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翎雕》

第 六 章 献 策

作者:独孤红

门,关上了,大姑娘沉默着,没再说话。 

她这不该有的沉默,感染得美姑娘很是不安,走了几步之后她忍不住问道:“霜姐,他

说的……他说你看出来了,究竟是……” 

大姑娘脸色木然,道:“二妹,他没说错,好事多磨,波折无限,这条姻缘道并不好走,

难道你没看出来?” 

美姑娘茫然地摇头说道:“霜姐,我没有看出什么,你究竟……” 

大姑娘道:“起先,那位老人家表现得很热诚,可是一听咱们是郭家的人后就不同

了……” 

美姑娘道:“怎么不同了?” 

大姑娘道:“她马上就进去催他赶快画,说的好听是不让咱们的人等,说的不好听,是

不让咱们多坐……” 

美姑娘道:“霜姐,这,这是为什么,怎么会,别是你多疑……” 

“还有,二妹!”大姑娘道:“她出来之后,既不让咱们坐,她自己也不落座,这表示

什么,不分明是逐客么?” 

美姑娘道:“霜姐,人家也说了,为令堂祝寿……” 

“二妹!”大姑娘道:“现成的嘴边话谁不会说?要是我一个人有这种感觉,那有可能

是我多疑,而他……李克威也有这种说法,足见并不是我多疑!” 

美姑娘脸色一变,心顿时往下一落,道:“霜姐,那……那为什么,她为什么一听说咱

们是郭家后人就……她跟郭家有仇?” 

大姑娘道:“该不是,有仇早就以武相向了。” 

美姑娘道:“那……莫非他母子是他们的人?” 

大姑娘道:“该也不会,我看得出,他母子俩都是一脸正气,绝不像是卖身投靠的人。”

美姑娘道:“那……霜姐,你说,那为什么?” 

大姑娘摇头苦笑,道:“我不知道,想必他……李克威知道。” 

美姑娘讶然说道:“他知道?” 

大姑娘点头说道:“没听他说么?他是仇家的朋友,既然他跟仇家是朋友,对仇家的了

解就该比咱们多,他该知道原因。”  

美姑娘皱了眉,旋即双眉一扬,道:“这为什么?郭家的后人哪点不好?哪一点辱没他

了……” 

大姑娘道:“或许她认为齐大非偶,不过,以我看该不会那么单纯。” 

美姑娘诧声说道:“不会那么单纯?” 

大姑娘道:“她仇家本身就不单纯。” 

美姑娘讶然说道:“霜姐,这话怎么说,难道说这母子俩……” 

大姑娘道:“二妹,你没留意她家神案上供着那方牌位……” 

美姑娘道:“我没有留意,我哪敢抬眼乱看哪?霜姐,牌位怎么了?” 

大姑娘道:“牌位上写的是亡夫凌明远之神位……” 

美姑娘“哦!”了一声道:“那是他爹的牌位!” 

“不错!”大姑娘道:“我问你,他姓什么?” 

美姑娘道:“姓仇啊?”   

大姑娘道:“那为什么他爹姓凌?” 

美姑娘呆了一呆道:“对,为什么他姓仇,他爹姓凌……霜姐,你看……” 

大姑娘道:“这就是为什么我说他母子本身就不单纯的道理所在。” 

美姑娘道:“他会不会是从母姓?” 

大姑娘道:“不管他是不是姓母姓,总之这母子俩本身就不单纯是实,他文武双全,她

这位老人家于这两途的修养谅也不会差,这么一个人家为什么迁到‘辽阳’来打鱼、卖字画,

艰苦度日,为什么?” 

美姑娘点头说道:“霜姐,这么看来这母子俩真不单纯,以你看……” 

大姑娘道:“也许那个李克威他知道。” 

美姑娘沉吟了一下,点头说道:“他不是说待会来找咱们么,那好,待会儿我非问他个

清楚不可!” 

大姑娘道:“二妹,问,不妨,但千万别再施任性刁蛮,他没有说错,往后靠他帮忙的

地方恐真不少。” 

美姑娘哼了一声道:“我才不稀罕呢,他要是再敢轻薄,我就给他点颜色看看。” 

当然,大姑娘懂,这是不甘示弱、不甘低头的气话,所以她没有截口、没有多说。 

回到了客栈,天色已经过了初更,那矮胖中年汉子正在柜台处等她俩,一见她俩进门,

忙迎了上去,道:“您二位回来了?” 

