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龙美豪客》

第二十二章 遍寻古迹处

作者:独孤红

严慕飞他折回来,路过辉县没进城,他找了个‘穷家帮’弟子打听了一下,使他安心的

是,锦衣卫果然没敢动马家五兄弟,同时,长孙森父女也已经平安抵达了辉县。 

另外,他又从‘穷家帮”弟子口中获得一个消息,所以他连夜赶到了洛阳。 

洛阳是中国历史上的六大古都之一,在河南当然是个大城镇,热闹繁华而拥挤。 

□   □   □ 

严慕飞进了洛阳城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夜幕低垂,华灯点点,人群熙来攘往,好不热

闹。 

在城门口,他找了个“穷家帮”的弟子,那个要饭花子是个既瘦又小的汉子,可是满脸

的机伶色,任何人一眼便能看出,他是个精明、机警、灵活而又能干的人。 

当严慕飞取出那块信符的时候,他一下子矮了半截,双膝落地,行了大礼,等他站起来

垂手恭谨立在面前,严慕飞开口说道:“我由辉县来……” 

瘦小花子道:“回严大侠,分舵已接获飞鸽传书。” 

严慕飞道:“那么我长话短说,听辉县贵帮弟子说,锦衣卫有批人,由辉县往洛阳来

了。” 

瘦小花子道:“回严大侠,是的,他们已经到了两天了。” 

严慕飞道:“到了两天了,可知道他们到洛阳来干什么?” 

瘦小花子摇头说道:“他们到了洛阳之后,一直按兵不动,既未惊动官府,也没有打扰

百姓,像是在等什么。” 

严慕飞道:“像是在等什么?以你看呢?” 

瘦小花子摇头说道:“我不知道,他们有点神秘莫测,分舵在他们住处附近派有几名弟

子监视,两天来也没有一点动静。” 

严慕飞沉吟了一下,道:“他们住在……” 

瘦小花子道:“在夹马营附近的东大寺里。” 

严慕飞道:“东大寺,那儿挺热闹么?” 

瘦小花子有点感慨地道:“那是在当年,东大寺缘结十方,香火挺盛,如今不行了,寺

里没有多少人去烧香,和尚们走的走,散的散,如今等于荒废没人了,跟白马寺差不多。”

严慕飞一点头,道:“谢谢你了,我这就去东大寺看看,贵分舵主处,请代我致个意,

来日有暇我再去拜谢!” 

瘦小花子道 “不敢,敝分舵主应该先来见严大侠!” 

严慕飞没多说,含笑转身而去。 

片刻之后,他到了夹马营附近的东大寺前。夹马营,是宋太祖赵匡胤的诞生之处。 

东大寺又叫迎恩寺,建于五代后唐,规模雄伟宏大,最盛的时候和尚上千。 

瘦小花子没说错,如今的东大寺的确是没落了,从寺前昏暗的灯光下,及寺前十几个小

吃摊子缝里看东大寺,它有点残破,寺里静悄悄的,没有钟鼓声,没有木鱼响,也没有那令

人闻之能尘念全消的梵呗。 

眼前的东大寺,只有一扇偏门开着,另外一扇偏门跟油漆剥落的正门,却紧紧地关闭着,

更见寺的冷清。 

严慕飞没看见四周有一个花子影,却瞧见近寺门处的一个小吃摊子上,坐着两个扎眼的

黑衣汉子。 

这两个,俱是一身寻常武林人物打扮,可是严慕飞一眼便看穿他俩是锦衣卫的高手。 

正观望间,忽听身后像有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叮!”地一声轻响,他回头一看,只

见身后地上有个铜钱,同时,他的眼角余光瞥见十多丈外街道拐弯处的暗角里,有条人影向

他招了招手。 

他明白了几分,当即弯腰拾起那枚铜钱走了过去。 

到了街道拐角中,一名中年花子恭谨地向他躬下身去:“‘穷家帮’洛阳分舵弟子成弼,

见过严大侠!”  

严慕飞微愕说道:“阁下知道我?” 

中年花子成弼恭声说道:“回严大侠,成弼是分舵派在这几监视东大寺的,刚接到分舵

中传话,说严大侠已往东大寺来了。” 

严慕飞笑道:“‘穷家帮’传递消息之快,令人叹服……” 

扬了扬手中那枚铜钱,道:“这枚铜钱是阁下扔的?” 

成弼赧然一笑,道:“您原谅,那边小吃摊上坐着两个锦衣卫的高手,所以我不敢露头,

也不敢上前见礼,只有出此下策!” 

