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龙美豪客》

第二十七章 双姝献身难婉拒

作者:独孤红

一天很容易地过去了,夜色降临,各处都上了灯。 

身边相伴,由白天谈到晚上,卫涵英毫无倦色,反之,她淡笑自若,像根本没那回事,

也不觉得渴,更不觉得饿。 

伙计送来了茶水,只当严慕飞已有了起色,他很高兴,从怀里拿出那封信跟那一包,双

手放在桌上。 

当然,现在用不着了。 

可是严慕飞没让他走,硬让他把那一包拿走,伙计起先不肯要,后来终于以颤抖的双手

接了过来。含着泪,抿着笑,千恩万谢地走了。 

他走了之后,卫涵英讶然问道:“慕飞,这是怎么回事?” 

严慕飞道:“那一包是些金叶、珠子跟碎银,我托他料理我的后事,用不完的送给他算

是谢他。这封信是我写给边蒙,请他倾‘穷家帮’之力找寻太孙,并辅太孙返朝登基。如今

已经用不着边蒙了!” 

卫涵英道:“只怕他不是这意思?” 

严慕飞道:“他只当我的病有了起色!” 

卫涵英微微一笑道:“我还没见过这么热心的客栈伙计。” 

严慕飞道:“所以我把那包东西送给了他!” 

卫涵英道:“慕飞,我还没有告诉你,这趟赤壁你来了,又扑了个空!” 

严慕飞道:“怎么?连一点蛛丝马迹也没有了?” 

卫涵英道:“没有,我比你早到了两天,我几乎找遍了赤壁每一个角落,甚至没放过一

个石头缝,却没有找到一点蛛丝马迹!” 

严慕飞皱眉说道:“这就怪了,难道咱们揣测错了?” 

卫涵英道:“谁知道……” 

严慕飞道:“东风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乔;这分明是小杜赤壁怀古时所赋,应该

是不会有错啊!” 

卫涵英道:“那!要不就是我还没有找遍,再不就是他跟纪纲确来了这儿,后来又往别

处去了,没有留下痕迹!” 

严慕飞道:“明天咱两个再到赤壁看看去!” 

卫涵英道:“怎么,你还能下床吗?” 

严慕飞道:“昨天晚上蛊毒之后所以有所发作,那是因为我胸中烦燥,又猛提了两次真

气所致,如今经过一天一夜的歇息,胸中已然平静,蛊毒也就平息下去,今后只要我不过于

动真气,在期限未到之前,是不会存大碍的!” 

卫涵英美目中异采飞闪,含笑说道:“既然还能动,那就行了!” 

严慕飞可没留意她那一现即隐的异样神情,道:“至少在今后这有数的几天内,还可以

做点事!” 

卫涵英道:“是不错,慕飞,我记得你好像没有兄弟!” 

严慕飞道:“是的,严家数代单传……” 

一怔,愕然说道:“涵英,这时候你提这干什么?” 

卫涵英淡然一笑道:“不该吗?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你该明白!” 

严慕飞脸色一变,道:“我明白,可是如今……涵英,不谈这些了。” 

卫涵英道:“为什么不谈?这是正经大事。” 

严慕飞道:“正经大事又如何?” 

卫涵英道:“不如何,慕飞,你难道不想为你严家留个……后……?” 

严慕飞苦笑说道:“涵英,这时候谈这个,未免太迟了!” 

卫涵英道:“迟了?谁说的?” 

严慕飞道:“我……涵英,你的意思是……” 

卫涵英道:“我是你的妻子,我有替你生儿育女,传宗接代的义务,对吗?” 

严慕飞道:“涵英,这说法不妥……” 

“谁说的?”卫涵英道:“难道我不是你的妻子?” 

严慕飞道: “至少你我还没行大礼……” 

卫涵英道:“非拜天地,合卺,入洞房才算夫妻?” 

严慕飞道:“这是周公之礼!” 

卫涵英道:“那么,你下了床,咱们就拜天地……” 

严慕飞一怔道:“涵英,你想干什么?” 

卫涵英娇靥微酡道:“我想早一天行礼,且把这间屋充洞房,成为你的妻子。” 

严慕飞叫道:“涵英,你这是开玩笑?……” 

卫涵英道:“你是觉得过于马虎,过于草率怕委屈我?” 

严慕飞道:“这固然是一个原因,最主要的还是我……” 

“你什么?”卫涵英道:“忘了我刚才那本不愿说出口的?” 

