家已经犯了大错,

前此又接了那方玉佩……”

马荣贞道:“我明白了,老人家不也是……也是……”

玉翎雕道:“他老人家在旗,以前是官家的人,而且红极一时,炙手可热,可是那毕竟

是过去的事了,这些事伤透了他老人家的心。”

马荣贞道:“这些事怎么伤透了他老人家的心?”  

玉翎雕抬头说道:“姑娘别多问,我也不便说,总而言之一句话,姑娘不能跟着我、陪

着我。”

马荣贞抬头说道:“不,要照你这么说,我更不能离开你了。”

玉翎雕呆了一呆道:“姑娘这话……”

马荣贞道:“我觉得我应该跟你共患难。”

玉翎雕抬头道:“姑娘,这灾难不比别的灾难,你无法分担,再说姑娘也没有必要担我

的任何灾难。”

马荣贞道:“为什么,你我不是朋友么?朋友就要患难与共,何况我欠你的情。”

玉翎雕道:“假如姑娘把我当朋友看待,就不该谈什么谁欠谁的情。”

马荣贞道:“那患难与共想是应该的。”

玉翎雕抬了抬头,苦笑说道:“姑娘……”

马荣贞目光一凝,突然问了这么一句。“你讨厌我,嫌我么?”

玉翎雕忙道:“那怎么会……”  

马荣贞道:“你既然不讨厌我,也不嫌我,为什么不让我跟着你?”  

玉翎雕道:“姑娘,我刚才说过……”

马荣贞道:“你说的话我都听见了。”

玉翎雕道:“我现在等于在逃亡。”

马荣贞道:“我也知道,所以我才要跟着你,陪着你。”

玉翎雕沉默了一下道:“姑娘所以要跟着我,陪着我的目的何在?”

马荣贞美目微睁道:“到现在你怎么还问这……”

玉翎雕道:“我希望姑娘说一说。”

马荣贞道:“你这个人怎么……难道你还不知道,不明白么?”

玉翎雕道:“姑娘,说说何妨?”

马荣贞深深地望了他一眼道:“总不会是贪图你的什么……”

玉翎雕微笑道:“那当然,东北马家富可敌国。”

马荣贞道:“刚说过我要跟你患难与共……”

玉翎雕截口说道:“有一点恐怕姑娘还没弄清楚。”

马荣贞道:“哪一点我还没有弄清楚?”  

玉翎雕道:“容我先请教,姑娘愿不愿意我免灾消难?”

“废话,”马荣贞道:“当然愿意……”歉然一笑接道:“你别在意,这两个字我说惯

了……”  

玉翎雕笑笑说道:“姑娘既然愿意我能免灾消难,就不该跟着我,陪着我……”

马荣贞转动了一对大眼睛道:“这话怎么说,难道我跟着你,陪着你会给你招来灾难?”

玉翎雕道:“姑娘虽不至于给我招来灾难,怕也差不多。”

马荣贞双目一睁道:“你这话……我不懂你是什么意思。”

“很简单,姑娘,”玉翎雕道:“假如我一个人,一旦灾难来临,我说跑就跑,既容易

又快,更没牵挂,要是姑娘跟着我,陪着我,那情形就不同了……”

马荣贞道:“我明白了,你是说到时候你得顾我。”

玉翎雕点头说道:“不错,姑娘,我正是这意思。”

马荣贞瞪了他一眼,嗔声说道:“你早说呀,那还不容易么,别顾我,到时候你跑你的

好了,我来替你挡海老人家……”

玉翎雕抬头苦笑:“姑娘,话不是这么说,事情也不能这么做……”

马荣贞目光一凝,两道眉跳动了一下道:“你真不愿意我跟着你,陪着你?”

玉翎雕道:“不是不愿意,姑娘,是不能……”

马荣贞道:“不能跟不愿意有什么不同?”

玉翎雕道:“姑娘明知道它们的不同处何在……”

马荣贞道:“真的是不能,不是不愿意?”

玉翎雕强笑说道:“有姑娘这么一位姑娘陪着,照顾着,嘘寒问暖,无微不至,应该是

求之不得,几生修来……”

马荣贞美目微翻,娇靥微酡,嗔道:“谁嘘寒问暖,无微不至……”

玉翎雕猛悟话有点那个,立即歉然笑道:“是我大意,姑娘原谅……”

马荣贞当真地翻了他一眼,道:“我可没怪你……”螓首随着话声低了下去。

玉翎雕神情为之一震,没说话。

马荣贞也没有说话,一时间这树林子里好静,静得能听见两个人的心跳声!

半晌,马荣贞才抬起头来迟疑着轻轻问道:“你真不是讨厌我,嫌我?”  

玉翎雕忙道:“那怎么会……”

马荣贞道:“我是个在贼窝里长大的女孩子……” 

赧然一笑接道;“其实你知道,我根本就不像个女孩子,也从来没把自己当成女孩子。”

玉翎雕道:“我只知道东北马家有个女中丈夫,巾帼奇英‘玉娇虎’。”

马荣贞红着脸道:“你别损我……”

玉翎雕正色说道:“不,姑娘,我句句由衷,字字发自肺腑。”

“那就行了,我听你的……”

玉翎雕微愕说道:“姑娘听我的什么?”

