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翎雕》

第 九 章 大 义

作者:独孤红

大姑娘含笑点头,道:“谢谢你,纪冲,几位老人家都安好!” 

纪冲道:“天不早了,别让大爷久等,你二位请上车吧!”侧身让向一旁。 

玉佩点头说道:“谢谢你了,纪冲!”拉着大姑娘登上马车。 

纪冲则道:“哪儿的话,您这不是折我么……”转过头去望着英武中年汉子道:“高爷,

您呢?” 

英武中年汉子高念月含笑说道:“走习惯了,还用问么!” 

纪冲摆手说道:“那么您请!” 

高念月一撩长袍,登上了车辕!纪冲跟着登上去,笑道:“高爷,您的身手永远让人羡

慕!” 

高念月笑道:“容易,这趟进山庄求求大爷去!” 

纪冲摇头说道:“纪冲哪来那个福份,前辈子没烧过高香,算了,就永远落个羡慕别人

的份儿吧!” 

哈哈一笑,抖缰挥鞭,赶着马车向东驰去。 

车内,大姑娘脸色,仍是那么苍白,白得没一丝儿血色,她神色木木然,就那么呆呆坐

着。 

走了一会儿,玉佩忍不住说道:“霜姐,别着急,胖叔他会找到哥哥的!” 

大姑娘悲苦一笑,道:“二妹,该说我害了他!” 

玉佩眉缘一皱,道:“霜姐,他这个人你又不是不知道……” 

大姑娘道:“不,二妹,就因为我了解他还不够!” 

玉佩诧异地道:“霜姐,干什么说这话,那怪他自己,谁叫他胡思乱想,虽然六叔不是

老神仙的亲生,可是……” 

大姑娘抬头说道:“二妹,只怪我没留意他已经长大了,还像小时候那样对他,可是他

也不该,说什么他也不该……” 

玉佩道:“他本来就不该。” 

大姑娘道:“二妹,我不是指,不,也……”倏地住口不言。 

玉佩道:“什么呀,霜姐,干什么吞吞吐吐的?” 

大姑娘微微摇了摇头,道:“没什么,二妹!” 

玉佩道:“你又来了,霜姐!” 

大姑娘道:“什么又来了,二妹?” 

玉佩道:“我看得出,霜姐,你有什么事瞒着我?” 

大姑娘道:“没有啊,二妹,你看错了,也误会了……” 

玉佩道:“不管怎么说,我不希望你老以为是你害了他,他这个人你我都知道,心胸狭

窄,狂傲自大,性情浮动……” 

大姑娘摇头说道:“不提他了,行么,二妹!” 

玉佩微微一怔,道:“霜姐不愿提他?” 

大姑娘凄凄一笑,道:“干什么一天到晚光提他呀!” 

玉佩道:“霜姐是因为他老找玉翎雕,所以才……” 

大姑娘道:“二妹,你知道,我这个人心胸还不至于那么狭窄。” 

玉佩道:“不管你是为什么,现在我不但认为哥哥找玉翎雕找的对,而且该杀了他……”

大姑娘双眉一扬,倏又淡淡说道:“二妹,那是你的想法?” 

玉佩道:“难道不对?” 

大姑娘道;“对与不对,二妹日后自会有明白的一天!” 

玉佩道:“难道你不觉得他可疑?” 

大姑娘道:“我不认为他有丝毫可疑的地方!” 

玉佩道:“霜姐,昨晚上的一切还不够么?” 

大姑娘道:“我不愿意多说了,二妹,你有过人的智慧和眼光,何妨自己慢慢的看,慢

慢的想。” 

玉佩道:“我不用多看,也不用多想,我只认为他……” 

大姑娘截口说道:“我刚说过,那是二妹你的想法跟看法,我不这样想,也不这么看,

谁是谁非,日后自会分晓!” 

玉佩道:“只怕到了分晓那一天就迟了,霜姐,姐妹之中咱们最谈得来,也最要好,我

不能坐视,我要劝你,醒醒,霜姐,别那么糊涂那么痴,为咱们郭家想想,玉翎雕他绝不是

什么正经的人,绝不是什么好来路!” 

大姑娘淡淡说道:“谢谢你,二妹!” 

玉佩道:“霜姐的意思是……” 

大姑娘道:“二妹,你的好意我懂,可是我不是小孩子,在这么多兄弟姐妹之中以我年

纪最长……” 

玉佩突然地道:“霜姐,你怎么……”摇头一叹,接道:“天这个情字怎这么害人

哪……” 

大姑娘道:“事无关一个情字,二妹!” 

玉佩讶然说道:“那……事跟什么有关?” 

大姑娘摇头说道:“没什么,我也说不出来!” 

