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龙美豪客》

第三十一章 一心但愿修行去

作者:独孤红

一时间,这间云房里好不寂静。 

除了灯花偶爆,“毕剥”轻响外,再也难听到别的声音。 

良久,良久,年轻人突然一声轻叹开了口。 

“天下方定,我这一动势必引起刀兵之灾,生民势必又陷水火,只为区区一个帝位,我

何忍?” 

严慕飞肃然起敬。 

纪纲浓眉一轩,道:“然则少主就任正统没落,篡贼……” 

年轻人瞪目喝道:“纪纲,不许这么说!” 

纪纲脸色一变,低下头去,道:“是,少主。” 

年轻人脸色一缓,叹道:“纪纲,别怪我,我知道你心里的感受,眼见我被逐蒙难在外,

你悲愤不平,可是我……你为我受尽了艰苦,必受了别人所不能忍受的,可是我……” 

摇头一叹,住口不言。 

纪纲道:“但能眼见少主返朝,纪纲虽死无憾!” 

年轻人抬眼转望严慕飞,道:“叔祖何以教侄孙?” 

纪纲急以目视严慕飞。 

严慕飞视若无睹,淡淡说道:“陛下,我是太祖的臣子,奉遗诏辅佐陛下。” 

年轻人道:“叔祖的意思是……” 

纪纲忙道:“自然是希望少主返朝。” 

年轻人扫了他一眼,他连忙低下头去。 

年轻人收回目光望向严慕飞,道:“叔祖,侄孙愿听听您的吩咐。” 

严慕飞道:“纪指挥使已代我说了。” 

纪纲猛抬头,虎目淡注,投过感激一瞥。 

年轻人道:“这么说叔祖也要侄孙返朝?” 

严慕飞道:“最后的决定还在于陛下!” 

纪纲一怔,忙又投过一瞥。 

严慕飞却故作未见。 

年轻人讶然说道:“叔祖要侄孙做最后决定?” 

严慕飞道:“是的,我认为理应如此。” 

年轻人沉吟一下,道:“叔祖,可否容侄孙做一夜之慎思?” 

纪纲忙道:“少主,情势紧急,事不可再拖延。” 

年轻人“哦!”地一声道:“情势紧急到什么程度?” 

纪纲浓眉一扬,方待再说。 

严慕飞那里已然说道:“陛下,纪指挥使的意思是说大事越早决定越好!” 

年轻人道:“急也不急在这半夜工夫!” 

严慕飞站了起来,道:“那么陛下请作慎思,我告退了!” 

年轻人忙跟着站起,道:“叔祖要走了?” 

严慕飞道:“不,我今夜留在太和宫内等待陛下的决定!” 

年轻人轻“哦!”一声,转注纪纲道:“你给王爷安置个住处!” 

纪纲一躬身,应了声:“是!” 

严慕飞向着年轻人施了一礼,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纪纲紧随他身后跟了出来,一摆手,道:“王爷请这边走!”他哈腰向左摆了手。 

严慕飞微一点头,顺着走廊向左行去。 

走了不远,纪纲突然停了步,道:“王爷请看看这间云房是否中意?” 

严慕飞道:“道家修真地,何处不宜人,就是这间吧!” 

纪纲随即推开了门,进了云房,点上了灯,严慕飞随口问道:“指挥使住在那一间?”

纪纲道:“卑职就住在少主隔壁那一间云房里。” 

严慕飞点头说道:“太孙安危关系重大,是该就近护卫!” 

纪纲迟疑了一下,道:“王爷,请恕纪纲斗胆……” 

严慕飞道:“别跟我客气,有话请说吧!” 

纪纲道:“卑职请教,王爷来此的本意是什么? 

严慕飞道:“自然是辅佐太孙返朝登基!” 

纪纲道:“王爷也接了太祖遗诏?” 

严慕飞道:“那等于是接了。” 

纪纲道:“那么卑职以为王爷就不该让少主做最后决定!” 

严慕飞道:“那么指挥使以为我该怎么做?” 

纪纲道:“卑职以为王爷该极力促请少主……” 

严慕飞淡淡一笑,道:“指挥使!” 

纪纲道:“王爷!” 

严慕飞道:“我请教,谁是要返朝登基的人?” 

纪纲愕然说道:“王爷此问……” 

严慕飞道:“请答我问话!” 

纪纲道:“是,王爷,自然是少主。” 

严慕飞道:“那么,不由他做最后决定,难道说由你我去做最后决定不成?” 

