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翎雕》

第三十七章 彩凤归

作者:独孤红

郭玉霜目送郭玉珠的身形消失在夜色里,娇靥上的神色木木然,美目中泪光闪动,没说

一句话。

老尼姑脸上掠过一丝异样表情,道:“玉霜,回去吧,你的经还没有念完呢。”说完了

话,她就要转身。

郭玉霜突然叫道:“姑婆。”

老尼姑应了一声,回身问道:“怎么,玉霜?”

郭玉霜道:“我好生不忍。”

老尼姑道:“你对他有情么?”

郭玉霜摇了摇头,道:“我只把他当成兄弟……”

老尼姑道:“你能跟着他,伴他一辈子么?”

郭玉霜道:“您明知道那不可能……”

老尼姑道:“那就硬起心肠,别生什么不忍,你要知道,有些事一念不忍足铸无穷恨

事。”

郭玉霜神情微微一震,点头说道:“我知道,我的心就是太软了。”

老尼姑道:“在一个情字上是不能心软的,你要是心软,就害了他了。”

郭玉霜道:“我知道,姑婆。”

“那就好。”老尼姑点了点头道:“跟我进去吧。”

她刚要转身,郭玉霜又叫住了她:“姑婆。”

老尼姑道:“还有什么事,姑娘?”

郭玉霜眼望着岭下茫茫夜色,道:“我不放心……”  

老尼姑道:“你不放心什么?”

郭玉霜道:“玉珠。”

老尼姑倏然笑了道:“姑娘,那位少爷的心智、所学,又比你强得多,在当今世上年轻

一辈中也找不出几个能跟他匹敌的。”

郭玉霜道:“可是他要对付的却不是这年轻的一辈。”

老尼姑道:“那怎么办,你又能帮他多大忙,给他多少助力?他自己惹出来的祸,也只

有让他自己去应付。”

郭玉霜道:“我知道,您说过,到时候自会有人跟他联手对付‘长眉门’,用不着我为

他担多大的心,只是我大伯父……您知道,‘玉龙令’已然传下,郭家人到处在找他……”

老尼姑摇头说道:“你郭家人如今已无法奈何他了,就连你爹,要胜他一招半式怕也得

全力拼过百招。”

郭玉霜美目一睁,惊声说道:“玉珠,他……他如今这么厉害么?”

老尼姑道:“你不信么?”

郭玉霜道:“那倒不是,您说的话我怎么敢不信,只是……”

“玉霜。”老尼姑笑笑说道:“你看看这个。”

转身伸手摸上“菩提庵”庵门上的门框,那手摸处,便成粉末,应手而落,扑簌簌洒了

一地。

郭玉霜大惊,忙道:“姑婆,这是……”

老尼姑含笑说道:“我护住了自己,没能护住门框,将来我再碰见他,非让他给我重修

这‘菩提庵’不可。

郭玉霜惊声说道:“他能在您的神功之下……”  

老尼姑道:“放眼当今年轻一辈中,谁能有此功力,如今你信了吧。”

郭玉霜道:“我不敢不信,只是,姑婆,郭家虽没人能奈何他,如今他绝不敢违抗‘玉

龙令’,见了‘玉龙令’也绝不敢跑,我怕他因此被擒回去……”

老尼姑道:“那怎么办,你的意思是……”

郭玉霜迟疑了一下道:“要是您答应,我想回大伯父那么去……”

老尼姑道:“你到你大伯那儿又能如何?”

郭玉霜道:“说什么我也要他老人家收回‘玉龙令’。”

老尼姑道:“那可能么,姑娘,据我所知‘玉龙令’向不轻出,打从你爷爷起,‘玉龙

令’一直具无上权威,从没有一次因谁半途撤回过。”

郭玉霜道:“这我知道,即使不能让他老人家撤回‘玉龙令’我待在大伯父那儿,到时

候也可以拦拦。”

老尼姑沉默了一下之后,道:“姑娘,跟我进去吧,你的东西我已经给你收拾好了。”

转身进了“菩提庵”。  

郭玉霜为之一怔,旋即娇靥上浮起喜色……

东方天边泛起了一片鱼肚色。

菩提庵门里走出了姑娘郭玉霜,她一身朴素打扮,手提着个小包袱,但这掩不住她的绝

代风采,国色天香。

老尼姑跟在她后头,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姑娘郭玉霜出庵便跪倒在地:“姑婆,玉霜拜别,也叩谢您的大恩。”

老尼姑伸手拉起了她,淡然一笑道:“跟姑婆还客气,拜别也就够了。”

郭玉霜道:“姑婆,玉霜想知道一件事……”

老尼姑含笑问道:“你想知道什么事,姑娘?”

