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翎雕》

第 四 章 辽阳城

作者:独孤红

秦始皇并六国,分天下为卅六部,东部为“辽东郡”,郡治之“襄平”,就是现在的

“辽阳”,后来又成为“辽”时的“东京辽阳府”! 

“辽阳城”,是清初所建,东北的“太子河”东京城,就是清初的旧都! 

“辽阳”是食粮的聚散地,商业鼎盛,热闹异常,来来往往的行人中,十个中总有五六

个是旗人! 

那是因为这“辽东”一带是满清朝廷的根据地! 

大姑娘跟美姑娘站在城外不远处,眼望着“辽阳城”中刚上的点点灯火,大姑娘微皱起

了眉锋:“二妹,看样子今天晚上咱们得在‘辽阳’住一宿了!” 

美姑娘道:“希望只是住一宿!” 

大姑娘道:“是的,二妹,要是找不到玉珠或者是‘玉翎雕’,一时半会儿咱们还回不

了家,走吧,进城吧。”说完了话,拉起美姑娘便要往城里走。 

突然,美姑娘凝目左前方官道旁那片树林,叫道:“霜姐,快看,那是不是‘玉翎

雕’?” 

大姑娘忙向那片树林望去,立身处距那片树林不过十多丈,天还没有全黑,可以看得很

清楚,那片树林的最高一棵树的树梢儿上,停着一只毛色雪白的雕,样子像鹰,比鹰略小,

但比鹰来得英武! 

她心神一震,当即说道:“不错,二妹,那就是‘玉翎雕’,我见过!”   

美姑娘惊喜而紧张地道:“霜姐,雕儿既然停在那片树林里,是不是意味着……”  

话还没说完,“玉翎雕”展翅而起,像一点银光,划破夜空电般地投入“辽阳城”中!

美姑娘失声惊呼,道:“不,‘玉翎雕’是在城里,‘玉翎雕’是在……”  

大姑娘微一摇头,截口说道:“难说,二妹,听他说,这只‘玉翎雕’是产自‘昆仑’

绝顶的通灵异种,既然是通灵异种,就不能以鸟度之,以我看‘玉翎雕’说不定藏身在那片

树林中,他已经发现了咱们,所以才让那只雕儿飞入‘辽阳’,故意引咱们离去!”   

美姑娘微一点头,道:“对,霜姐,有道理,那么咱们过去看看!” 

话落,两人携手向那片树林走去! 

十几丈距离转眼即至,这是一片小树林,站在河边可以一眼尽览全林,加以这片树林稀

疏而不稠密,所以也可以看见林内的一草一木,透视林内的动静! 

没有,林内空荡荡的,哪有人影? 

大姑娘不死心,她试探着叫了两声,树林内没有反应,只惊起了宿鸟,吓走了狐兔! 

大姑娘当即摇头说道:“没有,二妹,我料错了,他没有藏在这儿,要不这些禽兽早被

惊走了!”   

美姑娘道:“那么他该是在‘辽阳城’里!” 

大姑娘微一点头,拉着美姑娘走向了“辽阳城”! 

进了城,眼望着万家灯火跟熙攘人群,美姑娘皱着眉道:“霜姐,那个李克威没骗咱们,

可是‘辽阳城’的地方这么大,咱们上哪儿去找呀!” 

大姑娘想了想道:“二妹,城里有咱们的人么?” 

美姑娘微一点头,道:“有,南街有家‘龙记客栈’,客栈隔壁有家‘龙记骡马行’,

那都是咱们开的,明里是生意,暗里……” 

“够了,二妹!”大姑娘截口说道:“咱们到这两家去问问看,看他们有没有玉珠跟

‘玉翎雕’的踪迹消息。” 

美姑娘道:“辽城我熟,我带路,霜姐请跟我来!”说着,她迈动轻盈步履,当先行去。

对“辽阳”,美姑娘她果然熟,她带着大姑娘左弯右拐,没一会儿就到了南街。 

一进南街,老远地就可以看见两块大招牌:“龙记客栈”,“龙记骡马行”,这两块招

牌下的灯,也远比别家为亮。 

这两家生意都挺好,老远地便可瞧见,这两家门口进进出出的全是人,也难怪,谁都知

道,“龙记客栈”是“辽阳城”首屈一指的大客栈,院大房宽,干净之外可难得雅致,招待

亲切,侍候周到,让每一个过往客商都有宾至如归之感。 

他在“龙记客栈”住过一回,下回到“辽阳”来,他还会找上这块招牌,进这个门儿,

这就是招徕顾客,这就是生意经。 

至于“龙记骡马行”骡马好,能走善走自不在话下,他这家价钱比别家公道,一路上照

顾你周到,更别怕骡马性劣摔了你,出门讲究二字“平安”,谁还会上别家去。 

尤其,它就在“龙门客栈”隔壁,从别处来的,雇“龙记骡马行”的牲口,一到地头便

是客栈,既是好客栈,又不用外跑路,上房早留好了,何乐而不为? 

