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龙美豪客》

第 一 章 乡野隐士

作者:独孤红

永乐十九年! 

在河北宛平县,芦沟桥西,有个狭长但不偏僻的山谷,那地方被当地的人叫做长沟峪。

长沟峪地方并不大,但由于它临近宛平,所以这地方算得上颇为热闹,小村镇上总有百

十家住户。 

这百十家住户并不单纯,各行各业的人都有,有猎户、有农家、有终日拨算盘的商人,

也有享清福的大户! 

小户人家靠自己,大户人家则靠别人。 

怎么说呢?大户人家是乡绅之流,有房有产,有田有地,住着自己的房屋,把田地租给

佃农,待在家里呼婢招奴,称老爷,称夫人,享清福,不做事,到时候一趟租收下来,就够

过上半年的。 

小户人家则不同了,凭劳力,靠双手养活一家老小,一天不干活、不做事家里就没米下

锅没饭吃! 

可是也有小户人家例外,像这一家—— 

这一家坐落在镇东,宅院挺大,但很破落,墙塌了,门环锈了,门上的漆也剥落了,可

能是个大户,如今没落了! 

后院,那没院墙的后院,其实不如说是屋后,那儿有片菜园子,不大,也只种着几种常

见的蔬菜。 

如今放眼先看门前,门前有一株华盖一般的大树,大树下一大片阴凉,凉风习习,热天

村子里的人都喜欢跑到这儿来纳凉打盹,倚着树一躺,把草帽往脸上一盖,确实比睡在家里

床上还舒服。 

那阴凉里,四根竹子、一块木板支成了一个架子,那是个小摊儿,摊儿上没别的东西,

只铺着一块白布上,摆笔墨纸砚文房四宝,很难看出是干什么的。 

而在这个小摊儿之前,却像一字长蛇阵似的排着十几个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有穿

布衣裳的,也有穿绫罗绸缎的,这么多人,满脸的焦急,却没一人说话! 

在树根下,铺着一块草席,草席上躺着个人,穿着褂裤,扎着裤腿,一顶帽子盖着脸,

不知道那是谁。 

就是这么一幅画画,这么一副景象! 

突然,一声干咳划破寂静,有人开了口,那是排在摊前最前面,那位穿着气派,脸色红

润的胖老头儿! 

他半转身子往后看:“旺大爷,你央央兴哥去吧!咱们等了老半天了!” 

从后面,走出了个身形瘦削,背佝偻,白了头发胡子,穿着一身布褂裤的老头。他颤巍

巍地走向树根下,把腰弯得更低了些,轻轻叫道:“兴哥,兴哥!” 

叫了两声,草席上那个人一动没动! 

没奈何,老头伸出粗糙的手推了推:“兴哥,兴哥……” 

草席上那位有了动静,在梦中“唔”了一声。 

老头儿趁势忙道:“你醒醒,你醒醒!” 

地上那位伸手掀去了盖在脸上的帽子,一挺腰坐了起来,那是个肤色黝黑,浓眉大眼的

十八九岁少年。 

他揉了揉眼,“哟!’地一声,道:“是旺老大爷您哪!大爷,有什么事儿?” 

“什么事?”老头儿手往后一指,嘟嚷着道:“你小子只知道在凉快地儿睡觉,也不睁

眼瞧瞧摊儿前排了多少人,等了老半天了,还不快请……” 

那黑少年一咧嘴,道:“老大爷,可没人打锣叫他们来是不是?” 

老头儿瞪着眼道:“是啊!大伙儿都是自己来的。” 

黑少年笑道:“那排着等能怪谁呀?您不是不知道我师父的脾气,他是非等李瘸子来要

钱了才肯出来看几个,不会先回家么?待会儿再来!” 

“哎呀!”老头儿苦着脸道:“还说这话,你又不是不知道,来晚了一步今几个就轮不

着了。大伙儿都是熟人儿,兴哥,老大爷央央你……” 

“天!”黑少年一摇头,道:“他们就知道我怕您这一套,行了,老大爷,您请摊儿前

等着吧!我进去瞧瞧,话说在前头,可不一定成!” 

老头儿忙道:“你只要跑一趟就行,你只要跑一趟就行!” 

黑少年霍地跃起,一溜烟般奔进了那两扇破大门! 

进了大门,他穿院子,过画廊,来到了后院,不,屋后,屋后那块菜园子里,正有个人

在浇菜! 

