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翎雕》

第三十九章 龙虎门

作者:独孤红

“热河”,“承德”!

在那“承德城”里的鼓楼大街,有一家店面很大的客栈,这家客栈挂的招牌是“聚福”

两个字。

大约午时,日头老热,双骑并辔,从鼓楼大街的那一头驰进,直抵“聚福客栈”门口。

这两匹马,清一色的蒙古健骑,全都黑得不带一根杂毛,昂首踢蹄,神骏异常。

这两匹马上的两个人,一个是俊美英挺,眉锁煞气的黑衣客,一个则是个中年大汉,四

方脸,挺英武,隐隐*人,那一双眼神光足足。  

两个人在“聚福客栈”门口下了马,停也没停地便进了“聚福客栈”。

不,是那年轻黑衣客一个人进了“聚福客栈”,那中年大汉则扭头顺着大街走了。

没多久,那中年大汉回来了,进了“聚福客栈”的一进后院上房,推开门,那年轻黑衣

客正合衣躺在床上,这一会儿中年大汉进门,翻身坐了起来,道:“怎么样,对么?”

中年大汉微一点头道:“没错,是落在了这儿,只是怕他扎手。”

年轻黑衣客道:“怎么?”

中年大汉道:“两个都在行宫里,您知道,那地方……”

年轻黑衣客道:“禁卫森严,是不?”  

中年大汉道:“据我所知,守卫行宫的那些人身手都不弱!”

年轻黑衣客猛然一笑道:“我还当是什么扎手呢,原来你是说这,土鸡瓦狗,哪堪一击,

我把他们这座行宫当成纸糊的一座棚子,看我进去把他们两个揪出来。”

此人很狂,很傲,也很自负。

中年大汉微一摇头道:“想那也不容易,固然您没把那些人放在眼里,可是咱们不知道

那两个在哪一个角落里,行宫里那么大,您上哪儿去找!”

年轻黑衣客眉皱一皱道:“这倒是个麻烦……”陡一扬眉道:“也不要紧,我找个人儿

问,见一个问一个,只问遍了还愁找不着他们。”

中年大汉一摇头道:“以我看那不大好,您没有惊动那么多人的必要……”

年轻黑衣客道:“怕什么,我只是要弄他个天翻地覆,看谁能把我怎么样!”

中年大汉道:“怕倒是不怕什么,我也巴不得弄他个天翻地覆,只是您知道,‘辽阳’

离‘承德’没多远。”

年轻黑衣客脸色一变,旋即皱了眉,道:“那你说该怎么办?”

中年大汉道:“您要听我的就在这家客栈里耐着性子住两天……”

年轻黑衣客道:“住两天又怎么,之后呢?”

中年大汉道:“他们不是带着几个么,您还愁他们不往外跑,别人我不敢说,柳书玉我

可清楚,此人别无他好,惟好那个调调儿,他头一个熬不住……”

年轻黑衣客笑了:“只要你瞧准了,那就听你的等他。”往后一仰,又躺在了床上。

是第三天上灯的时候,中年大汉从外头匆匆地进来了,一进门便道:“走吧。” 

年轻黑衣客霍地站了起来:“等着了?”  

中年大汉一咧嘴笑道:“狗改不了吃便,只要有耐心,还怕等不着他。”

年轻黑衣客道:“在哪儿?”

中年大汉道:“您跟我来就是。”

年轻黑衣客一句话没说就走,两个人一前一后出了“聚福客栈”,左拐,顺着大街往东

走,那中年大汉前头带路,没一会儿,拐进了一条胡同里。

小胡同里黑得伸手难见五指,那中年大汉说了声:“您留点儿神!”

年轻黑衣客在后头说道:“放心,伤不到我的,这世上还没有一处能够伤我的地方。”

走着走着,又拐了个弯儿,眼前突然一亮,一扇小窄门儿,门儿是红的,一对黑门环乌

黑发亮,虽不大,但瞧上去挺够气派。

门口挂两盏灯,在夜风里晃,灯上两个字,任谁都瞧得清楚,那是个赵字,小门儿紧紧

地关闭着,门高寂静空荡,没一个人影。

年轻黑衣客道:“你没认错地方吧?”

中年大汉回过头来笑说道:“您放心,错不了的,这您就不懂了,那位胃口大,会往寻

常地方跑?您瞧这儿挂的是羊头是不,暗地里头的却是狗肉。”

年轻黑衣客笑了,道:“你倒挺内行的!”

