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龙美豪客》

第三十章 朝君子散谈心

作者:独孤红

武当金顶犹峨嵋之万佛顶,为武当之圣地,派中弟子无掌教令谕是不许乱攀登的。 

金顶之上有赤铜所铸神殿三座,内设祖师像。因铜殿发光,其色金黄,故曰金顶。 

另外还有十二莲台,台与台之间以雕栏相连,雕刻均极精美。 

从上清宫往金顶去,有一大段山路要走,须经过头天门、二天门,三天门。   

山路虽然崎岖,但在这当世第一、第二两位好手的脚下,那无殊康庄大道。 

行走间,严慕飞谈谈笑笑,纪纲则始终很恭谨。 

谈话中,他问道:“王爷这一路辛苦了!” 

严慕飞微一摇头道:“比起你来,那微不足道。当初难得你保着太孙逃出重围,而后更

难得你任劳任怨,受苦受难,保着太孙东躲西藏。多亏了你,要不然……” 

纪纲道:“王爷,纪纲受太祖厚恩,虽脑浆涂地不足为报!” 

严慕飞道:“话不是这么说,当年受太祖厚恩的又何止你一人?一旦朱棣篡主,人人不

敢发一言,唯恐祸延己身,有的甚至屈膝做了贰臣……” 

纪纲叹道:“也难怪,王爷,有的人认为反正是朱家的人,辅谁不是一样?” 

严慕飞道:“那是他们认识不清!” 

纪纲沉默了一下,转了话锋,道:“王爷这次上武当,恐怕跟他们少不了一番拼斗?”

严慕飞摇头说道:“不,你料错了,他们没人敢拦我,因为我的身份是钦差大臣。” 

纪纲一怔道:“怎么,您是……” 

严慕飞微微一笑,递出那面金牌,说道:“你看看这个!” 

纪纲接过金牌,脸色一转道:“王爷,您何来这永乐……” 

严慕飞微微一笑道:“解缙奉密旨到宛平长沟峪去找我,重礼聘我为他们找寻太孙,被

我一口回绝。他走了之后,吴伯宗来了。吴伯宗怀有太祖遗诏,太祖早知朱棣必反,在遗沼

中嘱我取而代之,我不愿意这么做!” 

纪纲道 “您假如有这意思,当初这天下就不是朱家的!” 

严慕飞笑了笑道:“你很知我,最后我答应吴伯宗出来找寻太孙。这也跟当年我答应太

祖一样,我要尽全力保他返朝,拥他登基。吴伯宗走后,我去到宛平县找到了解缙。当即接

了旨,收了那笔重礼。” 

纪纲笑道:“卑职明白了,这样行事更方便,而且还可以有一笔大收获。” 

严慕飞笑道:“你是个明白人,所以我如今的身份是钦差大臣,凭这面金牌,到处去得,

谁也不敢留难我!” 

纪纲道:“您行事是高明,由来令人佩服!” 

严慕飞笑道:“敢情你也捧起我来了!” 

纪纲道:“您明鉴,卑职说的是心里的话。” 

严慕飞笑了笑,道:“不谈这些了,你可知道山下都来了谁么?” 

纪纲道:“卑职听说了,燕贼的女儿还有陆谳!” 

严慕飞淡淡说道:“陆谳这个人你知道么?” 

纪纲浓眉双扬,道:“软骨头的贼,卑职怎会不知道!” 

严慕飞道:“此人所学有限,但诡诈心智颇称超人!” 

纪纲道:“卑职知道,可是卑职没把他放在眼里!” 

严慕飞道:“阁下,大意不得,也轻敌不得。你可知道,擅智的人远比擅力的人来得可

怕?” 

纪纲忙道:“多谢王爷训示,卑职省得。” 

严慕飞道:“别跟我客气。还有,这次他们之所以能找到太孙,那完全是因为你暴露了

行迹。” 

纪纲吃惊地道:“是卑职露了行迹?” 

严慕飞道:“听他们说是你进出草店镇,被他们的眼线发现了。” 

纪纲惊诧地“哦!”了一声。 

严慕飞接着说道:“固然,要不是因为你暴露了行迹,把他们引来武当,我还找不到太

孙跟你。可是那究竟不如让我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形下找到太孙。你认为对么?” 

纪纲道:“王爷,卑职知道。” 

严慕飞道 “我倒不是责备你,你也不必认什么过,而你护卫太孙安危,肩负艰巨,事

关重大,凡事应该提高警觉才是。” 

纪纲道:“谢王爷教诲,卑职记住了。” 

严慕飞淡然一笑,道:“我还要告诉你一件事!” 

