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龙美豪客》

第二十六章 心碎肠断在赤壁

作者:独孤红

湖北境内多湖泊,陆路不如水路快,这一天两人从云梦雇船,放舟直驶嘉鱼县。 

舟行平稳,长江沿岸风景如画,风光异于他地。他两个人并肩坐在船头上,一路指点谈

笑,简直地只羡鸳鸯不羡仙。 

船到赤壁的时候是在夜里,这一夜有月,晴空万里无云,衬托得那轮明月份外皎洁,使

得赤壁的夜色也特别的美,特别的宁静。 

真的,除了浪花拍岸“叭!”“叭!”有声外,别的再也难听得一点声息。 

这一带岗峦起伏,连绵如亘,此时此地,看得严慕飞站在船头直皱眉。 

金玉琼在船到亦壁的一刹那间,脸上也没了欢笑,反之,她的神色显得有点凝重。这时

候,她低声问道:“慕飞,怎么,有什么不对么?” 

严慕飞微一摇头,道:“没什么,现在是夜里,这时候她该不会在赤壁,要见她恐怕要

等到明天。” 

金玉琼道:“迟早总是要见的……慕飞,咱们怎么办?是上岸还是……” 

严慕飞道:“此地离嘉鱼不近,附近恐怕没有什么城镇,村落,不如在船上过一宿,等

天明后再去。” 

金玉琼道:“不,慕飞,我认为咱们该舍船上岸各处看看去,也许她就在赤壁日夜等候

着你,白日太阳晒,晚上露水寒,咱们既然到了,怎好再待在船上?” 

严慕飞道:“你以为她夜里也会在这儿?” 

金玉琼道:“难道没这可能么?” 

严慕飞沉吟了一下,点头说道:“也好!” 

于是,两个人付了船资,舍舟,上了岸。 

这一带不是渡头,也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一眼看上去全是起伏的岗峦,月色下黑黝黝

的,根本看不见一个人影,严慕飞皱着眉锋四下望去之后,道:“玉琼,居高临下找人方便

些,咱们到赤壁之上去。” 

所谓亦壁之上,只是耸立于江岸的一块如削刻壁的顶端,那峭壁上写着两个大字:赤壁。

两个人一路攀登,沿途宿鸟惊飞,夜枭悲啼,片刻之后登上了赤壁顶端。 

这儿,是一片空址,等于临江的一处断崖,在近崖边处,有一座油漆斑剥,颇为残破的

小亭,别的什么东西也没有,金玉琼当即笑指小亭道:“慕飞,你看,假如在那儿过一夜,

不比在船上美得多么?” 

她衣袂飘飘,云鬓飞舞,美姿若仙,想想一路之上的情景,再想想不久之后那尚难预卜

的情形,严慕飞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感受,他点了点头,没说话。 

在这一刹那间,金玉琼却显得意兴飞扬,她笑着道:“亭中小坐,明月当头,面对浪花

淘尽英雄的滚滚长江东逝水,跟那昔日鏖兵,火烧连环的赤壁,此情此景,人生能有几回,

委实应该珍惜,走,慕飞,咱们亭里坐去!” 

拉着严慕飞往小亭行去。 

严慕飞的心情却大不如她,反而觉得更沉重,当然,他不便过于显露,那会感染她的。

小亭中坐定,金玉琼娇躯斜倚,半靠在那油漆剥落的栏杆上,手整零乱云鬓,风姿撩人,

她含笑说道:“慕飞,你看,月色之下……” 

一眼瞥见严慕飞那凝重的神情,一愕改口说道:“慕飞,你怎么了?” 

严慕飞忙强笑摇头,道:“没什么……” 

金玉琼皓腕垂下,美目凝注,缓缓说道:“慕飞,有什么心事别瞒我,要知道,我是你

的……告诉我,慕飞,我愿意替你分担!” 

伊人情重,严慕飞何忍再瞒,他只得说道:“玉琼,你明白近乡情怯这句话?” 

全玉琼微颔螓首,道:“我懂。” 

严慕飞道:“我现在的心情就跟这差不多,不瞒你说,一路上我很泰然,那是你暂时使

我把它忘了,可是如今已经到了赤壁……” 

金玉琼截口说道:“我明白,慕飞,你是担心那难以预卜的结果?” 

严慕飞点了点头,道:“是的,玉琼!” 

