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翎雕》

第三十八章 情理难全

作者:独孤红

然而,“辽阳城”里刚上灯的时候,“龙记客栈”又掀起了一阵巨浪,这阵巨浪比玉霜

的归来还要高,还要大。

一辆高篷马车驰到了“龙记客栈”门口,车篷上,套车的牲口身上,满是黄尘砂粒子,

任何人一看就知道这辆马车是经过长途跋涉到达“辽阳”的。

车辕上那赶车的车把式,是个头戴宽沿大帽的白衣客,帽沿压得很低,看不见他的脸,

那一件白衣上也饰着一层黄,可是这些却掩不住他那超人的气质,那透自他那颀长身材的自

然慑人之感,

他,右手持鞭,左手控缰,控缰左手那无名指上,还戴着一枚其色乌黑的指环,看不出

是什么打造的,不过任何人都会觉得它很名贵,这也许是因为它戴在这位不凡的白衣客手上

的关系。

这辆高篷马车里坐着的不知是什么人,赶车的车把式居然这么不凡,遍挑当今怕也挑不

出几个。

马车在“龙记客栈”门口停稳,那白衣客一边拴缰插鞭,一边像是对谁说话似的发话说

道:“到了,真不容易,你两个先在车里待着,等我下去招呼他们一声再说。”

显然,他是对车里的人说话的,你两个,显然车里也不是他的主人、上司或长辈。

白衣客说完话后,径自下了车辕往“龙记客栈”行去,这时候再看这位白衣客,还透着

洒脱飘逸。

“龙记客栈”里的人,哪一个不是两眼雪亮,一见这等人物进门,计全亲自迎了出来,

微一哈腰,陪笑说道:“您,住店?”

白衣客微一点头道:“我想进来歇会儿,赶了一天的路,实在够累的,真可以说人疲马

乏,请问,老哥可是姓计?”

计全一怔,道:“不错,您认得我?”

白衣客笑道:“你老哥既然姓计,那我就认得你……”走到柜台前一条长板凳上坐了下

去。

计全一脸错愕诧异色,跟了过去道:“请问,您是……”

白衣客抬手摘下了那顶宽沿大帽,嘿,好相貌,冠玉般的一张脸,长眉、凤目,风神秀

绝,英俊绝伦,四十多年纪,跟大爷差不多,连根胡子都没有。

计全瞧着直发愣,难道他不认识……

白衣客淡然一笑道:“计老哥,我姓郭,跟你们大爷姓一个姓,来自大漠。”

计全神情陡然一震,脸色大变,脱口惊呼:“您,您是老……”

白衣客截口笑道:“计老哥看我老么?”

计全一脸惊容地惊喜,曲膝便要往下跪。

白衣客一把拉住了他,含笑说道:“你这是何必,咱都是上了年纪的人,留神扭了筋骨

闪了腰。”

计全道:“您这是折煞计全,您原谅计全有眼无珠,这个头说什么也得磕。”

白衣客道:“我不许,是你听我的,还是我听你的。”

计全道:“老神仙……”

白衣客眉锋一皱,道:“瞧,又来了,我自己不服老,都是你们把我叫老了。”

计全跪不下去,只得作罢,他好不惊喜,好不兴奋,站在那儿半天才憋出一句:“您怎

么来了?”

白衣客淡然一笑道:“你说,我能不来么,对了,人荣到了么?”

计全忙道:“到了,到了,人荣老早到了……”

“那就好,”白衣客道:“你不知道,让他来了我也不放心……”

“说得是,老神仙,”计全道:“计全说句放肆的话,您实在该来,也来得正好,事儿

闹大了,大爷颁下了‘玉龙令’,任谁劝都没用……”

白衣客一抬手,含笑说道:“我紧赶快赶,赶了一天的路,渴得喉咙里都快着火了,给

我倒杯茶喝喝好么?”

计全一听,一巴掌拍上后脑勺,道:“您瞧我有多糊涂,一高兴给忘了。”他像一阵风,

转眼间一杯热茶双手递上。

白衣客谢了一声,接过那杯热茶喝了一口,道:“嗯,这头一口跟凉浆似的……”一口

气喝完,把杯子往前一递道:“麻烦再来一杯。”

计全又像一阵风,白衣客喝了三杯,才算解了渴,他一点头,笑道:“行了,喉咙里的

火熄了。”

这位够风趣,计全陪上一笑,道:“老神仙,计全刚才说……”

白衣客点了点头道:“我知道,我就是为这来的,还怕自己不行,连那两位也请来了,

其实她们比我还急。”

“哪两位?”计全一怔,急道:“怎么,老神仙,二位老夫人还在车上?”  