大姑娘点了点头,道:“是的,胖叔,打听的事怎么样了,有消息么?”   

矮胖中年汉子不安地摇头说道:“回您,到现在为止,还没见有回报。” 

大姑娘道:“还不到三更,那就再等等吧……” 

“胖叔。”美姑娘突然说道:“我问您一件事,店里有没有住着这么一个人……”  

接着把李克威描述了一遍。   

听毕,矮胖中年汉子点头说道:“二姑娘,是有这么个人,姓李,住进来后就出去

了……” 

美姑娘向着大姑娘投过诧异一瞥。 

矮胖中年汉子接问道:“怎么,二姑娘,有什么事儿么?” 

大姑娘微一摇头,扬了扬手中画卷,道:“刚才我跟二妹找那个姓仇的买画,可巧他也

在那儿,他跟姓仇的是朋友,谈起来他说他住在这儿,二妹认为他随口胡说,所以问问您。”

矮胖中年汉子“哦!”地一声道:“原来是这样,真是什么人找什么人,姓仇的这么样

人品,他就是有姓李的这么个人品的朋友,说真的,像他两个这种人品,当世之中可真算得

上少见……” 

美姑娘哼了一声道:“人品好有什么用……” 

矮胖中年汉子忙问道:“怎么,二姑娘?”   

美姑娘“哦!”地一声忙道:“没什么,就是说单人品好是不够的,假如胸无点墨,毫

无所学,充其量只是绣花枕头,您说是不是。” 

想必她想起来以后靠人帮忙的地方很多。 

矮胖中年汉子点头笑道:“说得是,说得是,以我看这姓李的绝不会是绣花枕头。” 

美姑娘道:“胖叔,何以见得?” 

矮胖中年汉子道:“有道是,‘道不同不相为谋’,这姓李的既然跟姓仇的是朋友,

那……” 

表美姑娘香chún边浮现了一丝轻微笑意,道:“胖叔说得是……” 

大姑娘突然说道:“胖叔,您说他也会武?” 

矮胖中年汉子摇头说道:“他是不是会武我不知道,事实上我也看不出他会武,他不像

那姓仇的,眼神犀利,英气逼人,这姓李的一身书卷气,似乎是个十足的文弱读书人。” 

大姑娘轻轻地“哦!”了一声,点了点头,没说话。 

矮胖中年汉子道:“我忘了问了,您二位这一趟有什么收获没有?”     

大姑娘微一摇头,含笑说道:“只从姓仇的那儿得来这么一幅画,别的毫无所得……对

了,待会儿姓李的回来,他可能会找我跟二妹,您可别拦他,我想从他那儿套取一些有关姓

仇的事!” 

矮胖中年汉子道:“我省得,您放心!” 

大姑娘道:“那么您忙吧,我跟二妹回房歇歇去了。” 

在矮胖中年汉子答应声中,她拉着美姑娘行向了后头。 

进了后院,美姑娘低低说道:“霜姐,他并没有胡说八道。” 

大姑娘道:“谁说他胡说八道了,以我看他这个人有时候贫嘴得可恶之外,倒不失为是

个好人。” 

美姑娘瞥了她一眼,道:“其实,有时候贫嘴一点倒挺可爱的。” 

大姑娘脸一红,想想李克威再想想先进入她芳心里的“玉翎雕”,心立即往下一沉,道:

“别胡说,二妹,我不会对他……对他动心动情的!” 

美姑娘眨动了一下美目道:“真的?” 

大姑娘道:“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美姑娘相信了,美目凝注,讶然说道:“霜姐,那为什么?” 

大姑娘微一摇头,道:“不为什么,也许我跟他没缘,你知道,人与人之间最重一个缘

份,那是丝毫勉强不得的!” 

美姑娘道:“可是我看他对你……” 

大姑娘脸上一热,心头跳动,忙道:“别胡说,二妹。” 

美姑娘道:“真的,霜姐,我替他难受,为他惋惜!” 

大姑娘强笑说道:“这倒好,他还没帮你呢,你倒先帮起他来了。” 

美姑娘嘿然失笑,道:“霜姐,我说的是真话……” 

沉默了一下,抬眼接道:“霜姐,两个有缘分的人就一定能……一定能……” 

大姑娘明白她何指,紧了紧玉手,道:“二妹,我举个例子,关爷爷有个好兄弟你知

道?” 

美姑娘道:“霜姐,你是指金爷爷?” 