纪纲道:“您请说,卑职洗耳恭听。” 

严慕飞道:“兵马并不足虑,可虑的是武林高手。这话你可懂?” 

纪纲讶异地望了他一眼,道:“回王爷,卑职愚昧,您请明示!” 

严慕飞道:“如果我没有料错,这次围在武当四周的,除了锦衣卫跟布策兵马外,应该

还有不少武林好手!” 

纪纲道:“您是指……” 

严慕飞道:“这件事不知你是否知道,当年太祖有四大智囊人物。” 

纪纲道:“卑职听说过,但从未见过,也不知道他们究竟是谁!” 

严慕飞道:“这四个,在太祖身边可算得是极其神秘的人物,知道他们的不多,太祖之

外也不过一二人而已。” 

纪纲道:“王爷您知道?” 

严慕飞道:“蒙大祖看重,有一次太祖召我入帐,跟他们四个同席商议大事,所以我见

过他们四个。” 

纪纲道:“您提这四个是谁?” 

严慕飞道:“当年,他们为太祖所用,火焚凌烟阁,炮打功臣楼,就是他们四个献的好

计,出的好主意!” 

纪纲失声说道:“当年那惨事原来是他们四个……” 

严慕飞道:“太祖登基之后,他们散于各处,为太祖秘密工作,专查诸王及外臣的动静,

可是太祖错用了他们。” 

纪纲道:“怎么?难道他们……” 

严慕飞道:“曾几何时,他们被朱棣拉拢,在朱棣登基之后,他们又成了他的人,继续

为他秘密工作,侦查异己。这次太孙出走,暗地里搜寻太孙下落的,就有他们这四个人。”

纪纲道:“您的意思是说,他们就是围在武当之下的武林好手!” 

严慕飞点了点头,道:“不错,我指的就是他们,而令人忍无可忍的是,他们还帮朱棣

用各种手法杀害助太祖打天下的武林众豪雄!” 

纪纲惊呼一声道:“他们竟恶劣若此?”钢牙一挫,接道:“好东西,有朝一日撞在我

纪纲手里……” 

严慕飞摇头说道:“阁下,他们并不好斗,恐怕除了我之外,当世还没有人能克制他

们!” 

纪纲浓眉一扬,道:“王爷,他们的所学那么高么?” 

严慕飞道:“我一身所学来自上下两册秘笠,而这两册秘笈中的上册,有可能已经落入

他们手中!” 

纪纲呆了一呆,道:“王爷,这……这是怎么回事?” 

严慕飞进把当年进宫时献秘笈的经过,及宛平金家的可疑说了一遍。 

纪纲听毕,惊驻地道:“这么说来,他们的确不好斗。王爷,您可知道宛平金家是他们

四个中的那一个了?” 

严慕飞摇头说道:“目前尚难断言,不过以后我总会知道的。”   

纪纲道:“您说的不错,锦衣卫跟布策兵马都不足虑,可虑的是这些武林好手,王爷,

照这么看来,武当……” 

严慕飞摇头说道:“一时半会儿谅无大碍,有我在此,他们多少该有些顾忌,不过他们

迟迟不动,也的确令人怀疑。” 

纪纲道:“该不会是慑于武当强大实力雄厚!” 

严慕飞道:“武当虽然派大势强,但绝经不起上万兵马加上武林好手之围攻,再说咱们

也不能进军武当!” 

纪纲道:“那么他们就是怕您!” 

“不!”严慕飞摇头说道:“虽然他们对我不无顾忌,但绝不会是因为我使得他们迟迟

不动,在我到来之前,他们大可以动手!” 

纪纲道:“那么您以为是……” 

严慕飞道:“以我看,他们所以迟迟不动的原因,有一部份是因为你在武当保着太孙,

另一点我就想不出来那是什么了!”   

纪纲沉吟说道:“他们像在等什么?” 

严慕飞道:“我也这么想。” 

纪纲道:“您看会不会是等着再调派些人手?” 

严慕飞摇头说道:“论人手,如今武当四周的人手已经够多了。” 

纪纲诧声说道:“那会为什么?” 

严慕飞道:“不管他们是为什么迟迟不动,武当山下的情势,你最好别让太孙知道,以

免他焦虑担心!” 