严慕飞道:“我没有忘,可是我不能……” 

卫涵英脸色一正,道:“慕飞,我知道我这想法近乎荒唐,可是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我早就把自己当成了你的妻子,所以我要在今夜把自己交给你,且希望上天怜严家……” 

严慕飞道:“涵英,你,你怎么有这种想法?这万万使不得,我绝不答应这么做。” 

“慕飞!”卫涵英道:“难道你不爱……” 

严慕飞道:“涵英,就因为我爱你,所以我不能这么做!” 

卫涵英道:“难道你不替你严家……” 

严慕飞慨然说道:“我宁愿落个大不孝,严家一脉至我断绝,那也该是天意,我绝不

能……”   

卫涵英道:“慕飞,我……” 

严慕飞正色说道:“涵英,你知我!” 

卫涵英默默不语,良久她方始一叹说道:“慕飞,要不是你……我也不会……好吧,我

打消这近乎荒唐的念头就是!” 

严慕飞道:“涵英,我感谢你,但是我绝不容你这么做,而且我要忍心说你两句,你绝

不该有这种想法……” 

卫涵英皱眉笑道:“好了,好了,不答应就算了,干什么还教训人哪,真是,羞死人了,

不许再提!” 

严慕飞没再说话,的确,这是件羞人答答的事,他是不好再提了! 

转眼间夜深人静。 

谈话中,卫涵英站起来到桌上倒了杯茶,走过来递给严慕飞手,笑吟吟地道:“一天没

吃喝,饿好挨,渴却难当,喝杯茶吧!” 

严慕飞伸手接了过去,道:“谢谢你,你不渴?” 

卫涵英道:“你先喝了我再喝!” 

严慕飞把那杯茶一仰而干,卫涵英娇靥上闪漾着一种难以意会的异采,接过空杯自己也

倒了一杯! 

喝过了茶,两个人又开始谈笑了,只是,卫涵英有点不自然,产慕飞却没留意! 

片刻之后,严慕飞突然说了这么一句:“天怕要下雨了!” 

卫涵英道:“怎么?” 

严慕飞道:“我怎么觉得这么闷热。” 

卫涵英美目异采一闪,娇靥上掠过一抹飞红,笑道:“也许,好久没下雨了……慕飞,

你倦不倦?” 

严慕飞道:“还好!” 

卫涵英伸了个懒腰,道:“我倒有点倦了!” 

严慕飞道:“那么叫伙计来,让他给你找一间。” 

卫涵英美目凝注,微一摇头道:“不,我寸步也不离开你。” 

严慕飞道:“可是你倦了。” 

卫涵英道:“难道这不是间屋,这间屋里没有床吗?” 

严慕飞呆了一呆,道:“涵英,你……” 

“我怎么?”卫涵英娇媚一笑,道:“我是你的妻子,难道不能跟你同床吗?今夜我就

要睡在你身边。” 

她没容严慕飞再说话,站起来挥手熄了灯。 

口  口  口 

“涵英,我只有几天好活……” 

卫涵英道:“便是只剩下一天,我也是你的妻子呀,如今,你还能不要我吗?” 

严慕飞道:“涵英,我何曾有过这种念头,只是……” 

“只是什么呀!”卫涵英道:“我根本就是你的人,如今你我更有了夫妻之实,你还说

什么呀!又有什么用。” 

严慕飞一叹默然未语,良久他才问道:“涵英,你身上怎会有这种葯物?” 

卫涵英道:“我是从一个锦衣卫身上得来的,忘了丢了,先跟你商量你不肯,我只有这

下策了,慕飞,你可别怪我。” 

严慕飞道:“我怎会怪你,我只有感激与惭愧。” 

卫涵英道:“不许再说这些。” 

严慕飞道:“涵英,我可以不说,可是我心里……” 

卫涵英道:“心里也不许这么想。” 

严慕飞叹了口气,没说话。 

卫涵英轻轻地叫了他一声:“慕飞!” 

严慕飞“嗯”了一声! 

卫涵英道:“如果……如果我有了,你喜欢儿子还是喜欢女儿!” 

严慕飞道:“涵英……” 

卫涵英道:“这有什么不能说么,生儿育女是正经大事,那个夫妻没有儿女,那个女人

不生儿女呀,我要你说。” 

严慕飞道:“我都喜欢,无论男女,都是自己的……” 

“不!”卫涵英道:“我喜欢男的,男的他准像你,我希望他能成为第二个你,第二个

侠骨柔肠,剑胆琴心美豪客,让这世上永远忘不了你,这世上也不能没有你!” 