白衣客微一点头,计全真急了,道:“您怎么不早说……是我糊涂,该死,该死……”

扭头就要往外冲。

白衣客一把拉住了他,道:“别,我们停下来歇会吧,顺便打个招呼,马上就往山里

去……”

计全道:“那我马上派人往山里送信儿去。”

“也别,”白衣客道:“他们心绪都不会好,别折腾他们来,我们既然来了,迟早总要

到山里去的,还让他们接个什么。”

计全道:“那您……”

白衣客道:“我坐会儿就走。”

计全道:“那么我先禀告您一声,玉霜姑娘回来了,大爷刚把她接进山里去!”

白衣客淡然一笑道:“我知道,我全知道,不瞒你说,有人给我送了信儿。”

计全道:“有人给您送了信儿?谁?”

白衣客道:“你不认识,一位佛门行道比丘。”

计全还待再问,白衣客已然又道:“燕南人可在山里?”

计全道:“六爷已不在山里,他出去找珠少爷去了。”

白衣客道:“这么说他还不知道玉霜已经回来了?”

计全道:“是的,六爷还不知道。”  

白衣客道:“那么,玉珠呢,可有什么消息?”

计全道:“六爷还没回来,不知道,只不知道玉霜姑娘……”

白衣客道:“她知道的我都知道,我是想知道最近的消息。”

计全道:“那恐怕就要等六爷回来了。”

白衣客微一摇头道:“他未必能找着玉珠……”

话说到这儿,他站了起来,把宽沿大帽往头上一戴,道:“我们走了,你忙吧。”

计全答应一声道:“老神仙,见着大爷之后,您可千万……珠少爷只是一时糊涂,再说

他年纪也还小……”

白衣客道:“怎么,你们都那么护他!”

计全道:“老神仙,您明鉴,大伙儿都是看着珠少爷长大的,珠少爷的品行怎么样,大

伙谁还不知道么,您说,老神仙,珠少爷是个坏孩子么……”

白衣客点了点头,道:“你说的不错,玉珠的确不是个坏孩子,只是从小娇生惯养,过

于懦弱了些,因之一有刺激他就会想不开,就会倾于偏激,甚至铤而走险,这,燕翎夫妇俩

要负一大半责任。”

计全道:“所以说您无论如何也要让大爷撤回‘玉龙令’……”

勉强一笑道:“您知道,计全的意思不是怪大爷,计全也不敢,无论怎么说珠少爷他年

纪还小,他只是一时糊涂,您说老神仙,人活一辈子,谁能没个过错,就是圣贤也难免啊!”

白衣客点了点头,没说话,迈步向外行去。

计全还不放心,跟上了一步,道:“老神仙……”

白衣客回过头来含笑道:“我知道,你放心,玉珠是我的孙子。”

转身又往外走去。

计全激动地一声:“老神仙,全仗您了,计全这儿给您磕头了。”

话落,他就要往下跪,可是他两腿刚一曲,两只脚便离了地,让他根本跪不下去,计全

心里明白,忙改口说道:“那……老神仙,计全这儿恭送了。”他深深地躬下身去。

蹄声响动,车声辘辘,那辆高篷马车驰走了,计全抬起了头,老脸上的神色难以言喻,

就不知道他有多少喜!

快初更的时候,这辆高篷马车驰抵了那一夫当关,万夫难越雷池一步的险要隘口,一名

腰带长剑的英武守山弟兄掠了过来,马车前停身,一哈腰,礼貌地问道:“请问是……”

白衣客车辕上答话道:“麻烦代为通报一声,就说大漠来人求见。”

那名弟兄道:“您请候着。”

一欠身,转身离去,没多久,隘口内掠出一人,是高念月,他来到车前抬眼凝目,问道:

“您是大漠来的?”

白衣客道:“是的,你是念月?”

高念月道:“正是念月,您是哪位叔叔?”

白衣客淡然一笑道:“你应该叫我一声伯父。”

高念月一怔,旋即扬眉说道:“您来自大漠,我该叫您一声伯父?”

白衣客道:“怎么,你不信?”