严慕飞道:“阁下把我叫到这儿来有何原因?” 

中年花子成弼道:“一来怕严大侠不知他们有人混在小吃摊子上,他们个个眼光锐利,

能看破严大侠,二则我有消息禀报!” 

严慕飞道:“什么消息?阁下请说吧!” 

中年花子成弼道:“刚才他们有了动静。” 

严慕飞“哦!”地一声道:“什么动静?” 

中年花子成弼道:“他们有人进了东大寺!” 

严慕飞道:“是谁进了东大寺?” 

成弼摇头说道:“我不知道,这两个我也没见过!” 

严慕飞道:“那么,小吃摊上的那两个……” 

成弼道:“该是把风的,有他两个往那儿一坐,除了他们自己的人外,任何人也进不了

东大寺。” 

严慕飞点了点头,道:“你的意思是说,进去的那两个人,不是他们的一路人?” 

成弼摇头说道:“我看不像,进去的那两个,看身手不含糊,绝对是一流高手,比小吃

摊上那两个高明得多,神色倨傲,大有不可一世之慨!” 

严慕飞“哦!”地一声道:“那两个人多大年纪?” 

成弼道:“恐怕都在三十岁以上。” 

严慕飞道:“穿着怎么样?” 

成弼道:“很惹眼,两个人都是一身黄衣。” 

“黄衣?”严慕飞皱了皱眉,沉吟了一下,道:“那两个人进去多久了?” 

成弼道:“小吃摊上那两个之中的一个刚出来!” 

严慕飞凝目说道:“这话怎幺说?”  

成弼赧然一笑道:“您原谅,我没说清楚,是这样的,那两个穿黄衣的来了之后,由小

吃摊上那两个中的一个陪着进了东大寺。” 

严慕飞道:“我明白了,你是说,陪那两个进去的人刚出来?” 

成弼点头说道:“是的,是的,正是这意思!” 

严慕飞道:“这么说,那两个穿黄衣的进去之后尚未出来?” 

成弼道:“是的,严大侠,那两个是进去之后尚未出来!” 

严慕飞沉吟说道:“不知道他们是谁?是来干什么的,在里面要待多久?” 

目光一凝,接问道:“你是什么时候被派在这儿的?” 

成弼道:“他们一进东大寺我就来了!” 

严慕飞道:“你可知道住进寺里的都是些什么样的人?” 

成弼道:“有个年轻姑娘,一个穿锦袍的老头儿,另外还有几十个锦衣卫高手,一进去

就是两天没出来。” 

严慕飞道:“他们也没发现贵分舵的弟兄在四周监视?” 

成弼摇头说道:“大概没有,要不然他们早就有动静了!”   

严慕飞点了点头,道:“贵分舵不知道那两个穿黄衣的是那儿来的?” 

成弼摇头说道:“不知道,也许注意力全集中在锦衣卫身上,没留心他们!” 

严慕飞一点头道:“好,谢谢你了,你忙你的去吧!我在这儿等等他们……”   

成弼忽地凝注东大寺寺门,急道:“严大侠,快看,那两个出来了!” 

严慕飞忙转跟望去,只见东大寺那开着的偏门里,并肩走出两个身材魁伟的中牛黄衣汉

子,成弼没说错,果然是神情倨傲,一脸骠悍色。 

他还特意留心那两个黄衣汉子身后,却没见有人送。 

这时,小吃摊儿上那两个黑衣汉子也站了起来,向那两个黄衣汉子点头打招呼,脸上还

堆着笑。 

而那两个黄衣汉子却只冷漠地点了点头,脸上未见有丝毫笑意,好像根本没把那两个放

在眼里。 

严慕飞眉锋微皱,道:“成兄弟,你撤远些,这两个身手不弱,别让他们发现了你,由

我来跟他们两个。” 

成弼应了一声,轻捷如狸猫般贴着墙往一处胡同里扑去,转眼隐入了胡同中不见。 

这时,两名中年黄衣汉子并肩行走转向了东,严慕飞想了一想,迈步跟了过去,脚下故

意带出了声响。 

而这一着似乎没用,那两个连回头都没回头。 

严慕飞他不信没用,耐着性子跟了下去。 

一条街,两条街,这两个黄衣汉子专找辩静处走,越走越僻静,越走行人越少,严慕飞

明白,差不多了。 

刚拐出第二条街,前面那两个黄衣汉子霍然转过了身,严慕飞故作一惊,转身要跑,但

旋即他又停了一停,不但没跑反而迈步向前行去。 

那两个黄衣汉子没动静,分站在两旁,不言不动。 

近了,近了,眼看着严慕飞就要从他两个中间穿过去。 

突然,那两个各抬一手拦住了严慕飞。 

严慕飞一怔停步,看了看左右,讶然说道:“二位这是……” 

左边浓眉大眼黄衣汉子冷然说道:“问你,从东大寺跟到如今,你是什么意思?” 

