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龙美豪客》

第二十三章 奇功折金蛊

作者:独孤红

这座陵园的中央地上,摆放着一张八宝软榻,软榻上,盘坐着一位身穿黄色宫装,云髻

高挽,体态娇美的人儿,她,一块轻纱覆面,令人难窥她的庐山真面目。 

不过,由她的美好体态及她那高贵的气质看,这位黄衣人儿定然是国色天香,还冷若冰

霜。 

软榻后,成半弧状地站着八名长发披散,掩去面貌的白袍怪人,个个身材瘦高,鬼气阴

森。 

另外,在软榻左前,垂手侍立着一位身材颀长,剑眉星目的俊美年轻人,他着一袭锦袍,

要不是他此时站在此地,谁都会说他定然是那家的贵介佳公子。 

在软榻右前,是三名燕瘦环肥不等,但都是人间绝色的白衣少女,仙露明珠,令人眼花

缭乱,难分轩轾。 

再前,是两名黄衣汉子跟十二名眉宇洋溢骠悍凶残色的中年黑衣汉子,个个目光锐利,

全是一流好手。 

严慕飞明白,那八宝软榻上的黄衣人儿,定然是金花门门主,威震苗疆,名慑中原的金

花姑。 

她身后那八名白袍怪人,是她的随身八侍。 

那锦袍俊美年轻人,跟那三名绝色少女,是金花门中的一龙跟“四凤”中的三位,龙凤

之称,名不虚传。 

那两名黄衣汉子,是金花六虎中的两名。 

那十二名黑衣汉子,该是金花十二狼。 

事实不错,那名黄衣汉子近前便向软榻上黄衣人儿恭谨异常地躬下身去,战战兢兢地道:

“启禀门主,在山顶上大呼小叫的,是个中原武林人物,他……他要弟子通报,他要见门

主!” 

软榻上黄衣人儿开了口,话声甜美动听,但却含着凛人的冰冷,令人有置身春冬交接之

际:“你四师弟呢?” 

黄衣汉子身形一震,低下了头,道:“回门主,弟子不敢隐瞒,四师弟被他制住了。”

此言一出,在场皆色变,黄衣人儿却量得极为平静,她皓腕轻抬,昏暗月色下看,那恍

若一节藕,一段玉。 

“噢!他能制住你四师弟?” 

黄衣汉子道:“回门主,是弟子照顾不周,据他说前往东大寺公干的大师兄跟二师兄也

在他掌握之中,而且二师兄放蛊求救时,血出蛊未出,有待门主教治。” 

听了这话,在场皆震动,就连黄衣人儿自己也不禁抖动了一下娇躯,而话声却仍是那么

平静,冰冷:“此人身手不弱,他是……” 

黄衣汉子道:“回门主,弟子问过他,他说见了门主之后再说。” 

黄衣人儿冷哼一声道:“你很会办事!” 

黄衣汉子头住下一低,道:“弟子知罪,愿领门规!” 

黄衣人儿冷然一摆手,道:“武学一道,半筹之差便受制于人,丝毫勉强不得,你大二

两位师兄尚且不免,何况你?此人现在何处?” 

黄衣汉子忙道:“谢门主恩典,此人仍在山顶,容弟子带路。” 

黄衣人儿突然冷笑说道:“不用了,人家已经跟在你后面到了!” 

在场的一龙、三凤、十二狼、三虎,俱都惊顾四周,四下搜索,唯独黄衣人儿把脸转向

了严慕飞的立身处。 

“阁下既然到了,何不请出来相见?似这般暗中跟人,鬼头鬼脑的行径,难道不怕辱没

中原武林的名望?” 

严慕飞没有再听下去,一笑接口说道:“岂敢因我一身而辱没了天下武林,蒙门主宠召,

我只有从命趋前拜见了。” 

话落,挟着那黄衣汉子洒脱地走了出去。 

他这一出现,三虎、八侍、十二狼,个个目射慑人狠毒怒芒,一龙与三凤则圆睁双目,

满脸惊讶色。 

黄衣人儿自己,两道寒芒直射轻纱之外,一闪而逝:“轩昂中原伟丈夫,是我生平首

见。” 

严慕飞淡然一笑,道:“门主夸奖了。” 

轻轻放下黄衣汉子,微拱双手,道:“见过门主。” 

黄衣人儿微颌螓首,算是答礼,道:“不敢,阁下是中原武林的哪一位?” 

严慕飞道“门主该先问问我的来意!” 

黄衣人儿微一点头,道:“也好,来人,看座!” 

