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龙美豪客》

第十七章 马家旧识

作者:独孤红

片刻之后,他又进了城里那家酒肆的门。 

酒肆里,客人仍然有七八成,柜台里却不见了那圆胖脸的掌柜,换了那名伙计在那儿坐

着。 

严慕飞举步走了过去。 

这时那名伙计被惊动了,他一惊色变,站起来就要走。 

严慕飞跨步而至,隔着柜台探掌,一只手按在了那名伙计的左肩上,淡然一笑,道:

“坐下,如果你不想惊动客人,扰了生意,就坐下。” 

伙计一挣没能挣脱,他只有白着脸缓缓坐了下去。 

他坐了下去,严慕飞又开了口:“掌柜的呢?上哪儿去了?” 

伙计没说话。 

严慕飞五指微一用力,伙计痛得张牙咧嘴,脱口一声闷哼。 

严慕飞五指一松,笑道:“别让我捏碎了你的肩骨。” 

伙计松了口气,道:“掌柜的出去了,刚出去!” 

严慕飞道:“出去了?这倒真巧,他上哪儿去了?” 

伙计摇头说道:“我不知道!” 

严慕飞淡然一笑,道:“真的吗?”抓在伙计肩上的五指动了一动。 

伙计一惊忙道:“掌柜的他——他回去了。” 

严慕飞“哦!”地一声道:“敢情他回家去了,你告诉我,你们掌柜的可是姓马?” 

伙计一怔,抬眼说道:“你,你怎么知道?” 

严慕飞没答理,接着问道:“他可是行五,人家都叫他马五爷?” 

伙计愣住了,结结巴巴地道:“原来你认识五爷。” 

严慕飞微微一笑,道:“何止认识!老朋友,刚才我走眼了。” 

目光一凝,道:“你告诉我,马家住在什么地方?” 

伙计犹豫了一下,道:“在东门边,你去找吧!” 

严慕飞道:“我是要去找的,你以为我不敢吗?” 

一笑接道:“没砸他的生意,这已是给了马老五天大面子。”转身出门而去。 

那伙计愣了一愣,转身出柜台奔向后面。 

口  口  口 

没一会儿,严慕飞来到了东门,他停身在一座大宅院前。 

这座大宅院既广又大更深沉。 

丈高的围墙里,灯光上腾,直*云霄。 

两扇朱漆大门外,挂着上书马字的两盏大灯,高筑的石阶,对峙的石狮子,气派异常,

俨然大户人家。 

严慕飞看了两眼之后,举步登上石阶,叩了门环。 

门环震响,砰砰然传出老远。 

只听门里响起一阵急促步履声,由远而近:“谁呀?敲门敲得这么急?” 

严慕飞应道:“我,登门拜访的客人。” 

两扇朱漆大门启处,一个中等身材的黑衣汉子探出了头,但他只把两扇门开了只能伸出

个脑袋的一条缝。 

他脸上一片狐疑神色,凝目问道:“朋友,你找谁?” 

严慕飞道:“朋友,来看五爷的。” 

那黑衣汉子上下看了严慕飞一眼,道:“五爷出去了,不在家!” 

头往里一缩,就要关门。 

严慕飞抬手抓住了两扇门,道:“这是什么规矩,马五教你的吗?” 

黑衣汉子脸色一变,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没告诉你吗?五爷不在!” 

严慕飞道:“在也得在,不在也得在,今天我找他是找定了!” 

黑衣汉子喝道:“朋友,别在这儿撒野,你睁大眼睛瞧瞧,这是什么地方,也该打听打

呀,这是谁家?” 

严慕飞道:“我看得很清楚,这是马家,也打听过了。” 

黑衣汉子猛然用力把门一关。 

严慕飞一声冷笑,掌心微吐一震! 

只听砰然一声,两扇朱漆大门大开,那黑衣汉子被门板撞得踉跄跌退,一屁股坐在了地

上! 

严慕飞道:“狗仗人势,我若不是看马大的面子,哼!”他随着话声跨进了门,那黑衣

汉子犹不知死活的,霍地跃起扑了过来,一柄解腕尖刀分心便刺! 

严慕飞双眉一扬,笑道:“好大的胆子,就是马大他也未必敢这么对我,先断你一只手

再找马大说话!” 

左掌一翻,闪电般地一把攫上黑衣汉子持刀右腕,他五指才要用力,忽听一声沉喝传了

过来:“朋友,请高抬贵手,别跟下人们一般见识!” 

