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龙美豪客》

第十三章 片纸留线索

作者:独孤红

谁说的,被子被面鲜明,被里雪白,纵不是新的,也该是刚晒过、洗过,怎么会脏? 

卫涵英谈然笑道:“到底是宦门千金,不比我这个跑惯江湖的武林人,到处能凑合,你

娇生惯养有洁癖,你那床被子不比我这床干净?” 

赵玉琴一甩皓腕,气嘟嘟地站了起来,道:“我不管,这样的被子我没办法盖,说不定

里头藏着虱子、跳蚤,恶心死人,我去找伙计换一床去!” 

说着,她一拧腰往外便走! 

卫涵英忙道:“干什么自己去?叫他一声不就行了吗?” 

赵玉琴道:“夜这么深,吵醒别人招骂去?” 

卫涵英道:“那么,我去……” 

赶玉琴一摇头,截口说道:“我自己的事,为什么要劳着你?” 

卫涵英道:“那……叫他换一床就是了,也犯不着生这么大气呀?” 

赵玉琴大概没听见,她已经出了房门! 

望着那美好的背影,卫涵英笑了,笑得有点神秘! 

没多久赵玉琴回来了,身后果然跟着个陪着一脸小心、手里抱着一床新被子的伙计! 

被子到底是换了,可是任何人都看得出,这一床,比刚才那一床,并不见于净多少,实

际上被换走的那一床跟这一床差不多! 

卫涵英笑了,但她没有说话。 

赵玉琴余气未消,她和衣上了炕! 

口  口  口 

一宿无话,第二天,卫涵英起个大早。她起床的时候,赵玉琴睡得还正甜,宦门中的武

林人,到底比不上地地道道的武林人。   

卫涵英没吵醒她,梳洗完事之后,她一个人出了门! 

她没往别处走,直奔大相国寺! 

这时候,大相国寺的两扇寺门刚开,只有几个赶着烧早香的香客进出。 

卫涵英进门的时候,刚好碰见一个正在打扫的小和尚。小和尚只有十五岁,看样子挺伶

俐的。 

一见卫涵英进门,他连忙丢了手中扫帚迎了过来,双掌合什,微一躬身,道:“女施主

早!” 

卫涵英忙浅浅答了一礼,道:“小师父早!” 

小和尚道:“女施主是来烧香?” 

卫涵英微一摇头,道:“不,我来看看那些吃人的恶兽走了没有!” 

小和尚一怔,道:“女施主是说……” 

卫涵英含笑道:“小师父,你我都是可怜的百姓!” 

小和尚忙道:“走了,女施主,昨天晚上就走了!” 

卫涵英美目中异采一闪,道:“果然没错,小师父,昨天晚上什么时候?” 

小和尚想了想道:“约莫三更前后!”   

卫涵英—点头,道:“不错,正是那时候……” 

目光一凝,接道:“小师父,有位老师父可在?” 

小和尚道:“女施主问的不知是哪一位?” 

卫涵英道“小师父,有没有一位老师父被他们抓了起来?” 

小和尚“哦!”地一声道:“那是智圆师伯。” 

卫涵英道:“正是那位老师父!” 

小和尚脸上的神色一转悲愤,道:“女施主,智圆师伯已经被佛祖召上极乐西天了!”

卫涵英一震色变,道:“我只想到他会被为难,却没想到……小师父,是他们?” 

小和尚眼圈儿红红的,要掉泪,摇头说道:“不知道,听说智圆师伯是在他禅房里上了

吊。” 

卫涵英道:“有人看见吗?” 

小和尚头一怔,道:“智圆师伯被抬出中房的时候,小僧看见了,智圆师伯的脖子上有

道,有道……” 

他没能说下去,小和尚他伤心地哭了。 

卫涵英一双黛眉扬得老高,道:“小师父,他们往那里去了。” 

小师父哭泣中摇了摇头,道:“不知道,谁敢问?” 

这句话,包含了多少悲愤? 

卫涵英威态一敛,柔声说道:“小师父,佛家重因果,有因必有果,因果循环,报应不

爽,这句话小师父该懂。” 

小和尚点了点头道:“谢谢女施主,小僧懂!” 

卫涵英道:“那么,老师父西登极乐,小师父不该难受,更不该悲伤!” 

小和尚又点了点头,道:“女施主,小僧听你的话!” 