玉佩口齿启动,慾言又止,终于她沉默了。 

车外,轮声辘辘,蹄声得得。艳阳高照,快晌午时,马车驰抵了“千山”之下。 

千山是“辽东”一带的第一大名山,地在“辽阳”城南六十里处,北起襄平,南界渤海,

绵长数十里,奇峰耸拔,状若莲花,致又有千朵莲花山之称。 

千山分北、中、南三岭,南岭最高处为“仙人台”,为千山绝顶,风景绝佳,登临眺望,

天风接天,晴天时,南可望渤海涛澜,辽河三水如带,风帆点点,景象极为壮观。 

山里,谷溪四十八,峭壁嶙峋,奇巨石岩,涧谷幽深,苍松怪石,不可名状。   

山外,茂林如绵,秀该若屋,风涛万里,林壑幽邃,的确是东北第一名山。 

千山一带盛产“香水梨”及小白梨,晓春时节,梨花白似雪海,雪化山间之后,大地复

苏,实别有一番气象。 

马车渐渐驰进山口,那宽窄只能容两辆马车进出的小谷内,立刻闪出两名腰佩长剑的英

武黑衣汉子。 

他两个向着车辕一躬身,道:“高爷,您回来了?” 

高念月车辕上挥手,道:“传话进去,就说二位姑娘到了。” 

左边黑衣汉子道:“回您的话,大爷已经知道了,正等着二位咕娘吃饭呢。” 

高念月一点头,道:“那好,留神山口!” 

纪冲挥起一鞭,鞭梢儿脆响声中,双骆马嘶,拖着马车飞一般地驰进了山口,既干净又

利落。 

高念月笑道:“纪冲,这一手我就不如你了!” 

纪冲咧着大嘴笑了!   

这地方怪而且险,山口狭窄,一进山口,豁然开朗,山口里,是一大片谷地,满眼青葱

翠绿。 

这一大片谷地大小不下几十亩,四周是奇陡如削的峭壁,峭壁上青苔遍布,滑不留手,

形状像个桶。 

进山口右肩,背依孤峰地坐落着一大片庄院,红墙绿瓦,栖朗玲珑,隐约于迷蒙的云雾

之中,简直就像神仙画境,美得不带人间一丝烟火气。 

纪冲一路吆喝着挥鞭赶马,车像飞一般,直驰庄院门口,庄院门口有两扇巨大栅门,门

敞开着,挺立着八名黑衣佩刀壮汉子,见车到,立即躬下身去。 

车在庄院门口停稳,高念月飞身掠下,抢前几步躬身说道:“大爷,二位姑娘到了。”

他面前,负手站立着一位身着长袍,俊美无须的中年人,他,长眉凤目,风度高雅,正

是大爷郭燕翎。大爷郭燕翎含笑挥一手,道:“念月,辛苦了。” 

说话间,二位姑娘已轻快下了马车,玉佩像一只凌波rǔ燕,既娇又艳地叫了一声:

“爹!”飞一般地掠了过来一头扎进大爷郭燕翎怀里。 

大爷郭燕翎面露慈祥笑容,手抚玉佩秀发,道:“这么大了,眼看就快嫁人了,还跟个

小孩子似的,不害臊,头抬起来,让爹瞧瞧,是瘦了还是胖了?” 

玉佩当真抬起了头,娇靥上挂着红晕,既娇又美,那模样儿好不动人,大爷郭燕翎笑了:

“行,没胖也没瘦,爹可以放心了!” 

大姑娘这时候上前盈盈一礼:“大伯父,玉霜给您请安了,爹,娘都问您好!” 

大爷郭燕翎拉着玉佩扶起大姑娘郭玉霜,哈哈笑道:“少礼少礼,干什么跟大伯父来这

一套,来,也让大伯父瞧瞧,许久不见了,我看变了多少。” 

玉霜也有点羞涩,娇靥微微一红,垂下螓首。 

郭燕翎哈哈大笑,道:“大伯父我一眼瞧出了两点,你不及玉佩大方,可比玉佩美得多,

玉佩是这一带出了名的美姑娘,跟你一比可就立即黯然失色了。” 

玉霜低低说道:“大伯父,你夸奖!” 

郭燕翎道:“你这一趟,我不在家,没能接你,可巧像玉珠……”   

话锋一转,抬眼一扫,道:“玉珠呢?” 

高念月迟疑了一下,躬身便要说话。 

玉佩那里已嘟起小嘴儿抢先说道:“别问了,爹,他没回来?” 

郭燕翎双眉一耸,凝目说道:“没回来,上哪儿去了?”   

