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龙美豪客》

第十五章 玉龙谈佛

作者:独孤红

这一天,开封城里来了个人,颀长的身材,一袭黑衣,一顶大帽,一个长长的行囊,此

人看上去洒脱,潇洒,气度高华,隐隐有逼人之感。 

自然,那是武林称最,天下翘楚,侠骨柔肠,剑胆琴心的‘玉龙美豪客”,当年的“金

陵王”九千岁严慕飞! 

卫涵英没说错,也没有骗人,严慕飞果然到了。 

严慕飞是怎么出困,从那太祖的地下陵寝中走出来的?怎么也到了开封?这,暂时是一

团云雾一个谜。 

严慕飞他进了开封城后,没往别处走,找到了鼓楼大街,径直地走向了大相国寺。 

这时候,是正午热得人流汗,日头能晒出人的油来的时候,所以大相国寺前要比晚上冷

清得多。 

棚子、摊子,都在大太阳底下,游大相同寺的人没有几个,一眼望过去,大相国寺前广

场上,除了那一排排,一列列的摊子,摊子以外,简直是空荡而寂静。 

严慕飞进了大相国寺,一阵阴凉袭上身来,令人浑身上下为之一爽,大相国寺里面也是

空荡、寂静,没看见人影。 

这时候,人都躲在阴凉地儿睡觉,和尚该也不例外。 

严慕飞进入大门,穿过天井,直上“大雄宝殿”。 

大雄宝殿里,值殿的是小和尚悟空。他坐在殿旁,倚着一根蟠龙王柱正在那儿打盹。 

严慕飞摇头一笑,走了过去,刚打算伸出手去拍醒他。   

突然,偏殿里响起一声轻咳,严慕飞收手转眼望去,只见一个身穿长衫的中年汉子由偏

殿里走了过来。 

严慕飞没注意,收回目光又要伸手去拍醒小和尚悟空。 

只听那中年汉子带笑说道:“小和尚大概睡着了!” 

人家搭讪怎好不开口? 

严慕飞转过脸去含笑说道:“是的!” 

那中年汉子道:“天热人乏,本难怪……” 

说话间他已然走近,微微一笑,道:“是严大侠?” 

严慕飞一怔,道:“不错,正是严某人,阁下……” 

那中年汉子含笑说道:“有个人等严大侠好久了,请跟我来!” 

说完了话他转身就走。 

严慕飞及时唤道:“阁下,慢一点!” 

那中年汉子回身笑问道:“严大侠难道不想——?” 

严慕飞截口道:“不,阁下是……” 

那中年汉子道:“我是专在这儿等严大侠的。” 

严慕飞道:“这个我知道,我是问阁下……” 

那中年汉子笑了笑,截口说道:“待会儿严大侠就知道了。” 

严慕飞道:“那么,等我的那人,她姓卫?” 

“不。”那中年汉子摇头说道:“她不姓卫,严大侠何妨自己去看看?”   

严慕飞道:“在什么地方?” 

那中年汉子道:“就在后院禅房里。” 

严慕飞双眉微扬,道:“那么,请阁下带路。” 

那中年汉子一欠身,道:“是,严大侠请跟我来!” 

转身向大雄宝殿后面走去。 

殿后,一左一右两个拱形门,都可出殿通后院,那中年汉子带着严慕飞出了右拱门,踏

上青石路径直走向后院。 

一路之上,严慕飞没再开口问,当然,他怕什么?又怕谁?这就叫艺高人胆大。 

进了后院,那中年汉子在一间禅房前停下,一躬身,扬声说道:“禀姑娘,严大侠到

了。” 

禅房里传出了个甜美的话声,只是那话声不够平静:“说我有请!” 

那中年汉子应了一声是,侧身摆手,道:“姑娘有话,严大侠请!” 

严慕飞只觉那话声听来耳熟,可是他就是一时想不起那是谁,在哪儿听见过。他一点头,

道:“有劳阁下了。” 

毅然行进廊檐下,推门而进。 

门开处,他一怔,脱口轻呼:“赵姑娘,是你?” 

赵玉琴含笑站在禅房中央,娇靥上堆着甜笑,神情也有点激动,尤其那双美目中,包含

的更多,她含笑说道:“是我,你以为是谁?” 

严慕飞定过神来,道:“我绝没想到会是姑娘,姑娘怎么……” 

“怎么来的?”赵玉琴笑了笑,道:“在宛平,人家制住了我的穴道走了,其实,我这

个人是躲不掉的,你明白吗?” 

