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龙美豪客》

第十二章 双凤巧遇

作者:独孤红

大相国寺坐落在鼓楼大街南,在鼓楼大街北,坐落着开封城首屈一指的一家大客栈。 

这家大客栈招牌字号挂的是“京华”两个字。 

这一朝的京师先在应天,后迁北京,这家客栈称京华,那该是指前朝的大宋朝年间。 

是这样的,据说在大宋年间,龙图阁大学士包公在开封府的时候,就借这家客栈断过案。

所以这家客栈很出名。 

当然,它所以能首屈一指,也因为它洁净、大而招待周到,对客和气,同时也因为它一

方面是客栈,另一方面也兼卖吃喝,等于是一家酒楼、一家客栈合并在一起。 

看,当街店面三间,打通来用,当贩卖酒食的所在,靠里两扇门垂着帘,那是通后院客

栈的。 

无论什么时候,这家“京华”客栈的外间,总是几乎高朋满座,尤其在吃饭时,那更是

座无虚席,进进出出的客人像过江之鲫,别提有多少了。 

大街对面,随着进出的客人,走进了一位黑衣美姑娘,是那么尊贵,娇美、冷若冰玉的

公主! 

伙计哈腰陪笑,殷勤地迎了上来。 

“姑娘,里边坐,吃点什么,喝什么酒,小号应有尽有,要不要尝尝黄河鲜鲤?请这边

坐!” 

他说他的,姑娘她一双美目直在黑压压卖了满座的座头上扫动,突然,她目光停住了。

那是角落里的一副座头,坐着一个人,是位女人,那位也是穿黑衣的美姑娘。   

入目那位姑娘,她有着一刹那间的惜愕,流露自娇靥的神色很复杂,那有羞愧,也有嫉

妒。 

姑娘她已是人间绝色,更难得尊贵高雅,超尘脱俗,而如今面对这位,她自己却有逊色

三分之感! 

如是,她怎不羞愧?怎不嫉妒? 

就在她错愕的一刹那间,那副座头的那位,抬起美目恰好也望了过来,四道目光接触,

那位也呆了一呆,随即,她深深地看了姑娘一眼,又收回了目光。 

不知怎地,就这么一眼,看得姑娘只觉心头一跳,也许,那双美目太清澈、太深邃、太

高贵、太圣洁了。 

只听店伙道:“姑娘,你请这边坐!” 

她如大梦初醒,忙收定心神,“哦!”了一声道:“你让我坐在哪儿?” 

店伙陪笑说道:“请跟我来,里面有副座头还空着。” 

转身往里走去。 

跟在店伙身后,姑娘的心又猛然地跳了一跳,无巧不成书,那副空座头,紧挨着那位的

座头。 

到了座头前,店伙殷勤地让了座。 

那位,又将那令人心跳的目光投射过来。 

姑娘,她也将自己目目光投射了过去。 

对望一眼之后,姑娘坐了下来,这一眼,她看得更清楚,那位,无一处不美,尤其那成

熟的风韵醉人,这是姑娘她所无法企及的。 

姑娘她比那位年轻好几岁,可是她自己明白,脸上的肌肤,反不及那位细腻,不及那位

嫩。 

唯一令人扼腕的,是那位有点憔悴。 

店伙不解事,一旁直问姑娘要什么? 

姑娘她意不在吃喝,心不在焉地随口点了两样。 

店伙离去后,姑娘抬眼再看,这回,她看见了远远坐在那位身后,隔了好几副座头,正

低着头的陶大海。 

跟人哪有这么个跟法的。 

何况陶大海跟那位已照过面。 

恐怕早被那位发觉了,只不过人家未动声色罢了。 

姑娘脑中灵光电闪,觑得陶大海抬头,她突然冷哼一声,自言自语地道:“贼眼灼灼地,

你没见过女人?” 

那位微微一愕,抬眼投过诧异一瞥。 

姑娘她没回望,只怒目望着陶大海。 

面对公主,尤其公主怒目相视,陶大海自然畏惧。 

那位,循姑娘所望回头望了一眼,然后转回头来向着姑娘送过一丝浅浅的笑意,轻轻说

了声:“谢谢你,姑娘!” 

那声音,无限美好,煞是好听。 

这是姑娘所期待的,她忙收回目光,含笑说道:“别怪我多事,这种无聊的人最可恶

了!” 

