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龙美豪客》

第二十四章 奇遇俏佳人

作者:独孤红

严慕飞当夜在洛阳一家客栈内歇息了一宿,第二天,他把一张纸条交给了‘穷家帮’洛

阳分舵,让洛阳分舵以最快的法子传递到辉县去。 

然后,他飘然而去,取道奔向湖北。 

他没有到东大寺去,因为他觉得那儿不值得他去。 

于是,他又走上了走过的路,往南阳去的路。 

由河南、南阳这条路入湖北,是要越过桐柏山的。 

这一天,当他到了桐柏山下的一个小镇的时候,暮色已然低垂,所以他预备在这小镇上

住一宵,第二天一早再行上路。 

小镇小地方,寻遍了整个镇,只有一家小客栈,而且这家设备简陋的小客栈,也只有那

么几间供住宿的客房,最那个的是只剩下了两间。 

严慕飞进了客栈,有一个人几乎跟他同时也进了这家客栈,那是位单身女客,她看上去

有近三十年纪,一身粗布衣裤,还用块青布包着一头秀发,脸上蛾眉淡扫,脂粉未施,但是,

严慕飞却禁不住向她多看了两眼。 

因为,这位单身女客虽然着一身粗布衣裙,却有着一种高雅不凡的气质,尤其她美,美

得跟“冰心玉女”卫涵英一般,春兰秋菊,令人难分轩轾,誉之为国色天香,毫不为过。 

人人好色,这地处偏僻的小镇上竟来了这么一位人物,怎不引人注目,又何止严慕飞情

不自禁地多看了两眼。 

她美,但有点冰霜般冷,是故,除了严慕飞这位当世称最的人物外,没人敢再多看她第

三眼。 

当严慕飞跟伙计说话的时候,她就站在严慕飞的背后,似乎在等严慕飞跟这客栈中的伙

计说完后她再说。 

严慕飞要间客房,伙计他令人好笑地自作聪明,笑嘻嘻地道:“二位住同一间够是够,

只是小店太委屈二位了!” 

严慕飞一怔,随即会过意来,忙道:“伙计,你误会了,我跟这位姑娘不是一路。” 

他用眼角余光瞥了她一眼,她很泰然,脸上没有表情,一点羞怯的样子也没有,这胸襟,

这气度就不凡。 

伙计却红了脸,窘迫地笑道:“噢,噢,对不起,对不起,我还当二位是……二位是……

真是胡说八道,该打嘴,该打嘴,其实……” 

嘿嘿一笑,接道:“小地方从没有见过二位这样的人物,一下子来了两位,又是同时进

门,所以,所以,嘿嘿。” 

她突然开了口,话声很平淡:“请问,你客房要好了么?” 

严慕飞一听人家是跟自己说话,忙回身说道:“要好了,要好了!” 

她的话声甜美,出奇的甜美,也许是过于悦耳的缘故吧,竟使严慕飞觉得有耳熟之感。

他让开了,她走前了一步,道:“伙计,我也要一间客房。” 

伙计忙道:“有,有,还有一间,还有一间,只是也嫌小了些。” 

这个做生意的难得老实,他该是最老实的生意人。 

她淡淡说道:“不要紧,我只住一宿,可以凑合。” 

伙计忙点头说道:“是,是,是,二位请一起跟我来吧!” 

说着,他拿着钥匙出了柜台往后走去。 

严慕飞跟他并肩走在伙计身后,可是谁也没看谁,谁也没跟谁说话。本来嘛,谁也不认

识谁。 

严慕飞不便向个单身女客搭讪。 

她更不能主动地跟个男人说话。 

进了滴水檐下,伙计到了紧陪壁的两间客房前,回身笑道:“二位,就剩这么两间了,

这位爷在左边一间,这位……姑娘在右边这间,让我给二位开门。” 

说着,他转过身去开了门。 

门是开了,可是伙计不知道侍候那位好,他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正在作难。 

严慕飞已然含笑说道:“伙计,你照顾这位姑娘,我自己照顾自己好了,房里有灯么?”

