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龙美豪客》

第二十八章 武当惊变

作者:独孤红

一路之上,踏着月色,左偎右依,笑语如珠,妒煞冷落星儿,羡煞一轮冷月,所幸夜深

人未见,不然这对半仙眷定然传动远近。 

严慕飞乐在心头,溢于言表,几有不可支之感。 

他三人到达赤壁时,己然五更过半,东方天边己微泛鱼肚白,清冷的晨风里,严慕飞衣

袂飘扬,益显飘逸洒脱,倜傥不群! 

那两位也益显冰肌玉骨,美姿若仙。 

站在崖上,望着小亭中的碎石,六目交投,不免倏然而笑,笑声中,卫涵英道:“妹妹

请在崖上放蛊,我跟他四下找找看有投有什么蛛丝马迹,不能让你不容易得来的线索就此断

了!” 

金玉琼微一点头,含笑说道:“姐姐请便,只是请别近崖顶二十丈内!” 

卫涵英道:“我省得!” 

当即偕严慕飞飞掠而去。 

金玉琼眼见严慕飞跟卫涵英身影不见,随即盘膝坐下,抬手拔下凤钗,散去发髻,满头

长发立即披散而下。 

这时候假如有那个冒失鬼跑来赤壁之上撞见,真会以为月下遇鬼,非吓得魂飞魄散不可。

长发披下后,只见金玉琼仰起螓首,忽地一声,一缕血光冲霄而起,直上数十丈高空。

血光到了数十丈高空之后,射势一顿,忽然爆裂,散为数十缕淡红轻烟,向四下飞散而

去。 

这时,起自金玉琼檀口的那缕血光也越来越低,越来越细,终于消失不见!   

血光消失后,金玉琼像脱了身,螓首缓缓垂下,半晌之后,方始拍手整理满头乱发,然

后插上凤钗,最后从怀里摸出一块轻妙,覆在她那艳绝尘寰的娇靥之上,这才缓缓站起身影。

口  口  口 

天,渐渐地亮了,金轮起自东山,晨霞万道射上赤壁,在晨雾里,严慕飞跟卫涵英相继

驰返。 

金玉琼忙迎了上去,问道:“姐姐,可有什么发现?” 

卫涵英苦笑摇头,转望严慕飞道:“你呢?” 

严慕飞道:“你大概一直没留意,在峭壁上那斗大的‘赤壁’二字之下,被人以金刚指

力镌刻了八个小字!” 

卫涵英“哦!”地一声,惊声说道:“峭壁之上,上不着天,下不着地,毫无可资攀援

之处,一失足便坠于大江之中,此人竟还能用金刚指力携刻八个小字……” 

严慕飞道:“且字迹均匀,刻划入石三分,足见当时他气定神闲,从容不迫。” 

卫涵英惊骇地道:“此人之功力怕不跟你相仿?” 

严慕飞道:“放眼天下,除我之外,只有纪纲。” 

卫涵英神情一喜,忙道:“英雄所见略同,那八个宇是什么?” 

严慕飞道:“恐怕要很费一番心思去解去想了,八、六、二十四、七十二!” 

卫涵英一怔,愕然说道:“这……这算什么?” 

严慕飞道:“字既是纪纲所留,则不会毫无意义!” 

卫涵英道:“他也太捉狭了,字留在那个地方,除非特别留心,不放过每一处,才能发

现‘赤壁’两字之下另有字迹,也除非是你,换个人也设办法知道那些字写的是什么!” 

严慕飞霍然说道:“难道他料定我必然复出?” 

卫涵英叹道:“纪纲是个奇才,怕是这样了。”眉锋一皱,道:“八、六,二十四,七

十二,他这是什么意思?比前几次都难解难懂。” 

严慕飞道:“该是越来越难的,要不然岂不被人很容易便知道他俩的去处?看来他是存

心考我。” 

卫涵英愕然说道:“怎么说?” 

严慕飞道:“他既然料定我必然复出,又留了这么八个令人难懂难解的怪字,这不是分

明要我去解,分明考我么?” 

卫涵英一点头道:“对,你奇才,他才奇,所不同的是一个称第一,一个称第二,他要

看看你这位称第一的奇才,能不能解得开住所留的这八个字。要是你解不得,那就枉为第一

奇才了!”  

严慕飞摇头苦笑,道:“八,六、二十四,七十二,这究竟是意味着……难煞人,难煞

人!纪纲他也太以捉狭……” 

金玉琼突然说道:“这个数目是不是代表一样东西?” 