从“龙门客栈”出来要往别处去,自自然然地就近找上“龙记骡马行”雇了牲口,再听

说这两家东家是一个人,那还会差到哪儿去。 

就因为这,这两家生意好,生意鼎盛,为别家所难及。 

到了“龙门客栈”大门口,站在门口送往迎来的两名伙计连忙迎了上来,恭恭敬敬地哈

了腰道:“二姑娘!” 

美姑娘她轻抬皓腕一挥手:“忙生意去,别照顾我。” 

偕大姑娘径自进了客栈,她两个一进客栈,柜台里站起个矮胖中年汉子,长眉细目,脸

色红润,一袭长袍,在外罩缎面马褂,chún上留着两撇小胡子,挺英武。  

柜台外,跟他对面坐着个身材瘦高,面白无须,眼神炯炯的中年汉子,这时候也站了起

来。 

看情形,矮胖中年汉子是掌柜,他正跟柜台那瘦高中年汉子聊天。 

矮胖中年汉子迎出了柜台,近前欠了欠身:“二姑娘!霜姑娘!” 

美姑娘叫了声:“胖叔!” 

大姑娘则浅浅一礼,含笑说道:“胖叔,您安好!” 

矮胖中年汉子忙道:“谢谢您,霜姑娘,您瞧得出,还是老样子,只是胡子白了些,这

肚子又大了些。” 

大姑娘笑了。 

这时候,柜台旁那瘦高中年汉子一双目光直打量两位姑娘,笑吟吟地开了口:“范兄,

这位就是郭大爷的二姑娘?” 

矮胖中年汉子点头说道:“是的,是的,沈老弟见见。” 

瘦高中年汉子跨上一步,一抱拳,含笑说道:“沈振东见过二咕娘。” 

美姑娘浅浅答了一礼,道:“不敢当,您是……” 

矮胖中年汉子在一旁说道:“二姑娘,沈老弟是我的朋友,就住在‘辽阳’,没事常来

坐坐,他一个人闲着无聊,来了总是天南地北的胡扯一通。” 

瘦高汉子沈振东含笑说道:“我刚到‘辽阳’没三个月,本来一来就打算进山里给大爷

请安的,可巧被琐事绊住,没能如愿,这几天要进山里去,又听范兄说大爷出远门去了,不

在家,看来只有等过些日子大爷回来后再说了。” 

美姑娘道:“不敢当,您有空请山里坐去。” 

沈振东道:“山里迟早我总会去的,到了‘辽阳’不去给大爷请安那还像话,以后还望

二姑娘多照顾。” 

美姑娘道:“哪儿的话,您既是胖叔的朋友,那就是一家人。” 

沈振东谢了一声,转望大姑娘,欠身笑问道:“这位是……” 

矮胖中年汉子一旁说道:“六爷的霜姑娘!”   

沈振东“哦!”地一声忙道:“原来是六爷的霜姑娘,请恕沈振东有眼无珠……”忙抱

起了拳。 

大姑娘答了一礼,道:“您好说。” 

沈振东扬起了双眉,道:“不瞒霜姑娘说,沈振东是个江湖上的混混,早在十几年前就

仰慕老神仙膝下的郭家六龙,尤其对六爷当年轰轰烈烈的事迹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只

是……”窘迫一笑,接道:“像沈振东这种混混,也仅能止于仰慕与佩服,永远没造化见见

他六位,心里一直很……” 

“您很客气!”大姑娘浅浅笑道:“二妹说得好,您既是胖叔的朋友,就都是一家人,

往后无论哪一个家,都欢迎你常去坐坐。” 

沈振东受宠若惊,连声称谢,最后说道:“二姑娘跟霜姑娘想必有事儿,我不打扰了,

您二位坐坐吧,告辞!” 

一抱拳,又向矮胖中年汉子打了个招呼,转身而去,两位姑娘说了声:“您走好。” 

矮胖中年汉子则高声说道:“沈老弟,对不起啊,明天请过来坐坐。” 

沈振东人到了门口,闻言回身失笑道:“范兄还跟我客气,我是你这儿的常客,不请自

来,有时候一天跑八趟,只你别心疼那上好茶叶就行了。”说完,一笑转身出门而去。 

矮胖中年汉子也笑了:“这位真是个趣人……”收回目光接道:“您二位哪儿坐?” 