严慕飞闻声收势,右掌劈手夺过了那把刀,左腕一振,那黑衣汉子踉跄又退,哗啦一声

撞倒了一盆花,一头栽到了石几的那一边! 

严慕飞抬眼循声望去,只见前院石板路上负手站着一个中等身材,年约四十多岁的白衣

汉子。 

他跟那圆胖脸掌柜一般地长眉细目,所不同的是他没有留胡子,看上去较圆胖脸掌柜的

尤为深沉! 

只听他冷笑一声道:“朋友好高绝的手法!” 

“好说!”严慕飞微微一笑,道:“那是马三爷夸奖,其实马三爷该看的清楚,我纯属

自卫,并无丝毫炫露之意。” 

白衣中年汉子冷然说道:“便是朋友你先出手,他学艺不精也怨不得人!” 

微顿接道:“听朋友口气,好像认得马某人?” 

“是的,马三爷。”严慕飞笑了笑,道:“武林中论用毒,首推马家,其次才是四川唐

家。这两家一般地令人闻风丧胆,谈毒飞魂,谁人不知,那个不晓!只是我没想到马家会由

陕西迁来了河南辉县!” 

白衣中年汉子脸色一变,道:“看来朋友对马家知道得很清楚?” 

严慕飞微一点头,道:“差不多,我无意吹嘘,放眼天下,除了马家五兄弟自己外,敢

说再找不出一个人比我更了解马家的了!” 

白衣中年汉子凝目说道:“朋友贵姓?” 

严慕飞道:“严慕飞,武林中默默无名。” 

白衣中年汉子冷然一笑,道:“的确,我没听说过这三个字!” 

严慕飞笑道:“我不敢怪马三爷孤陋寡闻,实在是我自己默默无闻。” 

白衣中年汉子脸色一转,但他旋即敛态说道:“我听说严朋友要找马某人的五弟?” 

严慕飞点头说道:“是的,我是来拜访马五爷的。” 

白衣中年汉子道:“马某人的五弟因事外出不在家,马某人有意代他招待客人,严朋友

可愿进来坐坐?” 

严慕飞笑了笑,道:“固所愿也,我先谢了!” 

白衣中年汉子冷冷一笑,道:“别客气,严朋友请!” 

侧身站向石板路旁。 

严慕飞含笑谦逊一声,迈步走了过去。 

到了白衣中年汉子之前,他停也未停地继续向前走去! 

白衣中年汉子目中异采一闪,举步跟上,刚要说话。 

严慕飞突然一笑说道:“人言马家人举手投足皆是毒,谈笑之间便能置人于死地,如今

看来的确不差,马三爷好高的施毒手法!” 

自衣中年汉子神情一震,道:“严朋友这话……” 

严慕飞笑道:“马三爷怎跟我这无名辈装糊涂,只问马三爷在适才站立处,我现在所走

过的地方,放了些什么?” 

白衣中年汉子猛地一震,脱口说道:“看来阁下才是真正高明。”目光一转,接道:

“严朋友不该是无名之人!” 

严慕飞道:“事实上三爷没听说过我这三个字!” 

白衣中年汉子脸上一红,道:“严朋友,马家的毒,似乎对你无效?” 

严慕飞道:“马三爷,大概是我福命两大造化大!” 

白衣中年汉子道:“严朋友不必骂人!” 

严慕飞道:“马三爷,我说的是实话,我是人而不是神,若非福命两大造化大,在威震

武林的马家毒下,岂能安然无恙?” 

白衣中年汉子道:“严朋友。” 

严慕飞道:“我说的是实话,马三爷不信,我无可奈何!“ 

说话间已抵待客大厅,白衣中年汉子侧身摆手道:“严朋友请入厅奉茶!” 

严慕飞欠身谦逊一句,迈步登阶进入大厅。 

大厅中的摆设很雅,也很考究,由这一点就可看出马家的确不是等闲人家,等闲人物!

分宾主落座之后,适才挨了揍的那名黑衣汉子献上了茶,白衣中年汉子身为主人,举杯

邀客。 

严慕飞毫不犹豫,把那柄尖刀往茶几上一放,端起茶杯便喝了一口,然后他连连点头地

笑道:“好茶,好茶,严某人生平品茗无数,而像这种入口生津,异香透齿的好茶,还是头

一次……”   

白衣中年汉子chún边泛起一丝笑意,道:“严朋友不怕这茶也有毒吗?” 

