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龙美豪客》

第二十五章 不平凡的姻缘

作者:独孤红

严慕飞拥着她进了一个小镇,这个小镇跟桐柏山那边的那个一样,也是地处偏僻,可是

比那一个热闹。 

在街上行人的注目下,严慕飞扶着金玉琼进了一家名唤“丰盛”的客栈,一名店伙殷勤

地迎了上来。 

“客官是要住店还是用饭?” 

严慕飞道:“快给我找一间干净上房!” 

伙计连忙点头答应,带着严慕飞往后院行去。 

走了两步,伙计回过头来问道:“客官,夫人是……” 

严慕飞没理会那么多,道:“在路上受了点风寒,病了!” 

金玉琼也没有解释。 

伙引忙道:“小镇上有好大夫,要不要去……” 

严慕飞道:“等一下再说吧!” 

伙计应了两声是,没再多说,到了一间上房前,伙计很快地开了门,点上灯,不错,这

家客栈比昨晚的那一家高明得多,窗明几净,连被褥都是八成新,冼干净的。 

严慕飞把金玉琼扶到床上,然后转过身来,向伙计要纸笔,伙计匆忙地去拿了。 

床上金玉琼吁了一口气:“可到了!” 

严慕飞道:“现在觉得怎么样?” 

金玉琼皱着黛眉道:“好难受!” 

严慕飞点了点头,道:“风寒不算大病,可是难受起来能要人的命。这家客栈高明得多,

也绝不会再有蝎子,你可以放心安睡一夜了。” 

金玉琼美目一睁,道:“你要……” 

严慕飞道:“待会儿吃过葯后,好好管睡你的,别管我!” 

金玉琼讶然说道:“吃葯?难道你刚才……” 

严慕飞笑了笑道:“你以为我找伙计要纸笔干什么?” 

金玉琼道:“你还会看病?” 

步履响动,伙计捧着纸跟笔走了进来。严慕飞接过来抽笔濡墨,笔走龙蛇,一挥而就,

然后他把它递给伙计道:“这是葯方,麻烦一趟,照方抓葯,回来煎好了再送上来。” 

伙计接过来一看直了眼,惊叫说道:“我的妈呀,客官,你这笔字不知要比我们镇上的

老头子要好多少呢……” 

趁他说话,严慕飞又递给他一块银子,道:“剩下的你留下吧,算我送给你买酒喝好

了。” 

伙计直道谢谢声中嘿嘿笑道:“原来客官自己就是大夫,那还有什么要紧,尊夫人包管

一帖就好,包管一帖就好。” 

他走了,严慕飞摇了头,回身望望金玉琼。 

金玉琼的娇靥有点酡红,可是她还这么说:“我没想到你还通歧黄!” 

严慕飞道:“我懂的不少,可是样样谈不上精。” 

金玉琼微微一笑道:“又跟我谦虚了。” 

严慕飞淡然一笑,没说话。 

金玉琼道:“如今,我越发地对自己的眼力有自信了。”   

严慕飞仍未说话。   

金玉琼笑容微敛,道:“你不打算再找一间?” 

严慕飞道:“不一定,看情形再说。” 

金玉琼道:“你要是再熬一夜,我的心里会更不安。”   

严慕飞道:“金姑娘,假如你是我,你怎么办?” 

金玉琼微微一笑道:“男女有别,我会再找一间。” 

严慕飞笑了,道:“那么,姑娘是天下第一忍人。” 

金玉琼笑意更浓,美目凝注,道:“为什么你要对我这样?” 

严慕飞一接触到那双目光,心头立即为之一震,他忙将自己的目光移向一旁,淡淡说道:

“不是对姑娘你,而是对我一个在患难中的旅途之伴。” 

金玉琼道:“你的意思是说,换个别人,你也一样这般待他?” 

严慕飞点头说道:“是的,姑娘。” 

金玉琼道:“你可知道,你令我敬佩?” 

严慕飞笑道:“姑娘言重了!” 

金玉琼道:“我说的是心里的话,一日夜的相处,我对你已了解了不少。” 

严慕飞目光一凝,道:“姑娘的意思好像以前就……” 

金玉琼展颜一笑,道:“在初见面时我对你一无所知,我不妨告诉你,我自离开家门起,

对每个人都怀了戒心。” 

严慕飞笑道:“姑娘,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这是对的。” 

金玉琼道:“可是防你那显得太多余,也令我自己羞愧。” 

严慕飞道:“相识不过一日夜,姑娘还是防着些好。” 

“不。”金玉琼摇头道:“假如我有心防你,白天一路之上我就不会……”娇靥一红,

住口不言。 

严慕飞心头为之一阵猛跳,忙道:“姑娘,要喝点水么?” 