二姑娘道:“我跟霜姐说不定要在这儿住两天,您给找个地儿吧。” 

矮胖中年汉子微愕说道: “怎么,您二位要在这儿住两天……” 

二姑娘点了点头,道:“是的,瘦伯呢?” 

矮胖中年汉子道:“他有点事儿,出去了,您二位跟我来!”一顿扬声喊了句:“柜台

上照顾一下。”随即领着两位姑娘往后行去, 

这家“龙记客栈”共是三进,进进院子宽敞,种竹栽花,还有一两棵枝叶茂密的松树,

闹中取静,景幽而雅。 

进了头进后院,矮胖中年汉子回身说道:“头一进客满了,二进也住了几个客人,只有

三进院还空着,我看您二位不如住在三进……” 

“行,胖叔。”美姑娘点头说道:“您给安排好了。” 

过头进,穿二进,到了三进后院,的确,十几间上房,每一间门上都上着锁。 

矮胖中年汉子挑了一间正南的上房,开了门,点上灯,把两位姑娘让了进去,不愧是首

屈一指的大客栈,虽然房子空着没人住,照样打扫得窗明几净,点尘不染。 

大姑娘含笑说道:“胖叔,错非是您,换个人也就没办法把客栈管得井井有条。” 

“您夸奖。”矮胖中年汉子笑道:“我是个做生意的,天生一身铜臭,要不然大爷不会

把我派到这儿来……” 

大姑娘笑了,矮胖中年汉子接问道:“您是什么时候到的?” 

大姑娘道:“今天刚到,连山里还没去呢。” 

矮胖中年汉子微愕说道:“怎么,您还没进山里去过?” 

大姑娘道:“您没听说‘万安道’上出了事儿?”   

矮胖中年汉子道:“早就听说了,是‘玉翎雕’,您也是走‘万安道’……”   

大姑娘道:“我碰见过他了,他到‘辽阳城’来了。” 

矮胖中年汉子脸色一变,陡扬双眉,道:“怎么说?霜姑娘,他,他到‘辽阳城’来

了?” 

大姑娘点了点头。 

矮胖中年汉子道:“如今?” 

大姑娘道:“该就在这‘辽阳城’里。” 

矮胖中年汉子目中精芒暴闪,道:“好大的胆子,他在‘万安道’上作案,已经是老虎

头上拍了苍蝇,如今竟敢又捋了虎须……” 

大姑娘道:“他的确是个胆大少见的人。” 

矮胖中年汉子道:“那么您二位来……” 

大姑娘道:“就是为找他,还有玉珠。” 

矮胖中年汉子一怔道:“找他,也找少主?怎么回事?” 

大姑娘把经过情形说了一遍。 

听毕,矮胖中年汉子神色凝重地道:“原来如此,那何劳您二位亲自找他,我待会儿派

人把计大哥找回来,再加上纪冲,只我们三个还怕对付不了他……”   

大姑娘道:“胖叔,您忘了我刚才怎么说的?为什么希望能先找着玉珠,就是因为连玉

珠都不是他的对手。” 

矮胖中年汉子道:“大姑娘,您原谅,我不敢信,郭家绝学……” 

“胖叔。”大姑娘道:“您又忘了,我在‘万安道’上跟他动过手,已试出了他的深

浅。” 

矮胖中年汉子脸色一变,默然不语,半晌始道:“那您二位……” 

大姑娘道:“只为找玉珠,希望能先找着他拦住他,您知道,咱们郭家丢不起这个人。”

矮胖中年汉子道:“我没见少主到‘辽阳’来,少主要是来了,我会知道的。” 

大姑娘道:“在‘台安’我跟二妹听说他回了头……” 

矮胖中年汉子道:“您跟二姑娘听说少主确实往‘辽阳’来了?” 

大姑娘道:“那倒没有……” 

矮胖中年汉子道:“那也许少主没找着‘玉翎雕’,回山里去了。” 

大姑娘没有说话,美姑娘突然说道:“哥哥他不是这种脾气。” 

大姑娘微一点头道:“二妹说得不错,玉珠他不是这种脾气,在他没找到‘玉翎雕’之

前,他不会回山里去的。” 

矮胖中年汉子轻叫道:“那少主是往哪儿找去了……” 

大姑娘道:“谁知道,反正‘玉翎雕’既然来了‘辽阳’,玉珠他不会不知道,他迟早

也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四 章 辽阳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翎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