卫涵英道:“小师父,前些日子有两个人到相国寺里来……” 

小和尚道:“女施主是指两位俗家客人。” 

卫涵英道:“是的,小师父,相国寺里哪一位大和尚负责接待他两位?” 

小和尚道:“就是智圆师伯。” 

卫涵英道:“还有哪一位?” 

小和尚摇头道:“没有了,女施主,他两位住在后院禅房里,智圆师伯不许任何人走近,

只有智圆师伯自己每日送斋饭茶水。” 

卫涵英道:“这么说,除了智圆大和尚外,没有第二个人见过那两位,更没有第二人跟

那两位交谈过!” 

小和尚点头说道:“是的,女施主!”   

卫涵英道:“小师父,有人知道他两位离开大相国寺后,往哪儿去了吗?”   

小和尚摇摇头,道:“除了智圆师伯外,没有第二个人知道!” 

卫涵英一怔,道:“怎么,小师父,智圆大和尚他知道?” 

小和尚道:“是的,女施主。” 

卫涵英皱了眉,本来难怪,偌大一座大相国寺里,只有智圆老和尚一人知道建文跟纪纲

的去处,昨天他没有时间弄清楚自己是谁而有所顾忌没敢说,如今,老和尚却又西归极乐,

线索从此而断,她怎能不皱眉! 

沉默了片刻,她突然说道:“小师父,智圆大和尚住在哪一间禅房里?” 

小和尚道:“就在大殿后面。” 

卫涵英道:“可否麻烦小师父带我去看看?” 

小和尚目光一凝,道:“女施主是要……” 

卫涵英道:“小师父,我想去看看!” 

小和尚摇了摇头,道:“女施主原谅,小僧不敢!” 

卫涵英微愕说道:“小师父,为什么,难道你怕他们……” 

“不是,女施主。”小和尚摇头说道:“智圆师伯住的那间禅房,已经被主持师伯封了,

任何人不许进去!” 

卫涵英眉锋微皱,道:“那么,小师父,假如我先见贵主持呢?” 

小和尚道:“女施主要见主持师伯,小僧愿意带路!” 

卫涵英道:“那……有劳小师父了!” 

小和尚没说话,合什微一躬身,转身向里行去。 

卫涵英抬眼打量了四周一下,迈步跟了上去。 

到了大雄宝殿前的天井里,卫涵英一眼瞥见大雄宝殿里站着一个身穿长衫的中年汉子!

按说,大相国寺里原有烧早香的香客,本不足为奇,可是那中年汉子本来是面向外站着

的。一看见卫涵英,不知是巧合还是有意,他转身向了里面! 

卫涵英动了疑,当即跨前一步低声问道:“小师父,大殿里有个人是……” 

小和尚转头看了一眼,“哦!”了一声,道:“是位烧早香的施主,刚开寺门就来。”

卫涵英道:“小师父认识他吗?” 

小和尚摇头说道:“不认识!” 

卫涵英道:“刚开寺门到如今,该有一段工夫了,便是十炷香也该烧好了,他为什么还

不走?” 

小和尚道:“不知道,大概他还想到处看看!” 

说着话,卫涵英目光一直未离开大雄宝殿中那中年汉子,可是那汉子自适才转过去后,

至今还没转过来。 

卫涵英没再问,但她已暗中提高了警觉,那位宛平县令的女儿赵玉琴一直怂恿着她再去

问问那个人,恐怕不是没有原因的! 

跟着小和尚绕过了殿角,眼前一列四间禅房,廊檐底下空荡寂静,听不到一点声息! 

小和尚走进廊檐,在中间那间禅房前停下,道:“女施主,这里就是主持方丈住的禅

房!” 

卫涵英道:“麻烦小师父为我通报一声。” 

小和尚答应了一声,立即扬声说道:“禀主持师伯,有位女施主求见!” 

只听禅房里传出一个低沉而苍老的话声:“是悟空吗?” 

小和尚忙道:“回师伯,正是悟空!” 

那低档沉苍老的话声道:“有什么事?” 

小和尚道:“回师伯,有位女施主要见师伯!” 

只听禅房里响起了缓慢的步履声,随即听那低沉苍老的话声问道:“是哪位女施主要见

我呢?” 

禅房两扇门开了,一个老和尚当门而立,他瘦得皮包骨,胡子雪白,身形有点佝楼,抬

起失神的老眼往外一看,只见他一呆,老脸上满是讶异地道:“这位女施主是……” 

卫涵英含笑说道:“大和尚,我昨天来过宝刹,今天再来,只为有件事要跟大和尚打个

商量!” 

