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翎雕》

第三十五章 援 手

作者:独孤红

时间是大白天,地点是密探遍布的“承德”城,高人荣不敢走大街,唯恐招来更大的麻

烦,所以他专找人少的小胡同跑。

转眼工夫,他已到了城墙下,这一带是旷野,他毫不犹豫地长身拔上城墙翻了出去,城

外也是一片荒郊,离官道大路还远,他落地便放腿疾奔。  

扭头看看,那三个也追出了城,在后头穷追不舍,双方身法都够快,转眼已把“承德城”

远远抛在后头,出了几里之外。  

跑着,跑着,眼前一片树林拦在荒郊之中,高人荣长身而起,使要一头扎进树林,突

然……

树林里闪出个人:“阁下请留步。”

高人荣一惊,硬生生地刹住身形,凝目一看,只见那片树林里闪出的是个年轻人,穿一

身白衣,有一付颀长的身材,长眉细目,白里泛黄的一张脸,瞧上去阴森森地怕人!  

他一定神问道:“阁下是……”

年轻白衣客淡然说道:“我请阁下留一步。”

高人荣道:“阁下认识我么?”

“不认识,”年轻白衣客摇头道:“我要认识你,就不会叫你停步了。”

高人荣长眉微扬道:“阁下这是什么意思?”

年轻白衣客道:“你马上就知道了。”

眼看身后那“四霸天”之三已然迫近百丈,高人荣可没有心情跟人多说话、探究竟,他

身形一闪,便要绕过年轻白衣客身边进树林里去。

年轻白衣客抬了手,抖手之间一股无形的劲气硬把高人荣截了下来,高人荣只觉得身前

有堵无形的墙,根本就冲不过去,他心头不由大震,抬眼惊讶地望着年轻白衣客刚要说话。

年轻白衣客已先他开了口,淡然笑道:“奇怪是么,年轻轻的,手下却不含糊。”

只听唤声传了过来:“喂,小伙子,截住他,那老家伙是朝廷钦犯。”

高人荣脸色一变道:“阁下听见了,我是被缉拿的朝廷钦犯。”

年轻白衣客目光一凝,似乎犹豫了一下,然后他抬起了手:“老人家,请站到我身后

来。”

高人荣一怔,迟疑着没动。  

年轻白衣客道:“老人家,追兵到了,你要是信不过我,可以躲进树林里去。”

现在他放行了,高人荣又复一怔,但他没多考虑,闪身而动,他躲到年轻白衣客身后,

却没进树林里去。

这倒不是说他怕树林里有什么埋伏,而是他不好相信这年轻白衣客。

高人荣刚躲到年轻白衣客身后,一声沉喝传了过来:“小伙子,闪开。”

三条人影划空而至,挟千钧之威,当头扑下。

年轻白衣客淡然一声:“三位也请等一等。”

翻腕一抖掌,“嘶”地一声裂帛异响,“四霸天”之三身形似被什么挡了一下,立即被

震落地。

那三个一怔,老脸各现惊讶色。

紫膛脸的“紫面天王”段百里定了定神道:“小伙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年轻白衣客微一摇头道:“没什么,我要先弄清楚是怎么回事。”

段百里道:“你刚才没听见么,这老家伙是朝廷钦犯。”

年轻白衣客道:“我又不聋,岂有没听见的道理,三位是……”

段百里道:“我三个既然拿的是朝廷钦犯,你说我三个是干什么的。”  

年轻白衣客摇头说道:“我懒得费脑筋,也没那么多工夫,想听你三个自己说。”

段百里脸色一变道:“小伙子,你……你是哪条路上的?”

他之所以倏转话锋,没有发作,那是突然想起了年轻白衣客适才那惊人的一掌,要不然,

凭他“四霸天”那种脾气,那种作风,早就气势汹汹的拿人了。  

年轻白衣客淡然说道:“江湖路上的,答我问话。”  

段百里浓眉一耸,道:“小伙子,别年轻轻的不懂事,闯江湖这种事不容易,别为了这

件事毁了你……”

年轻白衣客淡然一笑道:“阁下似乎是误会了我的意思了。”

段百里道:“我怎么误会你的意思了?”  