金玉琼微微一笑,笑得凄婉动人,道:“慕飞,只要你这担心,不管事能否成,我都知

足了,因为你能担心足证你是爱我的,慕飞……” 

她吁了一口气,摇头说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万事冥冥早订,是丝毫勉强不得的,

这件事如果能成,那是你我有缘,否则就是你我没缘,哪能勉强呢?任天意安排,慕飞,看

开些,这辈子不成,我还有下辈子,甚至于生生世世……” 

严慕飞激动地叫道:“玉琼……” 

“慕飞!”金玉琼截口说道:“东海水曾闻无定波,世事何须扼腕,北邙山未曾留闲地,

人生且自舒眉,慕飞,且自舒眉,莫辜负这良辰美景,大好月色,跟我共赏这一带好画江

山。” 

严慕飞微一摇头,道:“玉琼,我不信你能平静……” 

金玉琼凄婉一笑道:“万般皆天定,半点不由人,你我有缘,不必愁,也无须强求,你

我没缘,愁也没有用,也强求不得,能想到这些,何如把心情放平静些!” 

严慕飞苦笑说道:“玉琼,强自平静的心情最为难受,不如顺其自然!” 

金玉琼道:“慕飞,我敢说我对你的情,远比你对我的情为浓,因为深闺女儿家不轻易

动情,尤其像我这么一个女儿家,一旦动了情,那就是整颗儿的心,毫无保留,我把心跟人

都给了你,今生今世再不作他想,从那一刻起,我就把你当成了自己的夫婿,把你当成了终

身的依靠,当然,我希望这是长久的,更希望这是生生世世的。 

可是天心过薄,天意要它短暂,那也是人力无可挽救的,慕飞,事万一不成,我有自己

的去处,我不必死,但可以青灯古佛了此生。” 

严慕飞激动而悲苦地道:“玉琼,不要再说了……” 

金玉琼道:“慕飞,别这样,为人要勇敢地面对现实,尤其是你,顶天立地的奇男子,

傲视寰宇的大丈夫,更应该挺起胸来面对一切,你有一颗铁心,是不?” 

严慕飞苦笑说道:“玉琼,如面对千万铁骑,或面临天下武林,我能毫无惧色悔意,而

事关一个情字却使我……” 

金玉琼道:“慕飞,我试问,你这样与事何补,我不说了么,能成不必如此,不能成,

忧愁也没用!” 

严慕飞摇头一叹,半晌始道:“好吧,玉琼,我且舒眉宽心,不辜负这良辰美只,大好

月色,与你共赏这一带如画江山……” 

金玉琼嫣然甜笑,道:“这才是我的……” 

娇靥一红,随把目光转向亭外那茫茫夜色。 

严慕飞也要往外看,但当他抬起头来要往远处看时,他的眼角余光瞥见亭外十余丈处站

着一个黑影。 

那黑影,风姿绰约,无限美好。 

他心里一震,忙凝目望去,那黑影,正是卫涵英,她一双美目紧紧地凝望着亭里,一动

不动。 

严慕飞脱口唤了声:“涵英!” 

忙站了起来。 

这一声惊动了金玉琼,她霍地转过娇躯,只一眼,美目中倏现异采,只听她喃喃说道:

“她好美,不愧称‘冰心玉女’……” 

卫涵英像没听见严慕飞的呼唤,她没动,而及至严慕飞定过神来,发觉自己该迎出去,

脚下才动的时候,她却突然迈动凌波步,袅袅行了过来。 

严慕飞仍迎了出去,在亭外,他跟卫涵英会了面,卫涵英娇靥上的神色更憔悴了,这,

使得严慕飞又一阵愧疚。 

他不安地叫道:“涵英……” 

卫涵英嫣然一笑,道:“你来了,什么时候到的?” 

严慕飞道:“刚到,让你久等了。” 

卫涵英微笑摇头道:“没什么事,先说好了的,谁让先到的是我。” 

严慕飞道:“我没想到你夜里还在这儿。” 

卫涵英微微一笑,道:“我白天夜里都在这儿,为的是怕你夜里到找不到我,空等一夜,

这座小亭就是我的歇息处所,刚才我有事离开了一会儿,没想到你就在这时候到了……” 

伊人情也重,严慕飞愧疚又起,好生不安,道:“涵英,亭里坐下谈……” 

卫涵英凝望严慕飞身后,含笑问道:“这位是……怎不替我介绍一下!” 

严慕飞心里一跳,回转身,金玉琼就站在身后。他勉强一笑,刚要说话,金玉琼已袅袅

向前,落落大方地施了一礼,低低说道:“金玉琼见过姐姐!” 

卫涵英含笑答了一礼,道:“不敢当,金姑娘,我叫卫涵英!” 