玉佩道:“还能上哪儿去了?昨儿晚上他根本没在客栈睡,今儿个早起就没了人影,也

不告诉人一声……” 

郭燕翎脸色微变,目闪寒芒,道:“他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 

玉佩幸灾乐祸,小嘴儿一撇,道:“还有呢,爹,昨儿晚上他就要去找‘玉翎雕’,我

拦他说要告爹,您猜他怎么说?他说去告好了,我不怕。”   

郭燕翎冷哼一声道:“他敢给你气受?” 

玉佩眼圈儿一红,一脸委曲地道:“何只是我,连霜姐也都不放在眼里。” 

郭燕翎目中寒芒又是一闪,转望玉霜,道:“玉霜,玉珠惹你了?” 

玉霜忙含笑说道:“没有,大伯父,您别听二妹的!” 

姑娘她由来好心肠,郭玉珠他差点毁了她。 

郭燕翎冷哼一声道:“别替他瞒,玉霜,只他别回来,否则我绝饶不了他,好大的胆子,

连家法也不放在眼里,我刚训过他,他竟又……心胸如此狭窄,尤无容人之量,他哪儿

配……” 

玉佩截口说道:“您可别这么说,那玉翎雕也不是好……” 

猛然想起霜姐就在眼前,连忙闭上了小嘴儿。 

郭燕翎“哦!”地一声道:“那个玉翎雕怎么了,敢莫他也招你了,惹你了?” 

玉佩道:“那倒没有,他也够敢……” 

郭燕翎道:“那就好,年轻人谁不气盛?尤其是刚出道的毛头小伙子,想成名就专挑大

的斗。‘万安道’上闹闹,我懒得过问,走,玉霜,你大伯母等着呢,咱们吃饭去。” 

伸手拉着了姑娘玉霜,转望过去向念月道:“念月,歇着去吧,跟纪冲好好聊聊!” 

高念月应了一声,纪冲趁势上前请了个安。 

郭燕翎含笑点道,一手一个,拉着二位姑娘往后面去了。这庄院跟前面,是下人们住的,

后面是内院、内室,亭、台、楼、榭,一应俱全,美轮美奂,气派、雅致。 

后厅前面玉一般的高高石阶上,站着位身穿白衣的中年美妇人,雍容华贵,不脱高雅,

她虽胖了点,但那个福态,也无碍她那绝俗的美。 

身后,站着两名青衣女婢,一般地明眸螓首,美艳如花。 

她一见这爷儿三个走到,立即缓步迎下石阶,含笑说道:“玉霜,你来了。” 

姑娘玉霜慌忙叫了一声:“大伯母!” 

玉佩一跺脚,挣开乃父的掌握,飞一般地掠了过去叫道:“娘偏心,就只看得见霜姐!”

美妇人道:“谁说的,眼前一阵奇光,照得娘都睁不开眼了。” 

玉佩发了娇嗔,但是她满足了。 

郭玉霜上前请安,美妇人伸手扶起,亲热异常,一再仔细端详,爱得不得了,恨不得捧

到手心上:“玉霜,你爹娘都好?” 

郭玉霜忙道:“谢谢您,几位老人家都安好,也常念着您!” 

美妇人道:“老六跟砚霜几个有福气,有这么美、这么好的一个女儿,别的还求什么。”

玉佩美目一翻,道:“娘,您和爹的福气也不差呀!” 

“皮厚!”美妇人美目微横,嗔了一声,笑骂道:“好什么,你兄妹俩一天到晚就知道

吃喝穿,再不就是惹大人生气,尤其你哥哥……” 

话锋忽转,轻叹一声道:“玉珠呢,他怎么不进来?” 

郭燕翎冷冷说道:“你的好儿子,又找人斗去了。” 

美妇人眉锋一皱,道:“这孩子真是,怎么老是……”轻叹一声,住口不言。 

郭燕翎道:“也好,让他吃点亏,受受别人的,要不然他永远不知天多高,地多厚,我

宁愿他现在吃点小亏!” 

玉佩道:“您怎么知道哥哥不是玉翎雕的对手?” 

郭燕翎淡然说道:“就凭这一点动不动就要找人斗该够了!” 

好话,姑娘郭玉霜好不佩服。 

郭燕翎接着说道:“知子莫若父,他是我教的,他有多少我还不知道么,心浮气躁,度

量狭窄,自傲自大,他永远难有大成,我不敢让他学你六叔,只学学我也就够了!” 

玉佩道:“您没说错,那玉翎雕一身所学高着呢!” 

郭燕翎“哦!”地一声凝目说道:“玉佩,你见过玉翎雕了?” 

玉佩道:“我没有,倒是霜姐……” 

郭燕翎道:“我想起来了,听说玉霜来的时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九 章 大 义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翎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