郭玉霜道:“我想知道玉珠的将来。”

老尼姑道:“姑娘,玉珠他不是你的……”

郭玉霜道:“可是他是我的兄弟。”

老尼姑道:“多关心一点自己不好么。”

“姑婆,”郭玉霜道:“玉珠跟我没什么两样。”

老尼姑笑笑没说话。

郭玉霜道:“姑婆,能说么?”

老尼姑道:“姑娘,这是天机。”

郭玉霜道:“我不敢多求,只求知道玉珠将来的吉凶。”

老尼姑道:“姑娘,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郭玉霜道:“姑婆,这是定数,不是玉珠的吉凶。”

老尼姑道:“姑娘,万事冥冥中早定,半点由人不得,你早知道玉珠的吉凶又能如何。”

郭玉霜脸色一变道:“这么说玉珠是凶……”

老尼姑道:“傻姑娘,姑婆可没这么说。”

郭玉霜脸色恢复了正常,定了定神之后道:“那么,玉珠将来无凶可言?”

老尼姑道:“姑娘,姑婆这么说了么。”

郭玉霜发了急,道:“姑婆,玉霜求您老人家……”

老尼姑摇头说道:“姑娘,别谈了,傻姑娘,天机是不可轻泄的,天亮了,你也别再耽

搁了,姑婆这里有样东西,你只管拿着它放心下岭就是……”

说着,她自袖底摸出一个黄色的小绢囊递向玉霜。

玉霜讶然说道:“姑婆,这是……”

老尼姑道:“现在别问,等到必要的时候,你背着人打开它就是。”

玉霜道:“必要的时候,您是指……”

老尼姑道:“到时候你自己就会明白的。”

郭玉霜皱眉道:“您为什么老不肯明说,难道这也是天机么?”

老尼姑一点头道:“一点不错,姑娘,这也是天机。”

郭玉霜道:“那……玉霜只好不问了。”伸手接过了小绢囊。

老尼姑道:“藏好它,姑娘,这东西千万丢不得。”

郭玉霜点头答应,把小绢曩藏进了怀里。

“还有,玉霜,”老尼姑道:“万一你下岭之后碰见了那兄妹俩,把这个交给他兄妹,

自可保你平安无事……”说着又自袖底取出一封信递向郭玉霜。

郭玉霜接过信一看,只见信封上空白没有一个字,她也没多问,随手又藏了起来。

老尼姑看她把信藏好,这才又道:“好了,如今你可以放心下岭走了,姑婆也用不着*

心了。”

郭玉霜道:“姑婆,玉霜什么时候能再来?”

老尼姑含笑摇头道:“姑娘,你不会再来了。”

郭玉霜讶然说道:“我不会再来了,为什么?”  

老尼姑道:“你跟‘菩提庵’的缘份止于此。”

郭玉霜道:“那我就不能再来了么?”

老尼姑笑笑说道:“不信你试试看,你要是能再到‘菩提庵’来,姑婆愿意输你点什

么。”  

郭玉霜黛眉微扬道:“您愿意输点什么?”

老尼姑道:“你要什么,姑婆就给什么。”

郭玉霜道:“玉霜别的不求,只求您能到‘独山湖’长住。”

老尼姑倏然一笑,伸手抚上玉霜的香肩,道:“谢谢你的好意,姑娘,我没想到你跟我

这么投缘,我是个佛门弟子出家人,在俗世中长住是不可能的,不过有那么一天我总会到

‘独山湖’走一趟的。”

郭玉霜忙道:“姑婆,哪一天?”

老尼姑笑笑说道:“到时候你总会知道的。”

郭玉霜眉锋一皱道:“难不成这又是天机?”

老尼姑摇头笑道:“这不是天机,只是姑婆童心未泯,要卖个关子。”

郭玉霜笑了,道:“您说话可一定得算啊。”

老尼姑道:“那是当然,出家人岂可打诳语。”

郭玉霜还待再说。

老尼姑已然又道:“世上无不散之筵席,谁要真说也永远说不完,姑娘,别耽误了我的

早课,待姑婆送你一程吧。”

话落,抖袖,郭玉霜一个娇躯突然离地而起,直向岭下飞去,轻盈灵妙,一如凌波之飞

仙。

郭玉霜陡然一惊,旋即明白过来,定下了心,忙叫道:“姑婆,您老人家请保重……”

