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龙美豪客》

第二十章 金花奇蛊

作者:独孤红

进了这间屋,严慕飞怔了一怔,这间屋里除了一张根根木头钉成的床外,别的什么都没

有。 

床上,铺着半旧的褥子草席,一位十八九岁的大姑娘拥被而坐,靠在竹子编成的墙上。

姑娘有点清瘦,但瘦不露骨,明眸皓齿,长得很清丽,一头秀发梳得很整齐,神气也很

好,看不出有一点毛病,可是她却拥被坐着不动。 

严慕飞进来,她只略显不安,并没有忸怩作态,她眨动一双大眼睛,望着严慕飞道:

“爹,这位是……” 

长孙森道:“这位就是爹常对你提起,也非他帮不了你的忙的侠骨柔肠,剑胆琴心,

‘玉龙美豪客’严大侠!” 

姑娘对严慕飞的英挺俊朗,超拔飘逸的绝世风采,有着一刹那间的迷惑,再一听这话,

娇靥上陡起异样色彩,轻呼一声,忙微微欠身为礼:“见过严大侠!” 

严慕飞忙答一礼道:“不敢,姑娘,我叫严慕飞!” 

长孙森一旁说道:“严大侠,您还跟她客气?” 

严慕飞笑了笑道:“老人家,我不敢托大。” 

“哪里。”姑娘开了口:“严大侠,我有病在身,不能下床全礼,请原谅。” 

“好说。”严慕飞忙道:“姑娘别客。” 

转望长孙森道:“老人家,姑娘她有病?” 

长孙森道:“看不出是不是?让任何人看,她根本就是个正常的人,其实她……唉!严

大侠,说来话长,您请坐,容我慢慢奉告!” 

说着,他拉过了两把椅子让客入座。 

所谓“椅子”也只是一截大木桩钉上了靠背扶手而已。 

坐定,长孙森望了姑娘一眼,道:“严大侠,她单名一个翠字,这个名字是我给她取的,

她原叫绿玉,是个自小就没父没母的孤女,原在长安一家大户人家为奴为婢,后来,后来被

赶了出来……” 

姑娘低下了头,道:“爹,您对严大侠实说了吧!” 

长孙森微微一叹,道:“好,丫头,我听你的……” 

颤了颤,接道:“她被那大户人家的男主人逼迫不从,恰好被女主人看见,不问青红皂

白一整毒打把她打了个半死,然后又把她丢在长安城外荒郊旷野中,是我从那儿经过,见她

尚有一息,就把她带上了华山。没出半月,身上的伤是全好了,可是不知怎地,两条腿却瘫

痪不能行走……” 

严慕飞眉梢微扬道:“是不是伤了筋骨?” 

长孙森摇头说道:“没有,严大侠,要是伤着了筋骨,我会看得出来的。” 

严慕飞道:“那么是……” 

长孙森摇头说道:“谁知道?据她说只觉两腿麻木,而且这种麻木逐渐向上蔓延,已经

快到了腰了。” 

严慕飞“哦!”地一声道:“这倒是……老人家,这恐怕是病!” 

长孙森道:“我遍访名医,十之八九都这么说,但都束手无策,不会医治,只有一个大

夫告诉了我个办法。” 

严慕飞道:“老人家,什么办法?” 

长孙森道:“那大夫说,这是一种先天性的病症,是与生惧来的,实际上这种病症并不

多见,患这病的人,有的发作早,有的则发作较迟,只要迟至二十岁以后再发作,这人就没

有救了。还好,丫头她今年只十九……” 

顿了一顿之后,接着说道:“那大夫说,治这种病,任何葯石都没效,普天之下只有一

种偏方,那就是……” 

姑娘突然说道:“爹,那偏方我就不信!” 

长孙森道:“丫头,我也不信,无奈咱们只有这一丝希望!” 

姑娘道:“假如为治我的病,为救我的命,您……” 

长孙森:“丫头,别胡说,我也自知力不够,所以为你请来严大侠,赐鼎力帮这个大忙,

这样就不会出差错了!” 

姑娘摇头说道:“爹,你还是听我的,生死由命,富贵在天……” 

严慕飞只觉她谈吐不俗,不像个侍婢一流,不由向她望了一眼,这一眼严慕飞倏有发现,

他发现姑娘眉心里有一丝很细的淡淡红线,这红线不是在肌肤外,而是隐约于皮肉之内,不

注意看还看不出来。 

他心头微微一震,当即说道:“翠姑娘,请答我一问。” 

姑娘忙道:“严大侠请只管垂询。” 

严慕飞道:“好说,姑娘可曾到苗疆去过?” 

