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龙美豪客》

第十九章 卧龙岗奇遇

作者:独孤红

南阳是豫西重镇,所谓“南阳诸葛庐”,“西蜀子云亭”,自古有名,古时地理,以其

居中原之南,居秦岭之阳而名。 

自春秋时代起,南阳就成了军事要地,楚人得此,便要问鼎中原,汉人亡秦,元人灭宋,

都经此地。 

它北通黄河,南下襄樊,刘秀的晋阳起义就是指这儿。 

天刚亮,严慕飞到了“卧龙岗”,这儿是三国时诸葛亮的隐居处,诸葛草庐就在这儿。

严慕飞是当时称奇称最的人,他路过卧龙岗岂会失之交臂,当面错过?免不了要瞻仰凭

吊一番。 

曙色中,他站在卧龙岗上纵目四望,诸葛祠,诸葛庐尽收眼底,想想三国里那段“刘皇

叔三顾茅庐”,再看看眼前一景一物,心里有种异样的感受。 

正观望间,蓦地一阵清朗吟声自那成八角形的诸葛草庐方向传了过来: 

一夜北风寒, 

万里彤云厚, 

长空雪乱飘, 

改尽江山旧, 

仰面观太庐, 

疑是玉龙斗, 

片片鳞甲飞, 

顷刻遍宇宙, 

骑驴过小桥, 

独叹梅花瘦。 

吟声清朗而悭锵入云,岂寻常人! 

昔日刘玄德三顾茅庐时,就曾碰见诸葛亮的泰山骑驴过桥,口吟《梁父吟》怎地此时此

地也有人高吟《梁父吟》又岂是巧合? 

严慕飞闻吟声而愕然,心念刚动,那横跨小溪上的小桥走来一个人,那是个身穿粗布衣

裤,掳着袖子,卷着裤腿,头顶草帽,脚穿草鞋的瘦削老头儿。 

老头儿腰里别着一柄斧头,肩上挑着一担柴,步履轻捷稳健,绝无丝毫龙锺老态。 

严慕飞留了意,他一直凝目打量,越看越觉得这老头儿不是寻常樵夫,分明是出自武林,

隐于此处的奇人。 

看着,看着,老樵夫走近了,身旁站着严慕飞这么大个人,他竟然像没看见,挑着柴担,

擦身而过, 

严慕飞心里明白,微微一笑,轻咳开了口:“老丈请留步。” 

老樵夫眼花耳不聋,他停了步,转过身来看着严慕飞,老眼猛地一睁,白胡子一阵抖动:

“呀!什么时候这儿站个人?小老儿竟没瞧见,真是人老眼不中用了,失礼,失礼!这位是

叫小老儿么?” 

严慕飞含笑说道:“正是呼唤老丈!” 

老樵夫道:“不敢当,不敢当,有什么见教,想买担柴回去烧火?” 

严慕飞笑了笑,道:“昔日刘玄德三顾卧龙先生于此地,曾遇一老者骑驴过桥,口吟

《梁父吟》今天我路过此处,也遇一老者挑柴过桥,口吟《梁父吟》,虽然时殊景殊,但我

不敢认为是巧合,老丈敢莫诸葛之丈人峰么?” 

老樵夫哈哈大笑,道:“小老儿卖柴为生,每日清早在这卧龙岗一带打柴,屈指算算不

少好几千个日子,到今天方始碰上雅人。这位,当年的那位是骑驴,今天的小老儿却是挑柴,

若小老儿是当年的那位,岂不要惊世骇俗,吓破人的胆了!”  

话落,又是一阵哈哈大笑。   

严慕飞道:“老丈,昔日彭祖寿长八百。” 

老樵夫道:“当年请葛亮的那位泰山没到一百岁就寿终了!” 

严慕飞倏然而笑,道:“我没有走眼,老丈当今之哪位?” 

老樵夫微微一笑,道:“小老儿眼花耳不聋,阁下也分明高人雅士,阁下又是当今哪一

位?” 

敢情他是想先听听人家的。 

严慕飞淡然一笑,道:“有费老丈动问,我姓严,草字慕飞!” 

老樵夫眉锋一皱,道:“严慕飞,严慕飞,唉!看来今天小老儿又白跑了!” 

严慕飞愕然说道:“老丈这话似有玄机?” 

老樵夫摇了摇头,道:“阁下非他,不说也罢。”正说着,他扭头要走! 

严慕飞伸手一拦,道:“老丈,他是谁?” 

老樵夫回眼一瞪,道:“他是他,与你阁下无关!” 