马荣贞道:“听你的回家去呀,还不好么?”

玉翎雕呆了一呆,忙道:“好,当然好……”

“瞧你,”马荣贞白了他一眼,叹道:“一说听你的,高兴得那个样子,你准是讨厌我,

嫌我!”

玉翎雕忙道:“姑娘,天地良心……”

“别急,”马荣贞倏然而笑道:“是说着玩儿的,其实,你这个人我还不知道么。” 

玉翎雕讶然说道,“姑娘知道我什么?”

马荣贞道:“知道你很好。”

玉翎雕道:“我很好?”

马荣贞道:“难道你不好?”

玉翎雕抬头说道:“我不敢说好,在有些人眼里我是个贼,是个盗……”

马荣贞道:“你是指郭家人?”

玉翎雕道:“并不是郭家人。”

马荣贞道:“我不这么想,也不这么看,即便是盗又怎么样,盗也有好的呀,总比那打

着侠义旗子,坏事做尽做绝的人好……”

顿了顿接道:“其实,这就跟你看我这里的一样,世人都知道马家是胡匪,是马贼,

‘玉娇虎’是个马贼窝里长大,既泼又辣更凶狠的女孩子,而你却认为我还不坏,这就够了,

我不管别人对我怎么想,怎么看,你也不必求,不必在意,是不?”

玉翎雕没说话,从现在开始,他对这位在贼窝里长大的女孩子又多认识了一层。

女孩子毕竟是女孩子,哪怕她再刁蛮,再泼辣,杀人不眨眼,凶狠得怕人,她毕竟还有

她温柔、柔婉的一面。

马荣贞抬手理了理云鬓,道:“我这个人向来干脆,说什么就是什么,我现在就走……”

玉翎雕忙站了起来,道:“怎么,姑娘就走?”

马荣贞眨动了一下美目问道:“怎么,你还有事么?”

“不,”玉翎雕道:“我没有什么事儿,只请姑娘路上保重……”

马荣贞道:“只过了‘清原’,进了‘安东’,就算进了我家的大门了,从这儿到‘清

原’没多远,一路上应该不会再……”

玉翎雕突然说道:“我不能亲自送姑娘回去,我愿意送姑娘一件东西……”

“什么?”马荣贞道:“你要送我什么?”

玉翎雕抬头一声短啸,半空中响起一声雕鸣,紧接着白影一点带着劲风飞射入林,再看

时,玉翎雕左手腕上站着他那只神武慑人的玉翎雕儿,他笑道:“就是这,姑娘要不要?”

马荣贞讶然说道;“你送我这只雕……”

玉翎雕道:“它算得一流好手,一路上有它在空中护卫,十个八个人绝近不了姑娘,姑

娘要不要?”

马荣贞直愣愣地望着那只玉翎雕,摇头说道:“我喜煞爱煞,可是我不能要……”

玉翎雕道:“姑娘不能要,为什么?”

马荣贞道:“它等于是你的护卫,你的信物,我怎么能要,要它送我还差不多……”

玉翎雕道:“那也好,就让它送送姑娘好了。”

“那行,”马荣贞道:“只是我怎么还你?”

玉翎雕道:“姑娘到家之后招呼它一声就行了,它自会飞回来找我的。”

马荣贞道:“它能找着你么?”

玉翎雕笑道:“姑娘信不信,就是把它带出去十万八千里去,它照样能飞回来找到我。”

马荣贞放心地道:“那就行了,我走了。”

玉翎雕扬臂振腕,喝道:“替我照顾马姑娘,去。”那只玉翎雕儿高叫一声,展翼冲天

飞走……

玉翎雕道:“姑娘只管放心上路就是,无论水陆都行,只请保重。”  

马荣贞道:“你也保重。”

玉翎雕道:“谢谢姑娘。”

马荣贞道:“什么时候到我家玩玩儿去?”

玉翎雕道:“事毕后一定拜访。”

马荣贞道:“说什么拜访,你要是到了‘长白’,马家定然会认为无上光荣,把你当凤

凰接待,我走了。”她真是说走就走,转身向林外走去。

玉翎雕没动,道:“姑娘走好,我不送了。”

马荣贞回身说道:“有你的雕送我一样,别忘了你的伤!”

玉翎雕道:“这点小伤不碍事的。”

马荣贞美目一睁,刚要说话,玉翎雕忙道:“姑娘放心,我自会小心就是。”

马荣贞满意了,深深看了一眼,转身行走。

望着马荣贞出林走远不见,玉翎雕缓缓坐了下去,因为他脸上戴着人皮面具,所以看不

见他有什么表情。能看见的,只有那双目光,那双眼神。而,那双目光,那双眼神却令人难

以意会。

他就坐在那儿,呆呆地……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翎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