年轻白衣客道:“我之所以要先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并没有恶意,等我弄清楚是怎么回

事后,也许我会把身后这位送交三位也说不定。”

段百里忙道:“你还要怎么弄清楚,你身后那老家伙是朝廷钦犯,我三个是抓拿钦犯的,

这还不够清楚么。”

年轻白衣客道:“当然不够,要是够的话,我还问什么,你说你三个是拿钦犯的,我怎

么知道你三个不是冒充的。”

段百里瞪眼说道:“小伙子,你这是……这是什么所在,哪个大胆不怕死的敢冒充吃这

碗饭的。”

年轻白衣客摇头说道:“口说没用,三位得拿个身份证明我看看。”

段百里有了火儿,冷笑一声道:“小伙子,你这是存心找事,我是不愿招无辜,像你这

样难免不让我认为你有包庇钦犯之嫌,小伙子,王法无情,这罪可不轻啊。”

年轻白衣客两眼微睁,倏然一笑说道:“先告诉你,我有一颗天胆,就是把皇上搬出来

也吓不了我,你要是这么说的话,你看着办好了。”

僵了,段百里陡然变色,冷哼一声道:“小伙子,你倒不失为爽快。”他抬手就要动。

“老段,别……”“四霸天”中阴狠姦诈著称的“笑面煞”,矮胖的哈化文突然抬手拦

住了他,笑吟吟地道:“这位小老弟说的未尝没有道理,不拿身份证明给人家看看,人家知

道你是干什么的,嘴说没用,我说我是当朝一品,谁信,这年头人心坏得很,招摇撞骗吃唬

人饭的到处都有,不能怪人家……”

说着,他撩起衣裳亮了亮腰,望着年轻白衣客道:“小老弟,瞧瞧这是什么,瞧清楚了,

信了么?”

他腰里挂着一面腰牌,这种腰牌的形式,只要稍具见闻的人,一看就知道来头。  

年轻白衣客两眼一瞧,“哦”地一声道:“三位果然是……这么说,三位是来自‘承德’

行宫的……”

哈化文笑道:“不差,小老弟,你说着了,如今可以……”

他那后话还没有出口,年轻白衣客已然揽过说道:“能再请教一下么,我身后这位犯的

是什么罪?”

哈化文一摇头道:“小老弟,事不关你,最好别问。”

年轻白衣客淡然一笑道:“阁下该知道,古来莫须有的罪名可不少。”

哈化文胖脸一绷,笑容一敛,似乎要变脸了,可是刹那间他那胖脸又绽开了,又堆起了

笑容:“不差,不差,小老弟说的是,想当初岳武穆岳老爷就冤死在这三个字上,‘风波亭’

归天,让世人愤恨无穷,这是见于史书,咱们知道的,不知道的还不知道有多少哪……”

顿了顿,接着:“小老弟,是这样的,你身后那老家伙就是一伙叛逆中的一个……”

“叛逆,”年轻白衣客道:“这罪名不小,罪也不轻,论起来只怕要株连九族,想当初

那吕留良就是这个明例……”

“不差,不差,”哈化文嘿嘿笑道:“小老弟知道的不少,这罪的确不轻,那吕留良也

只是书生造反,兴不起多大的风,作不起多大的浪,你身后那老家伙这一伙就不同了,都是

江湖上的能手,说起来也真是,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年景好、不愁吃、不愁穿,可以说家

家户户丰衣足食,谋什么叛,造什么反呀,吃饱了撑的,这不是作死么。”  

年轻白衣客微一点头道:“话是不错,当朝位行德政,天下百姓乐太平,大可不必谋叛

造反,凡谋叛造反者也委实应处以极刑,只是,三位,这一位谋叛造反,有什么证据么?”

段百里突然叫道:“你找我三个要……”

哈化文抬手拦住了他,道:“老段,这么多年公事饭,你是怎么吃的,怎么动不动就来

火,怎么不懂是非,捉姦成双,拿贼拿赃,哪件事不得要证据,小老弟问得好,问得好,拿

人的是咱们,人家不找咱们要证据找谁要,难道叫人家找这姓高的要证据不成,得啦,得啦,

真是,你站在一边少开口……”

的确,他比段百里高明,比段百里厉害,委实不愧以阴狠姦诈著称,段百里确也一点就

透,立即闭了嘴。

话锋微顿,哈化文目光一凝,深深一眼,然后笑问道:“小老弟,你是江湖路上的,听

说过南海郭家么?”

年轻白衣客一震,道:“听说过,当然听说过,放眼天下,哪有不知道‘南海’郭家的,

怎么,难不成我身后这位是……”

哈化文一抬手道:“小老弟先别问他是不是郭家的人,请小老弟先告诉我,据你小老弟

所知,‘南海’郭家是一伙怎么样的人?”

