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翎雕》

第四十章 情仇了了

作者:独孤红

“百花山”离“北京城”不远,离“长沟峪”更近。

“百花山”是“太行山”脉中的一座山头,挨着长城,跟四大名山的“妙峰山”遥遥相

对。

“妙峰山”是佛门圣地,其地位跟“五台”、“普陀”、“峨嵋”不相上下,“百花山”

上原来也有佛,也有和尚,曾几何时庙里的和尚被逐下“百花山”,从那时候起“百花山”

上就再也看不见一个和尚了。

其实,别说是和尚,连游山的人都少了,几乎绝了迹,不知谁兴了那么一个规矩,闲杂

人一概不得近“百花山”一里之内,说这话妁人是“宛平府”衙门里的人,这句话等于在

“百花山”下贴了一张告示,等闲的人谁还敢往“百花山”上跑?除非他有心吃官司。

尽管“百花山”成了“禁地”,可是离“百花山”里许的“百花村”不在此限,任何人

都可以到这儿来,任何人都可以站在这儿望“百花山”,可是谁想往里再迈一步,就吃官司

去。

“百花村”以前挺热闹,卖什么的都有,尤其是卖香火生意最多,自从“百花山”被列

为禁地后,“百花村”也就渐趋冷清了,卖香火这门儿生意再也不能做了,谁会跑到“百花

村”买了香点上冲“百花山”遥遥礼拜。

在原先那住远来心虔,想烧头炷的善男信女的小客栈也关了门儿,这么说吧,整个“百

花村”就等于荒废了。

可是这一天,“百花村”突然热闹了起来,这是个近年来从没有过的现象,打北边来了

一帮商人,看上去像一家人,有老头儿,有壮汉,还有两个大姑娘,老头儿不类常人,壮汉

个个英武精神,姑娘家更是标致得像天仙,这一来这沉寂已久的百花村起了騒动。

这一騒动,就惹来了麻烦,这一家人住在关门儿歇业已久的“王家店”里,刚住进去没

多久,一碗热茶还没没喝完,门口来了人,是两个身穿长袍的中年汉子,这两个,步履稳健,

眼神十足,一望可知是练家子,而且还都不是庸手。

这两个进后院便直奔北上房。看他两个的意思,是要往北、上房里直闯,可是才近北上

房便被挡了驾。

来挡他们驾的那位是从北上房边上那一个小间里出来的,一身利落打扮,个子长得挺好,

相貌也长得挺英武,他往那两个眼前一站开了口:“二位,北上房已经有人住了。”

那两个之中,左边一个个子高高的,一张阴森森的马脸,冷冷打量了英武汉子一眼道:

“我知道,我两个是来找人的!”嘴里这么说,脚下还往前走。

英武汉子抬起了手:“二位找谁,屋里有女眷,不方便,二位有什么吩咐,请说一声,

我自会把二位的话传进去。”

那两个停了步,是不能不停步,马脸汉子朝着英武汉子道:“你是……”

英武汉子道:“跟上房屋的是一家人。”

那马脸汉子道:“这么说你也是打北边来的那一家人里的一个?”

英武汉子道:“不错,请教,二位是……”

马脸汉子道:“你问我们俩……这是什么意思?”

英武汉子道:“没什么,好向里面传话。”

马脸汉子道:“宛平县的衙门里的,吃公事饭的。”

英武汉子“哦”地一声笑道:“原来是二位差爷,恕我有眼无珠,二位有什么见教?”

马脸汉子道:“听说你们从北边而来的?”

英武汉子道:“是的!”

马脸汉子道:“北边儿地方很大,一共六个省份。”

英武汉子道:“我们从‘辽东’来……”

马脸汉子目中精光一闪,道:“你们姓什么,是干什么的?”

英武汉子道:“姓郭,生意人。”

只听上房里传出了劲道话声:“念月,什么事儿呀?”

随着这话声,上房屋里走出两个人来,那是大爷郭燕翎跟高人荣,高念月欠个身把情形

告诉了大爷。

大爷郭燕翎一声“失敬”,开口说道:“二位有什么见教?”

马脸汉子道:“这一带最近很不宁静,闲杂人等一律列为被留意的对象……”

大爷郭燕翎淡然一笑道:“二位,够了,何必呢,请归告长眉,郭家的人到了。什么时

候上‘百花山’还不一定,要他准备准备就是。”

马脸汉子脸色一变,旋即阴笑道:“你郭老大是个爽快人,就这么说了!”

