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龙美豪客》

第十六章 辉县寻花子

作者:独孤红

严慕飞回到了后院,赵玉琴正在禅房里等他,她的脸色有点异样,那是不大好看。 

严慕飞明白为了什么,但他绝不开口先提。 

他一进门,赵玉琴含笑站起来相迎:“见着老和尚了?” 

严慕飞点了点头,道:“见着了,老和尚佛理修养高深,令人敬佩!” 

赵玉琴凝目说道:“怎么?你是去跟他谈佛的?” 

严慕飞笑了笑,道:“对一个佛门弟子出家人来说,尤其是年迈老僧,没有比谈佛更好

的了。” 

赵玉琴笑了,眨动了一下美目,道:“你也让我佩服,结果怎么样?” 

严慕飞双眉微耸,一摊手,道:“谈佛?他兴趣很大,一谈起这件事,他态度马上转趋

冷漠,跟你所说的一样,一问三不知。” 

赵玉琴凝目问道:“是吗?” 

严慕飞笑了笑道:“是的,难道我还会骗你?” 

赵玉琴皱了眉锋,道:“这可怎么办?苦就苦在不能*他……” 

严慕飞道:“*他?*谁?玉琴,对一个佛门弟子出家人,年迈老僧,你能这么做吗?

忍心这么做吗?” 

赵玉琴道:“所以我说苦就苦在不能这么做!” 

严慕飞摇头说道:“其实,*他也没有用,以我看,他是真不知道。” 

赵玉琴道:“怎见得他是真不知道?” 

严慕飞淡然一笑,道:“你以为卫涵英会告诉他什么?锦衣卫窥伺在侧,要是你,你会

让老和尚知道什么吗?” 

赵玉琴呆了一呆,默然无语,半晌始道:“这件事真能要人的命,慕飞,你说怎么办

呢?” 

严慕飞淡淡说道:“该不算太难,陆指挥使说过,锦衣卫眼线遍布天下,只消把这件事

交代各地眼线,还怕找不到卫涵英的下落?” 

赵玉琴脸色微变,道:“谁说锦衣卫眼线遍布天下?” 

严慕飞愕然说道:“怎么?难道不是?” 

赵玉琴哼了一声,道:“陆谳他胡说八道!锦衣卫要是有遍布天下的眼线,早就找到建

文跟纪纲了,还用费这么大的劲吗?” 

严慕飞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移开目光,淡淡说道:“那就只好茫茫人海中去捞这根针

了!” 

赵玉琴凝目问道:“慕飞,你真的没有办法?” 

严慕飞摇头说道:“不能说没有,我只有利用自己昔日在武林中的关系,慢慢地打听,

除此之外,我没有更好的办法。” 

赵玉琴皱着眉锋垂下目光,缓缓说道:“那也只好如此了,耐着性子慢慢地打听,慢慢

地找吧!怕只怕咱们找到卫涵英的时候,她早已经找到了纪纲跟建文了!” 

严慕飞道:“那不是更好吗?坐享其成!” 

赵玉琴抬眼嗔道:“人家急都急死了,你还要说风凉话。” 

严慕飞道:“玉琴,我说的是实话。你想,先她去找建文跟纪纲,咱们想办法找她,等

她找到了建文跟纪纲,咱们也找到了她,落个现成的,既得鱼又得熊掌,有何不好?” 

赵玉琴道:“主意是不错,可是要找到她,谈何容易!”  

严慕飞道:“玉琴,这本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倘若容易的话,不早就找到建文他们了吗?

何用郑公公远赴海外,锦衣卫尽出精锐?” 

“好了。”赵玉琴截口说道:“我的意思是说,等到咱们找到她,恐怕为时巳晚,又是

一个局面了。” 

严慕飞道:“迟什么?又是一个什么局面?凭她一个‘冰心玉女’,再加上一个纪纲,

他们能有多大作为?”  

赵玉琴道:“怕只怕他们连络天下武林,共同反朝延。” 

严慕飞道:“玉琴,别忘了,严慕飞是站在朝廷这一边的!” 

赵玉琴呆了一呆,旋即笑了,道:“我知道,你是英雄翘楚,天下第一,武林共尊的领

袖人物,顶神气,顶了不起,对吗?” 

严慕飞淡淡说道:“那也没什么,那全是……” 

“好了,别说了。”赵玉琴截口说道:“说真的,慕飞,你在开封有武林中的朋友吗?”

严慕飞道:“不见得是朋友,但只要是武林中人,只要他知道,他就不会不告诉我!”

赵玉琴忙道:“那你快去呀!”   