卫涵英道:“谁知道,应该是吧!” 

金玉琼沉吟说道:“这几个数加起来是一百一十,这一百一又意味着什么,什么东西跟

一百一有关?” 

卫涵英道:“众所周知的,少林有四尊者,十八罗汉,一百零八尊木罗汉,却没听说过

有什么一百一十。” 

金玉琼道:“真要说起来,这世上跟一百一十有关的事物不会没有,只是不太出名,不

为人所知而已。也许某个地方有一百一十间房子,某个地方有一百一十株树,某地方有一百

一十个洞,某地方有……” 

严慕飞摇头说道:“玉琼说的不错,这个谜委实是不难解了……”目中异采忽闪,道:

“有人来了,还不止一个。” 

金玉琼道:“也许是我的门人。” 

蓦地一声尖锐啸声起自左边一座小峰之后,啸声虽利又难听,但却中气十足,内力劲道

裂石穿云,直遏长空! 

金玉琼双眉一扬,笑道:“果然,是我底下的白衣八侍……” 

当即也仰面一声清啸! 

啸声未落,八条白影自那座山峰后转出,闪电一般地飞掠过来,个个足不沾地,一如随

风飘行。 

卫涵英脱口喝道:“好身手……” 

金玉琼笑道:“姐姐夸奖了!” 

说话之间,那八条白影已射落崖顶,正是金玉琼座下的“白衣八侍”,长发披散,手臂

下垂,加上那袭白衣,一如鬼魅! 

他八个一见严慕飞,另外还有个清丽如仙的女子,齐齐一怔,立即停身在数十丈外,八

对犀利目光,尽射惊诧地向这边望了过来。 

严慕飞含笑说道:“敢情她们八个还认识我!” 

金玉琼微微一笑,道:“哪一个忘得了‘玉龙美豪客’!”微顿轻喝:“如今我跟严大

侠是友非敌,你们八个过来吧!” 

“白衣八侍”这才腾身掠了过来,近前躬下身形:“八侍见过门主,不知门主召唤有何

指示?” 

金玉琼一抬皓腕道:“见过严大侠跟‘冰心玉女’卫姑娘!” 

“白衣八侍”转身行下礼去! 

严慕飞与卫涵英忙还了一礼。 

金玉琼道:“你们八个在什么地方接获‘血蛊令’的?” 

八侍中最近一名欠身说道:“回门主,属下八人是在江夏城外接获‘血蛊令’的。” 

金玉琼道:“原来你们八人就在附近,可曾见着别的人?” 

左边那名白衣侍者道:“回门主,属下八人数日前在房逊附近碰见过‘六虎’中的老五

跟老六!” 

金玉琼“哦!”地一声道:“他俩到房逊去干什么?” 

左边那名白衣侍者道:“房逊一带这两天兵马调动频繁,像是有什么大事故,而且锦衣

卫也到了不少高手,他两个想去看个究竟……” 

金玉琼把诧异目光望向严慕飞。 

严慕飞眉锋微皱,沉吟说道:“这情形很不寻常,只是——这是为了什么?” 

卫涵英道:“房逊地近武当,又在武当势力范围之内,他们要在武当的势力范围之内干

什么?” 

金玉琼道:“武当剑术冠绝宇内,与少林并称武林两大宗派,武林人不敢轻易招惹,可

是官家不会有什么顾忌,武当也绝不敢轻易管官家的事!” 

卫涵英道:“他们此举究竟是……” 

严慕飞突然说道:“走,涵英,咱们折回嘉鱼找‘穷家帮’问一问去!” 

卫涵英道:“咱们走了,玉琼怎么办?” 

严慕飞道:“要想不为人知,在这个地方分手最好。今后咱们分为两路,各干各的,要

想传递什么消息,只找附近‘穷家帮’!” 

卫涵英一点头道:“对,这是个好主意……” 

走过去握住了金玉琼的一双柔荑,道:“妹妹,我跟他走了。我有点舍不得你,但这只

是小别,以后的日子长远,你要保重!” 

金玉琼也满怀的离情别绪,微微点头说道:“谢谢姐姐!姐姐也该保重,并请代我照顾

他!” 

卫涵英倏然而笑,道:“妹妹放心,倘他多半点吃不好,穿不暖,他日见面时,你唯我

是问就是!” 

