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龙美豪客》

第十四章 单入虎穴报僧仇

作者:独孤红

卫涵英杀气腾腾地沿大街找上了鼓楼旁的吉祥客栈。 

一进门,她便看见了尤子玉由后面走了出来。她只知道这个人她碰见过,并不知道他就

是尤子玉。 

这时候,尤子玉可巧也看见了她,一怔停步,然后一惊返身便往里跑。 

卫涵英不比他慢,娇躯一闪已到了他的身后,皓腕抬处五指已扣上了他的左“肩井”。

尤子玉是老江湖,他机伶伶地一颤,没敢动,他明白,“肩井”要是落在了人手里,动,

那是白费,只有更糟。 

卫涵英冷冷一笑,道:“你很识相……”缓缓地把他扳转过来,接道:“你们那位尤领

班呢?” 

尤子玉一震,道:“尤领班,他,他出去了。” 

卫涵英道:“出去了?有那么巧吗?我不难为你,可是你最好说实话!” 

尤子玉目光一转,忙道:“他,他在里头。” 

卫涵英冷冷一笑,道:“这才是,你带我去找他,记住,不许跑,没有我的话也不许叫,

我就在你后面,你不会比我快。” 

翻腕一推,尤子玉踉跄冲了进去,卫涵英跨步紧跟在他身后往里面走去。 

里面是一大间院子,两进,尤子玉带着卫涵英直往最后一进走,显然,锦衣卫的四个班

住在二进后院。 

进了二进后院,尤子玉停了步,他没回头,道:“到了,姑娘,可容我唤一声?” 

卫涵英道:“你唤吧!” 

尤子玉立即扯着喉咙喊道:“尤领班,尤领班,有人找你……” 

他这阵大喊,惊动了整个二进后院,本来在外面的愕然瞪目,原先在屋里的,都跑出来

看究竟,听他“尤领班’、“尤领班”地直叫,没一个敢答腔。 

最后,把那位指挥使惊动了,上房里跨出了陆谳,他抬眼凝注,冷冷说道:“什么事大

呼小叫的?” 

尤子玉的本意就是想把他叫出来,如今他一见陆谳出来了,背着卫涵英,忙递眼色,躬

了躬身道:“禀指挥使,这位姑娘要找尤领班!” 

陆谳老姦巨猾,极工心计,这个他哪会不懂?当即大剌剌地一点头,从鼻子里“嗯!”

了一声,转望卫涵英,道:“你要找尤子玉?” 

卫涵英冷然说道:“不错,我找他!” 

陆谳道:“你是他的什么人?”他这是有意讥损。 

卫涵英冷然说道:“我不是他的什么人!” 

陆谳道:“那么,你姓什么,叫什么,找尤子玉干什么?” 

卫涵英道:“我姓卫,叫卫涵英……” 

陆谳“哦!”地一声,忙道:“莫非‘冰心玉女’卫姑娘?” 

卫涵英冷然点头,道:“不错,正是!” 

陆谳忙走出廊檐,边走边改颜陪笑道:“原来是卫姑娘,陆谳不知,多有得罪。卫姑娘

千万海涵,千万海涵……” 

说话间他已到了近前,但他没走得太近,隔一丈停身,微拱双手,堆着一脸的笑容,接

道:“卫姑娘,老朽锦衣卫指挥使陆谳……” 

卫涵英淡淡说道:“陆指挥使的威名,我久仰。” 

陆谳哈哈笑道:“夸奖,夸奖,卫姑娘的夸奖,老朽这小小的锦衣卫指挥使,怎比得上

名满武林的卫姑娘呢?” 

侧身一摆手,道:“卫姑娘,老朽恭清,请屋里坐坐。” 

卫涵英没动,道:“指挥使抬爱,我受宠若惊,只是我还有事,不便多事打扰,指挥使

的好意我心领了。” 

陆谳道:“别客气,卫姑娘,老朽这个指挥使,承蒙武林朋友的照顾,等于是武林朋友

赏的。卫姑娘再有天大的事,也请赏个脸。” 

他说话会扣人。 

岂料,卫涵英不吃这一套,她微一摇头,道:“指挥使,不是我这江湖民女胆大如斗,

不识抬举,实在是我有要事待办,只好违命了,指挥使恕罪!” 

堂堂一个指挥使,京里的大小官儿都怕他三分,如今一个江湖民女不买账,好没面子。

陆谳的脸上有点不高兴了,他勉强一笑,道:“既然卫姑娘不肯赏脸,那就算了,老朽

不敢强邀。那么,卫姑娘找尤领班有什么事,就在这儿说吧!” 

