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龙美豪客》

第三十二章 飘然独行斥永乐

作者:独孤红

严慕飞走进大宅院抬眼一看,只见这是一个颇为气派的落院,前院挺大,后院林木茂密,

也垦得很宽阔,很深邃。目光所及,前院里仍是五步一岗,十步一哨! 

他正打量间,只听陆谳道:“严大侠,建文何为不来?” 

严慕飞道:“上位龙体欠安。” 

陆谳“哦!”地一声道:“怎么了?” 

严慕飞道:“上位缅怀先祖,益增忧国之思,夜夜登金顶北望,并遥拜太祖陵寝,因之

受了点风寒!” 

陆谳好不尴尬,“哦!”了两声强笑说道:“难得,难得!严大侠,自你上了武当,公

主日夜思念,食不知味。” 

严慕飞道:“我很盛激。” 

陆谳道:“公主的心意,严大侠该明白!” 

严慕飞道:“指挥使,我一介江湖草民。” 

陆谳笑道:“严大侠就像是一条静蛰的龙,一朝风云起,还怕不飞腾直上青冥?只要严

大侠愿意……”嘿嘿一笑,住口不言。 

严慕飞淡淡说道:“指挥使,这话我不懂。” 

陆谳道:“严大侠是位高明奇人,既然知道公主对你的心意,就该知道这是一个别人求

也求不到的机会。” 

严慕飞笑道:“我明白了。指挥使,我有希望被招为驸马吗?” 

陆谳忙道:“当然,当然。这只在严大侠点头不点头……” 

严慕飞道:“指挥使,公主金枝玉叶,国色天香……” 

“是啊!”陆谳道:“放眼当世,除了你严大侠外,谁还有这么好的福气?” 

严慕飞道:“那么,指挥使以为我该怎么做?” 

陆谳道:“很简单,很简单!稍时见了上位之后,只要严大侠点个头,承诺不管这件家

务事,严大侠马上就是当朝驸马爷。”   

严慕飞道:“指挥使,真那么简单吗?” 

陆谳嘿嘿笑道:“陆谳还敢欺驸马爷吗?” 

严慕飞淡淡一笑道:“那就等待会儿见着他之后再说吧!” 

说话间,两个人已进了后院。陆谳带着严慕飞走小径,过画廊,最后在一间精舍前停下。

精舍前,分两边站立着两名大内侍卫。   

严慕飞明白,永乐就在这间精舍里了! 

陆谳低低说道:“严大侠,别忘了我的话,可千万把握这世人求也求不到的机会!请稍

候,我先进去叩禀一声。” 

严慕飞道:“多谢指挥使一再叮嘱,我省得,请便!” 

陆谳笑道:“别客气,到时候只别忘了我陆谳就行了!” 

低头走进了精舍。 

严摹飞望着他那背影,chún边浮起了一丝笑意。 

有顷,陆谳出现在门口,高声说道:“上位有旨,严慕飞晋见!” 

随即低低一句:“严大侠,请进来吧!” 

严慕飞微微一笑,一句话没说,迈步走了进去。 

他刚到门边,陆谳又是低低一句:“严大侠,千万别忘了!” 

严慕飞停步笑道:“指挥使真是难得的热心人!放心,我忘不了的,指挥使不陪我进去

吗?”   

陆谳抬头说道:“不,上位要见的只是严大侠你。” 

严慕飞没再多说,迈步往里行去。 

这问精舍不小,也跟一般精舍不同,穿了两重门户,过了两处岗,严慕飞才算是到了地

方。 

眼前,站着个身躯魁伟,隐透慑人之威的锦衣人,他面向里,背向门负着手站着。 

看不见他的面貌,但由他的魁伟身躯看,他那面貌定然很威猛。 

严慕飞停了步,淡淡说道:“江湖草民严慕飞到了!” 

锦衣人哼了一声,道:“你就是江湖上的‘玉龙美豪客’?” 

严慕飞道:“正是。” 

锦衣人道:“我这个皇上一向深居大内,对你可是久仰!” 

严慕飞道:“谢谢,我颇感荣宠!” 

锦衣人道:“你可以随便坐,我这个皇上很随和。” 

严慕飞道:“谢谢,我习惯站着说话。” 

“怎么?”锦衣人道:“你不坐?” 

严慕飞道:“是的。” 

锦衣人沉默了一下,道:“也好,我也站着跟你谈谈……” 

顿了顿,接道:“你代表允炆?” 

严慕飞没有说话。 

锦衣人道:“我问你话!” 

