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翎雕》

第 七 章 订 情

作者:独孤红

美姑娘则怔住了,半晌她才说道:“霜姐,我没说错,你也听见了,他对你……” 

大姑娘娇靥上的神色难以言喻,微一摇头,道:“不许再说了,二妹!” 

美姑娘冰雪聪明,一点就透,道:“我并没见过‘玉翎雕’,可是以我看‘玉翎雕’绝

不如他,这个人无论哪方面都是上上之选,都是……” 

大姑娘淡然轻叹:“二妹!” 

美姑娘没敢再说下去,只闭口不言,但旋即她又摇了头,皱着眉,满脸不解神色地连连

说道:“高深莫测,高深莫测……” 

她说她的,大姑娘像没听见,脸色木木然,不知道在想什么,美姑娘伸手摇了摇她,道:

“霜姐,你在出什么神哪?” 

大姑娘倏然而醒,淡然一笑道:“没有啊,怎么了?” 

美姑娘道:“我说的话你听见了没?” 

大姑娘微一摇头,道:“听见了,怎么?”   

美姑娘看了她一眼,道:“霜姐,你还瞒我?” 

大姑娘摇头苦笑道:“我有什么事瞒过你,再说这也没什么好瞒的!” 

美姑娘道:“那你对他究竟……” 

大姑娘猛然摇头道:“不可能,二妹!” 

美姑娘道:“可是他对你……你应该看得出来。” 

大姑娘微一摇头道:“我不能勉强,那只有由他了,我只希望他赶快收心,要不然他是

会失望的!”   

美姑娘叹了口气道:“唉,先入为主,先入为主,有机会我非见见这位‘玉翎雕’不可,

看看他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到底……” 

一阵急促步履声传了进来!美姑娘话锋一转,道:“是胖叔,有什么……” 

只听她那位胖叔在院子里笑笑说道:“姑娘,珠爷跟念月来了!” 

美姑娘霍地站起,道:“是哥哥……” 

大姑娘道:“大半是念月叔找到了他……” 

说话间步履声又到了房门口,美姑娘忙走过去开了门,可不是么,门外,矮胖小胡子身

后跟着的,正是“小温侯”郭玉珠跟那位英武中年汉子。 

美姑娘忙叫道:“哥哥!”   

郭玉珠面色有点阴沉,低低答应了一声。 

英武中年汉子趋前一步躬下身去:“霜姑娘,二姑娘!” 

大姑娘跟美姑娘也都叫了他一声。   

随即,郭玉珠进了房,英武中年汉子则跟小胡子互望了一眼,又告退折回前面去了。 

大少郭玉珠进了房以后,阴沉之中还带点不安,他挽着手,微微低着头,站在那儿没坐,

也没说话。 

大姑娘看了他一眼开了口:“玉珠!” 

郭玉珠回叫了一声:“霜姐!” 

大姑娘道:“你坐啊!” 

郭玉珠道:“是,霜姐!”接过一把椅子坐了下去,这位郭大少似乎失去了往日的飞扬

神采,变得沉默寡言了。 

大姑娘心里明白他别扭,也有点不高兴,她没在意,她望了望郭玉珠,嫣然一笑,当即

又道:“找到‘玉翎雕’没有?” 

郭玉珠双眉陡然一扬,道:“没有,也许是他不屑跟我见面,再不就是他敢作不敢当,

躲着不敢见我,我几乎找遍了……” 

美姑娘黛眉微耸,要说话。 

大姑娘忙递眼色,拦住了她,接口说道:“也许他只是经过这儿……” 

郭玉珠道:“但愿他不是!”敢情他还想斗斗人家。   

大姑娘眉锋一皱,转了话题,道:“念月叔怎么找到你的?” 

“不!”郭玉珠摇头说道:“不是念月叔找到了我,是我回家之后又出来,在路上碰见

了他,跟他一起到这儿来的。” 

大姑娘轻“哦!”一声道:“你回家过了……” 

美姑娘接口说道:“家里知道……” 

郭玉珠道:“爹回来了?” 

美姑娘一怔喜道:“怎么,爹回来了?” 

郭玉珠没说话。 

大姑娘道:“他老人家什么时候回来的?” 

郭玉珠道:“我不知道,也没问,我回去的时候爹已经回来了!” 

美姑娘道:“爹可知道‘玉翎雕’……” 

郭玉珠道:“爹知道了,也问过我了。” 

美姑娘道:“爹怎么说?” 

