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龙美豪客》

第三十四章 夜半闹鬼乱索命

作者:独孤红

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 

想见得,在唐时,长安是极其繁荣的。 

事实不差,在这年头,长安的繁华并不下于唐! 

酒楼,茶馆到处都是,丝竹盈耳,粉黛成行。 

再看看那些北平八大胡同,南京夫子庙,秦淮河情形一样的长安开元寺周围,这里又是

问花折柳,走马章台的好去处。 

华灯初上,“长安第一楼”前车水马龙,万头攒动。 

热闹、拥挤、楼头阵阵丝竹轻歌透珠帘,帘上影儿婆娑,鬓影钗光,灯红酒绿,异香浮

动,有数不尽,道不完的绮丽风光好情趣。 

就在这时候,楼前来了严慕飞跟卫涵英。 

他两个在伙计躬身哈腰的陪笑着恭迎下进了门,但在要举步登楼的时间却被伙计客气地

挡了驾! 

“对不起,二位请楼下坐,楼下也有雅座!” 

严慕飞微愕说道:“怎么,伙计,楼上去不得吗?” 

伙计忙道:“不,怎么去不得?” 

严慕飞道:“那么是楼上的座头不卖?” 

伙计陪笑说道:“小号做的是这种生意,哪有不卖座头的道理!” 

严慕飞道:“那为什么?” 

伙计道:“客官,是这样的,今晚楼上被人包去了。” 

严慕飞“哦!”地一声道:“原来是……什么人这大气派?” 

伙计道:“提起这位,在这一带可是大大地有名,客官定然知道,我们长安城里五陵武

术馆的馆主方老爷子……” 

严慕飞又“哦!”了一声道:“原来是五陵武术馆的方馆主,我久仰大名,如雷贯耳!

原来是他。” 

伙计忙道:“是不是?我知道客官一定知道……” 

严慕飞望了卫涵英一眼,道:“可是真巧。” 

转过脸来向着伙计问道:“方馆主今天借宝号宴客?” 

“可不是吗?”伙计眉飞色舞地道:“方老爷子今天请的都是官老爷。客官请看小号门

前有多少马,多少车,多少轿?这是小号的光采。” 

严慕飞道:“一个方馆主已经惹不起了,何况还有那么多官老爷?我看我俩还是委屈在

楼下坐坐吧!” 

那伙计连声说谢之下,他俩在楼下角落里找了一副座头坐了下来,严慕飞随便点了几个

菜后,伙计走了。 

卫涵英低低说道:“慕飞,你打算如何?” 

严慕飞道:“很巧,不是吗?涵英,我打算先看看这位名气大、交游广、上结权贵的方

馆主方老爷子是谁?” 

卫涵英道:“为什么不上去看看?” 

严慕飞微一摇头,道:“打草惊蛇,那不太好,再说,我也不愿惊扰别人!” 

卫涵英道:“你的意思是先看看他是谁,然后再找上武术馆?” 

严慕飞点头说道:“是的,我正是这个主意!” 

卫涵英一点头,道:“好吧,我陪你耐心地等吧!” 

过了一会儿,伙计送上了酒菜。 

严慕飞跟卫涵英慢慢地吃喝着,耐着性子等。 

一直到过了初更,楼上桌椅响动,像是散席了。 

果然,楼梯响了! 

卫涵英忙道:“下来了!” 

严慕飞点了点头,道:“我留意着呢!” 

说话间楼梯上鱼贯走下了那些位,个个满面红光,酒意几分,谈着,笑着,大有旁若无

人之概。 

本来嘛,这些都是官老爷,官老爷哪会把寻常百姓看在眼里?   

几个步履轻捷的汉子快步先出了酒楼,一名身材矮胖,满面红光的秃顶老者陪着那些身

着便服的官老爷们,边走边谈笑地往外走去,他们根本没看楼下众酒客一眼。 

入目别人,严慕飞没怎么样,看见那红光满面、长眉细目的矮胖老者,严慕飞却目闪异

采,几乎轻呼出声。 

很快地,这一行人出了“长安第一楼”,楼外,响起了高声招呼,紧接着车马响动,乱

成一团! 

卫涵英这时候才开了口:“慕飞,你看见了吗?” 

严慕飞刹时转趋平静,点头说道:“是的,我看见了!” 

卫涵英道:“谁是那位方馆主?” 

严慕飞道:“你看不出来吗?” 

卫涵英道:“该是那位矮的秃顶老者。” 

严慕飞道:“不错,正是他!” 