严慕飞道:“老丈高雅隐士,奈何这般没有耐性,没有雅量,吝于多说几句话!” 

老樵夫双眉一耸,道:“你这是教训我?” 

“不敢,老丈。”严慕飞道:“老丈年高,是长者,而对长者,我怎敢无礼?” 

老樵夫道:“这句话听来倒还顺耳,那么放我走?” 

严慕飞道:“可以,老丈当知礼尚往来。” 

老樵夫一怔,道:“好会说话,不是你提,我险些忘了,算我失礼,我自号‘南阳樵

隐’……” 

严慕飞道:“老丈,那是号。” 

老樵夫道:“你急什么?我复姓长孙……” 

严慕飞一笑说道:“那老丈不该是‘南阳樵隐’,而该是‘华山樵’。”   

老樵夫神情一震,道:“怎么,你知道我?” 

严慕飞笑道:“对老丈,我知道的,不下对我自己。” 

老樵夫“哦!”地一声凝目说道:“你说说看?” 

严慕飞浅浅一笑,道:“老丈复姓长孙,单名一个森字,号华山樵,筑庐于莲花峰上,

与‘南海渔’并称于世,腰中一柄利斧,生平没砍过柴,却砍倒过不少黑道巨擘、江湖宵小,

这是我所知道的。” 

老樵夫长孙森道:“很够了,这是你知道,你不知道什么?” 

严慕飞道:“我不知道他何时为什么,由华山迁到这豫西南阳的卧龙岗来?”   

长孙森老眼凝注,目中寒芒暴射,道:“年轻人,你究竟是谁?” 

严慕飞道:“老人家,我确实叫严慕飞!” 

长孙森神情一黯,摇头说道:“那还是不对!” 

严慕飞道:“难不成老人家在等人?” 

长孙森一点头,道:“年轻人,你说着了!” 

严慕飞道:“老人家究竟等的是那一位,也许我可以帮忙。” 

长孙森道:“我等他,你一定知道他,但你帮不上忙。” 

严慕飞道:“老人家,那可不一定!” 

长孙森道:“我说出他是谁后,难不成你能把他找来?” 

严慕飞道:“只要他离得不太远,我愿为长者效微劳,跑上一趟!” 

长孙森道:“这么说,远了你就不愿跑了?” 

严慕飞道:“换换别的时候,我不辞天涯海角,可是如今我有急事在身,不能耽搁过久

跑太远。” 

长孙森摇头说道:“他该就在左近,说不定也快到卧龙岗了。” 

严慕飞“哦!”地一声道:“他也要到卧龙岗来?” 

长孙森翻了他一眼,道:“要不然我怎么说等他?” 

严慕飞失笑说道:“说得是,老人家准知他一定会来?” 

长孙森道:“当然,要不然我为什么每天在这一带转来转去地等他?其实,我并不知道

他会来,是别人告诉我的,而告诉我他会来的那人说他有可能会来。” 

严慕飞道:“仅是有可能,那可不大靠得住。” 

长孙森点头说道:“说得是,他要是不来,那可就槽了!” 

眉锋擞微一皱,满脸是忧虑之色。 

严慕飞道:“怎么?他对老人家很重要么?” 

长孙森道:“当然重要,不重要我怎会那么着急?” 

严慕飞迟疑了一下,道:“老人家,不知我当问不当问?” 

长孙森道:“那也没什么怕人知道的,不过我也不能逢人便说!” 

严慕飞微笑说道:“说得是,那么老人家可以不必说了……” 

顿了顿,接问道:“老人家,那告诉老人家他有可能来的那人,该知道老人家所等的那

人现在何处?” 

长孙森点头说道:“当然,当然,那人当然知道。” 

严慕飞道:“那么,老人家请告诉,老人家所要等的那人现在何处?” 

长孙森道:“听说他原在辉县,现在是不是还在那儿,我可不能确定。” 

“辉县?”严慕飞心中一动,道:“老人家,辉县有个出名的地方叫马家桥!” 

“对。”长孙森凝目说道:“他原在那儿,你怎么知道?” 

严慕飞道:“老人家,你是在什么地方碰见那人的?” 

长孙森道:“年轻人,你是指什么?” 

严慕飞道:“告诉老人家消息的那人!” 

长孙森道:“就在这卧龙岗上!” 

严慕飞道:“老人家认识他?” 

长孙森摇头说道:“不,我知道她,但一直无缘拜识!” 

严慕飞道:“他可认识老人家你?” 

