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龙美豪客》

第 二 章 麻子赌局

作者:独孤红

在宛平,最热闹的地方要推葯王庙。 

宛平的葯王庙,像煞开封的大相国寺,诸技百艺杂陈,吃喝玩乐,应有尽有,全得很。

尤其在上灯以后,葯王庙前万头攒动,人们扶老携幼都来逛夜市,灯光照上了九霄云,

老远就可听见闹哄哄的一片,什么声音都有。 

葯王庙比起大相国寺来要小,可是在宛平,它却是首屈一指的大庙大寺院,和尚都近百

个。 

在葯王庙西,高挑着一盏大灯,灯下是张长桌子,长桌子四周围满了人,桌子上铺着一

块白布,白布上划着方格,每一个方格里写着一个数目字。 

长桌子后,有条长板凳,有个身形瘦高,卷着袖口,歪戴着帽子的中年汉子,一只脚踏

在板凳上,挥着手向过往的人群直吆喝。 

“押吧!诸位,我这个摊儿上是有押必中,这儿赢几个,您转过身去想要什么,买什么,

不掏自己钱的事哪儿找哇!下注吧!诸位,要开宝了。” 

他两旁边撑着两块白布,两块白布上各写着一句话: 

左边是:王大麻子开赌局。 

右边是:济公和尚当老婆。 

吆喝声中,围观的人有几个探怀掏出了腰藏,纷纷下了注。那一脸大麻坑的瘦高中年汉

子,他就是王大麻子,瞪着眼挥着手又嚷叫起来:“诸位,押啊!押啊!马上就要开宝了,

我是有吃准吃,有赔准赔,赌得货真价实,童叟无欺。押啊,押啊!” 

他刚嚷嚷完,人群中“呸!”地一声有人吐了口唾沫,那是个个头儿挺壮的愣小子,他

磨拳擦掌掳胳膊,自言自语,嘴里不干不净地道:“娘的,什么货真价实,童叟无欺,分明

是瞪着眼说瞎话坑人。你们瞧,济公和尚当老婆,谁也没他娘的听说过济颠僧讨过老婆?”

“对。”有人附和着笑了:“一天到晚抱着狗腿倒是有的!” 

“好大的口气。”愣小子背后有人说了话:“连济公和尚也赢不了他,兄弟,你相信

么?” 

一只手拍上了愣小子肩头。 

愣小子一转身,跟前站着个身材颀长,长相俊美英挺,chún上还留着小胡子的庄稼汉。庄

稼汉冲着他直笑,好白的一口牙,愣小子立即说道:“我他娘的就不信邪,今儿上是腰里没

带钱,要不然我就非试他一试不可。” 

庄稼汉笑道:“怎么,真想试?” 

愣小子眼一瞪,道:“怎么不真,我长了这么大就没悦过假话!” 

“那好办。”庄稼汉笑了笑,道:“我借给你……” 

“你借给我?”愣小子一愣摇了头:“那怎么行?我又不认识你,便连瞧也没瞧见过你,

怎么能伸手接你的……” 

“那有什么关系?”庄稼汉笑道:“都是一个城里的,一回生,再有二回也就熟了。你

听说过么?四海之内皆兄弟,既是兄弟还分什么你我……” 

手一翻,手掌上托着一块碎银,接道:“兄弟,拿去试试运气!” 

愣小子犹豫着摇了头,道:“不行,不行,赢了还好,要是输了……” 

庄稼汉截口笑道:“话说在前头,赢了,你我二一添作五,输了,算我的,我是想借你

的手气,再说,你不是不信邪么?” 

“行,娘的。”愣小子猛一点头,道:“今天一大早喜鹊拉了我一脑袋屎,大概我运气

不坏。话可是你说的,输了算你的。” 

“当然,当然。”庄稼汉笑道:“我这么大一个大男人家,说话还有不算的么?” 

愣小子没再多说,一把抓过那块碎银,扯着嗓门叫道:“诸位,请让一让,让我挤一

挤!” 

人家还没让他就两肩一晃,扭着壮实的身子往前挤去。 

王大麻子那儿叫上了:“这位兄弟,别挤,别挤,大伙儿都轮得着,诸位,请给这位兄

弟让条路。” 

愣小子到了摊儿前,两眼一翻,道:“大麻子,我押哪一个?” 

王大麻子忙道:“兄弟,随你,除了宝开不出五外,其他的任你押。” 

愣小子大巴掌一翻,砰然一声把那块碎银拍在了长桌上,道:“娘的,你说没五我押六,

押中了你一个子儿不能少地得赔我。” 

王大麻子嘿嘿笑道:“当然,当然,你就是押上一千两,只要押中了我也照赔,只是,

你要是押不中我可要吃喽?” 