话声方落,身后应声转出一名白袍怪人,双手捧着一只锦凳,跨前两步双手一抖,那只

锦凳脱手飞出,直向严慕飞当胸撞击。 

严慕飞视若无睹,含笑未动。 

而,眼看着那只锦凳便要撞上严慕飞胸腹,它忽地射势一顿,立即下沉,轻轻地落在严

慕飞面前。 

严慕飞微笑说道:“谢门主赐座,门主的待客之道颇为别致!”跨前一步坐了下去。 

一龙三凤等俱皆动容,转眼望向黄衣人儿。 

黄衣人儿平静地道:“我原知道阁下有一身高绝所学,倒让阁下见笑了!” 

严慕飞淡然笑道:“好说。” 

黄衣人儿道:“听说阁下制住了三名‘金花门’弟子?” 

严慕飞道:“事属万不得已,还要请门主原谅。” 

黄衣人儿微一摇头,道:“那是他们学艺不精,‘金花门’武学逊人,我不会怪任何

人!” 

严慕飞道:“门主这么说就让我不安了!” 

黄衣人儿道:“阁下制我弟子,又跑到北邙来有意地惊动我,想必有什么原因,否则本

门与阁下一无远怨,二无近仇……” 

严慕飞道:“我刚才说过,那是万不得已,还要祈请门主恕罪。” 

黄衣人儿道:“阁下别客气,请直说来意。” 

严慕飞道:“我的来意,是想向门主讨点东西!” 

黄衣人儿道:“阁下需要什么?” 

严慕飞道:“我想用贵门下三名弟子,换取门主一瓶解蛊葯。” 

黄衣人儿诧声说道:“阁下要解蛊葯物干什么?” 

严慕飞道:“自然是解蛊救人。” 

黄衣人儿道:“阁下要为谁解蛊?救谁?” 

严慕飞望了三凤一眼,道:“有位叫绿玉的姑娘,不知是否贵门中人?” 

三凤一怔,锦衣美少年突然惊喜叫道:“绿玉,她现在……” 

黄衣人儿轻哼了一声,锦衣美少年立即低头不语。 

严慕飞看在眼内,心中明白了几分,可是他奇怪,长孙森为什么没告诉他,没叮嘱过他

呢? 

只听黄衣人儿道:“阁下是说金花四凤中的绿玉?” 

严慕飞点头说道:“是的,门主。” 

黄衣人儿道:“她原是‘金花门’人,可是她如今已因叛门被逐出‘金花门’之外,算

不得我‘金花门’中人了。” 

严慕飞道:“我愿意告诉门主,我所以向门主索取解蛊葯物,就是为挽救绿玉姑娘的一

条性命!” 

黄衣人儿道:“我以为阁下已经听见了,她是我门中叛徒,已被逐出‘金花门’,算不

得‘金花门’门人了。” 

严慕飞道:“我听得很清楚,只是我不懂门主的意思。” 

黄衣人儿道:“阁下这是跟我装糊涂!” 

严慕飞淡然一笑,道:“那么,门主的意思该是不赐解盅葯物,要看着她在蛊毒的痛苦

煎熬下香消玉殒,芳魂断绝了?” 

黄衣人儿冷然说道:“‘金花门’门规如此,凡‘金花门’叛徒,个个都得受这惩罚!”

锦衣美少年霍然抬头转注,但当他一触及黄衣人儿那双透射出轻纱外的冷峻目光时,却

又低下了头。 

再看三凤,则脸色如常无动于衷。 

严慕飞淡然一笑,道:“门主真要这样做,恐怕牺牲的不只是一个绿玉姑娘。” 

黄衣人儿道:“阁下的意思是说,如果我不交解蛊毒葯给阁下,阁下就不交还我金花门

三名弟子,是么?” 

严慕飞含笑点头,道:“事实如此,我不愿否认。” 

黄衣人儿道:“阁下有几分把握?” 

严慕飞道:“我要是没有十成把握,我断然不会冒杀身之险为他人求葯。门主明智,以

为然否?再说。”微微一笑,接道“门主纵然能杀了我,六虎中的大二两位……” 

黄衣人儿道:“我不杀你,我要制住你,然后逼你交出我的三名弟子。” 

严慕飞笑道:“门主以为我会说么,愿先奉知门主,我不会屈于威武的,再说,我只消

支持片刻,六虎中那位老二……” 

黄衣人儿道:“我牺牲一名弟子,换取你跟绿玉两条命,该很划得来!” 

严慕飞道:“不错,门主,该是二对二!” 

黄衣人儿微微一愕,道:“二对二?为什么二对二?你是说还有‘六虎’中的老大,或

者是你要先向身边的哪个下手?” 

