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龙美豪客》

第十一章 卧虎藏龙相国寺

作者:独孤红

开封,古称中原,古时问鼎中原,忭梁为必争之地。 

开封,在历史上为六大古都之一,历时共得一百九十五年。 

在战国时,为魏都,称“大梁”。 

汉魏六朝,均称为“陈留”。 

五代时,梁晋汉周及北宋,均以开封为都,别号‘汴京”。 

汴京得名于汴水,汴水是楚汉时的鸿沟。 

当时汴河横贯中原,西通黄河,南达江淮,各地漕米均由此而进,故人赞曰:“汴河为

建国之本”。 

自元入侵,宋主南渡,同时又因忭河日就湮废,水患频仍,加以黄河不治,多次改道,

河床竟高开封地平达二十尺,不得已筑堤以护城,在北门外黄土堤绵延达数十里,高与城齐。

俗话说:“‘三年一旱,二年一涝’,这繁华的古都到了永乐年间,已经被荒废得差不多了。

开封鼓楼大街南,有座宏伟的大寺院,那是闻名遐迩的大相国寺。 

这大相国寺,原是战国四公子中,魏公子无忌的故宅,北齐时建“建国寺”,唐时称

“相国寺”,到了宋时,宋太祖赵匡胤更御赐“大相国寺”匾额。 

到了明太祖以至建文帝,均曾大加修茸,而在这永乐年间,虽然这位燕王朱棣的父亲当

过和尚,而他自己却对和尚大无好感,于是,大相国寺没落了,当年的鼎盛香火,已不知飘

散到哪儿去了。 

于是大相国寺的驻僧,由三千多一下减少到数十个。 

于是,这佛门清静圣地,就像长安的“开元寺”一样,沦为杂技小贩列陈之所,由于这

缘故,香火虽不怎么盛,但大相国寺前却是挺热闹的,吃喝玩乐,应有尽有,平日里人群熙

攘,每逢节日更是万头攒动,水泄不通! 

这一天,大相国寺前那广场上,跟往昔一样的热闹。 

在那喧天的锣鼓,吆喝声中,从那熙攘的人群里,走出了一个身穿黑衣的女子。 

她,看去近三十,成熟的风韵迷人,长得绝美,冰肌玉骨,美得清奇,美得高绝!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她容颜却显得有点憔悴,还带着一身未除的风尘。似乎,她长途跋

涉,由远处而来,在旅途之上,饱经了风霜! 

她走出了人群后,直向大相国寺走去,登石阶,过寺门,直上大雄宝殿。 

大雄宝殿里,没见几个香客,善男信女少得可怜,显得很寂静,也很凄清。 

除了一个值殿的老和尚外,在左偏殿里,还坐着两个中年汉子,在那儿一边喝茶,一边

闲聊。 

想必,那两个是来烧香的香客。 

黑衣女子一进大雄宝殿,那两个中年香客立即停止了谈话,目光立即投射过来,眼神居

然十足。 

在那十足的眼神里,还带着点诧异神色。本难怪,开封没有过这么美,这么清奇高绝的

女子,就是放眼天下,像这样,也找不出几个。 

而黑衣女子并没有留意那两个眼神十足的中年香客,更没留意那四道目光正在紧紧地盯

着她。 

这时,那老和尚颤巍巍地迎了上来,合什微一躬身道:“阿弥陀佛,女施主敢是来随喜

参禅?” 

黑衣女子微颔螓首,含笑说道:“既到上方,理应拜佛。”   

老和尚一欠身,道:“容老衲为女施主捻香。” 

他点了一炷香,黑衣女子盈盈跪拜,娇靥上的神色,十分虔诚,礼拜完毕,她还抽了一

根签。 

签是上上,当老和尚为她依签找签,把那黄纸的签交到她手里后,她看也没看,翻腕自

袖底取出另一张,那是一方白纸,上面写着几行字迹,顺手交给了老和尚,含笑说道:“大

和尚,请为我解释这一张。” 

老和尚一怔,道:“女施主,这是……” 

黑衣女子含笑说道:“我在朝宝刹之前,在别处一座小庙里求得这一张,因为那庙里主

持因事外出,所以没人代为解释,只好带到宝刹来请大和尚指点了。” 

老和尚疑惑地伸手接了过去,那张白纸上写着四句话。 

公子住宅,赐号相国, 

佛门藏龙,梵刹卧虎。 

只一眼,老和尚神情震动,脸色立变,目光斜瞥左偏殿,神色甚是惊慌,一欠身,低低

说道:“女施主恕老衲才疏学浅,修为浅薄,难解此签。女施主还是往别处大刹另请教高明

吧!” 