严慕飞只觉脸上一热,一时不知道说们么好。 

赵玉琴嫣然一笑,皓腕轻抬,道:“进来坐呀,干什么老站在门口?” 

严慕飞没说话,迈步走了进去。 

赵玉琴一指几旁漆椅,道:“这边请坐!” 

严慕飞道:“谢谢姑娘。” 

他坐了下去,赵玉琴就坐在茶几的另一边。 

坐定,赵玉琴亲自为他倒了一杯凉茶,道:“天怪热的,先喝杯凉茶!” 

严慕飞嘴里称谢答应着,心里却不住地在想眼前这是怎么回事,只听赵玉琴又道:“干

什么,不摘下帽子,你不怕热吗?禅房里又没有太阳。” 

严慕飞忙定神收心,“哦!”地一声,伸手摘下那顶宽沿大帽,把它放在身旁地下那长

长的行囊上。 

赵玉琴美目凝注,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含笑问道:“多日不见了,一向好吗?” 

严慕飞忙避开那双目光,道:“谢谢姑娘,托姑娘的福,我尚称粗健,姑娘可好?” 

“我呀,”赵玉琴笑了笑,笑得有点落寞,道:“病是好了,身子嘛也好多了,只是欠

了人家的恩无以力报,至今耿耿于怀。” 

严慕飞心头一震,忙道:“姑娘,举手之劳,那也是我辈……”   

“那是你。”赵玉琴截口说道:“我这个人生性刚烈,可是说一句算一句。再说,一个

女儿家报恩还有什么别的法子呀?” 

严慕飞沉默了,半晌始道:“姑娘远离令尊膝下,难道就是为了这个缘故?” 

赵玉琴微一摇头,道:“不能说完全是,至少绝大部分是,总而言之一句话,是你害苦

了我!” 

严慕飞“哦!”地一声,道:“姑娘这话怎讲?” 

赵玉琴道:“你还不明白哟?想想看,你看穿了我什么?” 

严慕飞愕然说道:“我看穿了什么……” 

目光一凝,接着:“姑娘是指我看出姑娘身怀高绝武学……” 

“是啊!”赵玉琴目光含着埋怨地望了严慕飞一眼,道:“就因为你看出了我身怀不算

太俗的武学,所以我说你害苦了我!” 

严慕飞眉锋微皱,道:“姑娘,我仍不明白。” 

赵玉琴微嗔道:“你真是……我索性说给你听了吧!我身怀不算太俗的武学的事,让我

爹知道了!” 

严慕飞道:“令尊怎么会知道的?” 

赵玉琴道:“你不是说我不该瞒他老人家吗?所以我告诉了他老人家。” 

严慕飞道:“姑娘这么做是对的。” 

“还对呢!”赵玉琴横了他一眼:“自己的女儿会武,而且不算太俗,谁不高兴?结果

他老人家得意之余就告诉了解大人。” 

严慕飞“哦!”地一声,道: 怎么?令尊把姑娘会武的事,告诉了解大人?” 

赵玉琴道:“可不是吗?解大人听说我会武,当时并没有什么表示,可是等他回京不到

几天,锦衣卫陆指挥使突然带了几十位高手,莅临了宛平县……” 

严慕飞又“哦!”地一声道:“姑娘,陆指挥使带着锦衣卫高手去宛平干什么?” 

赵玉琴道:“你听我说呀,他一进门就出示了解大人给我爹的一封信,信里说解大人回

京覆旨时就把我会武的事面奏皇上,皇上很高兴,立即认我作干女儿,而且要我这个公主率

锦衣卫出来找寻建文……” 

严慕飞诧声说道:“姑娘,有这种事?” 

赵玉琴道:“事实上刚才带你进来的那人,就是锦衣卫里的一名高手,陆指挥使也住在

前面一间房里。” 

严慕飞沉默了一下,道:“这么说,是真的了?” 

赵玉琴道:“当然是真的了,难道我还会骗你不成?” 

严慕飞抬眼说道:“姑娘是不得不答应?” 

赵玉琴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道:“那怪你呀,你要是不让我把会武的事瞒着我爹,不就

什么事都没有了吗?这么一来,我为了我爹的前程……”螓首突然一垂,低低接说道:“想

想出来也可以找你,所以我就答应了!” 

严慕飞心弦为之一震,忙转话锋道:“那么,姑娘怎会找到了开封?” 

赵玉琴美目深注,末答反问,道:“你好像在躲避什么?” 

严慕飞一惊忙道:“没有,姑娘,我有什么好躲避的?” 