中年大汉有点窘,然后说道:“跑了这多年江湖,什么不懂,多少总得沾点儿。”

年轻黑衣客又笑了,道:“咱们还等什么?”

中年大汉道:“您等着,我敲门去。”他走去砰砰地扣了门环。

转眼工夫,小窄门儿开了一条缝儿,从里头探出了个脑袋,是个长相狼狈的中年汉子,

两眼骨碌一转:“找谁?”

中年大汉伸手塞过一物,道:“慕名而来,看看赵三姑娘的!”

那汉子笑了,“哦”地一声道:“原来二位是我们三姑娘的常客,请进,请进!”

门开大了,那汉子让出了进门路。  

中年大汉回身一声:“爷,您请!”

年轻黑衣客沉然一点头,迈步进了小窄门儿。

那汉子等中年大汉也进去后,关上门前头带路。

进门长长一条走道,走完了走道眼前突然一亮,灯光也显得耀眼,四合院儿,两边各一

排三间,上房里灯光外透,只不见一个人影。

那汉子扭头往左边厅房摆了手,道,“我们三姑娘刚来位朋友,还没走,请这儿坐坐。”

中年大汉抬眼望向黑衣客,黑衣客一笑说道:“等他,既然来了,总得让人家聊够了。”

中年大汉笑了:“三姑娘的那位朋友要是知道,一定很感激您。”

在那汉子的领导下,两个人进了一排三间中的中间一间,这一间里摆设不错,一桌一椅

都够考究的,完全是大户人家气势。

那汉子让两人坐下,又殷勤地献上了茶,之后一声:“您二位坐坐,我失陪了,待会儿

三姑娘那朋友一走,三姑娘自会派人来请二位的。”

说完了话,他径自出门走了。

望着那汉子出了门,年轻黑衣客抬眼打量了一下四周,道:“你没说错,这羊头挂的还

挺大,看来不经一事,不长一智,这话一点不错。”

中年大汉道:“您是从不到这种地方来的!”

年轻黑衣客漠然一笑道:“那可难说,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反正已掉进了污泥里,

还怕身上再多脏一分么。”

中年大汉目光一凝,道:“我要直说一句,您不该这样,也不该有这种想法,您虽然掉

进了污泥里,那是让人弄的,身上也没脏,就算身上脏了,也没脏进心里去!”  

年轻黑衣客道:“谢谢你,你这么看,别人可不这么看,这么多日子到现在,我只有你

这么一个伴儿,举目四周,真正的知心朋友也只有你一个,说说虽然够可笑,可也未尝不是

个安慰。”

中年大汉还待再说,上房间里有了动静,只昕一个娇滴滴,软绵绵的话声道:“您慢走,

我不送了,有空常来坐……”  

年轻黑衣客霍地站了起来!  

牡丹花前死,做鬼也风流,迎那位神台上摘牡丹的风流客去!

年轻黑衣客跟那大汉一前一后出了厢房,那大汉多跨一步到了院子当中,正好站在从堂

屋直到伸影背后那条石板路上,口中说道:“好朋友,请留一步!”

他眼前,站着个衣着气派,气度不凡,还带着点*人威仪的中年汉子。

这汉子,长眉细目,白面无须,隆准鹰chún,一双眼神森冷阴鸷,隐隐*人!

他一见眼前站着那大汉,脸色倏然一变,脚下微退一步之后,他笑了:“我说这儿有谁

会称呼我好朋友,原来是关总巡察玉飞老弟。”

关玉飞淡然一笑道:“总座客气,这声好朋友也许放肆了些,总座,会主在这儿!”

那汉子道:“我看见了!”转身就是一礼:“柳书玉见过会主!”

郭玉珠背着手站在那条石板路边上,眼望着柳书玉淡然一笑,开口说道:“柳书玉……”

柳书玉够灵巧的,一躬身道:“属下在!”

郭玉珠笑道:“你太客气了,太多礼了!”

柳书玉道:“应该的,您该听说过这句话,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您是‘黑骑会’的会

主,柳书玉只做过您一天下属,这辈子就有您这位上司……”

郭玉珠淡然一笑道:“你很会说话……”

柳书玉道:“属下字字发自肺腑!”

郭玉珠道:“我没说不是,也信得过。”

柳书玉道:“谢谢会主!”

郭玉珠话锋忽转,道:“好久不见,你好么?”

柳书玉笑得勉强,道:“托会主的福,属下当称粗健。”

郭玉珠道:“我看你日子过得挺惬意的,要不怎会往这种地方跑!”