严慕飞笑道:“主人盛情美意,便是点滴穿肠又何妨?马三爷该记得我刚才说过,我福

命两大造化大。” 

白衣中年汉子截口说道:“马某人走眼了,没想到严朋友不但是位胆识过人、豪气万丈

的奇人,而且是位功力高绝,深藏不露的高人!” 

严慕飞含笑欠身,道:“马三爷夸奖了,只怕马三爷如今才是当真地走了眼!” 

白衣中年汉子淡然一笑,道:“朋友贵姓真是严?大号真是慕飞?” 

严慕飞道:“马三爷,姓名赐自父母!” 

“好!”白衣中年汉子一点头,道:“我交阁下这个朋友!” 

转注黑衣汉子喝道:“把茶撤走,别放在这儿丢人现眼!” 

黑衣汉子应了一声,忙把两杯茶端走了。 

白衣中年汉子转望严慕飞,道:“如今谈正经的,严朋友找我家老五有什么事?” 

严慕飞微微一笑,道:“三爷恕我,马家的事,三爷可做得了主?” 

白衣中年汉子沉吟了一下,道:“小事或能担待,大事我不敢径行做主!” 

严慕飞道:“那么,请问三爷,谁能做主?” 

白衣中年汉子凝目说道:“严朋友找我家老五是大事?” 

严慕飞点了点头,道:“三爷,的确很大,它关系着马家的今后!” 

白衣中年汉子“哦!”地一声道:“有这么严重?严朋友能否说明白点?” 

严慕飞道:“自无不可,只是我认为三爷不会不知道!” 

白衣中年汉子脸上微微一红,道:‘我真不知道严朋友何指?” 

严慕飞淡然一笑,道:“那么我就说给三爷听听!” 

凝目接问道:“三爷该知道,穷家帮在辉县设有分舵!” 

白衣中年汉子微一点头,道:“这个我知道。” 

严慕飞道:“三爷可知道,前天‘穷家帮’辉县分舵的弟兄为人所制,一个一个地进入

比干墓中,长睡至今未醒?” 

白衣中年汉子一怔,道:“严朋友,这,这是谁说的?” 

严慕飞淡然一笑道:“令弟马五爷说的,他告诉我‘穷家帮’辉县分舵众弟兄,离奇地

进入了比干墓。我去看过了,马五爷没有骗我,但我更发现‘穷家帮’众弟兄是被人以毒制

住,同时我自己也中了毒,这些毒是预布的,百鹑衣上、石头上,还有‘穷家帮’弟兄的身

上,还好我福命两大造化大。” 

白衣中年汉子截口说道:“严朋友,我明白了,只是我不明白严朋友为什么找我家老

五?” 

严慕飞淡然一笑,道:“三爷认为不该吗?” 

自衣中年汉子摇头说道:“我想不出严朋友该找我家老五的任何理由,难不成就因为他

知道‘穷家帮’的弟兄一个个地进了比干墓?” 

严慕飞道:“三爷,这只是原因之一,最重要的,还是‘穷家帮’弟兄们所中的那种不

寻常的毒!” 

白衣中年汉子道:“所以严朋友找我家老五?” 

严慕飞道:“是的,三爷。” 

白衣中年汉子淡然一笑,道:“严朋友,武林中擅用毒的并不只是马家,精于此道的,

还有个四川唐门,另外更有些不成宗派的奇门异毒。” 

“固然,三爷!”严慕飞截口说道:“可是黄梁散却是陕西马家的独门玩意儿!” 

白衣中年汉子神情一震,道:“严朋友也知道黄梁散?” 

严慕飞笑了笑,道:“三爷,我不是说过吗?除了马家五兄弟外,放眼天下再没有人比

我更了解马家!” 

白衣中年汉子的脸色很难看,默然半晌始抬眼说道:“那么,严朋友有什么打算?找我

家老五要做什么?” 

严慕飞道:“三爷承认这事是马家干的了?” 

白衣中年汉子扬眉说道:“严朋友既然能认出‘黄梁散’,马家不愿落个小气之名!”

严慕飞含笑说道:“三爷令人佩服,马家不是徒负虚名,的确有它称雄一方,震慑武林

的道理在。三爷,以我看,这件事与其说是对付‘穷家帮’,不如说是布好了陷井对付我严

某人的,但无论怎么说,三爷不能不承认马家招惹了向不犯人的‘穷家帮’!我默默无闻,

藉藉无名,既然福命两大造化大,侥幸未被毒所制,也就算了,可是‘穷家帮’招惹不得,

我请马家哪个做个主,赶快去比干墓把‘穷家帮’众弟兄的毒解了。” 

白衣中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七章 马家旧识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龙美豪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