“废话!”愣小子道:“难道我会撒赖装孬不成?” 

王大麻子一点头,道:“那好,诸位看清楚了,开宝了!” 

他捧起宝盒一阵摇晃,桌子上一摆一翻,哄然騒动立起,愣小子直了眼,傻了脸,开出

的宝是个七点。 

他蹩着气骂道:“娘的,早知道我就往旁边挪挪了!” 

王大麻子道:“你兄弟要是知道,济公和尚也不会当老婆了。” 

带着满脸得意的笑,伸手把一桌子银钱捞了过去。 

愣小子一跺脚,刚要转身,他手里被人塞进了一件东西,紧接着庄稼汉在耳边低低说道:

“问他这值多少,赌不赌?” 

愣小子呆了一呆,也没先低头摊手看一看,手往前一伸,摊开来便道:“大麻子,你瞧

瞧这值多少?” 

围观的人一阵騒动,愣小子手里托着一只小巧玲珑的玉如意。王大麻子两眼一直,忙道:

“先让我瞧瞧!” 

伸手把玉如意抓了过去,向着灯照了照,忽地皱了眉,摇了头,笑道:“兄弟,这玉如

意那儿来的?” 

愣小子道:“你管那么多干什么?反正既不是偷的也不是抢的,更不是捡来的!” 

王大麻子摇着头笑道:“兄弟,你要是花钱买的,可就被蒙上当了,那种投良心的生意

人专唬老实人。兄弟,这是假的,玻璃做的,值不了几个!” 

庄稼汉突然说道:“你真识货么?” 

王大麻子目光一转,道:“这位是……” 

庄稼汉道:“我跟这位是朋友,玉如意是我家祖传。” 

王大麻子“哦!”地一声嘿嘿笑道:“老哥,你别认真,我说着玩儿的,这是罕见的玩

艺儿,民间不会有,你说它值多少?” 

庄稼汉道:“我拿它押一千两!” 

一千两,这数目大得吓人,围观的人群中,惊呼之声此起彼落,立即起了一阵不小的騒

动。 

“一千两?”王大麻子沉吟了一下,缓缓点头说道:“倒也勉强值得,这样吧,我就算

你一千两。” 

说着,庄稼汉一拍手,那只手修长白暂,根根似玉,哪里像个长年种庄稼,干粗活的?

他道:“我不卖,我要拿它当注押!” 

王大麻子两眼微微一眯,旋即笑道:“朋友,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庄稼汉冷笑说道:“你开这赌局是闹着玩儿的么?” 

王大麻子道:“自然不是!” 

庄稼汉道:“那么,你看我像闹着玩儿的么?” 

王大麻子嘿嘿地笑了,猛一点头,道:“行,你这个人有意思,我交你这个朋友。要押

在那儿,朋友你请吧!” 

随手把玉如意递了过来。 

庄稼汉没接,道:“宝摇好了么?” 

王大麻子道:“摇好了。” 

庄稼汉道:“不再摇了么?” 

王大麻子道:“有一次就够了,不用再摇了。” 

庄稼汉微微一笑,道:“那么,劳你的驾,请替我把这只玉如意押在七点上!” 

王大麻子神情一震,脸上变了色:“七点?朋友,这不是小数目,你要考虑。” 

庄稼汉淡淡说道:“我考虑过了,没什么了不得的,大不了输了它!” 

王大麻子道:“朋友,你该……” 

庄稼汉道:“你要不愿劳神,拿过来我自己押!” 

王大麻子忙强笑点头:“这什么话,举手之劳嘛!押,押!” 

很勉强地把那只玉如意放在了七点上,随即他扬声唤道:“跟大注走啦!还有那位要押,

放……” 

只听有人冷冷地道:“要我们押并不难,你把宝再摇一次!” 

王大麻子道:“朋友,宝已经摇过了!” 

“不行。”那人道:“你也要我们押,就得再摇一次!” 

王大麻子无可奈何地摇了头,道:“吃这碗饭真不容易,行,我就再摇一回!” 

嘴里说着,手便要去抓宝盒。 

“慢着。”庄稼伸伸手拦住了他,道:“我不愿意再摇一回。” 

王大麻子皱眉苦笑,道:“朋友,你这……这不是一样么?” 

庄稼汉道:“既是一样,你何必再摇?” 

王大麻子道:“可是我不摇,就没别人下注!” 