高念月道:“辽东’正值多事之秋,我没去过大漠,大漠的伯叔们也认不得几位,您能

否拿出点什么证明……”  

‘白衣客一点头,道:“够小心,够仔细,行,不愧是人荣之后,郭家的俊彦,你瞧瞧

这个。”

把左手往车前一伸,高高地扬起了戴着黑指环的那个无名指。

虽然时届初更,但今夜月色很好,双方距离又近,所以高念月可以看得很清楚,他脸色

陡变,身躯一矮,跪了下去,道:“您原谅,念月不知道是您。”

白衣客哈哈笑道:“没人怪你,起来,起来。”

高念月应声站了起来,回身扬声喝道:“鸣锣传话……”

白衣客一抬手,道:“别,我就这么进去。”

高念月回身哈腰,道:“是,您请,容念月带路。”

“别,”白衣客又招了手,道:“过来,车辕上来,咱爷儿俩一块儿坐车进去。”  

高念月恭顺地应了一声,走过来登上车辕,一伸手道:“恭请把车交给念月。”

白衣客不客气地把缰绳跟鞭交了过去,高念月接过鞭缰刚要驱车,突然他一惊道:“两

位伯母可在车里?”

只听车里传出个甜美话声:“到这时候才想起你两个伯母呀!”

高念月道:“请二位原谅,念月是喜糊涂了,容念月待会儿再磕头赎罪。”抖缰挥鞭,

赶着马车驰进了隘口。

车里传来了一声笑语:“听,这孩子多会说话。”

马车进了隘口,白衣客笑问道:“念月,你爹到了么?”

高念月道:“到了,他老人家早到了。”

只听前面夜色中有人问道:“念月,是谁来了?”

高念月还没来得及答谁,白衣客已然笑道:“说曹*曹*就到了,人荣呀,是我。”

前面夜色中传来一声惊呼,一条人影飞掠而至,往车前一拦,道:“您怎么来了……”

白衣客笑道:“怎么兴你来不兴我来么,不只我一个,车里还有两个呢。”

高人荣道:“您怎么也不派人先送个信儿来……”

车前欠身,道:“人荣恭迎两位嫂子。”

车里那甜美话声道:“兄弟少礼,一路上辛苦了。”

高人荣道:“谢谢您二位,没什么……”

转眼望向高念月,道:“念月,这是谁教给你的规矩……”

白衣客道:“你干什么,冲谁瞪眼呀,是我叫念月上来的,不行么?”

高人荣道:“您就会惯他们。”

白衣客笑道:“像你还行,一天到晚老板着脸,跟谁欠你钱似的。”

说着,他跟高念月下了车辕,转向车里说道:“下来吧,两位,咱们走着过去。”

转向高念月道:“你的差事儿来了,快去吧。”

高念月应声走过去掀开车帘,从车里扶出两位中年美妇人来,这白衣客既然是“南海王”

郭玉龙,那边两位中年美妇人自然也就是大娘东方玉翎跟二娘杜兰畹了。

大娘跟二娘一下车便全瞅上了高念月:“让我瞧瞧念月……”

两双美目打量了一阵高念月,然后都转向高人荣,二娘杜兰畹道:“这孩子小时候我还

抱过呢,没想到一转眼就这么大了,瞧瞧这孩子,咱们还能不老么。”

他夫妇年纪的确不小了,哪一个不是五十多进六十的人,可是看上去都在中年,这就在

于个人的修为了。

老少五个往里头走,高念月陪着大娘跟二娘,高人荣则陪着郭玉龙,行走间,郭玉龙抬

眼四顾,道:“一晃又是这么多年没来过辽东了,看来这儿还跟当年一样,没什么改变。”

高人荣却道:“大哥,玉霜回来了。”

郭玉龙道:“我知道,人荣,你瞧,这‘摩云岭’也一点儿没变……”显然,他是有意

顾左右而言他。

高人荣道:“大哥,玉珠的事……”

郭玉龙收回目光笑道:“别一来就跟我提这事好么。”

高人荣眉锋微微一皱,道:“我得告诉您,怕只怕您这一趟是白来……”

郭玉龙目光一凝,道:“谁说的?”

高人荣道:“我劝过大少了,玉霜也求过情……”

郭玉龙道:“劝没用,是么?”

高人荣道:“事实如此,您该知道大少的脾气。”

郭玉龙淡淡说道:“我知道,我的儿子我还能不知道,只是,他也该知道我的脾气。”

高人荣微一摇头道:“这只是动严父之威的事,我劝您别这么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八章 情理难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翎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