一招同伴,转身要走,迎面来个人,他们差点没跟人家撞个满怀,来人是位身材颀长,

穿一件黑衣,蜡黄脸的中年汉子,他伸手挡住了马脸汉子跟他的同伴,说:“等一会儿走。”

马脸汉子脸色又复一变,道:“怎么,想留下我两个……”

黄脸汉子淡然一笑,翻腕扬手在马脸汉子眼前一晃,马脸汉子一怔,旋即欠身,说道:

“原来您是……”

黄脸汉子截了口:“你两个是山上来的?”

马脸汉子恭谨地道:“是的。”

黄脸汉子道:“就这么回山覆命去?”  

马脸汉子道:“是的,您的意思是……”

黄脸汉子冷笑一声道:“会办事,等会儿再走。”迈步向北上房走去。

马脸汉子跟他那同伴硬没敢走,对望一眼,迟疑着跟了过去。

黄脸汉子可没再理他们,走了几步往哪儿一站,冲着大爷郭燕翎冷冷说道:“你就是

‘辽东’郭燕翎?”

高念月双眉一扬,道:“阁下的口气不小?”

黄脸汉子转望高念月,冷然说道:“你是……”

高念月道:“姓高,郭大爷的护卫。”

黄脸汉子抬手而起,一掌正印在高念月的心口上,这一手奇快若电,高念月猝不及防,

也根本来不及招架来不及躲,可是黄脸汉子并没有意思伤高念月,只在心口上比一下,立即

撤掌而回,冷笑说道:“就瞧这迟钝的身手也配当护卫?”

高念月既羞且怒,脸色一变,便待出手……

大爷郭燕翎一声沉喝,喝住了他,转望黄脸汉子,目射惊异道:“郭燕翎请教阁下

是……”

黄脸汉子冷然说道:“京里来旨,奉命传话,限日落之前离开‘百花村’回你‘辽东’

去,要不然……”

大爷郭燕翎道:“要不然怎么样?”

黄脸汉子道:“再想回去恐怕就难了!”话落,转身要走。

大爷郭燕翎淡然喝道:“阁下请留一步。”

黄脸汉子回过身来道:“你还有什么话?”

大爷郭燕翎道:“阁下是京里来的?”

黄脸汉子道:“你不信么?”

大爷郭燕翎道:“我信,只是我也有样东西要阁下带回去。”

黄脸汉子呆了一呆道:“你要我带什么……?”

大爷郭燕翎道:“这个。”扬手而起,闪电一般直扣黄脸汉子“肩井”。

黄脸汉子冷笑一声,手一抬,只见他单掌一闪,大爷郭燕翎没抓着他,反被他在腕脉上

点了一下!

大爷一只手臂酸麻,这里一惊收手!

黄脸汉子低哼了一声:“这就是‘南海’绝学,凭这也想犯‘百花山’?”转身往外走。

高人荣一挥手,领着从那一小间里出来的七个壮汉要扑过去,上房屋里适时传出一个清

朗话声:“人荣,让他走。”

高人荣没再动,随着这话声,上房屋里走出五个人,那是郭玉龙、大娘、二娘、郭玉霜,

还有玉佩。

这时候黄脸汉子带着那两个刚出院门,郭玉霜正好看见了他的背影,一怔,娇靥上泛起

一片难以言喻的神色,这,谁也没留意。

只听郭玉龙道:“燕翎,这人是谁?”

大爷郭燕翎脸色有点难看:“不知道,反正是……”

郭玉龙道:“此人的一身所学不多见,恐怕除了我跟老六外,这儿没一个是他的对手,

弘历何时网罗这么一个人,只要有他在这儿,咱们这一趟恐怕……”住口不言。

大爷郭燕翎道:“难道咱们就罢了不成?”

“谁说的?”郭玉龙淡然一笑道:“‘南海门’做事何时畏难而退过?咱们这就往‘百

花山’去。”

大爷郭燕翎一怔说道:“咱们这就去,不等六弟了么?”

