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龙美豪客》

第二十一章 妾心难忘薄幸郎

作者:独孤红

铜雀台,在丰乐北,严慕飞等于又回了头。他在路上随便找了个城镇,让‘穷家帮’弟

子把他的令谕通知了辉县分舵。 

提起铜雀台,不能不多谈一谈,凡看过《三国》的人,应该是没有不知道铜雀台的。 

当初诸葛亮过江到东吴去,他除了“舌战群儒”之外,就是以曹孟德筑铜雀台以收江东

二乔之事,激得周郎火冒三丈,因之才有蜀吴联合对曹,因之才有赤壁陈兵,杀得阿瞒八十

万大军丢盔弃甲,望风逃窜,一路上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铜雀台,原建临漳三台,后曰“冰井”, 前曰“金凤”,中曰“铜雀”,占地之广达

五百四十亩。 

按《临漳志》载:建安十五年,曹操于邺城西北作铜雀台,高五十七丈,有堂百余间,

窗皆铜龙,日光照耀。上加铜雀,高一丈五尺,舒冀若飞, 

“金凤台”在铜雀台南,建安十八年建,高八丈,有屋百九间,安金凤于颠,本曰“金

虎’,后避石虎讳,改为凤。 

“冰井台”在铜雀台北,建安十九年建,有冰室,故曰冰并,高丈八,有屋一百四十间,

井深十五丈,藏冰及石墨,可书,火燃难尽,亦谓石炭。 

这是《临漳志》的说法,《魏书》上又说:“三台楼阁相联,中央悬绳,魏武帝临终遗

命施穗帐于上,朝晡使官人吹歌望其陵葬处云云。” 

此正曹操当日,征蜀伐吴,勋功显赫之时,他曾在铜雀台上高歌:“对酒当歌,人生几

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其音响气盖,足

为上者。 

谈到铜雀台,也不能不一提曹孟德文章,看京剧杂曲,都把曹操描写成一个白脸姦侩。

其实,曹孟德是中国兵史上的稀有战略家,他的文学,更属杰出,所谓建安七子,均非

其匹。 

他的名文如《短歌行》、《苦寒行》,以及晚年作品《却东西门行》、《步出东门行》,

莫不悭锵有声。 

所谓“曹公古直,甚多悲凉之句”,“曹操作品如幽燕老将,气韵沉雄”,都是中肯的

评语。 

其悲歌慷慨,激人胸怀,在中国诗史上,他可称:“对承小雅”,“下开少陵”,也是

借乐府以写时事者第一才人,比起来曹植辈的“三河少年,风流自赏”,应该难敌老曹“志

在千里,壮心未已”的那种气魄。 

实际上,看《三国》的人都知道,无论是军事、政略,曹孟德都是诸葛亮的一大对手。

提起铜雀台,也得把二乔故事说一说,杜牧诗云:“东风不予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

乔”。 

《三国志·周瑜传》载:“军慾取荆州,以瑜为中护军,从攻皖,拔之。时得乔公二女,

皆曰色也,策自纳大乔,瑜纳二乔。” 