卫涵英道:“我以为指挥使该知道我的来意。” 

陆谳道:“老朽愚昧得紧,请卫姑娘明示。” 

陆涵英道:“好说,贵属尤子玉在开封城连伤二命,难道指挥使稳坐此处,不闻不问

吗?” 

陆谳一怔,讶然说道:‘连伤二命?谁?卫姑娘,他伤了谁?” 

卫涵英冷然一笑,道:“指挥使既然愿意再听一遍,我也只好多说一遍,贵属尤子玉他

伤了大相国寺老少两名僧人……” 

陆谳“哦!”地一声,道:“有这回事?” 

卫涵英道:“有没有,指挥使何妨问问贵属尤子玉?” 

陆谳像没听见,道:“不会吧,卫姑娘是听谁说的?” 

卫涵英道:“无须听谁说,我自己碰上的!” 

陆谳道:“这么说,是卫姑娘亲眼看见的?” 

卫涵英道:“跟我亲眼看见差不多!” 

陆谳微一点头,“嗯!”了一声,道:“这我就要问个清楚。” 

抬眼望向尤子玉,道:“你去找尤领班来,快去!” 

尤子玉应了一声,如飞奔去。 

卫涵英淡然一笑,道:“指挥使以为他会来吗?” 

陆谳道:“卫姑娘,老朽身为指挥使,连命令都不能下达那还行?老朽以为就是他明知

是要杀头,他也不敢不来!” 

卫涵英道:“足见指挥使威信如山,怕只怕躲……” 

陆谳笑道:“他不敢躲,就算他敢,有老朽这指挥使在此,卫姑娘担心什么?还怕空手

回去?” 

卫涵英淡淡一笑,道:“说得是!” 

步履响动,尤子玉如飞奔了回来,一直到了陆谳前面,远远地离开了卫涵英,躬身说道:

“见过指挥使!” 

陆谳微微一笑,捋着山羊胡道:“尤子玉,这位卫姑娘要找你。” 

卫涵英脸色一变,道:“他就是尤子玉?” 

尤子玉转身笑道:“不错,姑娘,刚才那个尤子玉出去,如今我这个尤子玉回来了,姑

娘看看,我跟他长得像不像?” 

卫涵英双眉一扬,逼视陆谳道:“指挥使,你是……” 

陆谳没看到,却望着尤子玉道:“尤领班,卫姑娘指你杀了大相国寺里的老少两个和尚,

有这回事吗?你怎么说?嗯?” 

尤子玉变色说道:“指挥使,这是谁诬赖属下?” 

陆谳道:“据卫姑娘说,她是亲眼看见。” 

尤子玉一躬身,道:“指挥使明鉴,属下冤枉。” 

站直身形,逼视卫涵英道:“姑娘,你怎么无中生有,血口喷人,诬告官差。” 

卫涵英道:“尤子玉,我是无中生有,血口喷人的?” 

尤子玉道:“姑娘是亲眼看见我杀人吗?” 

卫涵英微一摇头,道:“没有,但那跟我亲眼看见没什么两样!” 

陆谳笑道:“卫站娘这话令人难懂!” 

卫涵英道:“昨天我到大相国寺去,我碰见了尤子玉,而就在昨天我离寺之后,大相国

寺的一位年迈老僧悬粱而死,另一名年轻僧人被人以指力闭住喉结推入了井中。” 

陆谳道:“怎见得这是尤子玉干的?” 

卫涵英玲然一笑,道:“今天我又到大相国寺去,我又碰见了一位锦衣卫,他很老实,

他告诉我是尤子玉下的毒手!” 

陆谳脸色为之一变,道:“这么说,是锦衣卫自己人说的?” 

卫涵英微一点头,道:“是的,指挥使!” 

陆谳目光一凝,道:“那么,卫姑娘,这个人……” 

卫涵英道:“假如指挥使需要他作证的话,我可以马上把他带来。” 

陆谳摇头说道:“不必,不必,要他来作证,就等于信不过卫姑娘,老朽那里来的这大

天胆?只是,有件事老朽必须要让卫姑娘知道一下……” 

卫涵英道:“指挥使请说,我洗耳恭听!” 

“好说。”陆谳淡然一笑,道:“卫姑娘当知‘靖难之役’,上位率兵清除朝中姦贼佞

臣。当兵破京师之际,太孙不察,弃位逃走。上位为不使天下无主,大宝空悬,亦应文武百

官之请,逐登基暂代太孙。” 

卫涵英道:“指挥使,我一个江湖民女,不谙朝廷大事!” 