严慕飞道:“你要这样说的话,我希望他是个女儿!” 

卫涵英道:“为什么?” 

严慕飞道:“要是女儿就会像你,那么美,那么高贵。” 

卫涵英道:“像我有什么好,丑死了!” 

严慕飞道:“谁说的?” 

卫涵英道:“难道你不嫌我丑吗?” 

严慕飞道:“你要丑的话,这世上就没有美人了。笑褒姒,恨妲己,醉杨妃,病西施,

也算不得古来四大美人了!” 

卫涵英道:“好甜的一张嘴!” 

严慕飞道:“我这是句句由衷,字字发自肺腑!” 

卫涵英道:“真的?” 

严慕飞道:“我骗过你吗?” 

卫涵英道:“没有骗过我,可气过我……你说,慕飞,要是个儿子,他叫什么,要是个

女儿,她又叫什么?” 

严慕飞道:“你说呢?” 

卫涵英道:“你是孩子的爹,该为孩子起个名字!” 

严慕飞道:“孩子总不是我一个人的。” 

卫涵英道:“这是实话,孩子的体内有你的血,也有我的,是你的一半,也是我的一半,

那个男人家会养孩子呀?这样吧,要是个女儿,她叫小英,要是个儿子呢?” 

严慕飞道:“他叫继承!” 

“对!”卫涵英道:“还是你起的名字好,我起的俗不可耐!继承,我抚养他调教他,

让他继承父志,我会从他懂事那天起,就告诉他爹生平轰轰烈烈的作为,惊天动地的侠绩,

让他学他爹一样,做一个顶天立地,气贯日月的奇男子!” 

这是世上最纯真的爱,最感人的情,在这一刻,他俩是欢乐的,可是谁知道在这欢乐之

后隐藏着多少悲痛,多少辛酸,多少的血泪! 

严慕飞沉默了,没有说话。 

卫涵英轻咦一声道:“慕飞,你怎么不说话?” 

一顿,接道:“慕飞,你这是,好好的掉什么泪?”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严慕飞道:“没什么,涵英,我只是感触良多而已。我不怕死,我生平也从不知一个怕

字,可是我现在很害怕,我怕死,懦弱得不得了,胆怯得会发抖。” 

卫涵英突然也沉默了,半晌,始听她缓缓说道:“慕飞,别多想了,事实毕竟是冷酷的,

好好把握这有限的时光,让我们来尽情欢乐,尽情谈笑吧!” 

严慕飞道:“涵英,我也想这样子……” 

卫涵英道:“那么就拿出你那上干云霄的豪气来!” 

严慕飞苦笑道:‘涵英,我胸中的豪气已经荡然无存了,怪不得武林人以往动辄拔剑,

可是他一旦有了妻儿有了家后,他就会懂得任人欺辱而不敢说一句话。” 

卫涵英道:“你认为那是羞耻吗?” 

“不!”严慕飞道:“相反的,他令人敬佩!” 

卫涵英道:“那为什么不救自己?” 

严慕飞讶然说道:“救自己?” 

卫涵英道:“你习过‘大静神功’,旷古绝今,独步宇内,你为什么不试着用它把体内

盅毒驱出来,或者把它……” 

严慕飞道:“涵英,那是不可能的事,‘大静神功’对付—般的蛊术还可以,对付那种

霸道的金蚕,却没有用!” 

卫涵英道:“大静神功也不能驱出?” 

严慕飞道:“你知道,涵英!”严慕飞道:“金蚕蛊,是蛊术中之最,只要一中了金蚕

蛊术,便绝难再脱除它,除非那害了我的人把解葯亲自送来解除,否则任何人莫可奈何,爱

莫能助!” 

卫涵英道:“那么你就该让我找她去!” 

严慕飞道:“人海茫茫,宇内辽阔,你上哪儿去找?” 

卫涵英道:“我可以求助于‘穷家帮’,相信能知道她的所在!” 

严慕飞道:“那没有用,要是近还好,要是远,来回得好几天路程的话,那就来不及

了……” 

蓦地一个沙哑,颤抖而不失甜美的话声响自院子里:“来得及,她近在眼前!” 

只听卫涵英一声惊叫:“是她……” 

随后一阵悉悉索索异响,最后听卫涵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七章 双姝献身难婉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龙美豪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