伙计连声称谢地道:“有,有,油灯就在桌上,要是没有油,请只管招呼,我马上过来

添,我马上过来添。” 

于是,他陪着她进了另一间,严慕飞则自己进了自己的那间。进了屋,他掩上门,点上

灯,抬眼一看,不禁皱了皱眉锋。 

他自信随和,也最能凑合,可是眼前这间客房的确是太槽了,土炕上铺着草席,一床有

补钉的被子,后窗破了大洞没补,一张桌子,一盏油灯,一张椅子,除此别无长物。更糟的

是把他跟她分开的那土墙上,有个碗口般大小破洞,高与胸前,只稍微一低头,那边能看见

这边,这边也能看见那边。 

这时候,隔壁传来了她的话声:“伙计,找块东西把墙上的洞堵上。” 

伙计一连应了好几个是。 

她又道:“再替我打盆水就行了,没事了,你走吧!” 

伙计答应着走了,他绕了过来推开门,探进头道:“客官,你要点什么?” 

严慕飞道:“我什么都不要,只找块东西把墙上的洞堵起来就行了!” 

伙计陪上一脸窘笑走了。 

没一会,他端着一盆水走进了隔壁,不知道哪儿找来一大堆破布,要堵洞的时候他还在

破洞处露出一张脸招呼严慕飞说话。 

“客官,您请帮个忙,用手抵一抵,要不然我用的劲儿大了,布就从那边掉下去了。 

严慕飞没奈何,只得遵命照办。 

忙了一阵子后,伙计走了,临走还说夜里有什么事尽管叫他,他就睡在前面屋里,一喊

就来。 

初更,二更,严慕飞坐在灯下直皱眉,听听隔壁,没动静,只有远处传来几声犬吠,为

这地处偏僻的小镇静夜添了一点生气。 

快三更的时候,严慕飞在没奈何的情形下,只有熄灯和衣上了炕,好在不是大冷天,那

床被子可以原封不动地“供”在那儿。 

可是,他刚熄灯躺下,还没有合眼,隔壁传来她一声惊叫,夜静时分,听来分外刺耳,

破洞上只有那么一堆破布,听来也份外清晰。 

严慕飞迟疑了一下,翻身下炕,开了门到了隔壁门前,好得很,前面一阵阵鼾声,敢情

那伙计早睡着了,而且睡得像猪,看样子炮轰也轰不醒。 

严慕飞轻咳一声开了口:“姑娘,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么?” 

房里,她带着惊怕地道:“请,请进来一下……” 

严慕飞抬手推门,推不开,门由里面闩上了,当即他道:“姑娘,请开开门。” 

她在房里说道:“我……我过不去,不敢过去!” 

严慕飞不知道里面到底出了什么事,使这位美娇娘吓成这个样子,他眉锋微皱,迟疑了

一下,微用真力震断了门闩,推门走了进去。 

一声惊呼:“留神,脚下!” 

严慕飞忙收势下看,他眉锋一皱,旋即失笑,地上一物蠕蠕而动,不是别的,是只蝎子

而已。 

他抬脚过去踩死了那只蝎子,抬眼再看,又复一怔。 

她坐在桌前,桌上的灯还亮着,只是快没灯油了,白着一张风华绝代、国色天香的娇靥,

望着地上那只死蝎子,余悸犹存,楚楚可怜。 

严慕飞没往里走,含笑说道:“姑娘还没睡?” 

她皱了皱眉,指了指土炕,道:“我……我睡不惯,本想趴在桌子上将就一夜,谁知道

这只蝎子从房梁掉到了我头上,吓死我了!” 

严慕飞道:“这是河南一带常见的毒物,只要不碰它……” 

她道:“瞧见它就害怕,谁还敢碰它!” 

不错,严慕飞忍不住笑了。 

她像突然想起了什么,忙站了起来,道:“我还没有致谢。” 

严慕飞道:“别客气,出门在外就得互相照顾,举手投足之劳又算得了什么,姑娘请安

歇。” 

她忙道:“请进来坐坐吧!” 

严慕飞迟疑了一下,道:“夜已深,怎好打扰?” 

她道:“不要紧,我是没一点睡意了,反正我也不打算睡。” 

她可没问人家睡不睡,严慕飞明白,她是怕,倒不是怕别的,而是怕再来那么一两只蝎

子。 

可是,他能陪她在灯下聊一夜么? 

严慕飞望了望桌上油灯,道:“姑娘这盏灯灯油不多了,恐怕点不了多久……” 

她道:“我去叫伙计来添灯油!” 

说着,她要站起来。 

严慕飞道:“我看不必了,我房里那盏灯灯油还多,这盏灯灯油点完之后,我把我房里

那盏拿过来就行了!” 

她抬眼凝注,道:“那么,你用什么?” 

严慕飞笑了笑,道:“我不怕黑,也用不着它。” 

她坐着没再动,迟疑了一下,道:“你……打算陪我聊到天亮?” 