那位笑了笑,道:“哪儿的话,我只有感激。姑娘,要不嫌我突唐冒昧,我请姑娘跟我

一起坐坐。” 

姑娘犹豫了一下,道:“萍水相逢,怎好……” 

那位道:“能得相逢便是缘,我看姑娘不是世俗中人,何必为世俗之礼所拘,我诚意相

邀。” 

姑娘展颜一笑,说道:“虽心中所愿,但身为女儿家,不得不忸怩作态。” 

那位笑了,笑得好美、好甜、好动人。 

姑娘,她有神摇目眩之感,心中有一阵激动的感受,她站了起来,走了过去,那位伸手

替她拉过一把椅子。 

落座定,店伙送上了酒菜,姑娘叫他放到这张桌子上,他诧异地直道:“没想到二位认

识,没想到二位认识!”   

店伙走后,那位抬皓腕为姑娘斟了一杯,凝目问道:“你会喝酒?” 

姑娘颇为不好意思地摇头说道:“偶尔浅尝一点,那,不能称之为会。” 

那位浅浅一笑,道:“怎么,初次见面,我敬你一杯!” 

说着,她伸出两根水葱也似的修长玉指,拈起了酒杯。 

姑娘只得举起了杯,道:“该由我敬你。” 

两个人浅饮了一口,姑娘她忽然凝目那位身后,道:“他走了!” 

那位没回头,道:“谁?” 

姑娘道:“那个可恶的东西!” 

那位倏然笑道:“原来是他,姑娘,你我最好都别惹他。”   

姑娘凝目说道:“怎么?惹不起他?” 

那位微颔螓首,道:“可以这么说!” 

姑娘道:“他是江湖上的强梁,还是开封这儿的地头蛇?” 

“姑娘。”那位道:“江湖上的强梁算不了什么,这儿的地头蛇更微不足道!” 

姑娘道:“那么他是……” 

那位道:“官家的人,有几分可能是来自京师的锦衣卫!”   

姑娘双眉微扬,道:“原来是锦衣卫。”微微一笑,摇头接道:“我不怕,我看得出,

你也不会在乎!” 

那位笑道:“姑娘目光锐利,不过在目前我还不愿意招惹他。”   

姑娘道:“那为什么,有顾忌?” 

那位微一点头,道:“是的,姑娘,有顾忌。” 

姑娘迟疑了一下,道:“别怪我交浅言深……” 

“姑娘,没那一说。”那位道:“跟姑娘,我有相见恨晚,一见如故之感。” 

姑娘脱口说道:“我也是!” 

那位浅浅一笑,道:“既如此,我就没有什么不可说的顾忌,不过,这儿不方便,假如

你也要落店打尖,待会儿咱俩后面屋里谈。” 

姑娘表现得很兴奋,但也有一番矜持,道:“你住在这家客栈里?” 

那位点了点头。 

姑娘道:“那我就不另找客栈了。” 

那位笑了笑,道:“我也不会让你另找客栈。” 

姑娘笑容微敛,沉吟说道:“我很奇怪……” 

那位道:“奇怪什么?” 

姑娘抬眼凝注,道:“为什么我跟你相见恨晚,一旦投缘,如今更有惺惺相惜之感。”

那位笑了,她永远笑得那么美,那么甜,那么动人! 

“这也许就是我说的缘吧!” 

“也许。”姑娘道:“不过,也有可能因为我从没见过像你这么美的女人。” 

那位笑道:“姑娘,你很会奉承人,但巧言令色要不得!”     

姑娘微一摇头,道:“不,我说的是心里头的话。” 

那位凝目说道:“姑娘,不过一具臭皮囊,你是以貌取人的人吗?” 

姑娘道:“你刚才没让我把话说完!” 

那位道:“还有更动听的吗?” 

姑娘点了点头,道:“但都是肺腑之言!” 

那位笑道:“没人不喜欢听好听的,尤其女人,还有什么?” 

姑娘道:“你,孤傲高洁,气度超人……” 

那位截口笑道:“亏你想得出那么多词句,姑娘,人的容貌,只能给人美好的第一印象,

但要使情谊永恒,单靠你的容貌是不够的,你以为对吗?” 

姑娘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道:“对,不过,好的容貌也要雅而不俗,清而不媚!” 