严慕飞道:“我听见了。” 

锦衣人道:“为什么不回答?” 

严慕飞道:“你可以背向我说话,但不能背着建文说话!” 

锦衣人“哦!”地一声道:“果然,他们没说错,你的胆子很大,不同于一般人。” 

顿了顿,接道:“我可知道,他是我的侄子!” 

严慕飞道:“那是私,论公,他曾是你的上位,你曾是他的臣子!” 

锦衣人“哈!”地一声道:“你很会说话,可是如今我是皇上!” 

严慕飞道:“那是你的看法,可是在有些人心里不这么想!” 

锦衣人沉声说道:“有些人?谁?” 

严慕飞道:“我就是其中的一个。” 

锦衣人道:“还有谁?”   

严慕飞道:“世人!” 

锦衣人霍然转过了身,他,浓眉大眼,虎头燕颔,一双威棱四射的目光直逼严慕飞,道:

“你不认为我是皇上?” 

严慕飞也逼视着他,目光威棱较锦衣人还慑人,道:“上位现在武当!” 

锦衣人怒声说道:“你好大的胆子,让我不能忍!” 

严慕飞道:“那随便你,我既然来了,就不会怕什么!” 

锦衣人勃然色变,但旋即他又恢复平静,道:“允炆为什么不来?” 

严慕飞道:“上位龙体欠安。” 

锦衣人道:“恐怕他是不敢来吧!” 

严慕飞道:“上位是有点怕……” 

锦衣人笑了,严慕飞接着说道:“当初,他不愿负杀叔之名,今天,他也怕让你负个杀

侄之名!” 

锦衣人脸色一变,道:“你错了,我只是要跟他叙叙家常!” 

严慕飞道:“那么你该上山看他去!” 

锦衣人浓眉一掀,道:“我是个皇上!” 

严慕飞道:“我不这么想,你只是上位的叔王!” 

锦衣人怒声说道:“你接了我的密旨,如今又帮允炆说话,你这是什么意思?” 

严慕飞道:“你不会不知道,解缙当日向你推荐我,那只是想利用我,利用我在武林中

各方的关系去找寻建文,锦衣卫跟在我的后头,一旦我找到了建文,锦衣卫也就找到了建文。

这个算盘打得不错,更高明的是你让你的女儿冒充宛平县令之女,想用美人计来拉拢我。”

锦衣人喝道:“你住口!” 

严慕飞道:“你要怕听,我可以不说!” 

锦衣人道:“我要不是看在我女儿的份儿上……” 

严慕飞道:“你不必顾虑那么多,现在我就可以告诉你,我不敢高攀!” 

锦衣人变色说道:“你……漠视我女儿的……” 

严慕飞道:“我只是一介江湖草民!” 

锦衣人道:“你可以马上除去布衣呢!” 

严慕飞道:“谢谢你,我无意荣华,淡泊名利!”  

锦衣人道:“那你为什么替允炆……” 

严慕飞道:“那只关士之赤忠!” 

锦衣人道:“好一个士之赤忠,你是忠于皇上?” 

严慕飞道:“不,我忠于大明朝!” 

锦衣人道:“我是大明朝的皇上!” 

严慕飞道:“你自己知道,这王位你是怎么坐上去的!” 

锦衣人道:“允炆不配。他昏庸,我这个叔叔取而代之有何不可?我为的是朱家,我为

的是百姓!” 

严慕飞道:“固无不可,我也承认你比建文强,可是你追而不舍,慾置兄子于死地而后

甘,这就是你不够仁德!” 

锦衣人震声说道:“谁说的,谁说我要……” 

严慕飞道:“天下人尽皆知道!!” 

锦衣人敛态摇头,道:“你错了,我此来只为跟他叙家常。正如你所说,他不如我。假

如他愿意,我预备给他个太平亲王做做!” 

严慕飞道:“这是你的意思?” 

锦衣人道:“当然是,君无戏言,难道我还会食言不成!” 

严慕飞道:“那你为什么以重兵围困武当?” 

锦衣人呆了一呆,道:“这不是我的意思!” 

严慕飞淡然笑道:“没有你的授意,谁敢调用重兵?” 

锦衣人红了脸,道:“这是我朱家的家务事。” 

严慕飞道:“我这个不知死活的江湖人非管不可!” 

锦衣人大怒,砰然一声拍了桌子,道:“我看看谁敢管,谁管得了!” 

严慕飞淡淡说道:“我敢管,我管得了!” 