纪纲呆了一呆,道:“这个……但卑职以为王爷不该不积极。” 

严慕飞淡淡一笑,道:“指挥使这是责我?” 

纪纲忙低头说道:“王爷明鉴,卑职不敢!” 

严慕飞道:“指挥使,我看得见,你也看得见,燕王他这个皇上做得不错,可以说是有

声有色。” 

纪纲道:“这个卑职不否认,可是他毕竟以篡主自立。” 

严慕飞淡然笑道:“指挥使,你我都明白,太孙自己也清楚,他过于柔弱,并不适于做

一个帝王。燕王取而代之,只能使国泰民安,这有何不可?所谓篡主,那只是他不是太祖传

位的正统而已!” 

纪纲道:“卑职斗胆,那您为什么接太祖遗诏?” 

严慕飞道:“那是因为当初我在太祖面前作过许诺。” 

纪纲道:“既有当初的许诺,如今王爷就该……” 

严慕飞道:“我并没有自食诺言,也没有改变心意,只要太孙说一句他要返朝登基,我

愿竭尽所能,死而后已。” 

纪纲道:“那王爷为什么?……” 

严慕飞道:“指挥使,我以为你是个明白人!” 

纪纲道:“卑职愚昧,王爷明示!” 

严慕飞道:“我可以告诉指挥使,天下已入燕王掌握,拥太孙返朝登基固然不易,但只

要我登高一呼,天下豪雄必然响应,我有必成之信念。” 

纪纲道:“那么王爷就该登高一呼!” 

严慕飞道:“指挥使,我也认为唯有正统才是正统,当国者该是正统,也唯有正统才配

当国!” 

纪纲道:“既然如此更该……” 

严慕飞道:“可是指挥使,有一句话你要明白,凡事勉强不得!” 

纪钢道:“王爷这话,纪纲愚昧。” 

严慕飞道:“倘若太孙的最后决定是不愿返朝,你我勉强他回去,他将来又会有什么作

为?又会有什么成就?何况他已经厌倦了。” 

纪纲道:“王爷,那未免不能……” 

严慕飞道:“指挥使,燕王当国,他除了不是正统之外,别无不是之处,更没有以苛政

施于民,太孙之返朝登基,也非为拯生民于水火之战,而是个人帝位之争夺。如是,陷生民

于刀兵灾祸,那是在所难免。太孙仁德,他有此悲天悯人胸怀,我又怎好强陷他于不义?”

纪纲呆了半晌始道:“王爷,卑职以为这是正统与非正统之争!” 

严慕飞淡然一笑道:“诚然,指挥使,这的确是正统与非正统之争,可是这也可以说是

朱家的家务事,倘因为朱家的家务纷争而陷天下生民于刀兵灾祸,指挥使以为该是不该?”

纪纲默然未语,旋即他又说道:“这么说王爷是不赞成少主返朝登基?” 

严慕飞道:“凭心而论,燕王也是太祖的儿子,他雄才大略,强于太孙。太孙自知柔弱,

无争夺之心,而厌倦了政事。燕王这个皇上做得也颇有声有色,帝位争来争去也仍在朱家人

手里。根据这几点,若单为帝位之争,闹家务纠纷,我的确不希望再陷生民于刀兵,然

而……” 

顿了顿,接道:“只要太孙愿返朝,我奉太祖遗诏,当日也曾作辅佐之许诺,自也会竭

力拥他返朝,而且我有把握必成!” 

纪纲道:“万一太孙的最后决定是不愿返朝呢? 

严慕飞道:“那我也绝不让燕王动他毫发,护他出武当,一直到我认为到了安全处,今

后安危可以无虑了,我才罢了!” 

纪纲道:“王爷,卑职明白您的心意了!” 

严慕飞道:“谢谢指挥使的谅解!”   

纪纲道:“您这么说,就是怪罪卑职了!” 

“不,指挥使。”严慕飞道:“你知我,该知道我不惯作虚言。” 

纪纲没说话,半晌始抬眼说道:“王爷,您看少主的最后决定会是……” 

严慕飞笑了笑,摇头说道:“这个,在太孙明示之前,谁也不知道。”   

纪纲道:“卑职的意思是请您猜猜看!”   

严慕飞道:“指挥使,你看呢?” 

纪纲道:“不瞒王爷,卑职有点担心了。” 

严慕飞道:“这就是了!” 

纪纲目光一凝,道:“您也这么想!” 