卫涵英道:“他是……认得吗?” 

严慕飞淡然一笑,道:“何止认得,简直是熟人。这么多年了,他虽然比当年老了,胖

了,可是我仍然—眼就认出了他!” 

卫涵英道:“莫非他是当年大祖的四大智囊之一?” 

严慕飞道:“你没说错,他的一身所学与心智,仅次于‘九阴秀士’端本方!” 

卫涵英道:“他竟究是谁?你倒是说呀!” 

严慕飞道:“你该知道他,‘小诸葛’诸葛方。” 

卫涵英讶然说道:“会是他……‘小诸葛’诸葛方……慕飞,他姓方?” 

严慕飞道:“该是把他那个方字当做了姓!” 

卫涵英点了点头,道:“如果真是他的话……诸葛方这个人我知道,的确,在当年太祖

四大智囊人物之中,他的一身所学跟心智,仅次于‘九阴秀士’端木方!” 

严慕飞道:“如今我算是找到了他们四个中的一个。” 

卫涵英道:“找到了一个就等于找到了四个,走吧!” 

严慕飞微一摇头,道:“不忙!” 

卫涵英道:“不忙?” 

严慕飞“嗯!”了一声道:“我心疼这些酒菜!” 

卫涵英美目一横,道:“别开玩笑了,说正经的,你是打算干什么呢?” 

严慕飞淡然一笑道:“我先想想该怎么对付他才好。” 

卫涵英道:“怎么对付他?既然知道了他是谁,找上门去不就得啦!” 

严慕飞摇头说道:“不,那太俗!” 

卫涵英微愕说道:“俗?那么你打算……” 

严慕飞微微一笑道:“我要想个有意思的雅办法。” 

卫涵英讶然说道:“有意思的雅办法?你究竟打算……” 

严慕飞微一摇头,道:“让我静静地想,涵英!” 

卫涵英口齿启动了一下,没再说话。 

严慕飞皱眉陷入了沉思,半晌过后,忽地,他笑了。 

卫涵英忙道:“想出来了吗?” 

严慕飞道:“想出来了!” 

卫涵英道:“你那有意思的雅办法是……” 

严慕飞笑道:“涵英,你跟我走就是!” 

他站了起来,卫涵英也只好皱着眉站了起来。 

严慕飞会过了酒账,然后偕同卫涵英走了出去。 

口  口  口 

夜,三更! 

三更时分,在别处已经是更深入静,万籁俱寂了! 

而在这座广大深沉的大宅院里,更深人静,万籁俱寂的景象,似乎来得更为明显。 

这座大宅院里,一片勘黑,广大的院子,成荫的林木……到处都是黑黝黝的,深沉慑人。

在这大宅院里,只有一点灯光。这点灯光,透自后院一间精舍里,可是精舍里也听不见

有人声。 

就这么静,静。 

蓦地,一声异响划破寂静,这时候听来分外刺耳,也能令人毛发悚然,不寒而粟! 

那是犬吠,不,该说是“狗哭”。“呜!”地一声,既尖锐又难听,还拖得长长地! 

一声狗哭过后,没动静。 

可是当第二声悲叫哀鸣起后,大宅院里有了动静,紧靠后墙的一间屋门开了,从里面走

出一个衣衫不整,睡眼惺忪的中年汉子。 

他一边揉眼,一边嘟囔地骂道:“老黄,你他xx的鬼叫什么,三更半夜地扰人好梦!”

那条狗,就卧在他门口不远处,是条大黄狗,个头儿大得像条牛犊子,看上去吓人! 

可是,这时候它像没听见,仰着头,望着后墙,“呜!”地又是一声! 

中年汉子头皮有点发炸,破口驾道:“娘的,你聋了,畜生,给我滚!” 

走过去抬腿就踢,可是他还没踢着狗,突然,他直了眼,直愣楞地望着后院墙,眼睛瞪

得大大地! 

后院墙里有个人,不,是个黑影,它离地三尺多,浮在那儿,两手臂虚垂着,随着风还

在动。 

中年汉子定了定神,喝问道:“谁呀?三更半夜跑到这儿来吓人!” 

那黑影仍在动,但没说话。 

中年汉子又喝问了声,那黑影仍没有反应。 

中年汉子笑了,揉了揉眼,道:“娘的,怪不得我一推牌九就输,敢情老是眼花。” 

那条大黄狗又“呜”了几声。 

中年汉子低头骂道:“你他xx的,看清楚了再叫,那不是人……” 

不知从那儿吹来了一股冷风,吹得他头皮一麻,他连忙抬起了头,天,他又怔住了! 