金玉琼道:“姐姐,我仰慕已久……” 

卫涵英道:“别客气,金姑娘,卫涵英俗脂庸粉,站在金姑娘跟前,使我有自惭形秽之

感……” 

金玉琼道:“姐姐那是骂我,蒲柳之姿,怎及得姐姐风华绝代,国色天香,姐姐冰肌玉

骨,孤傲高洁……” 

卫涵英嫣然一笑道:“好了,金姑娘,夜深露重,亭外不可久站,咱们还是到亭里坐着

谈吧!” 

走过去伸手拉住金玉琼皓腕,相偕进了小亭。 

严慕飞跟在后面,看在眼内,心里微微松了一松。 

亭中落坐,卫涵英跟金玉琼坐得很近,她望着金玉琼笑问道:“姑娘仙乡何处?” 

金玉琼道:“姐姐,我家住河南!” 

卫涵英道:“姑娘也是我辈武林人么?” 

金玉琼微一摇头,道:“家父是一家大户的护院,我小时候跟他老人家学过几式,浅薄

得很,从来不敢言武!” 

卫涵英道:“姑娘忒谦了,到湖北来是?” 

金玉琼道:“探亲,我有位姑丈在江夏开设一家镖局。” 

卫涵英“哦!”了一声道:“那,姑娘怎会跟慕飞作伴到了赤壁?” 

金玉琼娇靥微酡,道:“我自幼体弱,也是第一次出远门,在路上受了风寒,病倒在客

栈里,多蒙他诊治照顾,又听说他跟姐姐是……我私心甚为仰慕,所以跟来瞻仰姐姐的绝世

风华,也好拜识。” 

卫涵英笑道:“恐怕姑娘有虚此行了……” 

“不!”金玉琼摇头说道:“我认为他说的还不够,我不虚此行!” 

卫涵英笑道:“姑娘会说话……” 

瞟了严慕飞一眼,接道:“有姑娘这么一位伴儿,他一路之上该不会有枯寂之感,不知

他是几生修来的!” 

严慕飞心弦一跳,脸上一热,好生不安。 

金玉琼却微显娇羞地道:“姐姐怎好……” 

卫涵英淡然一笑道:“姑娘是怪我交浅言深,口没遮拦?” 

金玉琼忙道:“姐姐言重了,我怎么敢……” 

卫涵英道:“姑娘要这么说,我就不安了。姑娘不是世俗女儿家,应该不会介意这无伤

大雅的玩笑,对不对?” 

突然转望严慕飞,道:“慕飞,下崖往东走,一条小路边上藏有我一包东西,麻烦你一

趟把它拿来好么?” 

严慕飞答应一声,忙站起来走了出去。   

他照着卫涵英的话,下了崖顶便往东走,那儿果然有一条羊肠小道向另一座山头延伸着

直去。 

卫涵英只说有包东西藏在路旁,可是她却没说这包东西是藏在多远的地方,严慕飞自己

只有往前找。 

今夜月色好,再加上严慕飞有过人的目力,小路旁草丛中就是有一只蚱蜢也休想瞒过他

的眼睛。 

可是,转眼半里多路,他什么也没看见。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说那包东西被别人拿去了? 

严慕飞想着想着心里忽地一跳,突然他明白了,卫涵英根本没有藏什么东西,而是有意

支开他以便对金玉琼有所询问。   

这正好,金玉琼也要单独跟她谈谈。 

严慕飞既然想通了,他就不便马上折回去,如果回去的太早,她两个还没谈完,那怎么

好面对她二人? 

索性做个明白人,干脆在这儿待会儿吧! 

他背着手在这四无人迹的羊肠小道上散步。 

月影在移动,一寸一寸地。 

不知不犹问,月影偏斜了,崖上还没有动静,这两位可真能谈,这么久,大概是谈得投

机。 

又过了一会儿,严慕飞实在忍不住了,他也约摸着那两位该谈完了,于是,他转身走了

回去。 

甫登上崖顶,他便为之一怔,亭子里空空的,哪还有人影?那一对美好的倩影到那儿去

了? 

严慕飞定了定神,提气一掠十余丈地扑进了小亭,进了小亭,只一眼,他立即心神震动,

作声不得。 

亭子里,那石桌桌面上,被人用指力写着一行潦草的字迹,那行字迹写的是:   

——冰心破碎,玉女归隐,青灯古佛了残生! 

当然,这意思严慕飞懂,字是谁留的,他也明白。 

必然是卫涵英没答应,金玉琼悲凄羞愧,黯然先去,继之,卫涵英认为他用情不专,伤

了她的心,留下字后也走了! 

都走了,都走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六章 心碎肠断在赤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龙美豪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