大姑娘点了点头道:“对了,就是金爷爷,他年轻的时候那段恋情咱们都知道,他是汉

族世胄,先朝遗民,金奶奶是康亲王的格格,地道是皇族亲贵,按说是绝不可能结合的,可

是后来怎么样?再举一个例……” 

美姑娘道:“六叔跟三位六婶儿?” 

大姑娘“嗯!”了一声,点头说道:“三娘是廉亲王的三格格,二娘又是云家的人,还

有我娘,虽然海伯伯大义,但那要委诸有缘两字………提起海伯伯,我从小就敬佩他,有机

会真想见见他!” 

美姑娘道:“那你除非跑一趟新疆!” 

“那也不行!”大姑娘摇头说道:“听爹说,当年他带着二娘跟三娘回家见着我娘时,

停都没停就赶去了新疆,谁知那一趟扑了个空,海伯伯早料到我爹会去找他,事先就带着他

那八护卫躲开了,整个牧场空空的,不知躲到哪儿去了,偌大一个新疆,上哪儿去了?我爹

只好回来了……” 

美姑娘叹道:“海伯伯真是人间奇男子,顶天立地大英雄。” 

“可不是么!”大姑娘道:“这多年来,我爹跟我娘一直耿耿难释,由于事太忙,也抽

不出工夫再到新疆去,不知道海伯伯怎么样了……” 

美姑娘没有说话。 

这时候已到了房门口,大姑娘紧了紧那只握在美姑娘玉手上的柔荑,安慰地道:“二妹,

别担心,倘是前生注定事,就错不过姻缘,有情人终会成眷属的,只要两情长久,两心毅坚,

受点挫折又算得了什么。” 

推开门行了进去。 

美姑娘低低说道:“谢谢你,霜姐,我知道。”   

大姑娘道:“那就好,世间事都是这样,是冥冥注定,不必强求,否则强求也没有用,

尤其情这件事……” 

房里一亮,她点上了灯。 

点亮了灯,她两位坐下来谈起了心。 

所谈的,不外是“玉翎雕”跟仇家母子俩。 

谈没一会儿,院子里步履响动,直奔她俩住的这间上房,她俩住了谈话,步履声已及门

而上,随听门上响起了两声轻微剥啄, 

美姑娘问道:“哪一位?” 

“二姑娘,是我!”是李克威那清朗话声:“我可以进来么?” 

美姑娘飞快地望着大姑娘,大姑娘很快地站了起来,道:“门没拴,请进来吧。” 

“是!霜姑娘!”门外李克威应了一声,门被推开,李克威脸上堆着笑行了进来,他第

一眼便望向大姑娘,那目光,那微笑,总令大姑娘感到不安。 

她避了开去,轻抬皓腕,道:“你请坐!” 

李克威道:“谢谢姑娘,让姑娘久等了。” 

好像他眼里根本没有美姑娘。 

大姑娘道:“没有,我跟二妹也刚回来。” 

李克威这才望着美姑娘笑了笑:“二姑娘!” 

三个人都落了座,坐定,李克威抬眼打量这间上房,然后他微一摇头道:“二位毕竟是

郭家的人,连住处都比别间好。” 

美姑娘道:“郭家的人有什么不对,有什么不好?” 

李克威呆了一呆,道:“二姑娘,我并没有说郭家的人不对、不好!” 

美姑娘道:“总有人认为郭家的人不对、不好。” 

李克威似乎绝顶聪明,他明白了,倏然一笑道:“二姑娘,有些事是动不得气的,也请

恕我直说一句,有些事,生气的也不该是郭家的人。” 

美姑娘双目一扬,道:“你何指?” 

大姑娘也道:“有说么?” 

李克威道:“我指的就是二姑娘的切身事,也自然有说。” 

美姑娘道:“你说说看。” 

李克威道:“我自然要说,要不然我不敢那么冒昧、那么唐突跟二位订见面之约,夜来

拜访。” 

美姑娘道:“你也知道自己够唐突、够冒昧。” 

李克威淡然一笑,道:“至少在这件事我是为二姑娘你。” 

美姑娘道:“撇开这件事呢?” 

李克威望了大姑娘一眼,道:“二姑娘真要我说?” 

美姑娘道:“你最好说说。” 

在李克威要开口之前,大姑娘她说了话:“二妹,人家是帮你的忙,你怎好意思?说正

经的吧。” 

李克威深深地望了她一眼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六 章 献 策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翎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