金玉琼娇羞地微微垂下螓首。 

卫涵英没有多说,再道珍重后,与严慕飞飞掠而去。 

赤壁,嘉鱼近在咫尺,片刻之后,他俩并肩进了嘉鱼县城,在城门口找到了一个‘穷家

帮’弟子,严慕飞出示‘穷家帮’信符,那花子一惊便要行礼。 

严慕飞伸手拦住了他,道:“这儿行人不断,阁下不必多礼。我向阁下打听一件事,听

说房逊一带兵马调动频繁,且有大批锦衣卫高手赶往,不知可有此事?” 

那花子道:“回您,确有此事,这几天,房逊分舵一直在严密注意此事!” 

严慕飞道:“可知这是为什么吗?” 

那花子道:“回您,听说是跟建文有关!” 

严慕飞心头一震,与卫涵英飞快文换一瞥,然后转望那‘穷家帮’嘉鱼分舵弟子,道:

“贵帮在房逊一带可曾有所发现?” 

那花子道:“房逊一带倒没有什么发现,不过据房逊分舵说,经常有个俗家客人从武当

下来到草店镇购物。” 

严慕飞道:“草店镇是武当的入山口,武当山上何来俗家客人,阁下可知道那俗家客人

的长相如何?” 

那花子摇头说道:“这个我不清楚!” 

严慕飞沉吟说道:“武当八宫、六院、二十四庵、七十二观,哪一处也没有俗家。” 

目中异采暴闪,霍地转注卫涵英,道:“涵英,你听,八宫、六院、二十四庵,七十二

观!” 

卫涵英大喜,脱口说道:“八,六,二十四,七十二,对,正是那个数。” 

严慕飞双眉一扬,道:“这就够了。”   

转望那花子,接道:“多谢阁下相告,贵分舵主处也请代为致意。我有急事在身,不能

在嘉鱼多停留,告辞了!” 

微一拱手,偕同卫涵英转身出城而去。 

他这一拱手不要紧,害得那花子差点没趴下去,望着严慕飞二人出了城,他像一溜烟般

跑进了对街一条小胡同里。 

口  口  口 

严慕飞跟卫涵英是既兴奋又焦急,一出嘉鱼县城便专找僻静处,尽展身法向前飞驰。 

路上,卫涵英诧异地道:“慕飞,他们会比咱们还快?” 

严慕飞微微皱着眉锋道:“怕是纪纲不慎,暴露了行迹,被他们的眼线无意中发现了,

要不然他们绝不会快过咱们!” 

卫涵英道:“这件事是在好几天之前,你看如今会不会……” 

严慕飞道:“谁知道,那要看天意了!” 

卫涵英道:“纪纲是够机警的,也许他早带着太孙跑了。” 

严慕飞微一摇头道:“谈何容易,只怕他们早就把武当百里之内团团围住了!” 

卫涵英脸色微变,道:“那……那怎么办?” 

严慕飞道:“别急,别愁,咱们只尽自己所能地往那儿赶,其他的就要听天命了。倘天

意属朱棣,谁也没办法挽回的。” 

卫涵英沉默了。 

严慕飞也没再说话。 

他俩过长江之后,购了两匹健马代步,然后马不停蹄,日夜不敢稍歇地往武当赶去。 

等过了荆山的时候,两匹马都跑累了,好在荆山既过,前面就是保康县城,再过去就是

武当了。他两个弃了马匹,尽展身法疾驰,在这一天的上午到达了保康县城。 

进了保康县城,迎面走来个伸手花子,严慕飞明白,当即抵低问道:“阁下有何见教?”

那花子低低说道:“严大侠,恕我无法大礼拜见!我特来禀报,他们还未见有什么动静,

只是要想从保康往武当去,只怕难了……” 

严慕飞道:“为什么?难道他们不让人往武当走?” 

那花子道:“正是,从房逊经保康、均逊、谷城,一直到竹山,动用兵马上万,并有锦

衣卫高手,把武当百里山区团团围住,任何人不许进出。” 

严慕飞眉锋一皱,道:“可知道指挥这些人的是谁?” 

那花子道:“是一位公主跟锦衣卫指挥使陆谳!” 

严慕飞微一点头道:“谢谢你了,并请代为向贵分舵主致意!” 

那花子道:“不敢,严大侠,我能为您效劳,就是整个‘穷家帮’跟我的无上荣宠。”

头一低,转身而去。 

严慕飞一怔,摇头失笑。 

卫涵英皱着眉低低叱道:“亏你还笑得出来!” 

严慕飞道:“有什么不能笑的,你以为他们能拦得住我么?” 

卫涵英道:“我知道你的身份特殊,他们不敢拦你,可是我呢?我总不能不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八章 武当惊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龙美豪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