郭玉珠没说话,但旋即他又说道:“爹让我来请霜姐回家去。” 

美姑娘道:“现在就走么?” 

郭玉珠道:“明天一早。” 

美姑娘道:“你呢?” 

郭玉珠道:“我已经跟胖叔说过了,今天晚上我也在这儿住一宿。” 

美姑娘“噢!”地一声,点了点头,没说话。 

可巧郭玉珠也沉默着,这上房里刹时陷入一片沉寂! 

半晌,美姑娘才忍不住又问道:“关于‘玉翎雕’这件事,爹打算怎么办?” 

郭玉珠转动了一下双目,道:“爹没有说,我也没有问他。” 

爹不会不说,他也不会不问,八成儿他是挨了一顿臭骂,不好意思说出口! 

美姑娘不解事,还要问,而大姑娘已抢了先,她有意地转变了话题,她轻柔地问道:

“玉珠,老人家找到那株参王了么?” 

郭玉珠道:“参王的所在找是找到了,那地方近‘天池’,风雪大,爹很不容易才找到

了那儿,可是爹没找到参王。” 

美姑娘忙道:“怎么,没找到参王?” 

大姑娘道:“参上百年便已通灵,只怕它是有所警觉躲开了……” 

“不!”郭玉珠摇头说道:“爹在附近守候了三天,最后才逐风上去,小心得不能再小

心了,凭爹一身修为,是不会惊动它的。” 

美姑娘道:“那是怎么回事?” 

郭玉珠道:“爹说迟去了一步,参王被人捉去了。” 

大姑娘跟美姑娘俱是一震,美姑娘尖声叫道:“什么?参王被人捷足先登捉去了?” 

郭玉珠道:“爹是这么说的。” 

大姑娘失声道:“除了郭家的人外,这是谁有这高身手,这高功力?除了郭家的人外,

还有谁知道‘长白’有一株参王?” 

郭玉珠道:“事实上除了郭家的人外,确还有别人这么高的身手,这么高的功力,除了

郭家的人外,别人也知道‘长白’‘天池’附近有一株上了千年的通灵参王。” 

美姑娘呆呆地道:“这是谁,这是谁,我不信除了郭家的人外还有别人能制住这株上了

千年的通灵参王……” 

郭玉珠道:“毕竟他被别人捷足先登捉去了。” 

美姑娘摇头说道:“我不信,我绝不信!” 

郭玉珠看了她一眼,还想再说。 

大姑娘忽然美目转动,接口说道:“玉珠,何以见得它是被别人捷足先登捉去了?” 

郭玉珠道:“霜姐该知道,大凡通灵神物异宝,必有凶猛之物在旁守护,爹就在那株参

王的所在发现了一条独角长龙跟一只金毛猿的尸体……” 

大姑娘轻“哦!”了一声。  

郭玉珠接着说道:“这两种凶物都是被人以重手法内家掌力拍碎头颅致死毕命,另外爹

还在这两种凶物身上,发现了不少的伤痕,爹判断那人跟两种凶物激斗一阵之后才用重手法

内家掌力击毙了两种凶物,从这一点看,已足证那地方有人去过……” 

大姑娘点头说道:“不错!”   

郭玉珠道:“而且爹在参王的生长处发现了一个坑,这更能证明那株上了千年的通灵参

王是被人捷足先登捉了去。” 

大姑娘道:“够了,这么看来,那株参王确是被人……” 

美姑娘突然说道:“我不信,我就是不信!” 

大姑娘道:“二妹,你还不信什么?” 

美姑娘道:“我就是不信除了咱们郭家人之外……” 

大姑娘道:“二妹,事实还不够说明一切么?” 

美姑娘道:“可是我,我……” 

大姑娘道:“关爷是咱们郭家的人?”   

美姑娘道:“关爷爷自然不是咱们郭家的人,可是我敢说绝不是他老人家先一步地把那

株参王捉去了!” 

大姑娘道:“二妹,除了关爷爷之外,这世上还有奇人。” 

美姑娘目光一凝道:“霜姐以为还有谁?” 

大姑娘摇头说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一山还有一山高,我当然不知道还有谁,可

是我敢说这世上还有奇人,而且……” 

郭玉珠高扬着一双剑眉道:“爹也这样说,可是我也不信。” 

这兄妹都够自负的,美姑娘还好一点,尤其是大少玉珠,他根本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

多厚!   