严慕飞笑了笑,道:“没有公主的令谕,我怎么敢走?” 

赵玉琴美目一睁,扬了扬黛眉,道:“你……你何必说这话,我知道,当初你跟解缙说

好的,领有皇上的金牌,不受任何人节制……” 

严慕飞笑道:“公主既然明白就好了。公主统率锦衣卫,我则是一个人,咱们各干各的,

谁也别干预谁,谁也别打谁的主意。公主,我走了!” 

说罢,他转身就要走。 

赵玉琴脸色微变,嗔道:“你,你这是存心气我!你这话什么意思?” 

严慕飞笑道:“没什么意思,说着玩儿的!” 

赵玉琴神情微松,大发了娇嗔:“拿人家的伤心当玩笑,你别得意,我就要跟着你,你

走到哪儿我跟到哪儿,看你怎么办?” 

严慕飞很平静,含笑说道:“带大一支锦衣卫的精锐呢?” 

赵玉琴任性地道:“我不管了,让他们自己摸去!” 

严慕飞道:“你这不等于干预我吗?” 

赵玉琴道:“那我不管,你是跟解缙说的,没跟我说!” 

严慕飞一点头,道:“好,这你可以不管,可是假如由于你的干预,使我无法完成使命,

找不到建文跟纪纲呢?” 

赵玉琴道:“那是你的事,我也不管。” 

“你错了,公主。”严慕飞摇头说道:“那不是我的事,而是朝廷的事,找不到建文跟

纪纲,无法完成使命,我顶多把那重赏厚赐退回去,而皇上却会因此寝食难安,坐卧不宁

的。” 

赵玉琴呆了一呆,一时没能说出话来。 

严慕飞笑了笑,接着说道:“再说,令尊的前程又将如何?你能因为你一时的任性赌气,

断送了令尊的前程吗?” 

赵玉琴仍没说话,她默然了。 

本来是,这事非同小可,不管他说的是真是假,她身为人女,总不能不为父亲着想,总

不能亲手断送了父亲的前程。 

她贵为“干公主”,也不能眼看着皇上日渐寝食难安,坐卧不宁,除了乖乖低头之外,

她还能怎么办? 

半晌,她才说了一句:“我不信我跟着你,你就没办法找到人。” 

严慕飞道:“事实上,皇上的意思是要咱们分头去找。” 

赵玉琴眼圈突然一红,幽幽说道:“我知道,但你也是存心躲我!” 

严慕飞淡然一笑,道:“我会吗?玉琴,比起以后的日子,这段日子算得什么?你说是

不是?” 

赵玉琴倏地一阵激动,美目凝注,道:“真的吗,慕飞?” 

严慕飞有意无意地避开了那双似真又似假的目光,道:“玉琴,这还用问我吗?” 

赵玉琴美目一合,扑簌簌挂落珠泪两行,颤声说道:“慕飞,我听你的!” 

严慕飞脸上掠过一丝奇异的表情,道:“那么,玉琴,我走了!” 

话落,他径自转身向外走去。 

突然,背后赵玉琴又开了口,唤道:“慢着,慕飞!” 

严慕飞停步转身,道:“玉琴,还有什么事?” 

赵玉琴道:“我忘了告诉你,有个弟兄刚才到我这儿来告你的状。” 

严慕飞“哦!”地一声道:“是谁?他告我什么状?” 

赵玉琴带着泪嫣然一笑,道:“你别跟我装糊涂!” 

严慕飞也笑了,道:“玉琴,那一滴茶水,打伤了他什么地方?” 

赵玉琴瞪了他一眼,道:“你好损,他的门牙全落了,让人家说话漏风,甚至于不敢张

嘴。” 

严慕飞笑道:“谁叫他打扰我的?我生平最讨厌偷偷摸摸鬼鬼祟祟的人。你该知道,只

打掉了他的门牙,那是看你的面子,我没有打瞎了他那双眼睛,已往是天大的便宜。” 

赵玉琴含笑说道:“说来说去总是你有理,快走吧!只记住,别让我久等!” 

严慕飞微愕说道:“怎么?你要在这儿等我?” 

赵玉琴娇靥一红,嗔道:“不是的,你还不懂吗?” 

严慕飞“哦!”地一声,道:“我懂了,玉琴,你放心,不会的。” 

倏然一笑,接道:“你也记住,为他们好,别让他们再跟踪我!” 