黑衣女子淡然一笑,道:“大和尚,龙乃祥瑞,虎具神威,此签若说是求,不如说留,

大和尚毋庸置疑,也请别吝指教!” 

“阿弥陀佛!”老和尚更惊慌了,低低说道:“女施主倘问龙虎,老衲只能说龙虎已随

风云他去,如今大相国寺只有毒蛇恶兽盘踞……” 

说到这儿,他目光再次斜瞥偏殿,那两名中年香客站了起来,联袂步出左偏殿向这里走

了过来。 

老和尚一惊脸色再变,忙收回目光低低说道:“女施主,毒蛇恶兽噬人伤生,女施主还

是请快走吧!” 

这回黑衣女子会意了,她淡然一笑,瞥了那正向这边走来的两名中年香客一眼,淡淡笑

道:“大和尚,亲近龙虎日久,自有伏蛇降兽之能,大和尚不必畏惧……” 

转眼中那两名中年香客,已近身后数丈,老和尚忙把纸条递还,口中急道:“女施主,

毒物为数良多,还是快……” 

突然一个带着笑的话声传了过来:“老师父,什么事啊?” 

老和尚机伶颤,脸色立变,忙收手把那纸条藏入袖中,回身合计施礼,忙道:“回禀二

位施主,没什么,这位女施主要老衲代为解释签上字句。” 

老和尚很恭谨,掩饰得也颇得体,只是那不争气的话声却带着颤抖。 

说话间,那两名中年香客已行近,左边一名瘦高,长眉细目,满脸姦诈! 

右边那名中等身材,不胖不瘦,白净的一张脸上,却隐透着桀骜凶残之色,还带着骄狂

暴戾之气。 

那瘦高中年香客“哦!”地一声,含笑说道:“是吗?” 

老和尚忙道:“回禀施主,是的。” 

瘦高中年香客目光瞥向黑衣女子,含笑问道:“姑娘是本城人?” 

黑衣女子淡然说道:“不,我由外地来。” 

她自知那满身风尘瞒不了那双犀利而敏锐的目光。 

“怪不得!”瘦高中年香客点头说道:“姑娘由何处来?” 

黑衣女子目光一凝,反问道:“二位是衙门里的官差?” 

瘦高中年香客一点即透,忙摇头笑道:“不,姑娘别误会,跟姑娘一样,是来烧香拜佛,

听说姑娘由外地来,不过随口问问。” 

黑衣女子淡淡一笑,道:“其实,这也没什么不可告人的,我由山东来!” 

瘦高中年香客“哦!”地一声笑道:“贵宝地是个好地方,年轻时为了做生意去过几趟,

别的不说,单那皮薄肉嫩水多,既香又甜的莱阳梨,至今令我回味。姑娘来开封是——” 

黑衣女子道:“我往别处去,路过这儿,久仰大相国寺名传遐迩,纳进十方香火,所以

特来瞻仰瞻仰。” 

瘦高中年香客吸了一口气,道:“姑娘,这大相国寺论古是够古的,可是论香火,那是

以前,现在不行了。当年的和尚有二三千,如今只剩下了几十个,它慢慢地在没落,姑娘该

看得见!” 

黑衣女子神情一动,道:“那令我有点失望,只不知为了什么?” 

她想听听对方怎么说。 

孰料,瘦高中年香客不知是机警,抑或是不如黑衣女子所料,他摇了头,道:“谁知道,

大概这也跟人的运气一样,有走运的时候,也有败运的时候……” 

一顿,抬眼问道:“说了半天话,还没请教姑娘贵姓,真是失礼!” 

“好说。”黑衣女子笑了笑,道:“有劳动问,我姓卫,冯陈褚卫的卫!” 

瘦高中年香客道:“原来是卫姑娘,卫姑娘求的那张签,可否让我过过目,也许我能效

点劳。” 

按说,这似乎有点冒昧,不过,世上毛遂自荐的人,也毕竟不少! 

黑衣女子她竟然含笑一句:“谢谢,有劳了。” 

很大方,很自然地把求得的那张鉴递了过去。 

瘦高中年香客忙伸手接了过去,看了看,道:“怎么,这鉴老师父不会解?” 

“不!”黑衣女子摇头说道:“这位大师父已经替我解释过了。” 

瘦高中年香客“哦!”地一声,笑道:“我说嘛!老师父怎么不会解释签上字句,那就

别吃这碗斋饭了。卫姑娘,我也就不多嘴了!” 