老和尚缓慢地道:“女施主有什么事要跟老衲谈?” 

卫涵英道:“大和尚,可否让我进去说?” 

老和尚“哦!”地一声,忙道:“是老衲失礼,女施主请!” 

颤巍巍地退向门边,合什微微躬下身形! 

卫涵英忙答了一礼,举步走进禅房。 

只听老和尚道:“悟空,别走,进来给女施主倒茶!” 

小和尚应了一声跟进了禅房。 

禅房里坐定,小和尚献过茶后,老和尚抬起老眼,开口说道:“女施主如今是否可以见

告来意?” 

卫涵英含笑道:“大和尚,我姓卫,叫卫涵英,是武林人。我这次由别处到开封的大国

相寺来,是为找寻建文跟锦衣卫前指挥使纪纲。” 

老和尚猛然一惊道:“女施主要找……找谁?” 

卫涵英道:“大和尚,我找寻建文没有恶意,我是受一位身奉太祖遗诏的老臣所托,辅

佐他返朝登基!” 

老和尚惊慌地道:“女施主怕是找错了地方……” 

卫涵英笑了笑,道:“大和尚,我知道建文距纪纲确实在大国相寺里住过一个时期,而

且知道他俩已经走了!” 

老和尚渐趋平静,道:“那么女施主见老衲是……” 

卫涵英道:“智圆大和尚为这件事西归极乐,听说大和尚封了他的禅房,而我想进去看

看,所以来找大和尚商量商量!” 

老和尚沉默了,提起智圆,他似乎很悲痛,当然,这是人之常情,难免,半晌他才抬眼

说道:“女施主要进老衲智圆师弟的禅房是要……” 

卫涵英道:“智圆大和尚为建文做了最大的牺牲,按情按理,论公论私,我都该……”

老和尚摇头说道:“女施主,不必了,老衲智圆师弟蒙佛祖慈悲,已往极乐西天,他的

去处令每一个佛门弟子出家人羡慕,女施主无须再……” 

卫涵英截口说道:“大和尚,站在我的立场……” 

老和尚道:“女施主的立场?” 

卫涵英点头说道:“是的,大和尚,我的立场!” 

老和尚道:“说句话不怕女施主怪罪,老衲没办法证明女施主是什么立场?” 

卫涵英“哦!”地一声笑道:“我明白,大和尚是不相信我?” 

老和尚毅然点头,道:“是的,女施主原谅,老衲如今已不敢相信任何人了。” 

卫涵英道:“当然,这是人之常情,难怪大和尚不敢相信任何人,只是大和尚该想想,

假如我是那一帮的一个,还会来跟大和尚打商量吗?大和尚不答应行吗?” 

老和尚呆了一呆,道:“女施主说的有理。” 

卫涵英道:“那么就请大和尚点个头!” 

老和尚迟疑了一下,毅然点头,望着小和尚道:“悟空,带这位女施主去你智圆师伯的

禅房!” 

小和尚应了一声,欠身说道:“女施主请!” 

卫涵英忙站起致谢,跟着小和尚走了出去。 

小和尚带着卫涵英由殿后往殿右走去。 

卫涵英凝功搜索,她没发现左近有人,也没有看见适才大雄宝殿里那个中年汉子! 

转眼间已到殿右,小和尚停在智圆老和尚那间禅房门口,低下了头,道:“女施主,智

圆师伯就住在这一间。” 

卫涵英抬头前望,只见禅房门紧闭,除了锁着外,两扇门上还贴了一纸封条。 

她当即说道:“小师父有钥匙吗?” 

小和尚点头说了声:“有。”探手入怀,从怀里摸出一串钥匙上前开了锁,然后退后说

道:“女施主请自己开门吧!” 

卫涵英跨步而前,抬手一推,禅房两扇门豁然而开,封条断了,她抬眼打量,禅房里窗

明几净,点尘不染。 

她迈步走了进去,一阵找寻! 

小和尚站在一旁,讶然说道:“女施主,你要找什么?” 

卫涵英道:“我找找看,智圆大和尚有没有遗下片言只字!” 

小和尚道:“女施主,不会有的!” 

卫涵英转眼凝注,道:“小师父,怎见得不会有?” 

小和尚道:“智圆师伯这间禅房昨天跟今天都是我收拾打扫的,我没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三章 片纸留线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龙美豪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