年轻白衣客两眼一睁道:“自当朝入关以来最大的叛逆,朝廷的心腹大患。”

高人荣听得变了色,扬了眉,他单臂暗凝了真力。

哈化文笑了,胖脸上的笑意更浓,两眼之中闪漾起异样光采,话也说得更柔和,更亲近

了:“不差,简直对极透了,小老弟不愧是位明白人,就凭一句,我断定你老弟必是位江湖

上的俊英豪,朝廷也该赏你小老弟点什么,我现在可以告诉小老弟了,你身后那老家伙就是

郭家那一伙里的……”

年轻白衣客“哦”地一声道:“是么,老人家?”

他是问高人荣,哈化文却会错了意,忙道:“我还会蒙你小老弟不成,不信问问他,除

非他狡猾诡诈,没胆没种狡赖……”

“哈化文,”高人荣突然沉声说道:“郭家的人不是没胆没种软骨头懦夫,能为郭家人,

能列‘南海门’,每一个都会感到无比光荣。”

年轻白衣客扬了扬眉。

“听,小老弟,”哈化文抬手一指道:“这不等于承认了么。”

年轻白衣客微一点头道:“我听见了,老人家贵姓大名,怎么称呼?”

哈化文道:“小老弟,我姓……”

年轻白衣客道:“我问的是我身后这位。”

哈化文一怔,旋即笑道:“我还当你小老弟是问我呢,不要紧,不要紧,我可以告诉你

小老弟……”

高人荣道:“高某人自己有嘴,阁下,我姓高,叫人荣。”

年轻白衣客“哦”地一声道:“昔日‘雍王府’的护卫,今天郭玉龙左右。”

高人荣一怔点头:“不错,阁下怎么知道……”

哈化文讶然问道:“怎么,你小老弟也知道……”

年轻白衣客淡然一笑道:“高老人家,‘辽东’郭家有位不凡的护卫高念月,他是老人

家你的……”

高人荣讶然说道:“阁下,你认识念月?”

年轻白衣客道:“谈不上认识,听说过,我见过几次。”

高人荣道:“那是犬子。”

年轻白衣客淡然一笑道:“虎父虎子,怪不得高念月这般不凡,嗯,高念月,他是该叫

念月,老人家给令郎起的这个名字,不忘故人之恩……”

高人荣叫道:“阁下,这……这你也知道,阁下究竟是……”

年轻白衣客忽然一声冷笑,径自说道:“郭家的人我知道的不少,可并没有见过一个让

人在后头追赶的,高老人家这一跑岂不尽扫郭家威风,大大地扫了郭玉龙的名头……”

高人荣呆了一呆,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年轻白衣客已然凝目望着哈化文道:“我身后既

然是郭家的人,这件事我可以不管,如今我把人交给三位了。”

话落,他当真横跨一步躲向一旁。

段百里为之一怔,哈化文却嘿嘿笑道:“的确是位俊英豪,明白人,小老弟,我记住你

了,也请多留一步,等我三个拿下钦犯,咱们谈谈。”

话落,闪身扑向高人荣。

按说,高人荣有足够的时间转身躲进树林里,可是他没跑,不但没跑,反而抖掌迎向了

哈化文。

哈化文这一动,段百里跟“瘦丧门”韩如水跟着而动,他两个一左一右挥掌扑向高人荣,

高人荣立即三面受敌。

高人荣当年能列身“雍王府”,任职“雍郡王”胤祯的护卫,本就不弱,这么多年来在

“南海”郭家,耳濡目染,受益更不浅,可是他如今的对手是当年横行“北六省”,称霸一

方的“四霸天”,又是以一对三,这情形就不同了。

三十招一过,高人荣就显得手忙脚乱,力不从心了。

再看那年轻白衣客,他当真没走,却负手站在一旁看着,丝毫没有帮忙的意思,悠闲得

很,根本就漠不关心。

突然,“嘶”地一声,高人荣肩头被哈化文那圆胖的五指扯裂一个大口子,高人荣一惊

之下更忙乱了,“卟”地一声,肋下又被段百里那凌厉的指风点破一个洞,再差分毫就要伤

及肋骨,够阴的。

高人荣额上见了汗,两眼也渐渐的红了。

就在这时候,“瘦丧门”韩如水由旁偷袭施煞手,五指如钩,猛抓高人荣左肋,高人荣

想往右躲闪,但右边段百里那一片掌风早就等在了那儿,眼看他不伤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五章 援 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翎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