长孙森微微一怔,愕然说道:“严大侠这话何解?” 

严慕飞摇头说道:“老人家,请听翠姑娘说话!” 

长孙森立即闭口不言,诧异地望着姑娘,看她怎么回答。 

姑娘微一摇头,道:“没有,严大侠,我没有去过苗疆。” 

严慕飞道:“令尊跟令堂是什么地方人?” 

姑娘道:“先严先慈都是华阴当地的人。” 

严慕飞道:“姑娘所认识的人中,可有来自苗疆,或者是去过苗疆的人?” 

姑娘神情微微一震,摇头说道:“也没有!” 

严慕飞眉锋微皱,摇头说道:“这就怪了……” 

长孙森迟疑着道:“严大侠,怎么回事?莫非严大侠有什么发现?” 

严慕飞道:“老人家请仔细看,翠姑娘的眉心跟常人有什么不同?” 

姑娘神情又是一震,她要低头。 

长孙森忙道:“丫头,别低头,让我看看!” 

姑娘没再怔头,但是她很明显地有点不安。 

长孙森凝目片刻,突然说道:“严大侠,是不是她眉心有条极细的红线,隐约于皮肉之

间。” 

严慕飞点头说道:“老人家没看错,正是!” 

长孙森脸色忽然一变,道:“这,莫非是蛊……” 

严慕飞道:“不错,老人家,这是蛊!” 

长孙森失声说道:“难道成丫头她,她是中了蛊?” 

严慕飞道:“是的,老人家,以我看翠姑娘该是中了蛊,故而两腿麻木,不能行走,而

且这麻木有连渐蔓延之势。” 

长孙森惊声说道:“丫头她,她怎么会……不,不,不可能,不可能,她只是长安一大

户人家的侍婢,自己既不是苗疆的人,也投去过苗疆,更不认识……” 

严慕飞:“老人家,你在长安城外救得翠姑娘之后,可曾前往那一大户人家问罪,为翠

姑娘出口气?” 

长孙森摇头忙道:“没有,当时我行色匆匆,丫头她只怪自己命薄命苦,也不愿多计较,

所以我就直接带着她上了华山!” 

严慕飞转眼望向姑娘,姑娘一惊,忙低下了头。他当即淡淡一笑,道:“翠姑娘,请恕

我直言,姑娘是不是有难言的苦衷?” 

姑娘忙摇头说道:“没有,没有,严大侠,我只是一名侍婢……” 

严慕飞截口说道:“翠姑娘,长孙老人家对你有活命之恩,便冲着他这份四下为你求医

的份儿上,你也不该有什么事瞒着他。再说,下葯要对症,姑娘若隐瞒着什么,使长孙老人

家跟我不能确定姑娘的病根源,姑娘那是自误!” 

姑娘低着头,没有说话。 

长孙森圆睁一双老眼,道:“丫头。” 

姑娘猛然抬起螓首,流泪说道:“爹,您别问了,让我死了吧!” 

长孙森沉声说道:“丫头,这是什么话?我既然救了你,也把你认在膝下,纵有天大的

事,也自有我这做义父的承担。”  

姑娘悲声说道:“爹,就是因为这,我才不愿实说!” 

长孙森道:“丫头,你不能这样,我拿你当亲生女儿看待。” 

姑娘点头说道:“我知道,这份恩情,容我来生再报。” 

长孙森喝道:“丫头,你胡说些什么?还不快说!” 

姑娘哭着低下了头,但旋即她又抬起了头,低声说道:“爹,我说,严大侠说得对,别

的不谈,便冲着您四下为我求医的情份上,我也不该再瞒您。” 

顿了顿,接道:“严大侠没有看错,我是中了蛊。” 

长孙森道:“丫头,这是谁……是怎么回事?” 

姑娘悲惨一笑,摇头说道:“您成名多年,是位武林奇人,该听说过苗疆有个‘金花

门’……”   

长孙森吃了一惊,忙道:“丫头,我知道,‘金花门’人人擅蛊,门下有一龙,四凤、

六虎,十二狼,难不成你跟‘金花门’有甚渊源?” 

姑娘道:“我就是‘金花门’那四凤最小的一个!” 