乔公,就是《甘露寺》那出戏里的太尉乔玄。 

曹吴之间有二乔之争,曹植、曹丕弟兄则有甄后之争,自古宫室乱伦,并不独曹家父子

而已。 

口  口  口 

这一天,严慕飞到了“临漳三台”,他到的时候,已经是夜晚初更时分,他望着高大、

雄伟的临津三台,心里不住在想:建文跟纪纲由开封到辉县,由辉县到南阳,这一段还不算

什么,而由豫西南阳再到这丰乐镇北的铜雀台这一段,中间经过辉县,恰好来了个后外寸角,

这两个人煞费心机,当时之苦,可想而知,要不是无意中碰上华山樵长孙森,听得他一句

“铜雀春深锁二乔”,还真想不到那两位会来个大回转又折了回来。 

不过,话又说来了,“铜雀春深锁二乔”,也许是建文住卧龙岗想起古人,顺手写了那

么一句,是不是真暗示他两个的去处,那还很难说。 

按理,他两个不该遗有可循之迹。 

然而,瞧南京太祖陵寝,纪纲留话看,却又不无可能。 

是耶,非耶,只有上铜雀台上看过后才知道了。 

今夜碧空如洗,万里无云,一弯金铃般冷月高悬,月色清冷而凄迷,这临漳三台看上去

很宁静,也有一种凄迷的美,美得清奇。 

当然,如今的临障三台已大不如当年,有一半已然倾倒荒废,若换是在当年,今夜则该

更美。 

严慕飞眼望着凄凉的临漳三台,微一提气,刚打算腾身而起,直上居中的铜雀。 

蓦地,一缕甜美,但微含幽怨的清音自那高高的铜雀台上响起,划破寂静夜色,袅袅直

上。   

折戟沉沙铁未消, 

自将磨洗认前朝,   

东风不予周郎便, 

铜雀春深锁二乔。 

是杜牧的那首《赤壁》。 

严慕飞闻声知人,心头一震。立即收势刹住慾起未起的身形,他站在那儿暗暗诧异。 

不错,她是来了铜雀台,只是,她怎么还在这儿?这么多日子了,她怎么还没走? 

是已经找到那两位了,还是仍扑了个空? 

他不明白所以,他也难断定。 

就在他心念转动之际,铜雀台上又响起一个甜美,但略嫌冰冷的话声:“你果然来了?”

这是问谁?严慕飞默察四周,除了他跟铜雀台上的她之外,周遭百丈内没有第三个人,

他当即扬声说道:“是的,涵英!” 

卫涵英话声又自铜雀台上响起:“既然来了,为什么不上来?” 

严慕飞迟疑了一下,道:“我这就上来!” 

双袖微抖,长身而起,月色下宜如一只银鸟掠上了铜雀台。他停身处,是一塌了一角的

广殿,广殿四面栏杆,可以眺望四周夜色,毫不挡眼。 

口  口  口 

卫涵英,一袭黑衣,娇靥消瘦,神情憔悴地站在广殿之中。严慕飞眼望着她,心里有种

异样感受。 

卫涵英也望着他,只是脸上不带表情。 

严慕飞知道,该先开口的是他,他迟疑了一下,开口说道:“涵英,你手臂的伤好些了

么?” 

卫涵英也开了口,却仍是那么冰冷:“谢谢关怀,也谢谢你那位贵为公主的未婚娇妻的

好意。” 

严慕飞脸上一热,不安地道:“涵英,你愿不愿意听听我结识她的经过?” 

卫涵英冷然摇头,道:“不必了,那显得多余,你我之间毫无关系,你用不着向我解

释。” 

一上来就冷言冷语,这原是严慕飞意料中事,他想着公孙胜的话,他忍住了,沉默了一

下之后才道:“涵英,那一天我到宛平县去……” 

卫涵英冷然说道:“我没有让你说。” 

严慕飞道:“我认为我该说!” 

卫涵英道:“那么你说给别人听去!” 

严慕飞道:“涵英……” 

卫涵英突然大声说道:“不要叫我,我老,我丑,我出身低微,比不上她既年轻又标致,

更贵为当今公主……”一声冷笑,接道:“当然,东床驸马,谁不想,只是我告诉你,你少

做美梦,人家是别有用心,并不是真心爱你!” 

严慕飞双眉微扬,道:“涵英,我并不傻,我也不是那种人。” 

“对了。”卫涵英道:“我本该想到你是有丈夫气概的大英雄、大豪杰,从不为女儿家

的深沉而真挚的柔情所动,也从不为儿女私情所束缚,你心里只有大公,只有朋友……” 

严慕飞道:“涵英……” 

“不是么?”卫涵英一声娇笑道:“在当年,我不也是年轻貌美么?在我绮年玉貌的时

候,你不屑看我一眼,又怎会看上她,对么?” 

严慕飞皱眉叫道:“涵英……” 

卫涵英根本不让他开口,摇头一笑,又道:“反正你跟她两人之中,总有一个是在作梦,

不过也难说,究竟她现在是绮年玉貌,正当……” 

严慕飞双眉一扬,道:“涵英,你在这儿等我多日,就是为见面奚落我一顿么?” 

卫涵英笑容一敛,冷冷说道:“严慕飞,你可别自作多情,往自己脸上擦粉抹金,谁在

等你?我只是在凭吊古迹,留连忘去,谁奚落你,我也没有那么好的心情。” 

严慕飞只觉脸上一阵热,心里的气往上一冲,慌忙又把它压了下去,因为他觉得公孙胜

的话对。 

他道:“涵英,你不是心胸狭窄的人,当年的种种已成过去,我负你良多,我自知愧疚,

我希望……” 

卫涵英冷笑说道:“又来了,我仍是那句话,愧疚不能还我青春,也不能洗刷我韵耻辱,

你应该为我想一想,我是个怎么样的女儿家,你认为以前的种种已成过去,我可不这么想,

以前的种种深烙在我的心上,我的脑海里,直到我死它都是清晰而随时可见的,我永远忘不

了,除非我死!” 