严慕飞又复一愕,随即他笑道:“从东大寺跟到如今?二位怕是误会了。” 

浓眉大眼黄衣汉子道:“误会?你这种跟人的法子,未免太低劣了吧!” 

严慕飞道:“你这位说话……路是让人走的,难道这条路二位走得,我就走不得了?”

左边圆胖脸黄衣汉子突然冷笑说道:“会说话,大师兄,拿下他再说。” 

浓眉大眼黄衣汉子一摇头,道:“二师弟,慢点,先弄清楚他再说。” 

话锋微顿之后,他刚要接话,严慕飞抢了先:“听二位口音,好像不是这几省的人。”

浓眉大眼黄衣汉子道:“那不关你的事,说你自己!” 

严慕飞道:“我么,我是道地的本地人。” 

浓眉大眼黄衣汉子道:“跟我两个干什么?”  

严慕飞道:“我说过,我不是跟二位。” 

圆胖脸黄衣汉子冷笑说道:“大师兄,此人有一根诡舌跟一身硬骨头。” 

浓眉大眼黄衣汉子道:“二师弟,是你听我的,还是我听你的?” 

圆胖脸黄衣汉子道:“大师兄,我不敢!” 

浓眉大眼黄衣汉子目中寒芒逼视严慕飞道:“你别等我两个动手,我可以先告诉你,只

要我一动手,那可绝没有留情这一说,明白么?” 

说着,他恐吓地动了动那只毛茸茸、厚而大的右手。 

这一动不要紧,严慕飞忽地目光一凝,他凝目处,是浓眉大眼黄衣汉子的右衣衣袖口,

袖口处,绣着一朵金花。 

这两个人衣裳是黄的,那朵金花也是黄的,要不是他这一动,若非严慕飞有上好的目力,

还真难看出来。 

严慕飞心里马上明白了,这两个正是长孙森那义女长孙翠所说的‘金花门’人物,只是

不知道这两个是属于‘金花门”下的“六虎”呢?还是属于“十二狼’? 

他倏然而笑,道:“原来二位是‘金花门’中人。” 

两名黄衣汉子脸色一变,圆胖脸黄衣汉子道:“好眼力,你是……” 

严慕飞道:“我正在找贵门主,不想误打误撞,让我撞对了!”

圆胖脸黄衣汉子道:“我再问你一句,你是谁?” 

严慕飞道:“武林无名小卒,恐有污尊耳,不说也罢。” 

圆胖脸黄衣汉子双目一睁,道:“大师兄,不给他一点颜色瞧瞧,不知我们的厉害。”

浓眉大眼黄衣汉子道:“别失礼,既知‘金花门’,绝不是武林无名之辈……” 

转望严慕飞道:“你最好报个名号,说明找本门门主干什么?” 

严慕飞一摇头,道:“我没有名号,至于后者,二位是否能代贵门主做主?” 

浓眉大眼黄衣汉子道:“那要看是什么事了!” 

严慕飞道:“大事,恐怕二位做不了主。” 

浓眉大眼黄衣汉子道:“那也要看大到什么程度!” 

严慕飞淡然一笑,道:“二位属于‘六虎’,还是属于‘十二狼’?” 

浓眉大眼黄衣汉子双眉一轩道:“看来你对‘金花门’知道得颇为清楚,我两个属于

‘六虎’,我是老大,他是老二,还有四个在别的地方。” 

严慕飞道:“原来是‘六虎’中的老大跟老二,失敬,失敬。” 

微微一顿,接道:“二位是带我去见贵门主,抑或是我带二位去见贵门主?” 

浓眉大眼黄衣汉子微愕说道:“这话怎么说?” 

严慕飞道:“很简单,二位带我去见贵门主,彼此不伤和气。假如二位不肯带我去见贵

门主,我只好伤和气逼二位说出贵门主所在,然后逼二位前去了!” 

圆胖脸黄衣汉子目射凶芒,倏然笑道:“你想逼我两个?” 

严慕飞道:“假如二位不愿带我去,不妨试试看我做得到做不到!” 

圆胖脸黄衣汉子阴阴一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二章 遍寻古迹处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龙美豪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