长孙森道:“她也是只有听说过我,而没见过我。” 

严慕飞道:“那么,老人家跟她是怎样谈起来的?” 

长孙森道:“她到这儿来找两个朋友……” 

严慕飞截口说道:“可曾对老人家说,要寻什么样的人?” 

长孙森道:“她没说名,没说姓,只把那两个人的长相、身材叙述给我听。” 

严慕飞道:“一个是须眉伟丈夫,一个是文弱公子哥儿?” 

长孙森一点头,道:“对,就是这么两个人。”一怔,诧声接道:“年轻人,你,你怎

么知道?” 

严慕飞目中异采闪动,道:“老人家,来找人的那个人,可是个女的?三十上下,人长

得很美的?” 

长孙森一点头道:“对呀!你……” 

严慕飞道:“她对老人家怎么说的?” 

长孙森道:“我问她找这两个人干什么?她只说是朋友,我看她是个只身女子,言语闪

烁,有点可疑,当即我就问她姓什么叫什么?她没有隐瞒地说出了姓名,我才知道她原来

是……” 

严慕飞接口说道:“‘冰心玉女’卫涵英?” 

长孙森一震,忙道:“不惜,你怎么知道?难不成你就是……” 

“老人家。”严慕飞截口说道:“请告诉我,以后呢?”   

长孙森道:“我一听是‘冰心玉女’,心里好不高兴,当即我就求她帮我个忙,帮

我……” 

倏地住口不言。 

严慕飞道:“老人家,你要她帮你什么忙?” 

长孙森摇头说道:“除非你就是我等的人,要不然我不能说。” 

严慕飞淡然一笑,道:“老人家,她帮了你的忙了么?” 

长孙森摇头说道:“我告诉了她,她却避而不答,要我告诉她在这一带是否见过她那两

个朋友,当时我一咬牙就说只要称肯帮我的忙,我就告诉你那两个朋友在何处。其实,对卫

姑娘我不该这样的,可是为了求得她的帮忙,我没有别的办法。” 

严慕飞道:“结果呢?” 

长孙森道:“结果她心有余而力不足,她愿意给我推荐个人,她说那人有可能也会来卧

龙岗,她有七八分把握那人会来,要我转而求那个人。我一听那个人,我就知道那人绝对帮

得了这个忙。” 

严慕飞道:“问题只在那人肯不肯帮这个忙?” 

长孙森道:“那人侠骨仁心,他绝对肯,万一他不肯也没关系,卫姑娘教了我一个办法,

可以使那人乖乖点头。” 

严慕飞“哦!”地一声道:“她教了老人家什么高明办法?” 

长孙森微微一笑道:“她说那人是找她的,也是为找她这两个朋友,万一他不肯帮忙,

就别把她的去处告诉他!” 

严慕飞一怔,道:“厉害,这办法确实高明,那么,老人家把她那两个朋友的住处告诉

她了么?” 

长孙森道:“我由华山迁到卧龙岗来,有不少年了,半年前我确实在这一带见过这么两

个人,可是以后就没再见着他俩。” 

严慕飞心往下一沉,道:“那也许是他俩已经离开卧龙岗了。” 

长孙森点头说道:“是的,他俩确实已经离开卧龙岗了!” 

严慕飞凝目说道:“老人家,确实二字何解?” 

长孙森道:“有一次我在诸葛庐乘凉歇脚,无意中在壁上看见几个字,那几个字写的是

——”倏地住口不言。 

严慕飞道:“老人家,那几个字写的是什么?” 

长孙森摇头说道:“那有可能暗示着他两个的去处,我不能说!” 

严慕飞眉锋方皱,倏又淡然笑道:“老人家既不愿说,我不敢相强。” 

长孙森凝目说道:“年轻人,壁上的那几个字,当时就被我用指力刮掉了!” 

严慕飞心往下一沉,又皱了眉锋,强笑一声道:“那跟我无关,老人家,你把那几个字

告诉了卫姑娘?” 

长孙森一点头道:“当然,这是条件交换,她给我推荐个人,我当然要把那几个字告诉

她。” 

严慕飞暗暗一声苦笑,道:“那么,老人家,卫姑娘又去了哪里?” 

长孙森道:“卫姑娘她自然是去了……”倏有所警觉,凝目说道:“年轻人,你想干什

么?跟我玩这一套,你还嫩得很呢!” 

严慕飞淡然一笑,道:“这么说,老人家不见着那人是不肯说了?” 

长孙森道:“当然,不过那也得看他肯不肯帮我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九章 卧龙岗奇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龙美豪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