严慕飞道:“指挥使恐怕还没有发觉,三清生涯,对太孙的影响很大!” 

纪纲道:“您是说……” 

严慕飞道:“佛道两家一曰空明,一曰无为,说法虽异,然旨意相同。太孙先经佛门,

后入道观,其间之所见所闻,指挥使理应知晓,何必多问?” 

纪纲道:“卑职明白了。可是卑职怎么没有这种感觉?” 

严慕飞道:“指挥使,人与人各不相同,对事物的各种感受也不相同,这道理指挥使该

明白。” 

纪纲道:“王爷是说卑职与修行无缘?” 

严慕飞笑了,没有说话。 

纪纲点了点头,道:“的确,就凭卑职这争夺之心,就可知道卑职跟修行无缘!” 

严慕飞笑道:“指挥使算是说对了!” 

纪纲口齿启动,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旋即他摇了摇头,未作一言。 

口  口  口 

这一夜,严慕飞根本没有睡,所以他比武当山上这些三清弟子起得都早。天边微泛鱼肚

色的时候,他已经站在太和宫的院子里负手走动,欣赏这道家清静地的晨景了。 

过了一会儿,上清宫方向传来了一阵钟声。钟声响过后不久,太和宫里有人走动了,是

那些小道童。 

小道童们都很有礼貌,见了严慕飞,都稽首为礼,说声:“施主早!” 

就在这时候,稳健步履响动,他背后响起了纪纲的话声:“王爷,您早!” 

严慕飞含笑回身,道:“指挥使早!” 

纪纲走近了两步,恭谨施了一札,道:“王爷,您怎么这么早?” 

严慕飞淡淡一笑,道:“习惯了,天一亮非醒不可。太孙起来了么?” 

纪纲道:“卑职刚从少主房里来,少主一夜没睡……” 

严慕飞轻“哦!”一声道:“太孙一夜没睡,那本难怪……” 

纪纲道:“少主命卑职请王爷!” 

严慕飞点了点头,迈步走去。 

走了两步,严慕飞道:“太孙的决定如何?” 

纪纲道:“卑职问过,少主没说,只命卑职来请您,想必少主是见着您后才肯说!” 

严慕飞没再说话没再问。 

转眼间到了建文所居云房,纪纲恭谨禀道:“禀少主,王爷到!” 

只听朱允炆在房里应道:“有请!” 

纪纲应声推开了门,躬身退向一旁。 

严慕飞迈步走进云房,建文就站在书桌前,他熬了一夜,两眼微有红意,一见严慕飞走

进,跨前一步道:“叔祖早!”   

严慕飞欠身一礼,道:“陛下早!” 

建文恭谨让座,落坐定,建文没等问话先自说道:“叔祖,侄孙慎思了一夜,直到刚才

才作了决定……” 

严慕飞道:“陛下的决定怎么样?” 

建文扬了扬眉道:“侄孙决定不再返朝。” 

纪纲脸色陡变,跨前一步道:“少主……” 

建文一摆手,道;“我的心意已决,你不要多说了。” 

纪纲不敢不听,应了一声,退向后去。 

严慕飞没有多说,仅淡然问道:“陛下打算到何处去?” 

建文道:“侄孙打算就在武当。” 

严慕飞道:“陛下,武当非佳地,陛下也不可为人招祸。” 

建文道:“您的意思是说……” 

严慕飞道:“假如陛下长住武当,我敢断言,武当迟早必遭灾难!” 

纪纲冷冷说道:“燕……他敢把武当怎么样?” 

严慕飞道:“指挥使,这不是动意气的事!” 

纪纲头一低,忙道:“卑职不敢!” 

严慕飞道:“我以为指挥使不会料不到这一点!” 

纪纲低着头,没有说话。 

建文这时说道:“叔祖,您看侄孙该到那儿去好?” 

严慕飞道:“这要看陛下自己的意思。” 

建文道:“除了武当,侄孙想不出还有第二个可去之处……” 

严慕飞道:“天下可去之处比比皆是……” 

建文道:“您打算让侄孙离开武当?” 

严慕飞点头说道:“是的,我不惜一切,一定要带陛下到达一个安全的地方!” 

建文道:“既然您不赞成侄孙长住武当,那侄孙就……” 

只听一阵急促步履声传了过来。 

建文当即转望纪纲道:“去看看是谁?” 

纪纲答应一声还没有动,步履声已到了房门外,随即门房外响起一个小道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一章 一心但愿修行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龙美豪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