赵玉琴凄然一笑,道:“那要问你自己,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我这个人是永远躲不掉的,

哪怕是天涯海角,生生世世!” 

严慕飞心头连震,道:“姑娘,你这是何苦?” 

“谁知道?”赵玉琴淡淡说道:“我要知道就好了,也许这是前尘注定的。我的年纪不

小了,二十多年来,我从没有对任何一个人动过心。” 

娇靥一红,她转了话锋,接着:“这趟我不畏艰险,不辞辛苦,不避风霜,离家那么远

跑出来,也是为了找你,谁知道我为了什么,我年纪虽不小,也会武,可是一向娇生惯养,

从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而如今我竟然跑出来了,而且是带着那么多人,连我自己都不敢

相信!不过这总证明了一点,我也能吃苦,我也能适应环境,跟出身武林的女儿家,没什么

两样!” 

严慕飞胸中翻腾,暗暗一阵摇头,道:“姑娘……” 

赵玉琴微一摇头,浅浅笑道:“别说了,你既然有心躲避,那便表示说多了你不爱听。

我是个不同世俗、自信颇能称奇的女儿家,有道是:野马不配双鞍,烈女不事二夫。我的主

意是打定了,不是任何人,任何事所能改变的,至于你对我,——那随你了。” 

严慕飞没有说话,可是他心里的感受很多,他很激动,也很感动。面对这么一位多情痴

心的姑娘,他能说什么? 

赵玉琴微微一笑,又道:“你问我怎么会找到了开封?’ 

严慕飞勉强点了点头,道:“是的,姑娘。” 

“姑娘,姑娘。”赵玉琴幽怨地道:“你永远叫我姑娘。好像我没有名儿似的,唉!不

说了,随你了,我刚说过,随你了。” 

顿了顿,又接道:“听陆指挥使说,以前有人密报,说在开封发现前锦衣卫指挥使纪纲

的行踪,建文也有可能藏在这儿,所以我由宛平动身后,就直接来了开封。” 

严慕飞道:“我听陆指挥使说过。” 

赵玉琴道:“到了开封之后,我几经打听,才打听出建文跟纪纲在大相国寺里住过,于

是我带着他们又到这儿来查问,事实上我没有找错地方,这儿的僧人守口如瓶,虽然只说不

知道,可是前两天有个人也到这儿来查问过建文跟纪纲。” 

严慕飞忙道:“姑娘,那个人是……” 

赵玉琴幽怨地看了他一眼。 

严慕飞赧然一笑,道:“叫惯了,一时不好改口。” 

赵玉琴淡淡说道:“什么事都一样,要没个开始就永远不会习惯。” 

严慕飞垂下了目光,道:“姑娘,容我下次改。” 

赵玉琴道:“随你,我不敢勉强,尤其这种事,更勉强不得。反正我是个女儿家,你叫

我姑娘并没错,也不会闹什么笑话!” 

严慕飞暗一咬牙,道:“玉琴,别这样,我叫就是!” 

赵玉琴美目中飞闪异采,笑了,有点激动,娇躯竟有点颤抖。她美目凝注,目光中闪漾

着泪光。 

“谢谢你,慕飞。” 

如果是假的,这位姑娘可真会做戏! 

如果是发自内心的真情,那…… 

她轻轻地吸了一口气,定了定神,道:“你问那个人,她跟我一样,也是个女儿家,只

不过年纪此我大了些,叫什么‘冰心玉女’卫涵英,你听说过吗?” 

何止听说过? 

严慕飞点了点头,道:“我听说过,她在武林中很有名气,也是位罕见的巾帼奇女子!

人人称道。” 

赵玉琴“哦!”地一声,道:“是吗?” 

严慕飞道:“玉琴,武林中的人都知道她。” 

赵玉琴嫣然一笑,道:“你知道,女人是最敏感的,我希望你根本没听说过她!” 

严慕飞倏然失笑,笑得有点勉强,道:“我这是实话实说。” 

赵玉琴道:“好了,管他是不是实话实说呢?赵玉琴不是心胸狭窄的醋娘子,再说,对

你,我也管不着,凭什么呀,对吗?” 

严慕飞眉锋一皱,道:“玉琴,你这是何苦?” 

赵玉琴浅浅一笑,道:“我说过了,不知道,其实,虽然我跟她只见过几面,但是我清

楚,她的确是个女中丈夫,巾帼奇英!” 

严慕飞不愿多谈这个,他道:“玉琴,她来查问……”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五章 玉龙谈佛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龙美豪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