长孙森神情猛震,失声说道:“什么?你,你,你竟是……” 

严慕飞道:“老人家,请平静,听翠姑娘慢慢说。” 

长孙森吸了一口气,使自己平静了一下,然后说道: “丫头,你说!” 

姑娘微微点了点头,道:“金花四凤,明珠、紫贝、珊瑚、绿玉,我叫绿玉,她们三位

为人很随和,只有我……也就因为我,才为我自己带来灾祸,带来恶运。” 

长孙森道:“丫头,这话怎么说?” 

姑娘道:“这要从‘金花门’进中原说起……” 

长孙森道:“对了,丫头,‘金花门’为什么突然进入中原,难道‘金花门’有什么企

图?” 

姑娘点头说道:“是的,是有企图,不然‘金花门’绝不会轻易进入中原。” 

长孙森忙道:“丫头,‘金花门’有什么企图?难道不甘雌伏苗疆,静极思动,要以蛊

术横扫武林,席卷天下?” 

【此处缺一页】   

姑娘道:“第二天,门主就带着一龙、四凤、六虎、十二狼,还有八名近侍动身进了中

原,先到了长安……” 

长孙森道:“长安,莫非你说的那大户……” 

姑娘道:“是指一家武术馆……” 

严慕飞目中异采寒芒一闪,道:“姑娘,武术馆?” 

姑娘点头说道:“是的,武术馆!” 

严慕飞转望长孙森,道:“老人家,你的住处离长安不过咫尺之遥,你可知道长安共有

几家武术馆?” 

长孙森未加思索,立即说道:“只有一家,这一家也名不见经传。”   

严慕飞暗道,名不见经传的才是暗藏龙蛇,大有来头的。 

心里这么想,嘴里却道:“姑娘,‘金花门’在这家武术馆里待了多久?” 

姑娘道:“我在那家武术馆里只待了四五天。” 

严慕飞道:“这家武术馆有一次派人到华阴去寻仇,姑娘可知道……” 

姑娘摇头说道:“我没有听说过。” 

严慕飞道:“那也许不是在以前,就是在以后。” 

长孙森讶然说道:“严大侠,寻仇?向谁寻仇?怎么回事?” 

严慕飞道:“老人家先听翠姑娘说,稍待我自会有所奉告。” 

长孙森没多问,当即转问姑娘道:“丫头,说你的吧!” 

姑娘道:“金花门,到了长安那家武术馆后的第五天,馆主求见门主,也跟门主做了一

席密谈,之后,门主召见我们,这才对我们说明了进中原的用意跟目的。” 

长孙森急不可待地道:“丫头,她怎么说?” 

姑娘道:“门主说,此番‘金花门’到中原来,是受一个极有势力的人委托,为他找两

个人,并且为他清除异己。” 

严慕飞道:“姑娘,找什么人?他的异己又是些什么人?” 

姑娘道:“据他们说,这两个人当年从南京出走到过开封,之后就不知道上那儿去了。

他们还拿了两张画像,画像上的那两个人,一个是魁伟英武浓眉大眼,一个则长得很俊秀,

像个文弱的公子哥儿。” 

长孙森脸色一变,霍然转注严慕飞,道:“严大侠,莫非就是……” 

严慕飞淡然一笑,道:“老人家,听姑娘说!” 

长孙森忙又望向姑娘,道:“丫头,你说!” 

姑娘摇头说道:“他的异己都是些什么人我不知道,不过,他们向门主提起过严大侠的

名字。” 

长孙森“哦!”地一声道:“怎么,他们还提起过严大侠?” 

姑娘点头说道:“是的,爹,他们说……” 

严慕飞含笑说道:“姑娘,他们可说,严慕飞也受那极有势力的人委托,在找那两个人,

但并不为他清除异己?” 

姑娘道:“是的,严大侠,他们还说……” 

严慕飞道:“他们还说,现在先别管严慕飞,等到他找到那两个人,再把他也归于异己

之列,一并除去之,可对?” 

姑娘呆了一呆,道:“不错,他们正是这样说的,严大侠怎么知道?”   

严慕飞笑了笑道:“姑娘,早在我接受委托的当日,我就料到了。只是。”顿了顿,接

着问:“他委托我严慕飞,酬劳是大批金银珠宝,而区区金银珠宝谅不会在‘金花门’门主

眼内,那酬劳又是什么?” 

姑娘道:“我听门主说,好像是一册什么武林秘笈……” 

严慕飞神情一震,道:“秘笈?好,那这是武林人梦寐以求的。在武林人眼中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章 金花奇蛊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龙美豪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