严慕飞道:“涵英,你我已算不得年轻人。” 

“是的。”卫涵英点头冷笑,道:“我是老了,绮年玉貌不再,我怎比得上……” 

严慕飞皱眉叫道:“涵英,有道是:‘得放手时便放手,得饶人处且侥人’,又道是:

‘能好休时便好休’,难道你……” 

卫涵英冷然说道:“难道我怎么?我可以放手,也可以饶人,可是谁还我不再的青春,

谁能洗刷我蒙受的难忍耻辱?” 

严慕飞猛然吸了一口气,道:“涵英,那么你说怎么办?” 

卫涵英道:“我不说过了么?除非你向我屈膝!” 

严慕飞双眉一扬,可是刹时间他又想起了公孙胜的话,他忍住了,又强忍住了,缓缓说

道:“涵英,难道没有第二个办法?” 

卫涵英道:“怎么,你那么了不起?向我屈膝不得?告诉你,这是我最大的让步,你天

大的便宜,你自己想想看是不是?” 

严慕飞微一点头,道:“也许是,涵英。” 

卫涵英道:“那么跪呀!只要你向我一屈膝……” 

严慕飞道:“涵英,只要你认为这样能还你已逝的青春,洗刷你所谓的耻辱,我可以向

你屈膝。” 

卫涵英微微一愕,道:“怎么?你愿意向我屈膝?” 

严慕飞一点头,道:“是的,涵英,只要你认为这样能还你已逝的青春,能洗刷你所谓

的耻辱,我愿意向你屈膝!” 

卫涵英美目一凝,还有点不甘意味地道:“我认为能!” 

严慕飞道:“那好,涵英,我答应向你屈膝,但不是如今!” 

卫涵英一怔说道:“不是如今,那你要等到什么时候?” 

严慕飞道:“等我找到太孙,辅他返朝登基之后。” 

卫涵英诧异地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等你找到太孙,辅他返朝登基之后?”

严慕飞道:“我如今身怀太祖遗诏!” 

卫涵英“哦!”地一声,淡然笑道:“原来如此,我还当如今你腿酸呢!那不要紧,把

太祖遗诏取出来,放在一旁,我等你片刻。” 

严慕飞摇头说道:“涵英,你明知道我不能那么做。” 

卫涵英道:“为什么不能,把太祖遗诏从杯里取出来,放在一旁,这不是轻而易举,举

手之劳么?” 

严慕飞道:“涵英,太祖遗诏重越万斤,不到我任务达成,太孙返朝登基,我不能轻易

把它取出来!” 

卫涵英道:“你这是非不能,实不为,对么?” 

严慕飞道:“不,涵英,你明白,我非是不为,实不能!” 

卫涵英冷笑说道:“总而言之一句话,你是不愿向我屈膝。” 

严慕飞道:“不,涵英,只要你认为我该那么做,我愿意,但我说过,那一定要等到我

任务达成,辅太孙返朝登基之后!” 

卫涵英冷冷一笑,道:“万一在你没找到太孙之前,你有所不幸呢?我那耻辱岂不是永

远无洗雪之日了么?你知道,以情势来说,这不是没有可能的!” 

严慕飞双眉微扬,道:“涵英,我不认为你是咒我,我承认你说的是事实。不错,以情

势来说,我随时有丧生捐躯的可能。可是,涵英,真要那样,你的气也该消了。” 

卫涵英娇靥色变,机伶一颤,突然失声喊道:“不,不,你不能,你……” 

刹时间转趋平静,她冷然摇头接道:“你不能死,我要亲眼看着你向我屈膝,然后我要

宣之天下,说功在国家,名在武林,人人尊仰,个个敬服的‘金陵王’九千岁,侠骨柔肠,

剑胆琴心,‘玉龙美豪客’严慕飞向我屈膝了。我要让天下人都知道。” 

严慕飞道:“涵英,只要你愿意,你可以这么做,我负你良多,该有所报偿。你自认我

辜负你的深情,使你年华虚度,蒙受羞辱,你也该这样对我,这或许是最公平,最合理的报

偿!” 

卫涵英道:“你以为我不会这么做么?” 

严慕飞知道该怎么说,他道:“我只认为你该这么做!” 

卫涵英道:“你以为我会不会这么做?” 

严慕飞慾避无从,但是他这么说:“涵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一章 妾心难忘薄幸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龙美豪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