庄稼汉道:“有我这么一大注还不够么?别人请他等下一局好了。” 

王大麻子溜了适才发话那人一眼,强笑说道:“朋友,这,这恐怕不大好吧?我开这赌

局就是为大伙儿一起赌的……” 

“说得是!”适才那人突然说道:“他凭什么独揽这一局?” 

王大麻子忙道:“听见了么?朋友,有人说话了……” 

庄稼汉淡然说道:“我又不聋,当然听见了,我就凭这只玉如意独揽这一局,谁要不服

气,请出来跟我赌赌。” 

“娘的,你说话好横。”几声嗳呀,围观的人踉跄退闪,人丛里出来了个身穿黑衣的大

汉,他瞪着眼道:“就是老子不服,你怎么样?” 

庄稼汉笑了笑,道:“不怎么样,你我赌一局。” 

“娘的。”黑大汉浓眉一挑,模样儿好凶,手指着庄稼汉,那毛茸茸的大巴掌看着吓人,

道:“葯王庙前你也不打听打听,凭着这只琉璃玩艺儿气大?老子就不吃你这一套,非摇摇

宝盒不可!” 

大巴掌一转,向着长桌上的宝盒抓了过去。 

“别动,朋友。”庄稼汉及时伸手,按住了黑大汉那只已抓上了宝盒的手,笑吟吟地道:

“要摇也行,那得等下一局。” 

话落,他把黑大汉的手拉了回来,别看黑大汉人像半截铁塔,劲头十足模样儿吓人,他

却乖乖地任庄稼汉把那只蒲扇般大巴掌拉了回来。 

庄稼汉像个没事人儿一般,目注王大麻子含笑说道:“王大麻子,开宝吧!” 

王大麻子直了眼,脸上变了色,愣在了那儿。 

庄稼汉微微一笑,又道:“王大麻子,开宝。” 

王大麻子如大梦初醒,定了定神,还投有答应,一柄明晃晃的尖刀由人丛里递出,直扎

庄稼汉后背。 

众人有看见的,一声惊呼还没有出口,庄稼汉背后像长了眼,哈哈一笑,道:“朋友,

地近京畿,这是个有王法的地方,怎好背后动刀子暗箭伤人?你想见血也容易……” 

手腕一振,带得那黑大汉一个踉跄直向那犀利的刀尖撞去,惊呼倏起,刀锋猛地一偏,

可是仍嫌收势过慢,黑大汉一声怪叫,膀子上挨了一刀,立即衣破肉翻血染红了半只袖子。

“杀人了。”王大麻子大叫一声,踢开板凳便要跑,庄稼汉另一只手一探,隔长桌抓住

了他的后领,道:“王大麻子,开过宝再走不迟!” 

王大麻子猛然翻过身来便要掀桌子,岂料,庄稼汉比他快,一抛黑大汉,腾出手按在了

桌子上。 

王大麻子一掀没能动长桌分毫,他日中凶光一闪,桌底下出腿,凝足了劲儿跺向庄稼汉

膝盖。 

庄稼汉笑了:“你还真有两手,可惜我不是那没有还手之力的半大孩子。”左腿一偏,

抬脚横里扫出。 

王大麻子吃足了苦头,小腿上挨了一下,大叫一声蹲了下去,两手抱住了那只小腿。 

庄稼汉笑道:“敢情你也禁不起打,王大麻子,开宝!” 

王大麻子不敢不听,龇牙咧嘴地站了起来,道:“朋友,我王大麻子开了这么多年赌局,

今天是头一次走眼砸锅栽跟头,不用开了,是七点!” 

庄稼汉“哦!”地一声,笑道:“是么!那我的运气不错,下半辈子就不愁吃穿了,哈

哈!” 

伸手拿起了玉如意,接道:“一千两,赔吧!” 

王大麻子哭丧着脸道:“朋友,吃这碗饭不容易,你高抬贵手……” 

庄稼汉道:“吃这碗饭是不容易,到处也都有苦哈哈的朋友,有道是:‘君子不挡人财

路’,为生活,这本无可厚非,我也可以不管,但是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一个老实的半大孩

子被打个半死,这话你懂么?” 

王大麻子一怔,惊声说道:“原来朋友是为昨天那……” 

“不错。”庄稼汉道:“你明白就好,我开出两条路:除了赔我一千两银子之外,我当

众揭穿你的骗局,多年来赢的你得吐出来,再不就是把昨天打那孩子的几个人交出来,这两

条路,任你选一条。” 

王大麻子忙道:“朋友,你误会了,昨天打人的那几个,都是过路的人。” 

庄稼汉淡然笑道:“别跟我来这一套,过路的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二 章 麻子赌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龙美豪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