那个人,头戴一顶草帽,身材颀长,穿着一身褂裤,还卷着半截裤腿,看背影,他不像

个种菜的,因为流露自他那颀长身影里的,总跟一般人不同,可是不同在哪里,却又令人说

不出道不出! 

黑少年到了他身后,隔一丈站在了那儿,没再往前走,也没有说话,只静静地站在那儿。

好半天,那人浇完了两桶水,才停了手,但没转身地突然开了口,话声清朗,中气十足:

“好好的觉不睡,进来干什么?” 

黑少年嘿嘿一笑,道:“我怕您累,所以进来替替手……” 

“耍嘴。”那人霍地转了过来,好相貌,长眉斜飞,凤目重瞳,三十出头的年纪,脸色

黑黝黝的,带着刚强历练,挺直的鼻子下,那chún上,还留着两撮小胡子。 

他转过身后,一双炯炯有神的犀利目光直逼黑少年:“实说!” 

黑少年一伸舌头,咧着嘴赧笑说道:“是,师父,是旺大爷要我……” 

那汉子道:“叫我出去看几个?” 

黑少年点了点头。 

那汉子道:“实说不就行了么?” 

一丢手中长把水瓢,接道:“瘸子小李来了么?” 

黑少年摇头说道:“没有,师父,小李今天还没来!” 

那汉子一皱眉,道:“那你进来叫我?忘了我的规矩!” 

黑少年嗫嚅说道:“我刚才说了,是旺老大爷叫我……” 

那汉子笑道:“你心里过意不去,是么?” 

黑少年怯怯地点了点头,道:“师父,您瞧瞧去,人家排长龙站了老半天了。” 

那汉子道:“我知道,你也该知道,我为什么摆这个摊儿?那完全是为了小李他们那几

家老少几十口,挣来的钱,我这只手来那只手去,从没有留一分,也从不多挣一分。” 

黑少年点头说道:“我知道,师父,我这就告诉他们去!” 

“慢点!”那汉子一招手,道:“我跟你出去,带路!” 

黑少年乐了,咧嘴一笑,应了声是,转身飞步奔去! 

那汉子双手在衣衫上抹了抹,迈步跟了出去。 

黑少年头一个跑出了门,排在树阴下的那些人立即起了騒动,那老头儿越众而出,冲着

黑少年没口地直谢。 

黑少年咧嘴笑道:“老大爷,别谢了,明天给我捎几个窝窝头来就行了!” 

那老头儿一瞪老眼,道:“你小子就惦记着吃!” 

黑少年笑道:“谁叫老大娘做的窝窝头好吃,吃一个想两个,今儿个吃了想明天。您要

是一天给我三个窝头,山珍海味我都不想了!” 

那老头儿笑了,笑骂之中带着真诚、热络:“馋嘴!行了,我明天就叫大妞给你送几个

来!” 

黑少年一听大妞,红了脸,忙道:“老大爷,您可别叫大妞来,我怕她……” 

“怕她?”老头儿瞪眼说道:“大妞又不是会吃人的母老虎,那么大小子,怕个姑娘家,

真有出息,怕你就别吃!” 

说着,转身走了回去。 

黑少年黑脸上泛起的红热中带着喜悦,他笑了! 

这里,那汉子坐在摊儿后,黑少年定了定神,扬声叫道:“袁老爷,第一个是您,您先

请过来吧!” 

排在最前面的那乡绅打扮的老头儿忙走了过来。 

黑少年这里才要递椅子,突然他直了眼,叫道:“师父,您瞧,小李子来了,干什么跑

这么快?……” 

是不错,远处,大太阳下,一个衣衫破烂的年轻人,瘸着腿,连拐带跑地往这儿来了。

那汉子忽地喝道:“别站在这儿,快扶他去!” 

黑少年身手好俐落,腾身一个箭步窜出去老远,迎着那衣衫褴褛的瘸少年奔了过去。 

他搀着那瘸少年到了摊儿前,瘸腿小李子跑得满头是汗,上气不接下气地直喘,张着大

板牙,朝天鼻子还一掀一掀地,一边抹汗一边说道:“大叔,我,我告诉您!……” 

那汉子摆手说道:“小李子,先歇歇再说。小黑,扶小李子阴凉地儿坐坐!” 

黑少年尚未动,瘸腿小李已然将头连摇地道:“大叔,我不碍事,我不碍事,我对您

说……” 

那汉子截口说道:“大爷,大娘他们好!” 

瘸腿小李忙点头说道:“好,托您的福,大叔。” 

那汉子道:“没钱用了!” 