大姑娘了解这兄妹俩,她没多辩,只皱着一双黛眉,自言自语地道:“此人一身修为怕

不已臻颠峰,这会是谁,这会是谁……” 

郭玉珠道:“也许是神鬼不是人。”   

敢情他是认为只有神才会比郭家的人高绝。   

大姑娘淡然一笑道:“不管他是谁,总之参王是没了,老神仙的寿礼也没着落了,世上

有比这株参王更好的寿礼么?” 

郭玉珠道:“捉去参王那人,如果不是咱们郭家的人,或者是跟咱们郭家有渊源的人,

我以为他是有心跟咱郭家过不去。” 

美姑娘道:“他敢!” 

大姑娘没理她,望着玉珠道:“玉珠,老人家打算怎么办?” 

郭玉珠道:“还能怎么办,上了千年的通灵参王,举世再难求第二株,爹只有预备别的

寿礼了,好在老神仙的寿诞之期还早。” 

大姑娘道:“也没多少日子了!” 

美姑娘道:“我以为爹该查访查访,看看这个人是谁?” 

郭玉珠道:“你说的倒容易,人海茫茫,宇内辽阔,上哪儿查访去,谈何容易?”  

美姑娘一摇头道:“我不以为会那么难,一株通灵参王,又不是别的东西,迟早会让人

知道的,这还能藏得住?”  

郭玉珠道:“知道如何,藏不住又如何,他既捉去了那株参王,必然有什么大用,既然

这样他就不会把他放在那儿不动,等咱们找到了他,也许那株参王早就没了。” 

美姑娘呆了一呆,道:“这……这……这个人可恶透了,否则让我知道他是谁……” 

大姑娘道:“够了,二妹,坐在这儿发狠生气有什么用?还是等明天回去后,跟老人家

商量商量再说吧!” 

美姑娘道:“我简直恨不得现在就知道他是谁。” 

大姑娘淡然一笑,摇头说道:“可惜现在咱们不知道!”   

美姑娘美目一凝,道:“霜姐,你好像全不放在心上……” 

大姑娘含笑说道:“放在心上又如何?谁还会把那株参王送回来?” 

美姑娘默然不语,旋即她又一跺脚道:“真恨死我了……” 

大姑娘笑了笑,没说话。   

郭玉珠却抬眼看了看她,迟疑了一下道:“霜姐,听说这儿住的还有别人。”    

大姑娘了即明白他何指,可是她这么说:“客栈嘛,难道准咱们住,不准别人住?” 

郭玉珠道:“我是说我听胖叔说,这儿住了一个姓李的很古怪!”   

大姑娘道:“你以为他什么地方古怪?” 

郭玉珠道:“胖叔这么说的!” 

大姑娘微一摇头,道:“我倒没觉得他有什么地方古怪,也没发现他跟常人有什么不同,

读书人,只是略比常人文弱了一些!” 

郭玉珠道:“霜姐见过他了?” 

大姑娘道:“嗯,见过了!” 

郭玉珠道:“霜姐认识他?” 

大姑娘淡然说道:“算不得认识,在路上碰见过,可巧在这儿又碰见了他。” 

郭玉珠道:“胖叔不是这么说的。” 

大姑娘轻“哦!”一声道:“胖叔是怎么说的?” 

郭玉珠道:“胖叔说,他找过霜姐跟妹妹!” 

大姑娘暗皱眉锋,微一点头,道:“有这回事儿,他刚才来过。” 

郭玉珠双眉一扬,道:“什么时候?” 

大姑娘道:“就是刚才。” 

郭玉珠道:“他找霜姐跟妹妹干什么?”   

大姑娘微一摇头,道:“没什么,见过嘛,又同住在一家客栈里,过来聊聊!” 

郭玉珠道:“他既是个读书人,就该知书达礼!”   

大姑娘道:“见过,又同住一家客栈里,过来聊聊这悖礼么?” 

郭玉珠道:“霜姐,夜深了!” 

大姑娘扬了扬眉,微微一笑道:“你是责我跟二妹不懂礼,过于随便?” 

郭玉珠忙道:“霜姐误会了,我怎么敢,我是说那姓李的……” 

大姑娘道:“心地光明,暗空中自有晴天,眼中晦暗,白日犹生厉鬼,这句话你懂?”

郭玉珠脸一红,道:“霜姐,我懂,可是我……” 

大姑娘道:“你怎么?”   

郭玉珠双眉一扬道:“听说那姓李的人品当世罕见!” 

大姑娘一点头道:“可以这么说!” 

郭玉珠眉梢儿扬高了三分,冷然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七 章 订 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翎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