那位颔首笑道:“对极,高论,姑娘,我还没有请教……” 

姑娘道:“我姓赵,名字俗得很,两个字玉琴。” 

“谁说的?”那位道:“琴以玉质者为贵,你就像块玉,也像那声音美妙动听的琴,令

人欣赏。” 

赵玉琴娇靥微酡,道:“别骂人……” 

“不。”那位摇头说道:“跟你一样,都是心里头的话,以你心换我心,你就该相信那

每一字都不带虚假。” 

赵玉琴凝目笑道:“真正会说话的是你。” 

那位道:“对我说这种话,几十年来你是第一人。” 

赵玉琴笑了。 

那位接着说道:“你由哪儿来?” 

赵玉琴道:“河北宛平。” 

那位呆了一呆,道:“河北宛平?” 

赵玉琴道:“是的,有什么不对吗?” 

“不。”那位摇头展颜而笑,道:“我只是不记得宛平何时地灵,有你这么一位漂亮的

姑娘!” 

赵玉琴道:“又来了,你说过,巧言令色要不得。” 

那位摇头说道:“刚才我说错了,跟你一样地俱都发自肺腑,那就该当作别论!” 

赵玉琴美目圆瞪,惊叹道:“好会说话!” 

“姑娘。”那位截口笑了笑,道:“有件事我也觉得奇怪。” 

赵玉琴道:“什么事?” 

那位道:“凭我这双阅人良多,还不算太迟钝的眼光,竟然看不出你是个怎么样的人,

也就是说我无法下断……” 

赵玉琴微愕说道:“这话怎么说?” 

那位道:“你有着闺阁千金的尊贵与娇柔,却带着江湖女儿的历练,刚强与英挺……”

赵玉琴嫣然笑道:“的确阅人良多,果然目光锐利,那么我告诉你,我是宦门中的江湖

人!” 

那位道:“是个宦门中的江湖人?可否进一步的……” 

赵玉琴道:“没什么不可以的,我爹现为宛平县令。” 

那位“哦!”了一声道:“原来是宛平县父母官赵大人的千金,那就难怪我看不出,难

下断语了。姑娘,像你这么一位官门千金,似乎不该轻易出门远行。” 

“别忘了。”赵玉琴道:“我是个宦门中的江湖人!” 

那位道:“那也总该有点事。”   

赵玉琴道:“事是有,只是我觉得很不公平!” 

那位微愕说道:“什么?” 

赵玉琴道:“你问了我好几问,却至今不给我机会问问你!” 

那位倏然笑道:“吃亏了?” 

赵玉琴一点头,道:“当然。” 

那位笑道:“到底是年轻几岁,我不敢让你吃亏,我姓卫,名儿两个字涵英。” 

“卫涵英……”赵玉琴沉吟了一下,突然抬头凝目,道:“当世有两个卫涵英吗?” 

卫涵英道:“也许有,不过我还没听说。” 

赵玉琴道:“那么你该是那不会再有第二个的‘冰心玉女’?” 

卫涵英神情一震,道:“怎么,你知道……” 

赵玉琴道:“知道这美号的,恐怕不止我一个。” 

卫涵英美目中忽然闪过一丝异采,笑了笑,道:“但愿如此。” 

赵玉琴表现得很兴奋,其实,她也着实地很兴奋,道:“我没想到在这儿见到你,也没

想到因为心直口快的一句话能结识你,更没想到我能让你轻许一个缘字,还有相见恨晚,一

见如故。” 

卫涵英含笑说道:“你把卫涵英看得那么了不起吗?” 

“当然!”赵玉琴点头说道:“因为她是‘冰心玉女’!” 

卫涵英道:“跟你一样,她也是个女儿家。” 

赵玉琴道:“人虽都是人,但人与人之间有很多的不同。” 

卫涵英浅浅一笑,道:“她也是个平凡的女人。” 

赵玉琴道:“为什么这世上‘冰心玉女’只有一个?” 

卫涵英道:“我不以为那有什么特殊,我只以为凡女儿家,只要她能洁身自爱,人人都

能称‘冰心玉女’!” 

赵玉琴摇头说道:“我不这么想,要是这样的话,当世‘冰心玉女’就不会只有一个

了。” 

卫涵英笑了笑,道:“我不跟你辩了,如今,你可以答我问话了吗?” 

赵玉琴道:“还不行,我只问过一问……” 

卫涵英道:“敢情你仍认为吃亏,难道你非占着便宜不可吗?” 

赵玉琴道:“那倒不必,想占你的便宜,我自知那也绝不容易,至少你我该扯平。” 

“公平。”卫涵英笑道:“那么,你问吧!” 

赵玉琴沉吟了一下,抬眼凝注,道:“你到开封来干什么?” 

卫涵英道:“找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 双凤巧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龙美豪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