“不,大叔。”瘸腿小李摇头说道:“昨天拿回去的还没用完呢!瘦大爷家买了口锅,

麻大妈给她媳妇买了一块花布,还有……” 

那汉子道:“那就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小李,先坐坐去,等我做完了生意再说!” 

“不行,大叔。”瘸腿小李急了,忙道:“我非先说不可!” 

那汉子眉锋一皱,道:“好吧!你就先说吧!” 

瘸腿小李咽了口唾沫,喘着说道:“大叔,我对您说,有人找您……” 

那汉子微微一愕,道:“有人找我?谁?” 

瘸腿小李道:“大叔,是县城衙门里的!” 

黑少年叫道:“县城衙门里的?小李子,你没有弄错吧!” 

那汉子笑道:“小李子大半是弄错了,我一无官亲,二无官友,更没做过坏事儿,像我

这个安分守己的庄稼汉!……” 

“不!大叔。”瘸腿小李一摇头,瞪着眼忙道:“我没有弄错,您不是姓咸么?” 

黑少年忙道:“小李子,放你的……严,不是咸!” 

瘸腿小李张着大板牙,不好意思地笑道:“大叔,您瞧我有多糊涂,老弄不清楚,盐,

咸,我总记着盐是咸的……” 

黑少年方待开口,被那汉子一眼瞪了回去,那汉子道:“小李子,说你的。” 

瘸腿小李忙道:“大叔,是这样的,刚才我在家里帮麻大妈磨豆汁儿,家里进来了两个

衙门里的差爷,他俩一进门就扯着嗓子嚷嚷,喂!你们这儿有个姓严的么?我突然想起了您

姓盐,不,姓严,我就告诉了他们……” 

黑少年道:“小李子,你好快的嘴!” 

瘸腿小李一怔,道:“怎么,小黑,难道我不该……” 

那汉子拦过话头,道:“小李子,这附近姓严的不止我一个,怕是……” 

“不,大叔。”瘸腿小李道:“他们找的那个姓严的准是您!” 

那汉子“哦!”地一声,道:“怎见得准是我?” 

瘸腿小李道:“他们说他们要找的那个姓严的个子高高的,不胖不瘦,三十来岁年纪,

找遍了河北都没找到……” 

那汉子道:“结果却让你帮了他们一个大忙!”眉锋一皱,接道:“只是,他们找我这

个庄稼汉干什么?” 

坐在摊几前那乡绅打扮老头儿,突然奉承地笑道:“八成是县衙里听说严老哥满腹的诗

书经纶,要来请严老哥去做官的……” 

瘸腿小李猛一点头,拍着巴掌叫道:“对,对,八成是,大叔要做官了,这多好!……”

那汉子笑道:“我要能做官,天下的人都能做官了。不过,我要是真做了官,大伙儿该

都有好处!” 

大伙儿还着实地真乐上了! 

一顿话锋,那汉子抬眼望向瘸腿小李:“小李子,县衙里的那两个差爷,有没有往这儿

来了?” 

“没有。”瘸腿小李摇摇头,道:“听说他们已回县里禀报去了!” 

那汉子笑道:“看来我的官做不成了。小李子,别耽误我的生意。正好,你来了,待会

儿把钱捎回去。跟小黑荫凉下坐坐……” 

话犹未完,只听黑少年低低说道:“师父,他们来了,您瞧!” 

那汉子闻言抬了眼,眉锋刚皱,瘸腿小李已然叫了起来:“对,对,大叔,您瞧见了么?

前面走的那两个,就是刚才那两个……乖乖,两顶大轿,还有骑马的……” 

扬手叫道:“差爷,在这儿呢!在这儿呢!……” 

大路上,两名挎刀差役开道,后面跟着两顶软轿,软轿后面,是四匹高大健马,鞍上是

四名身着便服的中年汉子,个个精神奕奕,眼神十足。 

瘸腿小李这一叫,引得那两名差役放眼奔了过来。 

那汉子突然低声喝道:“小黑,陪小李子坐坐去!” 

黑少年应了一声,挟着瘸腿小李往树下走去,瘸腿小李满脸诧异地直挣扎。 

那汉子转望摊前,含笑说道:“袁老,您问什么?” 

那乡绅打扮的老头儿道:“严老哥,县衙里的……” 

那汉子微一摇头,道:“你问你的卜,我算我的卦,跟他们没关系!” 

那乡绅打扮的老头儿一怔神,有点犹豫,没别的,只因为那两名挎刀的差役已到了摊儿

前! 

“喂!你姓严?”左边那差役打量那那汉子开了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一 章 乡野隐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龙美豪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