陆谳道:“树从根上起,水由源头来,老朽该说说。” 

话锋微顿,接道:“不瞒姑娘说,老朽这次率部出京,就是为找寻太孙,也因为察知太

孙住在大相国寺,所以老朽来了开封,岂料大相国寺里的和尚,不但知情不报,反而藏匿太

孙,在太孙面前挑拨太孙与上位叔侄间的亲情……” 

卫涵英截门说道:“指挥使告诉我这些干什么?” 

陆谳淡淡一笑,道:“老朽的意思是说,大相国寺里的和尚论罪当斩,死有余辜!” 

卫涵英脸色一变,冷笑说道:“原来指挥使的用意在此……” 

陆谳点头说道:“不错,这些和尚的胆子比天还大,佛门弟子出家人,理应断绝嗔念,

与世无争,谁知他们竟参与政事,干预皇家的家务,卫姑娘说他们该不该死?” 

卫涵英道:“真要这样,当然该……” 

陆谳忙道:“卫姑娘深明大义,不愧武林侠女,巾帼奇英。” 

卫涵英淡然一笑道:“指挥使夸奖得早了些,据我所知,不是这么回事!” 

陆谳“哦!”地一声道:“那么,据卫姑娘所知,是怎么回事?” 

卫涵英道:“指挥使自己明白,难道还要我多说吗?” 

陆谳摇头说道:“老朽说过,老朽愚昧得紧,况且老朽适才所说,也是千真万确的实情,

所以仍得请卫姑娘明示。” 

卫涵英淡然一笑,道:“那么,我就冒株连十族之险,说给指挥使听听吧!” 

一句“株连十族”,听得陆谳脸色一变。  

卫涵英接着说道:“如今的上位是怎么登上帝位的,我姑且不去论它,只说如今这位上

位登基以后,却视建文为心腹大患,狠绝叔侄亲情,不遗余力地连番派人找寻建文,以求永

绝后患,大相国寺的和尚们为此卫护建文,因之招来了杀身之祸,这才是千真万确的实情

呢!” 

陆谳静听之际,连变脸色,最后一转平静,淡然一笑道:“这,卫姑娘是听谁说的?”

卫涵英道:“何用听谁说?天下人莫不尽知!” 

陆谳笑道:“恐怕卫姑娘跟世上那些认识不清的人一样,是受了……” 

卫涵英道:“指挥使,卫涵英尚能分辨黑白,明察是非。” 

陆谳目光一转,道:“这么说,卫姑娘认为自己的说法是对的?” 

卫涵英道:“当然,不对我就不说了,是非曲直,也自有公论。” 

陆谳阴阴一笑,道:“卫姑娘知道说这番话的,论罪……” 

卫涵英道:“我刚才就说我是冒株连十族之险!” 

陆谳阴笑说道:“那么,卫姑娘甘犯株连十族之大罪,老朽这锦衣卫指挥使不去找你,

你反而为犯罪状法之人出头,找到客栈来向老朽问罪,这是否有点……” 

卫涵英冷然说道:“有点什么?一旦建文返朝登基,你知道谁犯了那株连十族的大罪

吗?” 

陆谳脸色又一变,道:“卫姑娘,如今的上位是这位而不是那位,卫姑娘的作为,为这

位上位所不容。奉劝卫姑娘就此打消找寻建文的叛逆念头,老朽还可以网开一面,不究既

往……” 

卫涵英厉声说道:“陆谳,你在太祖时入锦衣卫,蒙太祖洪恩……” 

陆谳道:“老朽知恩图报,如今仍是赤胆忠心,为朱家效力卖命。”   

卫涵英咬牙说道:“你这无耻无格、不忠不孝……” 

陆谳大声喝道:“大胆民女,竟敢辱骂本指挥使,该当何罪?” 

卫涵英厉声叱道:“陆谳,我奉太祖遗诏,你有几颗脑袋?” 

陆谳还真吓了一跳,他呆了一呆,道:怎么?你,你奉太祖遗诏?” 

“奉太祖遗诏”这句话本是卫涵英一时情急,冲口而出的,话说山口她就懊悔了,可是

如今陆谳这么一问,她又不得不点头承认,当即把心一横,道:“是的,我奉太祖遗诏辅保

太孙,铲除乱臣贼子!” 

陆谳目光一转,道:“太祖遗诏是这么说的吗?” 

卫涵英道:“太祖睿智,早知道会有今天,所以在遗诏里他预示天下忠义、武林志士辅

保太孙,铲除乱臣贼子!” 

陆谳神色忽转恭谨,道:“既然如此,请卫姑娘请出太祖遗诏!” 

卫涵英冷冷说道:“你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锦衣卫指挥使,哪里配参拜太祖遗诏!” 

陆谳嘿嘿一笑道:“恐怕卫姑娘是大言恐吓人吧?” 

卫涵英脸色一变,道:“陆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四章 单入虎穴报僧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龙美豪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