金玉琼微闭着美目摇了摇头,旋即睁开美目,道:“你我这样相识,我认为是很不平凡

的因缘。” 

严慕飞道:“等姑娘病好,你东我西,希望在今后这一生中,能留有这么一段美好的回

忆。” 

金玉琼道:“在一个女儿家来说,就不仅仅是回忆了。” 

严慕飞心头又一震,他没接口。 

金玉琼淡然一笑,又道:“你想,你我素昧平生,萍水相逢一日夜,你陪我灯下枯坐一

夜,更拥着我走了一天,我还穿过你的衣裳,一旦我病好之后,你东我西,你说,这叫什

么?” 

严慕飞心头又是一阵震颤,道:“事非得已,有些事不能过于拘泥,我希望姑娘不要耿

耿于怀。” 

金玉琼微微摇了摇头,道:“恐怕我做不到。” 

天知道,严慕飞他又怎么做得到,固然,他不是那种见一个爱一个的人,但眼前这一位

不平凡,这一段也不平凡,他又怎能忘怀。 

他沉默了,没有说话。 

金玉琼道:“甚至于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严慕飞道:“姑娘,我希望……” 

金玉琼道:“你希望如何?假如你是我,你会怎么样?” 

严慕飞又默然了。 

金玉琼道:“我愿意告诉你,我是个自视很高的女儿家,所以我今年近三十了,却仍然

待在家里,可是你……这一半要委诸于一个缘宇,另一半该是你的一切让我……” 

她改了口,接道:“这些话,也许我不该说,可是事实上我不能不说,我不知道该怎么

办?我真不知道,我不知是该让它留待他年回忆呢,还是该……该……” 

美目一闭,她住口不言。   

严慕飞可真作难了,他又一次碰上棘手的事,如今发生在眼前的,他早就想到了,可是

在这以前的情势,容不得他有别种选择。   

他扪心自问,无可讳言地,对眼前这位,他动了情,假如说—旦离别,那能使他黯然魂

销。 

他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轻易地动了情,可是他明白,眼前这位是位不可多得的奇女子,

跟卫涵英一样,令他难分轩轾。假如这时候让他衡量两个人的轻重,他会毫不犹豫地说出四

个字:半斤八两。 

他觉得这份感情太快了,太快了些,几乎让他自己都不敢相信它的真实,而事实上,这

位美而奇的人儿正闭着—双美目躺在眼前,一日夜来的情景也历历在目。 

假如她是个平凡的女子还好,可是她不平凡,就因为她不平凡,所以这一段也就不平凡

了,既然是不平凡的一段,似乎应该加以珍惜。 

假如他招手一下把它抹煞了,那未免太狠心了!他才是天地间的第一等忍人! 

可是假如他现在点了头,那有点近乎荒唐,他何以对卫涵英?假如她不点头,他又何以

对眼前这位人儿? 

难,难,难。 

想了半天,他才好不容易想出这么一句:“姑娘,我跟你一样,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金玉琼一下睁开了美目,她凝视着严慕飞,让人说不出她那目光中都包含着些什么,可

是她没有说话。 

良久,才听她叹了口气道:“你是个男人家,总该拿个主意呀!” 

严慕飞苦笑摇头,道:“姑娘,我心里乱得很。” 

金玉琼美目轻注,道:“为什么乱?” 

严慕飞摇了摇头,道:“谁知道?” 

金玉琼道:“我也是,恐怕比你还乱。” 

严慕飞没有说话。 

金玉琼一叹又道:“李后主有句词儿:‘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番滋味在心

头。’如今我在病中,还不知道要病多久,所以我并没有感到离愁,可是那另—个愁字令

人……怎生了得。” 

严慕飞心弦为之颤抖,道:“姑娘,病躯虚弱,你劳累了一天,该歇歇了!” 

金玉琼美目一闭,摇了摇头道:“我是有点累,但还不至于累得没力气说话,你的意思

我明白,可是我也希望你明白一点,有些事是逃避不了的。” 

严慕飞心头一震,道:“姑娘……” 

金玉琼美目一睁,淡然而笑,道:“再说,我葯还没喝呢,能歇息么?” 