柳书玉似乎有点不好意思,笑了笑说道:“老毛病了,属下这毛病玉飞老弟知道……”

他望了关玉飞一眼。

关玉飞接口道:“跟总座共过事,怎么说也算得多年的老朋友,我要摸不透总座的脾气,

怎么会在这儿等着总座?”

针锋相对,一个也不弱,柳书玉算明是关玉飞出的要他命的主意,关玉飞也就毫不客气

地承认了。

柳书玉勉强笑笑,转了话锋:“会主跟玉飞老弟也是来玩的么,那真是找对了门儿,这

位三姑娘可真不赖……”

关玉飞笑道:“总座还不知道么,关玉飞大老粗一个,哪懂这风流情趣,我平生也见不

得女人,一见女人就脸红脖子粗……”

郭玉珠笑了,柳书玉也笑了,笑得更勉强:“我知道,玉飞老弟是条硬铮铮的汉子,不

喜欢这套!”

郭玉珠接过了口:“我那位师兄,跟我那位枕边娇妻好么?”

柳书玉笑容微敛的道:“您问任爷跟夫人呀,不瞒您说,属下如今是放了单,早就没跟

他二位了,连他二位如今在哪儿都不知道。”

郭玉珠“哦”地一声道:“是么?”

柳书玉道:“在您面前,属下还敢玩假么?”

郭玉珠淡然笑道:“那不要紧,玉飞会让你知道的,你完事儿了,这就要回去是么?”

柳书玉迟疑着点了点头道:“是的。”

郭玉珠道:“我跟玉飞初到‘承德’来,人生地不熟,难得碰上熟人老朋友,到你哪儿

坐坐去,欢迎么?”

柳书玉脸色一变,旋即眼珠一转,他笑道:“您这是什么话,属下只怕是请不到,哪有

不欢迎的道理,容属下前头带路。”他欠个身就要走。

“慢点儿总座。”关玉飞伸手拦住了他,道:“总座还没告诉会主住哪儿呢?”

柳书玉道:“就在北城,就在北城。”他脚下移动,还打算往外走。

“总座,”关玉飞仍伸手拦住他道:“会主不是现在就去。”

柳书玉只得停了步,转眼望向郭玉珠道:“那么会主是打算……”

郭玉珠漠然一笑道:“柳书玉,别说这儿是窑子,就算这儿是他们那‘正大光明殿’,

只要我想杀人,也照样得溅一地血,这话你可懂?”

柳书玉强笑说道:“会主,您是说……”

郭玉珠道:“你告诉我,任家兄妹俩住在哪个角落里?”

柳书玉讶然说道:“会主,您这话……属下刚才不是说了么……”  

“总座,”关玉飞微笑开口说道:“会主难得好心情,你可别招会主不高兴,老朋友见

面嘻哈到底,别因为小家子气坏了这和谐气氛。”

柳书玉强笑一声道:“没想到,没想到玉飞老弟是这么个人,我算交对了朋友,也谢谢

你玉飞老弟的指点……”

“点”字方出,突然双肩一晃,拔身而起,就要直上夜空。

可惜他是在郭玉珠面前,他永远快不到哪儿去。

郭玉珠背着手没动,只望着柳书玉笑了笑!

他这里一笑,那里刚自腾起的柳书玉大叫一声捂着脸栽了下来,砰然一声摔个结实,手

指缝里直冒血!  关玉飞道:“我为总座这对照子惋惜,今后再逛窑子恐怕得拄根棍儿

了!”他跨步上前,伸脚就要踩。

柳书玉岂是省油的灯,一声厉笑,翻身而起:“玉飞老弟,你真是好朋友,咱们亲热亲

热,我既然瞎了眼,今后总得带一个带道儿的!”

他满脸是血,一双眼成了既黑又圆的黑窟窿,拿开那满是血的双手,猛然向关玉飞扑去。

关玉飞一笑道:“总座太热情,兄弟我消受不起也当不起。”上身从旁一闪,下头一腿

扫了出去。  

柳书玉空有一身诡异毒辣的所学,眼珠子没有了他吃了大亏,被关玉飞一腿扫个正着,

身子一歪,又躺下了!

关玉飞一步跟上,伸脚踩在他胸口上,含笑说道:“总座,会主问话呢!”

柳书玉“傲”不上来了,厉声说道:“姓关的,我算认识了你……”  

关玉飞笑道:“总座这时候才认识我,不嫌太迟了么?”

柳书玉还待再说……

关玉飞脚下一用劲儿,道:“总座,咱们跟会主不少日子,都知道会主不是个好耐性的

人。”

柳书玉闷哼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九章 龙虎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翎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