纪纲忙道:“是,王爷,卑职省得。” 

说话间,三天门已过,一座宏伟,壮严的建筑坐落眼首,朱门顶端横匾三个大宇“太和

宫”。 

太和宫不若武当中枢的上清宫大,高比不上那紫霄宫,可是太和宫的精美则有过上清与

紫霄。 

如今的太和宫前广场上,并肩站立着两名小道童,一见严慕飞跟纪纲登上,立即稽首施

礼:“见过施主!” 

纪纲道:“少主从金顶下来了么?” 

一名小道童道:“少施主已返宫多时,刚才还问起施主。” 

纪纲谢了一声,偕同严慕飞往太和宫行去。 

严慕飞道:“太孙就住在太和宫里?” 

纪纲点头说道:“是的,王爷,太孙住是住在这人,但每日必三登金顶,向北遥拜太祖

陵寝,并遥望京城。” 

严慕飞叹了口气,没有说话。走了两步他才道:“看来太孙并不知道我来了。” 

纪纲道:“也许,太和宫地近金顶,原为‘九老’宁修之所,除了服侍‘九老’的廿名

小道童外,殿中弟子无掌教令谕,任何人不许进太和宫廿丈内。太孙到了之后,‘九老’把

太和宫让给太孙暂住,此处就更不许人进了。” 

说话间已进入太和宫,只见雕梁画栋,飞檐狼牙,触目皆精美,的确比上清宫要好得多。

太和宫里,宁静异常,听不见云板响,也听不见玉磐声,所见来往小道童,一个个静默

肃穆,见人但稽首为礼,很少说话。 

严慕飞看得点头叹道:“小小年纪,竟有边般修为,的确难得。” 

纪纲带着严慕飞左弯右拐了一阵,最后停身在一间云房前。云房的两扇门虚掩着,听不

见里头有声息。 

严慕飞目注纪纲。 

纪纲微微点了点头,随即他拍手轻叩门扉。 

只听里面响起一个清朗话声:“是哪一位?” 

严慕飞猛然一阵激动。 

纪纲忙应道:“禀少主,纪纲求见!” 

清朗话声轻“哦!”了一声道:“原来是纪大人,门没闩,进来吧!” 

纪纲恭谨应了一声:“是!”低头退向一旁。 

显然,金陵王当面,他不敢僭越。 

严慕飞没客气,推门走了进去。 

一进门,是个雅致的小书房,一张书桌摆在窗下,当窗背门,坐着个中等身材,隐透雍

容华贵气度的白衣人,他,并没有回头。 

严慕飞站在那儿,两眼微湿,好不激动。 

纪纲跨前一步躬下身去:“禀少主,有贵客到!” 

白衣人连忙转过了身,他是个只有廿几岁的年轻人,瘦瘦的,看上去很柔弱,但龙眉凤

目,别有慑人之威。 

他一见纪纲身侧多了一个人,一怔站起,道:“这位是……” 

严慕飞不等纪纲开口,整衣拜了下去。 

“武林布衣,草民严慕飞叩见陛下!” 

纪纲忙道:“少主怎么忘了,太祖所交挚友,金陵王严……” 

年轻人出口惊呼,抢前搀扶跟着回拜了下去。 

这一跪,慌得纪纲也忙双膝落了地。 

要按辈份,严慕飞长年轻人两辈,连他的父亲太子标都称称严慕飞一声叔,可是毕竟年

轻人是皇上,是一国之君,是故严慕飞理应有此一拜。 

而年轻人来了个回拜,那是他不敢以国君自居,按辈份行此大礼。 

也许由于过度的惊喜,年轻人一拜就哭了。 

严慕飞可不能让他这么跪着,道:“陛下这是折煞草民了。” 

忙把他扶了起来。 

年轻人站了起来,可是他哭得抬不起头来。 

纪纲一旁说道:“王爷已到,大事已可放心,少主请止悲。” 

年轻人勉强忍住,举袖拭泪,抬起了一双泪眼,道:“孙儿有十多年没见叔祖了。” 

严慕飞忙道:“陛下,这称呼折煞草民了。” 

纪纲一旁说道:“王爷,理应如此,太祖视您如手足!” 

年轻人接着说道:“还记得当年孙儿只有十岁,随父王进宫见过您一面,之后孙儿长成,

您最后一次进宫……那一次孙儿没见着您,您在宫里也没待多久。” 

严慕飞道:“是的,陛下,那次草民来去匆匆……” 

纪纲道:“王爷,您这草民二字……” 

严慕飞道:“早在我当年最后一次进宫时,太祖已还我布衣!” 

年轻人道:“那是您要那么做,允炆敢说祖父心里绝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章 朝君子散谈心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龙美豪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