严慕飞道:“那倒不要紧,姑娘尽管闭目养神,如果睡着了,到时候我会叫醒姑娘的。”

金玉琼摇头说道:“不,我不能睡,我睡不着,恐怕今夜要辗转反侧难成眠,两眼圆睁

到天明。相信你也是一样,我心里乱得很,要不把它说出来,只怕今后……” 

住口不言。 

严慕飞道:“姑娘,理了它会更乱的,不理也罢!” 

金玉琼道:“那怎么行,难道你要我这辈子……”倏又闭上了口。 

严慕飞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金玉琼美目一凝,又道:“恐怕你这时候一定在这么想,没想到好心却惹来了这大麻烦

跟烦恼,早知道这样说什么也不……” 

严慕飞忙道:“姑娘,我没有这种想法!” 

金玉琼道:“那你为什么叹气呀!” 

严慕飞摇头苦笑,道:“姑娘,处在这种情形下,任何人都难免叹气的。” 

金玉琼道:“你仍是不知这该怎么办?” 

严慕飞道:“是的,姑娘。” 

金玉琼道:“你呀,亏你还是个男人家呢,原先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可是我刚才仔细

想想,觉得我只有一条路,没有别的选择,所以我现在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 

严慕飞轻轻地“哦!”了一声。 

金玉琼缓缓垂下螓首,道:“我是个女儿家,虽然年纪大了些,但至今仍是个姑娘家,

我跟你在一间房里独处过一夜,也倒在你怀里走了大半天路,更穿过你的衣裳,你说,我还

能怎么办?” 

严慕飞苦笑说道:“姑娘,难道你不觉得这有点……” 

金玉琼截口说道:“我知道,这近乎荒唐,也过于草率,你我萍水相逢,认识也不过一

日夜,可是我能有别的选择么?你说?” 

严慕飞没有说,他能说些什么,事实上人家说得不错,人家确是别无选择,尽管事出无

奈,情景特殊,可是人家毕竟是位姑娘家啊! 

金玉琼又道:“也许……这是缘,这就是缘份,我跟你有缘是天意。” 

严慕飞道: “姑娘。” 

金玉琼抬起了头,美目凝注,那柔光,那深情便是铁石人儿也难以抗拒,她轻轻说道:

“你听我说,我只有这种选择,也心意已决,至于你……那要看你怎么办了。你要我,我就

跟你,你要是不要我,我也有自己该走的路,我只等你一句话了!” 

严慕飞暗暗叫苦,他简直是难到了极点,迟疑了半晌,方始一整神色说道:“姑娘,面

对你跟你这份情意,我假如说声不要,那是违心之论,自欺欺人……” 

金玉琼美目一睁,惊喜地道:“你……你的意思是说,你愿意要我?” 

严慕飞道: “容我告诉姑娘一件事后,再请姑娘做决定!” 

金玉琼讶然说道:“要我做决定?我已经……” 

严慕飞道:“请姑娘听过这件事,再经三思之后再说!” 

金玉琼诧异地望着他道:“那,你说吧,我听着呢!” 

严慕飞沉默了一下,道:“姑娘,我曾经说跟个朋友在赤壁有约……” 

金玉琼道:“这我知道,怎么样?” 

严慕飞道:“她跟姑娘一样,也是个姑娘家。” 

金玉琼“哦!”地一声道:“原来她……她也是个姑娘家。” 

一顿,接问道:“是个姑娘家又怎么样呀?” 

严慕飞道:“她是我的红粉知己,跟我有同心之盟!” 

金玉琼又“哦!”地一声道:“我明白了,你是告诉我你已经有了一个了,是么?” 

严慕飞微微皱了皱眉,点头说道:“是的,姑娘!” 

金玉琼道:“她,她是个怎么样的人?” 

严慕飞道:“她是个武林奇女子,绝代红粉,巾帼奇英……” 

金玉琼道:“噢?原来也是个……你跟她认识多久了?” 

严慕飞道:“姑娘,屈指算算,恐怕有十几年了。” 

金玉琼一声轻呼道:“这么久了,你跟她还没有……还没有成亲?” 

严慕飞道:“还没有,姑娘。” 

金玉琼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五章 不平凡的姻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龙美豪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