赵玉琴双眉一扬,方待发嗔,严慕飞已然带着笑转身出了禅房门。赵玉琴把到了嘴边的

话又咽了下去,却自言自语地说了这么一句:“这个人,真可恶。” 

接着,她笑了,笑得很美、很甜。 

但刹时间她那吹弹慾破的娇靥上不见了笑容,代之而起的,是一片阴霾,薄薄的愁雾。

严慕飞一个人出了大相国寺,他脸上的神色,竟也很复杂,因为他在赵玉琴那使他感动

的痴情里发现了某些假的东西,他弄不清楚赵玉琴对他的情是真是假。 

不过有一点他可以确定,那就是他的身后绝不会有人跟踪,事实不错,他走了老远,没

发现有人跟踪他。 

在一家酒楼门前,他找到了一个托着破碗,捉着打狗棒,逢人便伸手的要饭花子,他走

过去低低说一句:“花子一张嘴,穷神吃十方,请跟我来!” 

他说完了话,转身往前走去。 

那要饭的花子望着那颀长洒脱的背影怔了一怔,随即迈步跟了上去。 

严慕飞东弯西拐,片刻之后在一个行人稀少的小胡同里停了身。 

那要饭花子快步到了他面前,眨动着双眼,诧异地望着严慕飞,道:“尊驾是……” 

严慕飞道:“别问我是谁,请认认这个!” 

翻腕取出了那方穷家帮权威无上的信符托在掌心。 

那要饭花子神情一震,脸色大变道:“弟子开封分舵赵安,参见信符!”身形一矮,拜

了下去,一拜而起,恭谨肃立道:“弟子听候差遣!” 

严慕飞收起信符,含笑摇头,道:“我无意烦劳,只向阁下打听两件事。” 

那要饭花子道:“弟子知无不言。” 

严慕飞道:“前些日子大相国寺住进两个俗家客人……” 

那要饭花子一欠身,道:“开封分舵没有留意!” 

严慕飞一怔,本难怪,穷家帮能留意每一个人吗?不是扎眼的人,他们是不会留意的,

纪纲跟建文能做到完全不扎眼,连眼线遍布的‘穷家帮’都被瞒过,可见掩饰之高明巧妙。

严慕飞暗暗佩服之余,道:“我再请问,不久之前,开封来了个三十岁上下的女子,她

是武林中人。” 

那要饭花子忙道:“您问的可是‘冰心玉女’卫姑娘?” 

严慕飞心里一跳,忙道:“不错,就是她……” 

那要饭花子道:“卫姑娘一进开封之后便去了大相国寺,没多久她又出来了,住入鼓楼

边上的一家客栈里,随后锦衣卫……您知道,有一支锦衣卫的精锐住在大相国寺里。” 

严慕飞点头说道:“我知道,请说下去。” 

那要饭花子应了一声是,道:“也就因为大相国寺里住了锦衣卫,所以分舵的弟子没敢

贸然跟进去。卫姑娘离去后没多久,锦衣卫中的一个女子也去了那家客栈。” 

严慕飞意外地‘哦!”了一声,这,赵玉琴没告诉他,是忘了,还是故意瞒着他,不愿

让他知道? 

一时,严慕飞无法断定,他没有多想,道:“请说下去。” 

那要饭花子道:“之后,她跟卫姑娘谈得很投机,便也住进了那家客栈,第二天一早,

卫姑娘一个人又去了吉祥客栈,过了好半天,那女子也赶去,可是她刚进吉祥客栈,卫姑娘

就带着伤跑了出来,看情形好像伤在肩上。” 

严慕飞点头说道:“这我听说了一些,贵分舵可有人知道她往哪儿去了?” 

那要饭花子道:“卫姑娘当时并没有离开开封,她到东城一家葯铺里去配了几味葯,又

住进了东城一家客栈,一直到半夜她才匆匆地出了城。” 

这表示卫涵英的伤势已无大碍。 

严慕飞心中微松,道:“可知道她往哪儿去了?” 

那要饭花子道:“分舵没敢派人跟踪卫姑娘,但由于卫姑娘行踪可疑,分舵当即传书附

近分舵留意,到了天亮前后。分舵收到了辉县分舵传书,说卫姑娘在辉县出现。” 

严慕飞道:“还有别的消息吗?” 

那要饭花子摇头说道:“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卫姑娘离开辉县的消息。” 

严慕飞听完了这句话,匆匆道了一声谢,飞步而去。 

那要饭花子怔住了,好半天才不解地摇着头走了。 

口  口  口 

严慕飞一口气赶到了辉县。 

在路上,他这么想,他到达开封时,卫涵英离去至少已有两三天工夫,到如今还没有卫

涵英离开辉县的消息,这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六章 辉县寻花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龙美豪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