锦衣人白了脸,气得发抖,道:“反了,反了,你让我忍无可忍……” 

严慕飞道:“你必须忍!” 

锦衣人道:“我一再容忍,那是看在我女儿份儿上,如今我……” 

严慕飞道:“如今你也要忍!” 

锦衣人道:“我不能再忍了,我要把你问斩,然后再……” 

严慕飞道:“我可以告诉你,你的人奈何不了我。士为知己者死,我不惜流血五步!”

锦衣人脸色一变,道:“你敢弑君?!” 

严慕飞道:“你看我敢不敢!你要明白,那不叫弑君!” 

锦衣人颤声说道:“反了,反了,真反了!我就不信我这一国之君连你一个江湖亡命徒

都奈何不了。我倒要试试你的身手。” 

严慕飞道:“你最好别试,我人虽是江湖人,可是我的身份并非江湖人!” 

锦衣人道:“我知道,你代表允炆……” 

严慕飞道:“我还代表太祖!” 

锦衣人一怔,道:“你还代表谁?” 

严慕飞进:“太祖高皇帝!”  

锦衣人脸色为之一变,道:“你还代表太祖高皇帝!”   

严慕飞道:“是的,我还代表太祖高皇帝!” 

锦衣人瞪目说道:“这……这话怎么说,你能解释吗?” 

严慕飞道:“很简单,我奉高大祖高皇帝遗诏,着我代表他全权处理朱家的家务,惩治

朱家的不肖子孙!” 

锦衣人道:“你,你说谁是朱家的不肖子孙?” 

严慕飞道:“试问天下,无不明白!” 

锦衣人道:“你……你说你奉有太祖高皇帝遗诏?” 

严慕飞道:“不错!” 

锦衣人道:“你怎么会奉有太祖高皇帝的遗诏,太祖高皇帝又怎么会把遗诏交给了你

呢?” 

严慕飞道:“这原因只有三数人知道……” 

锦衣人手往前一伸,道:“你把太祖高皇帝遗诏拿出来我看看?” 

严慕飞双目猛然一睁,道:“你敢是不信?” 

锦衣人道:“我是有点不信!” 

严慕飞冷笑一声道:“你的胆子不小,可见你连太祖高皇帝也没放在眼内!你知道,我

要是请出太祖高皇帝的遗诏,你就要马上跪下来,自绝在太祖高皇帝的遗诏之前吗?” 

锦衣人脸色一变,道:“你也要知道,你要是没有太祖高皇帝的遗诏,那欺君之罪是足

以株连九族的吗?” 

严慕飞道:“最好像你杀方孝孺一样,再添上一敢!” 

锦衣人羞怒喝道:“把太祖高皇帝的遗诏拿出来,要不然我……” 

严慕飞道:“我可以告诉你,太祖高皇帝的遗诏不在我身上,可是我的确有太祖高皇帝

遗诏。你要真想看,也可以,你候我数日,我马上去取!” 

锦衣人豁然大笑,道:“你是把我这个皇上当成了三岁孩童?” 

严慕飞道:“信不信由你,你不信且等我取来太祖高皇帝的遗诏后……” 

锦衣人道:“你还想离开这儿吗?” 

严慕飞道:“遍数你的人,谁能奈何我?老实告诉你,我身上虽没带着太祖高皇帝的遗

诏,我一样可以杀你!” 

锦衣人陡然大喝:“你敢!” 

严慕飞淡然说道:“你可以试试看!” 

锦衣人脸色倏缓,柔声说道:“严慕飞,我以为陆谳告诉过你了!” 

严慕飞道:“你何指?” 

锦衣人道:“你不要插手朱家的家务事,我愿意把女儿嫁给你,你马上就是当朝驸马爷,

荣华富贵,要什么有什么……” 

严慕飞道:“你要顾及辈份,这形同乱伦!” 

锦衣人浓眉一扬,道:“怎么说?” 

严慕飞道:“我跟太祖称兄道弟,允炆他都称我一声叔祖。” 

锦衣人暴喝说道:“大胆!” 

威态忽地一敛,道:“允炆他,他真称你一声叔祖!” 

严慕飞道:“是不是真的,日后你可以当面问问他!” 

锦衣人凝目说道:“你……那你是谁?” 

严慕飞淡淡一笑,道:“太祖登基以后,把你远封北平,你或许不知道我。但是太祖还

在打天下的时候,你就不该不知道有个人率天下武林群雄全力辅佐。论功,他犹在刘伯温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二章 飘然独行斥永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龙美豪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