老尼姑没有答话,却含笑点头,喃喃说道:“真是难得的好姑娘,放眼当今,哪一家的

堪与比拟,海青父子好福气,造化不小……”

x x  x x  x x

天大亮了。

很快地又是一天。

暮霭低垂,华灯初上,一辆单套高篷马车缓缓地驰进了这小城镇。

这城镇虽小,可挺热闹,上了灯之后更是万头攒动,到处闹嚷嚷地。

马车在人缝里向前缓驰,可难为了赶车的车把式,一边留神赶车,还得一边留神马车撞

了人。

好不容易,马车停在一家灯笼高照的客栈门口,车停顿后,车把式放下鞭,下了车辕,

到了马车边上掀开了密遮着的车篷。

车篷掀处,打车里下来个冰肌玉骨,清丽无双的大姑娘,是姑娘玉霜,玉霜提着小包袱

下了车,望了望眼前,又望了望身边的车把式,开口说道:“就是这儿么?”

车把式哈着腰忙笑说道:“地方小,没有像样的大客栈,您多包涵。”

玉霜摇头说道:“不要紧,好歹凑合一夜,房间订好了么?”

车把式道:“早就订好了,这您放心,我们行里跟每个地方的客栈都有联络,只客人一

上了车到一个地方就有地方住。”

玉霜道:“我要早点歇息了,麻烦你先进去打个招呼吧。”

车把式一欠身道:“您请跟我来。”转身先进了客栈。

玉霜没在门口多站,随后跟了进去。对街隔两三家,另一家客栈门口的拴马桩上拴着十

几匹蒙古种健骑,有个黑衣汉子正在那儿翻弄马鞍,一眼瞥见姑娘的背影,呆了一呆,霍地

转身进了客栈。

当然,这姑娘玉霜没瞧见,她根本就没留意那十几匹健骑。

姑娘玉霜的住处在后院的上房,在这儿,所谓上房也不过稍微宽敞些,看上去干净些,

炕上的被褥刚换洗过,叠得也挺整齐。

姑娘进了屋,伙计点了灯,搬过椅子横过座,然后对姑娘陪笑哈了个腰:“姑娘,您要

吃点什么?”

玉霜道:“你给赶车的送点吃的去,给我拿茶水来就行了。”

伙计答应一声带上门走了。

没一会儿,轻快的步履声到了门口,门上响起了两声轻微的剥啄,姑娘玉霜当即说道:

“门没拴,进来吧。”

门被推开了,一个黑衣壮汉端着茶水走了进来。  

姑娘玉霜何等人,一眼就看出这黑衣壮汉非等闲人,当即站了起来凝目问道:“你

是……”  

那黑衣壮汉放好了茶水抬眼望向姑娘:“姑娘可是从‘恒江’来的?”

姑娘玉霜一点头道:“是的,怎么?”

那黑衣壮汉道:“您姓郭?”

姑娘玉霜道:“我是姓郭,你是……”

黑衣壮汉倏然笑道:“那就没错了,姑娘方便么?”

姑娘玉霜道:“你到底是干什么的?”

黑衣壮汉笑笑说道:“郭姑娘,我是‘黑骑会’的,您有几位朋友请您到对街去一趟。”

姑娘玉霜脸色一变道:“原来你是‘黑骑会’的,我没想到会在这儿碰见你们,你们走

得可真慢啊。”

那黑衣壮汉道:“姑娘别多说了,反正已经碰上了,怎么说也只有认了。”

姑娘玉霜道:“任少君兄妹在哪儿?”

那黑衣壮汉道:“就在对街另一家客栈里,恭候着您呢。”

姑娘玉霜淡然一笑道:“那我可不敢当。他兄妹为什么不过来坐坐?”  

那黑衣壮汉道:“任爷原是要过来看姑娘的,可是二姑娘不许,我们二姑娘说该请您过

去坐坐。”  

姑娘玉霜道:“坐了一天马车,我很累了……”

那黑衣壮汉淡然一笑道:“郭姑娘,您不会愿意惊动别人的是不,我给您带路,您跟着

我过去,谁也瞧不出什么……”

姑娘玉霜道:“别跟我说这种话,老实说吧,你请不动我,要就让任少君兄妹过来见

我……”

那黑衣壮汉咧嘴一笑道:“那是,郭家绝学震寰宇,我或许请不动姑娘,但我回去之后

会换两个来,两个不行再换四个,‘黑骑会’并不乏人,姑娘又何苦呢?”

姑娘玉霜双眉陡地一扬,一点头道:“好吧,我跟你过去一趟,带路。”

那黑衣壮汉笑了一欠身道:“我遵命,姑娘。”毫不犹豫,转身向外行去。

姑娘玉霜抬手熄了灯,迈步跟了出去,在院子里,她看见站那儿发愣的客栈伙计,她向

伙计打了个招呼,要伙计看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七章 彩凤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翎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