随手又把那张签递了过来。 

黑衣女子伸手接过,含笑说道:“二位请忙吧!” 

转望老和尚,道:“大和尚,我要告辞了!” 

佛前施了一礼,她转身向外走去。 

老和尚忙道:“老衲恭送女施主。” 

说着,他急步跟了上去。 

瘦高中年香客笑了笑道:“兄弟,咱们也该回去了!” 

他俩竟也并肩跟了出去。 

这下要了命,老和尚一直送到了寺门,却没机会把那张纸条交还黑衣女子,那也不要紧,

待会儿毁了它也就行了。 

这里老和尚合什恭送黑衣女子离去。 

那里瘦高中年香客向着他那白净脸同伴丢过一个眼色,他没走,他那白净脸的同伴挤入

了熙攘的人群中。 

老和尚步履匆匆地转身回了寺。 

瘦高中年香客也转身跟了进去。 

在殿前那大天井里,老和尚步履更见匆忙,没上“大雄宝殿”石阶,却拐向一旁,要走

向殿后。 

突然,瘦高中年香客开口唤道:“老师父,请等等!” 

老和尚一震停步,回身合什,道:“施主唤住老衲,有何指教?” 

瘦高中年香客微微一笑,道:“老师父不是正在值殿吗?” 

老和尚忙道:“是的,只是老衲内急,要入厕。” 

瘦高中年香客笑道:“俗话说得好,管天管地,管不着拉屎放屁,老师父,你尽管请去

方便,只是,先拿来!” 

手往前一摊,嘴角含着笑意,阴鸷目光直逼老和尚。 

老和尚微微一惊,忙道:“施主要什么?” 

“老师父!”瘦高中年香客笑道:“出家人不打诳语,你又反穿皮袄,跟我装的什么羊,

老和尚,我要你右袖里那东西!” 

老和尚脸色一变,忙陪上一脸强笑,笑得心惊肉跳! 

“施主说笑了,老衲何曾打诳语、装羊?袖里又哪来的什么东西?” 

瘦高中年香客阴阴一笑,道:“老师父,我好话说到这儿,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老和尚忙道:“施主……” 

瘦高中年香客脸色微沉,道:“老和尚,你是等我动手!” 

老和尚一句话没说,翻腕而起,那只右手,直往嘴角里送去,他要把那张纸条吞下去!

只听瘦高中年香客冷叱说道:“和尚,你好大的胆子!” 

抖手一挥,老和尚“哎呀!”一声踉跄倒退,一跤摔在天井里那方砖地上,鼻子嘴里流

出的血染红了雪髯,而他那只右手仍握得紧紧地。 

瘦高中年香客跨步跟到,一脚踩上老和尚右腕,老和尚又一声痛呼,右手立松,那已被

揉成一团的纸条一滚坠地,瘦高中年香客俯身拾了起来,展开一看,立即变色连连冷笑。 

“公子住宅,赐号相国,佛门藏龙,梵刹卧虎。这够明白的,等了这么久,终于等上了

一个!老和尚,别装死撒赖,跟我到后面去吧!” 

腿一缩再伸,老和尚一个身形硬被他用脚勾了起来,踉跄好几步才站稳,可怜这位年迈

老僧灾称无妄,祸由天上来,血染红了前襟,浑身颤抖,脸色煞白,只低着头,一句话没敢

多说。 

瘦高中年香客阴阴一笑,道:“老和尚,你有腿,最好自己走,别等我再请了!” 

老和尚仍没说话,转身颤巍巍地向殿后走去。 

他在前头走,瘦高中年香客在身后跟,过大殿,穿拱门,走到了大相国寺后院。 

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这大相国寺后院花木处处,禅房数间,恬静淡雅,令人尘俗

之念全消。 

两边禅房成列,正南却坐落着单独一间,在那间禅房前,却垂手站立着一个身穿黑衣的

中年汉子。 

他一见瘦高中年香客带着这等模样的老和尚走到,微微一怔,便要迎过来,瘦高中年香

客却一摆手,道:“通报,说我求见!” 

那黑衣汉子立即欠身答应,随即转身扬声发话:“禀指挥使,大领班求见!” 

只听禅房里传出个略显尖锐的话声:“叫他进来!” 

黑衣汉子欠身答应,随手推开了禅房的门。 

瘦高中年香客一巴掌推得老和尚向前好几个踉跄,喝道:“老和尚,进去见见指挥使

去!” 

禅房里,对坐着两个人,那是一男一女,男的着一袭锦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一章 卧虎藏龙相国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龙美豪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