严慕飞他好怎么说?只好这么说:“只要姑娘认为方便。” 

她嫣然一笑,道:“该没什么不方便的,我这个女儿家跟别个女儿家稍有不同,我并不

怕什么闲言闲语,再说,只要心地光明,问心无愧,又怕什么?” 

严慕飞淡然一笑,道:“姑娘高见!” 

她沉默了一下,抬眼凝注,那双美目清澈而深邃,道:“我还没有请教尊讳。” 

“不敢!”严慕飞道:“我姓严,叫严慕飞。” 

她“哦!”地一声道:“原来是严相公,我姓金,名字俗得很,叫玉琼。” 

严慕飞道:“是金姑娘,金姑娘是……” 

金玉琼道:“我家住河北保定,先祖在保定做过文牍,家父自幼好武,如今在保定一家

大户任护院。” 

严慕飞道:“姑娘家学渊源,想必文武双全。” 

金玉琼道:“见笑了,我是文不能握管,武不足防身,要不然我不会见一只蝎子都怕得

要命!” 

严慕飞道:“姑娘忒谦。” 

金玉琼道:“我说的是实话。” 

严慕飞道:“看姑娘敢单身出远门,所学定然……” 

金玉琼微微摇头,含笑说道:“这跟所学没关系,我是不得不只身出远门,家父前不久

接获家姑来信,说她病了,家里乏人照顾,家父居于人下,无法分身,所以只有让我跑一趟

了。” 

严慕飞道:“那么姑娘是要往何处?” 

金玉琼道:“严相公呢?” 

严慕飞道:“我要往湖北去。” 

金玉琼两眼一亮,笑道:“那真是巧极了,我也要往湖北去,家姑就住在湖北,彼此路

上正好做个伴儿,我就更不怕了。” 

严慕飞笑了笑,道:“能得姑娘邀我为伴,是我的荣幸!” 

金玉琼微笑说道:“严相公别客气,今后一路上我还要仰仗照顾。” 

严慕飞道:“有道是:‘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又道是:‘在家干日好,出门一

时难’,出门在外,都该彼此有个照应。” 

金玉琼点了点头,道: 谢谢严相公,你那句‘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时难’,真引起了

我万般的感慨,我从来没出过远门,在保定的时候,更难得出家门一步,谁会料到,如今只

身一跑跑这么远,我可是真尝着出门在外的辛酸艰苦了,不过我自己也高兴出来走走,固然,

姑娘家都应该深藏绣楼之内,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很难得会有机会出来跑跑,一来可以到

处看看,二来也可以增长点见闻。” 

严慕飞点头说道:“姑娘确是高见。”

金玉琼道:“严大侠别见笑。” 

严慕飞道:“对姑娘这位女中丈夫,巾帼英雌,我只感佩服!” 

金玉琼道:“严相公谬奖,这趟往湖北是……” 

严慕飞道:“赶去赴一个朋友之约。” 

金玉琼哦地一声道:“看来是真赴朋友之约,严相公也会武么?” 

严慕飞笑道:“我是读书不成,学剑又不成,结果两无所成。” 

金玉琼惊喜地拍手笑道:“那真是好极了,看来严相公也会武,我就更不怕了。” 

接下去,谈的是一些无关痛痒的事,其间,严慕飞当真回到自己房里,把油灯拿了过来

借予姑娘用。 

金玉琼人长得美,又给了人很好的印象,再加上她柔声柔气,谈吐不俗,越发地令人生

了好感。 

这一夜欢谈,彼此已经很热了,对这位萍水相逢的美娇娘,严慕飞也了解了不少。 

他只有一个感觉,这位萍水相逢的美娇娘,人美,才颇高,落落大方,毫无一点小家子

气,而且性情异常地温柔。按说,温柔该是每一个女儿家与生俱来的天性,但是他直觉地感

到,眼前这位温柔得出奇,较每一个女儿家都有过之,跟她在一起,能令人永远陶醉在她的

温柔中。 

鸡啼,曙色透,天亮了,望着桌上光亮微弱的油灯,两个人哑然失笑,毫无倦意。 

金玉琼美目盼注,温柔地问道:“累不累?” 

严慕飞微一摇头,笑道:“惯了,倒不觉什么,只是姑娘……” 

金玉琼含笑摇头,道:“我除了不安之外,别的没感到什么!” 

严慕飞笑了,没说话。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四章 奇遇俏佳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龙美豪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