郭玉龙道:“不必了,他也该快到了,咱们先走吧。”话落,举步向外走去……

“百花山”下,近山之处,有一大片砂石地,那一大片砂石地挺平坦,这时候,这片砂

石地上,前三后四地摆着七个蒲团,七个蒲团上盘坐着七个人。

这七个人,前面三个是全真老道,左右两个是当日住“黑骑会”后山的那两个,中间那

一个年纪最大,头发胡子都白了,一部长髯,一双长眉,眉毛都垂过了小眼角,大眼、狮鼻、

海口、好奇特的长相。

后面四个蒲团,前两个上,坐的是一对中年男女,男的四十多岁,挺俊,但脸色苍白,

人也显得很阴沉,女的年纪略小些,花容月貌,娇美妖娆。

后两个蒲团上,是一对年轻男女,那是任少君任梅君兄妹俩。

另外,在这七个蒲团之后,站着几十个年纪不等的壮汉子,一色黑衣,人人手中都握着

一柄长剑。

那三个老道闭着眼,那一对中年男女,男的低着头,女的脸上没表情,任少君跟任梅君

兄妹则一付不在乎的神态。

看这阵势,像是在等什么在等谁。

事实不错,远处来了两个人,那是两条人影,这两条人影驰行极快,转眼间已近五十丈

内,看清楚了,那是郭玉珠跟关玉飞。

又一转眼,他两个已到那片砂石地前,一起刹住身形,郭玉珠打量一下,立即淡然笑道:

“敢情阵势已摆好了,也料准了我非从前山来不可。”

砂石地上的那些人,没一个动,也没一个开口。

郭玉珠眉锋一扬,道:“玉飞,替我上前说话。”

关玉飞应了一声,跨步而前,往郭玉珠身前一站,扬声说道:“我家郭爷已到……”

左边那名老道倏睁双眼,一扬手,关玉飞闷哼踉跄而退。

郭玉珠一惊,伸手扶住了关玉飞,然而,迟了,关玉飞紧闭着眼,眉心一个拇指般大小

血洞,血往外直冒,流得满脸都是,一个身子也在往下滑。

郭玉珠勃然色变,俯身放下关玉飞,睁着厉芒四射的两眼,望着左边那老道冷然说道:

“天元,你站出来!”

一语方了,居中长眉老道两眼暴睁,冷喝说道:“目无尊长,欺师灭祖的东西,还不跪

下!”

他抬手一抓,郭玉珠身子晃动,往前一栽,可是郭玉珠马上就站稳了,他并没有跪下。

郭玉珠脸上变了色,长眉老道两眼睁得更大:“小畜生,果然尽窃我门绝学神髓,留你

不得。”

话落,双手并扬,他刚扬起双掌,远处驰来三条人影,转眼间已到近前,是黄脸汉子跟

那马脸汉子两个,长眉老道一见马脸汉子两个到,立时垂下双掌,那马脸汉子经过郭玉珠直

趋蒲团前,一躬身,低言数语。

长眉老道抬眼望向黄脸汉子,深深一眼,然后说道:“这位请过来吧。”

黄脸汉子跟那另一个走了过来,到了长眉老道跟前。彼此间低低说了几句话,然后马脸

汉子跟同伴退向后头。那黄脸汉子则站在有边老道身边。

长眉老道抖眼望向郭玉珠,道:“小畜生,你郭家的人到了。”

郭玉珠神情猛的一震,似乎想回头看看,但他脸刚转过一半,忙又转了回来,冷然地说

道:“那最好不过,这样就可以一举歼灭你‘长眉门’了。”

话声方落,一声娇叫远远传了过来。

“哥哥。”

郭玉珠机伶一颤,脸色大变,霍地回过头去,就在这时候,右边那老道向着他扬了扬手。

远处传来一声沉喝:“玉珠,小心。”

迟了,郭玉珠闷哼一声,身子一晃,踉跄而退,一条身影疾掠而至,恰好扶住了,他正

是郭玉龙。

郭玉珠颤声一句:“爷爷……”

郭玉龙道:“玉珠,你碍事么?”

郭玉珠左肩之下殷红一片,可是他扬了眉:“不碍事,爷爷,您放开我,我要杀……”

“玉珠,乖孙子,快过来……”又一声呼唤传到。

郭玉龙道:“你奶奶来了,先见见去。”

郭玉珠惨笑一声道:“不,爷爷,容我杀尽‘长眉门’再见二位奶奶不迟。”

猛一挣,挣脱了郭玉龙的手,旋身扑向那片砂石地。  

“玉珠。”几声惊叫扑过来几条人影,全被郭玉龙挡住了,郭玉龙道:“让他去,这是

他自己的事。”

适时郭玉珠已扑近那片砂石地,左右两名老道,突地离蒲团平射而起,双双直迎郭玉珠!

三条人影在半空中会合,砰然一声大震,郭玉珠滚翻后退,摔落地上,但他落地便站了

起来,张嘴一口血喷出老远。

而那两个老道落地摔个结实,竟没再动一动!

郭玉珠笑了:“长眉,就剩下你了。”

长眉老道脸色大变,霍地自蒲团上站起,那黄脸汉子横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十章 情仇了了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