那黑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到了他眼前,他看清楚了,是个人,满脸的胡子,脸白惨惨的,

没一点血色,可是,这人眼里、鼻子里、嘴里都有血! 

那条大黄狗叫着往后退,然后“呜!”地一声,转身跑了! 

中年汉子被惊醒了,壮了壮胆,道:“好朋友,别在这儿装神扮鬼,你也该打听打听这

是什么地方。说吧,你是谁?” 

那人没说话,一张嘴,“忽!”地又是一口冷气! 

中年汉子机伶一颤,道:“娘的,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 

抡起拳来捣了出去! 

他不差,那黑影被他一拳捣个正着,但是他一怔。 

只有他自己知道他这一拳打出去打着了什么,空空的,像虚空打了一记空拳,更让他害

怕的是收回拳头,满手是血,而就在这时候,那黑影张口又吹了一口冷气。 

中年汉子只觉得脸上一冷,抬手一抹,吓得他三魂六魄全飞了,他抹了一手的血。 

他明白了,他明白这黑影不是人,而是听人常说,却没人看见过的鬼。他运气好,让他

碰上了。 

准是,瞧它身悬半空,再想想刚才的狗哭,连狗都怕,那还有错?中年汉子颤抖着往后

便退。 

他不退还好,这一退,那鬼跟着飘了过来,他退一步,那鬼就跟进一步,他魂飞魄散,

心胆慾裂,想喊,喊不出声,张了几次嘴,就是喊不出一声! 

他转身就跑,边跑边回头,老天爷,那鬼跟上来了。 

他跑近了那灯光外透的精舍,精舍里传出一声沉喝:“三更半夜地,谁这么匆……” 

“忙”字未出,一股冷风吹上中年汉子后心,他只觉寒意透骨,往前一冲,砰然一声撞

在门上,可喊出来了:“馆……馆主!鬼!鬼!有……” 

精舍的两扇门豁然而开,一个矮胖秃顶老者当门而立,中年汉子快得像一阵风,从他身

边连滚带爬冲了进去! 

这时候,矮胖老者也看见了,他一双长眉陡扬:“阁下是哪一路的?” 

只听夜空中响起一个似有还无的尖尖话声:“有冤报冤,有仇报仇……” 

这话声,拖得长长的,好不难听! 

这话声,也惊动了四下,只听门声响动,各处都窜出了人,可是,他们刚出来就躺下了,

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矮胖老者眉梢又扬了扬,老脸上掠过一丝诧异惊容,冷冷说道:“老夫再问一句,阁下

是……” 

只听那鬼开了口,阴森森,冷冰冰,听来怕人:“你害得我好苦啊……” 

矮胖老者冷笑说道:“阁下,装神扮鬼,该弄清楚地方,老夫这五陵武术馆岂是下五门

宵小騒扰之处!” 

那鬼道:“诸葛方,你不认识我了吗?” 

矮胖老者一惊变色,道:“阁下是……你认错人了,老夫姓方!” 

那鬼道:“诸葛方,你就是烧成了灰我也认得你,你可以掩人耳目欺蒙阳间世人,你却

无法欺蒙明察秋毫的幽冥阎君跟我这个鬼。” 

“鬼?”矮胖老者道:“你是鬼?” 

那鬼道:“不错,我是鬼!” 

矮胖老者豁然大笑,道:“鬼,老夫见过许多,但不是你这等模样!’ 

那鬼道:“你见过的都不是真鬼?” 

矮胖老者道:“这么说你是真鬼?” 

那鬼道:“不错!” 

矮胖老者道:“有道是:‘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那鬼道:“可是你做过亏心事!” 

矮胖老者“哦!”地一声道:“是吗?阁下。” 

那鬼道:“不然我不会找上门来!” 

矮胖老者道:“我欠你的?” 

那鬼道:“欠,其实你又何止欠我的?” 

矮胖老者道:“我还欠谁的?” 

那鬼道:“算算总有好几十个!” 

矮胖老者抬眼四下一扫,道:“他们呢?老夫的那些债主呢?” 

那鬼道:“你肉眼凡胎,岂能看得见,稍时等你有所身受时你就会清晰地感到他们在哪

里了!” 

矮胖老者倏然一笑,道:“好吧!老夫都接住了。咱们之间是什么债?” 

那鬼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四章 夜半闹鬼乱索命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龙美豪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