严慕飞摇头笑道:“六虎中的这两位都无关紧要,我的意思是说,门主若执意这么做,

只怕贵门中又要多一个叛徒!” 

黄衣人儿道:“你是说谁?” 

严慕飞笑道:“门主明白,何必故问?” 

黄衣人儿轻哼一声,转望锦衣美少年,道:“玉龙,你以为是你么?” 

锦衣美少年身形一震,道:“玉龙不敢!” 

黄衣人儿道:“你的意思是说,假如我不给解葯救绿玉,你不会叛我?” 

锦衣美少年猛然抬头,玉面煞白,星目赤红道:“弟子承认对四师妹有情,但门主待我

如亲子,恩德更深而厚,弟子只认为绿玉她叛门罪有应得!” 

黄衣人儿缓缓转向严慕飞,道:“阁下听见了?” 

严慕飞道:“我听得很清楚,且字字悉入耳中,只是我不懂。” 

黄衣人儿道:“阁下不懂什么?” 

严慕飞道:“我不懂门主刚愎自用,一意孤行,翻脸无情,如何能使门下心悦诚服,如

何能长久御众?” 

黄衣人儿目中犀利夺人,慑人魂魄的寒芒暴透轻纱,一袭黄色宫装也无风自动,而旋即,

她收敛得一如常人道:“你是敢当面骂我的第一人,你要知道我创立‘金花门’至今也不是

一天了,这多年来我的脾气一直这样!” 

严慕飞道:“是的,门主,但其间并没有绿玉姑娘这样所谓叛门的事情发生,这话明智

如门主者应该懂。” 

黄衣人儿道:“我懂,但他们在入门当初,人人都立有重誓……” 

严慕飞道:“一旦叛门时,就该领受惩罚?” 

黄衣人儿点头说道:“不错!” 

严慕飞道:“我想跟门主谈谈有关绿玉姑娘的叛门罪行……” 

黄衣人儿道:“你不必多说,‘金花门’门规森严。” 

严慕飞道:“门主以为绿玉姑娘触犯了哪一条门规?” 

黄衣人儿道:“她违抗本门主令谕,就是大罪一条!” 

严慕飞道:“我请教,她为什么违抗门主令谕?” 

黄衣人儿道:“这跟你无关。” 

严慕飞淡然一笑,道:“我听说门主待门人如亲人,恩德深厚,要不是万不得已,我不

以为绿玉姑娘会不听门主的话。” 

黄衣人儿道:“你听谁说我待人如亲人?” 

严慕飞道:“先是绿玉姑娘,继而是贵门下的一龙。” 

黄衣人儿冷笑说道:“绿玉?她会说我待她好?” 

严慕飞道:“事实上她深感门主隆恩,也视门主如亲人,临别时她一再叮嘱,要我不可

过份逼迫门主!” 

黄衣人儿冷笑说道:“你好大的口气,我谢谢她的好意!”   

严慕飞道:“那倒不必,只要门主能体谅她是为‘金花门’着想,为门主着想,我以为

也就够了。” 

黄衣人儿道:“这话怎么说?” 

严慕飞道:“在她心目中,门主是神而非人,也是位绝代红粉,巾帼奇女子,如今门主

一意孤行,率她们去对付一个不该对付的人,去做那不该做的事,她当然会不以为然。” 

黄衣人儿娇躯一震,道:“你何指?” 

严慕飞淡然一笑,道:“门主,朱棣以篡位立,严慕飞在天下武林人的心目中,还算得

一位英雄豪杰,还算看得起他。”   

黄衣人儿惊声说道:“这你……这是绿玉对你说的?” 

严慕飞道:“门主,若要人不知,除非已莫为,就算绿玉姑娘不说,日久之后,门主这

种作为又瞒得了谁?” 

黄衣人儿冷哼说道:“好贱人,她竟敢……该罪加一等,万死莫赎!我告诉你,我谁都

不瞒,我并不怕任何人知道!” 

严慕飞道:“这跟门主指有功者有罪一样,谁管得了门主?” 

黄衣人儿道:“你说绿玉对本门有功?” 

严慕飞道:“甚至可以说有恩。” 

黄衣人儿突然格格娇笑,但听来怕人,良久,良久,她方始敛住了笑声,望着严慕飞冰

冷说道:“随你怎么说吧!总之这是‘金花门’的事,我是门主,我有权生杀予夺,我看看

谁敢管?谁能管?” 

严慕飞道:“门主,飞鸟尽,良弓藏,门主逞一时之意气,做不该做之事,杀不该杀之

人,即便能成,门主又以为能得到什么?秘笈?中原武林?明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三章 奇功折金蛊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龙美豪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